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31, 2006

这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我在实验室里,汗流浃背。MM在和我聊短信。

MM:你昨天说我什么坏话来着?

我:没有啊,就感慨了一下你的暴力!

MM:那我现在就暴力一把,你出来我要拧你耳朵

我::)好,我出来了

MM:骗人

我:真的,我现在就站在实验室外面的啊

MM:骗人

我:你不信算啦

MM:你再骗我,我就走啦

我:-_-bbbb

当时汗得不行,半疑不虑的走出实验室。发现MM就站在那儿,然后给了我端午节的礼物,一个包得像个粽子的东西,还有一盒饼干和小红柿……说是六一的礼物……

05月 25, 2006
被匡进海淀驾校,遭遇LZY那个女混蛋,一直想说点啥的,后来想想,海驾好歹也是这一块最大的一个驾校,别的估计也是一般黑
 
不过,我的好脾气真是不能忍了!
 
不过,也怪我倒霉啊,冰风同学报名的时候拉上我来着,可我那时候身份证还没发下来,报不了名,结果……现在他已经要拿证了,我还没上车呢!
 
首先是专车,开始说给我们这一批弄一辆从大运村到驾校的专车,那样就不用等班车了。班车一般车上人多,难占到座位,开到大运村时,基本站着都挺挤的了。
 
这样倒是好,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只能跟冰风他们那一批一起共用一辆专车,我们这批人少,完全是候补,他们结束的时候,我们的专车也没有了。
 
再就是上车,我五一前就考完交规了,一直这么耗着。打了几个电话过去,LZY那个SB女人还在那儿JJYY的,说什么她为了给我们安排车一直跟领导吵啥的。靠,后来zoe跟她吵了几句,她和戴闻上周就给提前安排了……
 
我想,这人真是贱,还真是要骂才有效啊。欺负老子是个儒雅人不好当面说脏字吧,靠
我再打电话过去,她说十分对不起,这周一定能上车!
我又不好说什么了
晚一周就晚一周吧……
 
结果今天又打电话来说什么要调到6月3号上车!MD,我本来已经和我们那一组失散了……(本来我和zoe,戴闻,响尾蛇)四个人一辆车的,现在已经完乱了……现在还要调到那时候
而且说时间也要调,是下午一点到晚八点……说什么为了避开热的时段
靠,下午一点不热,啥时候热啊!
不过,这个时间倒无所谓,睡个懒觉的话也可以。
 
四个人一辆车,一周去两天,每两个人去半天……真不知道是怎么想出这种编排方式的
整个学车周期比冰风他们要多出一倍的时间……
八月份都不知道拿不拿得到驾照
 
倒不是急着想拿着照去开车
不过,这事总闹在这儿,心烦得很
 
以后,有了钱,把海淀驾校买下来炸平了!

童话

这几天在看央视版的《白蛇传》,拍得一般,网上恶评如潮。我就不作评论了,感觉一般

不过,突然想起这个世界上的童话,前几天我还在笑每个女生心中都有永恒的一个童话,那就是灰姑娘。

我说,是不是所有的女生在心里都幻想自己是灰姑娘?一方面心里对自己永远不满意,一方面又希望有个完美的归宿。

MM说,不是每个女生都幻想自己是灰姑娘,但的确是想要要灰姑娘那样的奇遇。

其实,男人们心中不也一样?所以才有那些白素贞,一次又一次的爱得死去活来,一次次的无缘无由。

其实更像童话一点的是 田螺姑娘 ,在男人出去工作的时候,跳出来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在需要的时候就出现,在不需要的时候随时消失……-_-bbb

政治

今天在图书馆抱回来一本厚厚的《毛泽东传》,美国 罗斯·特里尔的大作。

我喜欢毛泽东!尤其喜欢这样的自我矛盾的毛泽东,因为他也是一个平凡的人。

“农民式的口味,失眠,为“大跃进”失败而落泪,习惯在堆满书的床上睡觉,在孤独的晚年岁月渴望年轻人的陪伴;也知道了从1953年起作为惯例他年年都要到海边去一次,遥望大海发誓要“解放”台湾;知道了他在吃完晚饭后看戏时喜欢松开腰带,有一次看到兴奋时就站起来鼓掌,结果发现他的裤子已经滑到脚踝;知道了在1974年做白内障手术时他要求播放宋词。”

