01月 30, 2006
真是挺累的
 
如果不是为了老爸和兄弟姐妹们团聚的想法和故乡情结,我们也不会跑到这片土地来的。这儿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根的所在,却没有感情所系了。
 
叔叔,姑姑们有的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了,我爸也是四年前来过一趟的,当时我考上大学,回乡来扫墓拜祖……那些亲戚我大部分都不认识,也不记得……所以就跟着他们转啊转啊,绕啊绕啊。从东村走到西村……
 
晚上都是回县城睡的。白天就到处拜访,亲戚太多,所以大部分都只是坐坐,甚至十多分钟就得起身……
 
除夕之夜,我们跑到泉家潭吃年夜饭,守岁。
早就听说过,因为泉家潭是免费供电,所以经常停电,我们还想,应该过年不会停电吧……结果,刚吃完年夜饭,灯就熄了,一团黑……幸好还有拜祖宗的几根焟烛燃着,再加上应急灯,还可以让大家不至于陷入黑暗。呵呵
 
收到了无数的短信,我用笔记本接蓝牙接手机一条一条的回。基本不采用群发,也不主动。给我发的,我都会给回复。另外还有些号码没存,却不好意思问是谁,只能怯怯的给个祝福了。
 
没有电……其实也没有电视,有电也白搭,所以也没有看春节联欢晚会。虽然这台晚会每年都被骂,但我还是喜欢全家一起围炉而坐看电视,边看边聊的场景。这也是我这些年来首次过的独特的除夕夜了:)
 
放了一个很大的礼花,80响的,火焰在山村的上空绽开,很是妖娆。就像在自己头顶绘出的华盖……
 
晚上十二点,我们一行人又驱车回县城睡觉。在这个山村里睡显然是不现实的,不习惯是一回事,另外也没有那么多床和那么多被子。
 
在回程的路上还接到王冰给我的电话,很是意外。一个让我有点陌生了的声音,我战战惊惊的问你是谁,他还用普通话说,我是你高中88班的同学啊……FT……的确好久没联系了,我说我平时和你MM还联系多点,呵呵
 
回来想睡个好觉的,结果早上五点就被接连不断的,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吵醒。大概就睡觉了四个多小时。像我这样不睡足就没精神的人,真是饱受折磨啊!
 
初一,到处拜年。唯一认识的是八十多岁的姑爷爷……好感动,他都认不出来大姑姑和小姑姑,却老远就看到了我,抓着我的手……
 
初二,还在等他们安排,看得出来,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比较High的是那帮小孩子。大婶婶说要带我们去九嶷山,说走亲戚让爸爸叔叔几个去算了……不过,我想到要跟那一拨孩子为伍就头疼……
01月 27, 2006
在老家过年
 
在湖南的最西南角落上的一个山区。有十多年没有回来过年了,上一次回老家是高考后,老爸带我来这儿给爷爷奶奶上坟。
 
不知道永州在哪儿?就是那个《捕蛇者说》里所谓的“永州产异蛇”的那个永州,也是“永州八记”里的永州。而道县?我记得我们学过一篇课文叫《爱莲说》,那个作者周敦颐就是道县人。
这地也算是一个文化古城了。可惜就是穷得很。
 
我爸说他都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过年了。今年几弟兄都约好,一起回家过年,难得聚这么齐。我两个叔叔,两个姑姑都回来了,而且都是全家一起。
 
晚上住在这边的宾馆里。让我特别惊讶的是,这边的宾馆标间不是配电视,而是配一台电脑上网,像网吧的配置差不多的机器吧,让我特晕。我现在就是在这机器上上的。
 
我妈说,这真是XXX,哪有不配电视配电脑的道理?我说,大概是因为这儿的宾馆大部分是供给那些学生用的吧……汗,我真邪恶!
 
今天一天都在车上度过。不过,不得不佩服,现在的高速真是方便,从京珠高速走下来,一直到永州才下高速,实在是很快,上午八点出门,下午四点就到了。记得以前,都会在路途中间睡一晚的!
 
今天在县城里吃的晚饭,大叔现在是唯一还有家乡了,所以他作的安排。明天,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开去老巢——泉家潭……我的老家居然不叫杨家潭,而叫泉家潭,多少让我有点郁闷。虽然那个小山村里很多姓杨的人家。不过,以前的作文里,我老喜欢YY自己的老家叫个什么杨家坪,杨家村啊什么的地名的!
 
