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30, 2006

可能我还是对实验室上班的这种工作方式还没适应过来

这段时间觉得特别特别的累。

很多东西不会,我得承认,我所谓的自学能力,其实还是很差的,也就是有勇气去学,和有耐心学完罢了。有的时候是上手快,但深入很难……有的时候,就连上手都很慢……迟迟难以起步。

有些东西,花了很大的时间去弄明白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很简单的事情。实在是叫人很无语。

最初进实验室,弄OpenGL,一点图形学的概念都没有。坐标变换这种最基础的东西,让我死活弄了好久才想明白。

前一阵子转向Vtree,没有一点结点的概念,根本就搞不清楚这个抽象的东西是什么。也不明白所谓的树结构。赵师兄说,没事,你就这样做,不明白没关系。我就很晕,这叫个什么说法,我该从何处下手都没有概念。我怎么写程序啊……

现在好歹看了些例子和文档,算是明白了一些Vtree的基本结构的东西。觉得这个引擎写得还是很精妙的。

但是,明白了结点后,一个小东西死活调不通,各种方面都检查过了,还是不行。实在是很简单的东西,几行代码的事,我折腾了两天,后来叫师兄过来看,也觉得没有错误。直到前天,我禁用那个CG渲染后,发现原来是CG渲染时和那个有冲突,把原来的效果给弄没了。

不过CG我也不会啊……唉

我现在觉得在项目中学东西的确要比平时看要快。但我觉得项目阶段性进展后,应该留段时间给自己总结,系统性的看点东西。项目中很多是现查现用,现学现卖的。最终还是不成系统。现在就是OpenGL和Vtree各沾一点,都没深入研究。很郁闷。

当然啦,话说回来,我这懒人,真正有闲时间了,却又懒得动弹了,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比如这个五一。

虽然说项目没做完,但我真的只想放松一下……今天下午待在实验室的时候如坐针毡,一点活也干不下去了。在那儿无精打采的改着编译错误。无聊的改一些变量的名字,改函数的结构……

什么也不想弄。我都宁愿五一加几天班也想休息一下了。这一周都没休息过了。昨天下午跑去驾校法陪,折腾了几个小时,想想活干不完,又跑实验室加班。又帮他们测了一下数字头盔和数据手套……天哪,我觉得我对这个可能是有心理阴影了,也可能是真的很不适应,我戴上那个头盔不到五分钟就想吐,很恶心,很晕……那种感觉一直影响到今天还没结束。

再说说这个项目。我是前一周接手这个东东的。之前我一直在做海底的气泡啊,潜艇尾迹啊之类的特效,用OpenGL在Win32下写的。这个是LQ在MFC下用Vtree和CG写的。两个要结合起来,中间出了不少问题,我现在过来在Vtree下把原来的东西重构就可以了。不过,Vtree和CG都完全不会,从0开始。MFC的结构也没用过。不过我要说,用MFC写界面的确很恶心,幸好要求界面的东西不多。

其实觉得蛮对不起师兄的。这个项目要求紧。五一长假回去后过几天就要交付了……现在很多效果出不来,只能一减再减。

过两天,想把Vtree的一些东西整理一下,也发一发学习笔记之类东西,算是自我总结了!

这个五一,没有任何安排,唯一的就是休息!Have a good Rest!

04月 23, 2006

打算从几个方面写,最喜欢的音乐,最喜欢的书,最喜欢的电影或者电视

每个时代可能不同,总会变的。有的时候变的可能是时代,有的时候可能是自己。

小学一二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恐龙特级克塞号
书:没啥印象
音乐:无

没上学的时候就好像看过恐龙特级克塞号,印象实在太深了。小时候还买过一个克塞的帽子,觉得很酷。但戴着并不舒服,制作很粗劣,后来发现摩托车的头盔和那个差不多,但要显得高档很多,就一直想要个摩托车头盔。

小学三四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圣斗士星矢
书:没啥印象
音乐:无

那时候的电视就是每周守着的圣斗士星矢,当时还买了很多不干胶的帖画,在笔记本上每页帖一个。那时候其实我也是看蛮多书的,有十万个为什么之流,但对于书没有啥特别的喜好,没啥印象

小学五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小龙人
书:中国地图册,世界地图册
音乐:对你爱爱爱不完 by 郭富城

地图册?很BT吧……那时候很喜欢旅游,我爸也带我去过一些地方,每年假期都会出去玩。那时候觉得出行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也想踏遍天下……所以我喜欢看地图册,找每一个知道的不知道的名字,每次出去都会想想经过那些陌生名字的小城,觉得是件有意思的事。