当然,这样的看法未免偏颇。我相信,如果在文革中,我有家人曾受过直接的伤害,有过伤痕的历史,也许今天我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也是一个主观的人,也是矛盾的。

昨天转了一篇《北大讲义风潮的重新解读》,是最新在《大学人文》上看到的。里面有一些对当时的事的一些评价,对鲁迅当时的一些行为颇有微词。

然后这正是我喜欢的鲁迅,矛盾的人,包括他常写的小文,杂想。一边为讲义风潮中的学生运动的冯省三被学校开除而报不平,同情学生讲愿啊这些活动,一方面也会看到这些风潮中学生有可能也转向狼的一面。

这样的鲁迅我相信是真实存在的。

最近敏感时期快到了,其实不该写这些的。

05月 16, 2006

最近唐硕同学老有奇怪的事件找我帮忙,比如电话指导重装系统,设置BIOS之类(这算老问题了),还有今天上午发短信过来问“八荣八耻”的内容,据说是在考试……-_-bb

唐警官前两天还叫我帮忙写一封感谢信,说是他们一个同事家里出了车祸,母亲过世,父亲重伤,分局里为他募捐了几万块钱,不过那人拜托他写,他又做二道贩子转给我了……然后,当然,我又转给MM写了。听说他特别的忙,一边和我打着电话,一边和那边说着案件,好像是有绑驾案-_-bb

以前,他说要考军校,最后阴差阳错的进了中文系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有一天成为警察的……那个小流氓样,我经常笑他是中国的流氓警察的……

想起前几天还写过一些关于唐硕同学的记忆片断的,决定帖上来——虽然以前我是不善于写人的。

小学的时候写作文写人,我就开始全班的瞄,瞄到哪个算哪个。经常的,我就写坐在我前面的陈媛媛同学——那是个很可爱的,笑起来有酒窝,扎着小辫子的女生——不过,那时候我不这么写,我非要写“陈媛媛同学是我很好的朋友,她经常扎着一个辫子,辫子很长。她还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其实她也就是我写作文的当天恰好穿红颜色的衣服罢了)……陈媛媛同学特别乐于助人,有一次,我……”如此这般,先定好表扬她什么,然后再来编事迹……

……陈媛媛同学高考失败后有过一次自杀经历,我中学没和她同学,高考后在医院竟意外在那样的场景见到她,突然想起以前作文很爱写的那个女生,不禁唏叹不已。

当然这是题外话。

我来说说唐硕……有时候,我们叫他唐硕,强调后面那个字。硕(四声),在湖南方言中有坏,差的意思。

2006-5-10

唐硕是一个邋遢


湖南话,邋遢,和北京话中的丫可能类似,轻微的损,有时候也带着点亲切

-----------摘自唐硕同学的《南县方言研究》

唐硕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问我重装系统如何设置BIOS让机器从光驱启动,似乎他还是在教另外一个人,我服了,我通过手机跟他讲,然后他再教给别人。而且似乎他英文也忘个一干二净,连Boot的选项都找不到,而且只能摸瞎凭记忆讲了。最后竟然也蒙对了……

唐硕是只标准的电脑菜鸟!一直深受我们的B4!以前每次重装系统都要打电话向我求救,电话指导,让我苦不堪言!结果我到他们学校去,他说他还是他们那儿的电脑高手。而且还找人作证。
他随便抓了他们寝室的一个同学小A,对他说
唐:小A,我同学老嘲笑我是电脑菜鸟
小A:啊?你都算菜鸟啊

我当时对于中文系的男生只有拜服
对,唐硕是湖大中文系的。第一年回去中同学同学聚的时候,高文就笑他,说中文系的人学的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今天去上学"这个句子中"今天"是主语。

还有同学问他,唐硕同学,三点水加个来去的"来",读作涞(来),那三点水加个来去的去,读作什么?
唐想了半天,觉得不能让人觉得他反应迟钝,马上说,肯定不读作"去",我知道这是考思维定势的
那读作啥?
我不晓得!肯定不读作"去"!算了,这个字我不认得。

然后我们狂笑!
唐还特认真,笑什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就是不能不懂装懂!