01月 17, 2006
线性真是变态
 
出来的时候,还以为大家都考得很差呢。结果出来碰到王光君,他还说提前交卷了,而且除了最后那道证明题外,第一题的RosenBrock,他还检查了一遍,靠……
 
我证明题都没做,李雅普诺夫第二方法都没看呢,都说不会考,结果出了道证明题
 
最后悔的是最小维状态观测器的推导,昨天还看着来着,中间一步有点晕,结果今天考试的时候发现一步不知就完全推不下去了……
 
小贾也考得不好,回来的时候跟我絮絮叨叨的说怕数值也挂了,这科也挂了,那就退学了……
不过,如果他都退了,那就是太没天理了……他可是我们寝室的公费,而且也很是勤奋……唯一的缺点是没学过自控,直接学线性的确有点太BT了……
 
不过,我是懒得管了。最差的结果,就是线性挂了。我觉得其他科应该都不会挂了。不过,想到如果还要补考,那就太郁闷了!
 
昨天还感冒的。结果考完试,感冒都好了……晕……不过,不想吃饭。考完试就是无欲无求的状态:)和去年考研后差不多!
01月 13, 2006
明天就考研了
 
祝福了很多人,想起来的,没想起来的,都给了我的祝福。虽然可能这是最没用的方式,但却也是唯一的方式。
 
想起去年考研的日子,那段忙碌而心焦的岁月,真是不可磨灭的记忆。很多时候想写下来的,却也不知道写什么了。
 
那一年在寝室里发了很多无明火,还多亏他们的包容……我想想考研的前夜,我担心失眠,十点就睡觉了,全寝室也一起陪我早睡……
 
下午MM来陪我自习了。结果下午开始,所有的教室就都要开始封锁,留待明天考场用了。我们被赶来赶去的,在教学楼里到处乱窜。
 
最后没地方去,只好跑去六号楼了……这个传说中的系楼。我却仍是没有归属感和感情……虽然我的实验室就在这儿,我却还没有去过几次……
 
考研的时候,我曾经到六号楼来战战兢兢找老师答疑,顺便想套套题的。但最终发现一进这个楼就心情紧张,而且最后也没找到老师。当时都怀疑是不是应该报三系的……
 
今天跑到这儿来自习,顺便看看复习中的HL。他是特例,不需要祝福……越损他,他越是高兴。人啊,就是这么贱啊……
 
我们探讨了一下,他考研失败后,就去西门做麻辣烫生意的可行性……
 
晚上,我叫上邓导(如无意外,我以后提到邓导,都是指十七系的邓导)一起吃饭,上次她帮我借自然辩证法的书真帮我大忙,这一顿是自然要请的!
01月 12, 2006
二姐回国的时候给了我一张Ubuntu Linux,现在是推广期,免费赠送的,据说还不错。当时我没地方备份数据,一直没敢装,直到前些天买了DVD刻录机,备份了大量数据,保证所有重要的不重要的数据都万无一失时,才开始分个区出来,装系统。
 
相比早期的Linux,现在的版本还是做得比较完善的,安装过程基本没有太多迷惑或者自由的地方,基本全傻瓜操作
 
今天下午试用了一下这个系统
 
最初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上网的问题,上不了网的话,不仅不方便我这样的菜鸟查资料,基本算是寸步难行!本来都还好,但现在天鸿用的是个客户端登陆,实在麻烦。
 
首先我在Windows下看了一下Linux下的客户端,是一个.tar.gz包,另外还有一份PDF文档说明,实际上就是两个程序文件,一个upnet, 连接,一个是downnet,下线。
 
在Windows下上网查了一下Linux下的tar.gz包的解包还和程序的运行……不得不说,对于Linux的了解,我和刚摸电脑的新手对于Windows和DOS和了解差不多。甚至连程序都不会运行。
 
大概觉得会用了。然后重启换到Linux环境下。还可以上局域网,去天鸿的客户端下载中心,下载一个Linux客户端,下下来,才发现傻了。天鸿真是SB,居然是提供的一个RAR文件下载,靠。现在我的Linux没啥程序,这个RAR怎么解压?……又没法上网下载RAR的解压程序……等于钥匙锁在家里了。靠……试着用FTP软件登陆100.6,那上面提供的是直接的客户端,发现那个FTP软件十分不好用,因为没法改模式为PORT,根本上不了100.6
 