那时候很想去游遍我手指向的每一个地方,很轻松的流连于城镇乡村山川河流。

对你爱爱爱不完?……哈哈,那首歌在同学中很流行,弄得我也深受感染,没看到磁带,还拿空白带自己在电视台放的时候录了一首。我记得年轻的郭富城在那个年代,拿着个大气球在街上追MM……哎,小孩子啥也不懂,只知道瞎掺合。

时常在楼道里看到有同学,升出手臂,向前摆动,一脸痛苦的吼着,对你爱爱爱不完,我的心每天每夜每。。。

小学六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少年特工?
书:郑渊洁童话
音乐:忘了

少年特工真是经典啊,那般孩子那样的在野外折腾,真的很让我羡慕啊!而且歌也比较好听。那时候我唱片尾曲唱得不错,经常被我妈表扬。

郑渊洁童话,我看的第一本是十二生肖系列的《兔王卖耳》,看了《训兔记》,一则荒诞的故事,一个班的老师把他们班的学生培养成兔子……很象征意义的说着现在教育中听话教育的无语意味。

后来把郑渊洁的童话都抓过来读了一遍,那时候看童话大王上销售郑渊洁全集,厚厚的10多本书,很想买一套来着,却没有钱。而且要邮购,担心邮不到。那时候很想到北京看看郑渊洁开的一个周边产品的专卖。到了北京后,却发现那个店已经没了。

我们长大了,发现郑渊洁的童话也随着我们长大了。我没有像小时期望的那样,长大了仍然喜欢他的童话。只是有时候去他的勃客郑渊洁,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初中一二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忘了
书:貌似是欧也妮葛朗台
音乐: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初中三年级

最喜欢的电视:十七岁不哭
书:花季雨季
音乐:Beyond

高一

最喜欢的书:天龙八部
最喜欢的电话:超人,天龙八部
第一次看武侠的岁月,对于萧峰,就两个字:英雄
而超人,我想,我自己都没弄清楚为什么会那样喜欢这个虚幻的没点创意的人物

高二

最喜欢的书:卡夫卡《变形记》
最喜欢的电视:这段时间似乎没怎么看电视了

我去书店买卡夫卡的时候,老板说,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那时候大学很喜欢读的书。
不是我附庸风雅。而是突然接触到那种荒诞的后现代的东西,有一种好奇与欢喜。而且卡夫卡的故事并不单薄,虽然有时候很意识流,但吸引我读下去。
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就喜欢荒诞派。

高三

最喜欢的书:《围城》
这部书的经典不用多说了吧,高三倒还真是看它的好时候。我买了书后,在接连的四天里,每天课间和一切空余时间就读,也算一气呵成。

那个年月里,上课看小说还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幸而我未犯。但已经是心痒难耐,一下课马上进入情节了。

那些幽默也许有些没完全懂。但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的那面大钟,比正常的时间晚,在钟敲响六点的时候,方鸿渐在那儿想着,六点的时候,那时正在想着些美好的事情,心中充满着希望,而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最后的深渊。

大学

大学开始,之前以为会看很多书的。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倒是电影和电视剧开始看得多起来了

晚上接到我妈的电话
说那个偷我钱包的小偷又进了家门了
 
不过,这次没偷到任何东西
倒是把我的钱包又还回来了
除了里面的钱外,证件,卡什么的都在
 
我服了
小偷同志,下次真应该留个字条告诉你,别老来了,不会老准备东西给你偷的
另外,我家还真成小偷的公共走廊了@_@
昨天我走的时候还在痛苦的呻吟
要靠止疼片才能止住疼痛
基本说话和笑都会让她的脸痛苦的扭曲
每一次起床都要先艰难的坐起,然后慢慢挪到床边,再扶着慢慢的移步
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歇,同时牙齿咬着嘴唇,别提有多可怜了
说话的声音基本要把耳朵凑到她嘴边
 
今天中午,花花走的时候给我发了短信(今天我去驾校,法陪最后一天,花花在那儿照顾她)
说,估计你下午来的时候会大吃一惊
我想应该不会是惊吓,而是惊喜
呵呵,不然,她也不会放心的走的
 
结果下午过去的时候,我还是被吓到了
 
她坐在床上,判若无事的和其他人在那儿聊天,声音大得吓人
很Happy的表情和语言
打人的时候也变得利索而干脆,还会说“去死”然后用拳头来砸我
下床的时候,我看她利落得和平时无几
 
据说是拨了管子后就好了
花花也被她吓到了
因为花花是见证整个事情的人,亲眼见证了前后的强烈对比
 
我一直很疑惑那根管子带来的实际痛苦和心理痛苦哪个更多一点
 
Just imagine……一根五径为2-3cm的软管,从腋下插入,一直通到肺,软管的另一头连着一个负压瓶,每天行走都得带着这个瓶子,使其保持在膝盖以下。而睡觉的时候,那根管子还要在身体的一边,深怕压着或者弄歪……
 