我说,唉,"法 "你就真的不认得啊?读什么中文系啊!
然后我们集体B4他,唐硕,真硕!

唐硕这家伙的毕业论文居然是写的南县方言研究,明显不可能抄的文章。还洋洋大洒的写了N大篇。让我觉得很强!写得还蛮不错的。平时我们没注意的一些话全收录进去了,还分门别类,来源什么的作总结。

他现在东莞当一个小警察了,一个学文科的人最终当了警务工作者,多少有点匪夷所思,不过,这和当初他报考军校一样,当时没有入伍,反倒去了中文,现在算是一种轮回吧,又回到了原点
我觉得他还是适合文科的,当初文理分科的时候,他还选理科来着。不过,我觉得他理科实在太弱了,能坚持到高二也算是个奇迹,我看他物理每次都考得还可以,后来有一次给他讲题,才知道原来他竟然连正交分解都不知道,一直采用很笨的力的分解直接推的。不知道是太强还是太菜啊……叹

昨天在打电话的时候还听到有人打电话报警。他接了下电话,听到他在那边问,有没有人伤亡,马上去之类。觉得好遥远……原来我们真的开始各自在社会岗位上碌碌,不管是为人民服务也好,为自己生计奔波也罢。

我是高二和唐硕坐同桌的,之前一直是泛泛之交。
但一起同桌一年,感情无端的深了。那一年的历史课,自习课,全用来在后面几个人闲侃乱扯了。

我喜欢Michael Jackson当时也是源自他的煽动,并借了我一张碟
那一年的历史课,跟我们历史老师黄红一起在教室后面,聊了很多的话题,从古至今,从政坛到文坛,从娱乐到八卦。

那个高二,我们一起"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时代,最后终没有成为现实–或许某一天,也可能成为现实?

05月 15, 2006

昨天接到老妹了

来北京找工作的

今天就开始面试第一家了

还是一家不错的大的保险公司,不过,没底薪,跑业务算提成。现在的公司还真会合计,这样招人也真划算

还发生了一件很BT的事

那个经理在面试完后,发短信给我妹,说想要她做他的女朋友,还邀去“他家”吃晚饭……

老妹当然是回拒了!

我觉得这事做得是很对的,但晚上还是给她狂补一节安全课。

不过,我还是相信我妹也不是好惹人啊,这点我对她还是放心的!

记得上次和一个高中时的女同学聊天,她就说考研找导师的时候觉得那导师对她有想法,只好拒了。末了跟我说一句,你们男生还好,只用担心被骗财,女生就不同了,除了担心被骗财,还要担心被骗色……

-_-bb可怜的女生,的确是需要保护好自己啊!

05月 3, 2006

昨日见到了孟德,还有猴子。

一起聊天。

讲起了很多那时候的龌龊往事。有些是无可奈何的生活中事,有些也是自己心理不成熟的记忆。我和MM想必都对那段经历有着难以忘却的痕迹。那段时间里,过往了很多快乐的不快乐的人和事。

今天看到一个博客事件,一个16岁学生在自己博客上对抗学校的故事。似乎比不上韩寒事件的轰轰烈烈,但足以吸引现在网媒的眼球和敏感的神经。

现在的世界就是这样,不知道是我们越来越麻木,还是这世界真的是太奇妙。天天有新鲜的事情发生,而我们逐渐失去了对新鲜的兴趣。

嗯,这个博客的地址是http://xuhaojie.blog.sohu.com/

我看了一下魔杰的博客上有个评价: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

还是笑了,这话不错。网络上难得有好笑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