没办法,重启再进入Windows,下载好了,放优盘。重启进入Linux,解压,把两个程序放/Home/Client/
 
在VI下
 
$upnet
Bad command…

 
晕,发现根本找不到这个程序。我在想想是不是需要安装,试试install, 发现不管用,这个命令还不会用。make?也不行
 
再次重启进入Windows,查Ubuntu的用户指南,新手入门。发现对于这样的菜鸟问题,并未收录。收录的那些软件的安装方法,全是使用的
 
$sudo apt-get install  XXXX
 
再仔细看,原来Ubuntu里面为了防止误操作,把root用户禁用了。如果普通用户要执行root用户操作的话,一律加sudo,另外还需要秘码
 
再次重启进入Linux
 
在那个命令的目录中
/home/client$sudo apt-get install upnet
输入密码:
 
我正在狂喜,结果发现还是不行,提示找不到安装包。我想也是,这应该根本不是安装包。
 
百无聊赖!在系统里找了半天,发现那个新程序的安装面板也没有这个的提示,而且查找资料也极不方便,不断的重启切来切去真麻烦
 
在文件系统中,突然想到Linux里好像目录结构比较严格,某些文件就保存在特定的文件夹里,点开几个,发现好像命令程序都保存在/bin/里的,比如那些make, ls之类的。想想觉得可能和/windows/command/这种文件夹差不多
 
于是我把文件拷过去。用的直接拖的方式。
提示说没有权限作此操作。
 
恍然。去VI界面,进入/home/client目录,输入
$sudo cp upnet \bin\
>

发现我把目录写错了,习惯了Windows下反斜杠的目录结构
 
改一下
$sudo cp upnet /bin/
 
成功!幸好我还记得有个CP命令:)
 
再尝试输入
 
$upnet
 
果然提示说命令参数不足,哈哈,算是成功了!
 
再按装PDF上的说明
 
$upnet -h 172.16.241.100 -u XXX -p XXX
 
成功连上!
 
改天有时间,再把中文输入法和其他一些常用软件装上,寒假回去可以试用用Linux了:)
01月 10, 2006
最近做了两件事,一个就是考试,一个就是基地
 
考试好说,当7号考完矩阵后,我放松了些许。这学期虽然吓人,但挂科的课也就只有两门,一门是矩阵,一门是线性……
 
可怜线性要安排到17号考。虽说复习时间长了点,但还真是煎熬啊……我看着那些没有选线性的人,在考完三门数学后就高呼推翻三座大山的人,真是幸福
 
线性其实真不知有啥用,虽说是什么专业基础课,三系的人几乎都选,但很多老师似乎都隐隐透露这门课没啥用,但选课的时候都无一例外的要求学生选这门课。让我不得不怀疑选课某些时候也是会照顾老师彼此的面子关系的吧
 
LY老师倒是很强,据说上学期为了证明自己的铁面无私,打退那无数考后去求情的学生,竟然连自己的学生也给挂了……当然,他那学生必定考得也不怎么滴吧……
 
这让我想起本科时的一个如此“公正”的强势老师,教理力的GYY,倒也可能类似。
 
当然,LY老师某些时候比郭易圆好玩多了,比如论坛上就有人给列举了一个所谓的“LY语录”:)
 
不说这个沉闷的话题了。真痛苦,看那么些工作的人,平时虽然说羡慕大学生活,但到了考期,一样的要同情我们了T_T
 
但愿这是我最后的考试。下学期的考试不会挂人了,也是真正的考试终结了?不可能。其实人生在世,压力无所不在,以后面对的,或许真多,失败的代价其实会更大。这些,以后再去说。
 
这两天偷闲看了 基地 续集的 《基地与地球》。
老天宽恕我这个罪人吧,这么紧张的时候还看长篇……
 
我没有看基地三部曲,就直接看续篇,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上次说到《基地边缘》,实际就是一整篇的争斗与博弈……而基地与地球,似乎更像一部《星球大战》或者是外国版的《镜花缘》?
 