我一直觉得她那一侧的肌肉痉挛很大部分是因为恐惧造成的。当然,伤口过大也是原因之一吧
花花说,当时看拔那根管子的时候,就像把管子从一个装有松紧的口袋里拿出来,口袋口被管子撑大,拔出来后就马上合拢…然后缝线
有点恐怖……
 
高文说她当时痛得几乎要晕过去
那个医生还欺骗她说不痛
还说只有一瞬间
当然,一瞬间的说法可能有点正确
不过,据说,医生在拔管的时候还转了一下,让管子以正确的方位出来……然后用力一拉……
 
她说当时就痛得在床上直发抖
而之后就感觉好了……
 
这还是可喜的
 
下午看得出她很高兴啊
不止是因为身体上的舒坦
还有很多朋友的看望
大家差不多都赶上这一趟过来了
小青和小欣还送了一大束花
我还笑小青,我说你来北京后还一直没见高包吧,没想到第一次见要这么戏剧性的在医院探视
还有她的一帮研究生同学,师兄什么的
还有变态家族的邓导,HL。Hogenland是和我一起从驾校回来后过去的
 
其实昨天我还挺担心的,因为花花说下午有事要走,而我下午要四点多才从驾校回来
如果她还是昨天那状态,没有人照顾肯定不行的
所以便叫邓导帮忙去照看几个小时
另外怕邓导无聊,又叫了小SX HL过去
 
今天晚上不用守在那里了,我也很幸福的回来睡个好觉了^^
医院,其实有很多故事……这个,暂且不说了
04月 19, 2006

昨天晚上做梦

梦里老妹好像说是毕业前有一次考试,考不过就不能拿毕业证

她说她不想考了,想直接来北京找工作

烦躁,教训了她一个晚上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晕的

群魔乱舞?

相信今天在北京的人出门走一遭应该有体会吧

北京所有让人讨厌的东西集聚一起了

沙土,杨柳絮,还有狂风……

漫天黄白相间

在孟德的BLOG上看到一篇好玩的,转过来:

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往外一看,哇!下土啦!好兴奋呀!
这是今年春天下的最大的一场土了,地面上、自行车上、树上,到处
黄装土裹,一派春天的气息~
我最喜欢的就是冬天下雪和春天下土了,现在冬天下雪越来越少了,还好
春天下土越来越多啦^_^,可以堆土人,打土仗~~~我最喜欢的就是看着街上汽车
驶过,车轮后面卷起一阵氤氲的土雾,有种人间仙境的感觉,好舒服呀。
物业的ddmm们都在忙着扫土,他们还搬出了消防用的水管,往地上使劲冲,
溅起很大的泥花~~看他们那么玩得那么高兴,好羡慕啊,可惜今天星期一,还
要上班,不能玩了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好喜欢北京的土呀!
04月 18, 2006
师兄告诉我说,明天让我搬去楼上的实验室,改新的任务了……
 
楼上实验室是保密实验室,机器好些,但不能上网了。虽然在实验室我也不怎么挂QQ,不逛网站什么的,但总觉得少了网络的计算机,真没什么意义!
 

前一段时间一直在看OpenGl,主要是粒子系统那块。现在需要用Vtree在MFC下重新实现原来的粒子系统了。其实,我是更愿意多学点OpenGL的东西的。不管是Vtree也好,以后可能要转向的Vega也罢,都只是工具罢了,更底层的仍是OpenGL……

看Vtree的英文手册,才知道自己的英文现在已经烂到什么程度了

无可奈何,慢慢看吧

 

今天忙了一天

这是接连第三天忙了

前两天是在驾校,虽然法陪没什么事,但却觉得累得慌!早起,晚睡,对于我来说,实在是致命打击。

 

老妹让我帮她做毕业设计,是一个电子商务网站。

想起以前和VC一起做的那个最后不了了之的石化资讯的网站……正好符合要求,就打算改改给她了

系统里连SQL Server都给删了

遍地找不着……

在实验室的机器上把SQLServer改成Access,然后再重新配上系统。发现移到Access下又出现了一堆BUG……一直改到晚上十一点……

 

晚上回来的时候,打了个电话

熟睡,挂断

04月 14, 2006

没想到晚上什么事都聚到一块儿了

先是老爸给我打电话说明天舅舅的36岁,到时会有宴席,让我发个贺电或者传真过去……显得比短信正式点

今天晚上本来还要帮人写篇论文的,想早点弄完,明天上午要给人

明天早上六点半,去海驾的车在大运村六点半开出……

事还是得一件一件的办,本来想给我们家的才女打个电话,叫她帮写几句华丽的贺词的。结果没想到她在北医三院……然后我就急忙赶了过去

她说首先还不打算告诉我的。不过我也真是运气,她当到北医三院的门口,就接到我的电话……

气胸

这个名词是第一次听到的。想想,也不会好过吧。对于人来说,呼吸和消化两个系统的疾病应该是最痛苦的吧……她说是昨天走在路上,突然感到肺疼,整个肩胛骨以下,背部都麻木了……心疼