基地边缘的最后,描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盖娅”,在“盖娅”中,很多人联系在一起,使整个星球成为了一个整体,具有整体的意识,从而有更强的能力。并且他们选择将以后的银河系发展成为一个巨大的“盖娅”星系
 
我很喜欢这样的想象。阿西莫夫似乎多次展示过这样的场景,大概也是他的想法中颇为根深的一种吧。比如我记得某篇阿氏短篇里曾写到一个人类与一个高等生命的对话。那个高等生命说他同时在和多个人类在交流。
 
——————————————-
人说:那么,你是有多个,还是多个你这样的生物在和多个人交流?
高等生命:这个没有意义。你认为一个多细胞的高等的大象和一个单细胞的草履虫谈话,草履虫说,你是一个还是多个,这样有意义吗?
——————————————–
 
就像这样的。里面的“盖娅”也是这样的高等生命。
 
而在《基地与地球》中,又遭遇到了另外一个极端。在另外的星球中,有一个高等的生命体,他们彼此间毫无联系,彼处独立到一定程度,甚至发展成为了双性人……完全自立了
 
大概再进化下去,就只剩下意识了吧(其他的小说里也谈过这样的话题)
 
然而,在主人公(或许说是作者眼中),这样的形态都不好,或者说他太完美了,而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作者又在以现今人的观点看待“未来”了:)
 
01月 1, 2006

现在是06年的第一天。

就让坏心情随05年的最后一天的逝去而逝去吧。

我从齐秦的演唱会归来,想想应该写下点什么。

同学问我齐秦的演唱会感觉怎么样。

我说,很棒,很感动,还是齐秦那干净纯粹而有点忧伤的声音。不过,齐秦真的老了……二十年了……那个当初有点迷惘冲动而经常有点忧虑的男孩已经是男人了,他的声音里已经有点沧桑和嘶哑了……

整个演唱会三个半小时……这一次,齐秦演唱的曲目是由网上齐迷投票而选的,所以选了一些经典而又不是经常在演唱会上唱的曲目!

齐秦的音乐……有时候,我总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的某种时候不该生在八十年代。要是我读大学是八九十年代之际,说不定还是个吟游诗人,要不就是个文学青年……我的想法老是有点跟不上时代,比如说,喜欢齐秦……

这是我第一次看演唱会,整个演唱会上高潮迭起。尤其是唱几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的时候,全场都High到极点。

齐秦组建的虹乐队,最早的一代虹乐队都到了。他们现在都是NB的音乐人。他们的创作留下的是永无法磨灭的经典,比如《痛并快乐着》,比如《这一次我绝不放手》,比如《往事如风》……

到齐豫出来的时候,她和齐秦合唱了一首《别对我说再见》以作告别,然后以此首歌作为谢幕。我有点失落……为什么是选这首歌?而不是另外的更煽情点的音乐……我看出现场的观众都有点失落的打算退场了。

结果,当他们退下去后,果然还没有结束。整个馆内的观众呼唤着齐秦。然后随着音乐响起,齐秦又重新出现了。这次,观众一片欢呼。他再唱的就是抒情的歌曲了《夜夜夜夜》……这可是我的成名曲啊。我激动得不行了,兴奋的跟高文说,我是狂喜欢这首歌啊!

夜夜夜夜后便是真正的结束了……并不意外的是《大约在冬季》……全场大合唱,还有纸飞机……
91年演唱会的时候,齐秦的演唱会的最后,满场不约而同的飞起了纸飞机,曾是多么感人的场景……我未见到那样的场景,今日重现了。不过,那时是意外之喜,今天便是刻意而为了。当满天的纸飞机飞舞的时候,我还是很欣喜!

我不知道《大约在冬季》是否真能抒发离愁,是否真的是可以作为一个完满的结局……但齐秦真正退场的时候,观众依旧在呼唤他的名字。有了上刻的奇迹,大家都想,说不定再一次的呼唤能再唤出他来?……

我旁边一个男生,失落落的说了句,再也呼唤不出来了!

满场的观众就在那儿待着,没有一个愿意离场……

主办方怕是没想到他们的有心策划竟会有这样的结局吧……最后当那程式化的馆内通告响起时,号召观众离场,每号召一次,观众就一齐起哄……但陆陆续续的,大家还是往外面走了。

三个半小时。
我见到另一面的齐秦,脱离于音乐之外的他,显得不那么忧伤,蛮好玩和可爱的。这是我第一次见的。

有个插曲,就是最后唱大约在冬季的时候,齐秦和一个曾经的挡档一起唱,唱着唱着,那个搭档没看清还是没站稳,结果掉下舞台上的一个洞了,一人多高。……
那时兴好已经是最后了。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看到救护车过来了,看来还蛮严重的,祝福……

出来的时候,外面一片清冷的月色!其实,月色是我YY,路灯照耀下,一切光明,呵呵。

新的一年来到了,我祝福所有的朋友。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然而我还是要等到真正的农历新春,再换上红内全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