现在好些了,但还是间歇性的疼

这种病是肺部有气体造成的,只能通过手术把肺部的气体抽出来……医生说她的情况不算严重,可以静养,就是不作为,然后等十天半个月,通过肺自身的吸收能力,把气体弄尽就没事了

但,其实,真正的问题是气胸是种复发性很高的病症,如果是首次的话,复发的可能性为40%。但她寒假有过一次,这样的话,复发的可能性加倍,是80%……

如果是这样的话,干脆直接动手术得了……就像我当年作决定割阑尾一样。

手术是微创的,不过,需要全麻……

不过,北京的医药真TM贵啊……医生说,如果是微创的手术,费用大概在一万三到一万五之间……还不知道公费医疗能报多少

而没有公费医疗,该怎么治病呢?

无谓叹息罢了

04月 13, 2006

上午11:30,实验室的总管大人给我发了条短信,说是下午要求一点半到实验室,弄得我心惶惶的……

上午这么好的时光,我们几个都趁有课成功的逃离了实验室在寝室睡觉呢!

我赶紧给郑然发条信息,问他知不知道咋回事……他也不知道。

心里虽然惶惶,但又开始期待。想想现在算是正式进实验室已经两个月了。听闻师兄说实验室的补助是两月一发,现在好歹也应该发一次了吧。

虽说没啥盼头,但总归有个一两百也算是能在食堂吃个半个月的啊!

……

最近说到这个YY,还有一件事期待着的。就是实验室上次给我们一人买了份保险,说是打算带大家出去玩,弄得每个人都心痒痒的……我们几个在吃饭的时候已经讨论过好多种可能了……

老何说,听说要出京

我说,得,那野三坡,十渡也算是出京呢……都买上保险了,老板就来次大手笔吧……

……

前两天郑然跟我说,做梦梦到买辆车了

我说,我做梦梦到老板带我们出去玩了,地方忘了,但特不错……还给了每人一个大红包……

他笑话我,看你,就这点出息……

……

谁叫我YY得现实呢

其实就是点小国寡民的现实主义情怀,平时做点梦都是特实诚的,近目标的。

以前番茄跟我谈人生,谈理想……人家在那儿说着帝国大梦呢,我说,我就想在锦秋知春买套房子,离北航多近啊,以后还可以来食堂吃饭,省钱!

真的不错!

哦,忘了说了……我YY了一中午会发多少钱,下午跑去一看,然来是实验室要作清扫,叫我们过去又当了次苦力,苦啊……

04月 11, 2006
昨天听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气应该是13度
 
想想应该有点冷,但早上出门的时候没啥感觉。让我更加坚定了对北京天气预报的B4与54!
不过,晚上吃饭的时候出来,才发现是风沙大作,妖气弥漫!
 
我们三个小妖……sorry,是三位大圣冲出实验室,在风沙里补了无数的硅……
 
俗话说,三人行,其必有我师焉。
所以,今天我,郑然,老何我们实验室三侠一起行走在风沙中,以我为首,推导出了飞水三大定律:
 
第一定律
人在吃饭前后半小时以吃饭点为中心,智商线性递减为0,吃饭时达到极限0值

第二定律
每天睡八小时才能保证生存,每天睡十小时才能正常生活

第三定律
还在想
04月 9, 2006

连刻四张,连废四张
而且都极其诡异
 
郁闷,弄得我明天还得跑中关村去!
更郁闷的是现在资源多得放不下,又要耽误时间了……实验室的机器只有40G,而我马不停蹄的下着BT,一下子就满,不停的往回拷,不停的刻盘。但却没认真看几个片,读几本书,看几个教程:)
 
有时候想想,人的贪欲就是这样产生的
很多资源都是刻完就保存在那儿,想着可能以后会看,但最后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翻出来看了,呵呵
 
说到贪欲,今天中午老Q和一笑过来午饭,说起那个航天一院的某院长贪污300万挪用1.2亿的事,据说那个挪用就是想挪去炒期货还是股票……现在基本都是短线,一年之内能收回……可能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吧,觉得肯定会赚,想先挪用着,只要年前能够回本,再还回去,神不知鬼不觉的……1.2个亿啊,随便弄点啥不是赚得盆钵满满的?……结果被套住了,最后这笔钱也追不回来了……
 
其实他有必要“再赚”几千万来用吗?……我想他那位置的人,应该是不至于缺钱的吧
也没啥必要吧
不过,人嘛,钱多点都显得塌实……没准啥时候就用上了……人都是会有这样的心理的!
 
所以,我的这样的心理还蛮大众的。这样的心理如果做官的话是极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