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28, 2006

同学参加仿真大赛

题目似乎是要建一个三维的体育馆,里面有许多的座位,然后点击其中某一个座位,就出现提示框来进行订票……

先不论这个东西的难度怎么样,就从有效性上来讲,我觉得还不如平面的东西,甚至不如那些数据库信息管理系统直接出票。三维的东西现在操作起来本来就有难度,可能操作人员转来转去,自己就已经晕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做成这样,平面的应用就很好啊,像联众那种游戏大厅一样,有很多桌子,点一个座位就可以坐下。体育馆的订票也可以作成这样嘛,分很多区,然后平面的座位图,点击某一个座位,出现订票窗口……

3D技术发展这么多年,似乎一直没有实质性的发展。很多3D的东西,操作起来甚至,我觉得还不如2D方便。看那些粗糙的3D动画更是一种折磨,拜托,如果没有互动性的要求,就直接弄成2D的好了。

在车上看到短暂的一段《鲁豫有约》,是一期采访一个家庭的节目,这个家庭因为产出了五胞胎而得到关注。节目的最后,鲁豫问了其中一个小女孩,她的理想是什么,小女孩才六七岁吧,她害羞的四处张望不敢说,鲁豫把耳朵湊过去,说,来,悄悄告诉阿姨。

我看到小女孩的嘴张了张,然后羞羞的笑了。

鲁豫说,她说她的理想是想成为一只蝴蝶,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理想。

庄生晓梦迷蝴蝶。中国人的意向里,蝴蝶真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梁祝最后也以蝴蝶为化身。那首烂俗的《两只蝴蝶》也由此而走红……即使是讨厌一切昆虫的我,对于蝴蝶也是采取包容性的好感的。

小女孩的理想很美丽。原来转换一个视角,可以看到一个这么美丽的梦幻世界。

这让我两想了另两则故事,一个是MM上次在公车上跟我说的,她每次经过海淀图书城那块的时候,总见到一个大厦,前面的碑上写着“理想国”,她还在惊叹,竟然有写字楼取这么有哲思的名字……后来走过了,才看清,原来是“理想国际大厦”

还有一个是在《读者》《青年文摘》之类的美文选刊和励志小读本上写滥了的一则《阳光不銹》大概写的是作者在车上看到一个店名叫“阳光不銹”,感叹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美妙,后来才发现是树叶遮挡了几个字,原名是“阳光不銹钢刀具厂”……意境一下全无,从理想国一下子跌落到了世俗琐事,原来“理想”是要在写字楼里碌碌和忙乱的,原来“不銹”的没有阳光,只是刀具……

我很久以前想写一篇关于视点和视角的文章,是想写金庸小说里的主角们……或者是各个小说的主角们,他们眼中的世界和别人眼中的世界,为什么只有主角眼中的世界才可以成为故事,那些碌碌的凡人要不一命呜呼,要么匆匆路过。

我们在读书的时候,站在不同的主角身边,也在不断的骑墙变换。所以在读射雕时喜欢黄蓉的,在神雕里会因为杨过视角里的蓉伯母而愤愤不已。

不同的视点和视角,产生了世界上有趣的变化。这也是我对于一部韩国电影《哭泣的拳头》津津乐道的原因。他打破了以前电影故事里主人公的单一世界,它有两个主角,两个可怜的人,两个人倾注了导演同样的叙述,也让观众产生了同样的怜悯和同情,两个人互不相识,直到最后一刻,在一场对于两个人都极重要的拳击比赛的决赛中相遇。……完全看不到导演的偏向。直到最后结果出来前,我都在犹豫,是他胜?还是另一个他胜?

这才是生活的本原,站在一个“所有人”的高度,看这个世界就是荒诞和难以选择的。如果真的存在“上帝”,那他估计每天都在思考的深渊中不可自拔。这个纷繁的世界。

还有,写这篇文章最根本的目的,是想告诉自己,视点和视角是很重要的,不断的转化自己的视点,看到的将是全然不同的景象,但,你不可能没有视点,和不断的游移,终究要站在一个点上看这个世界的。所以,完全的客观是不存在的。美丽的世界可能只存在某时的一瞥……

所以,我们在渲染场景的时候,选取合适的视点是极为重要的,每个点的颜色都将根据视点与点还有光线的位置关系计算得到……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我现在做的海底的光柱,海洋表面用的是25*25的三角片,每个面片折射的光线形成一个光线束,一个光线束割分成500个三角面片,每个面片根据距洋面和视点的距离,计算光亮度,然后渲染。

视点每变化一次,所有的光亮度,也即三角面片的顶点颜色都需要重新计算一次,每次需要计算312500次,显卡需要绘制312500个三角形。

而且,这是小模型,正常的洋面,一般他们用512*512个三角面片,那数目很可观啊

要实时的话,需要每秒60帧,至少也得要25帧吧

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整的任务。

看了看Nishita的算法里面的优化算法,即使是优化过,512×512的波浪三角面片,每个光束倒是可以分成20个子光束就可以,不过,它的子光束还要分割成三个四面体,每个四面体还要分成4个三角形,还要计算光亮度,也够麻烦的,渲染一个场景也需要至少2s左右-_-b。

仔细看了下,人家说的是Fast Rendering,也没说是实时啊!真是崩溃!

昨天晚上,半夜,或者可能是凌晨,我在梦中遇到了什么情况,然后尖叫了一声,全寝室都醒了。

小贾,小车,王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贺说,你说梦话?

我说,没有,我做恶梦了……

当时,我真的是很清醒的记得为什么要尖叫的。似乎也没有特别可怕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大汗淋漓,也没有特别的事情……

早上起来,我差点就忘了这事了,小贾突然说起,我就想起来了,然而梦里的内容仍然是一片空白。我记得我尖叫的细节,却忘记了理由。

我说,靠,太恐怖了,我从来没有说梦话的习惯了,看来这是传染的你的了,小贾……

我心里说,靠,邪门,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不是被妖怪洗脑了吧-_-b

06月 26, 2006
以后据说不用考试了

小学 6年
中学 6年
大学 4年
研 近3年

读书真累

 
然而,以后可能更累
 
读小学,中学的时候,以为大学会好点,至少考试成绩不好不用担心,到大学才知道,大学考不过的代价更惨痛。中学考差,失去的是心情;大学考差失去的是金钱和可能的前程(退学)
 
今天我为考试结束而欢呼的时候,明天的考试不知何时不期而至,或许是某个决定,或许是某个项目,以前做错题,有补考和挽回的余地,以后的某次考试考砸了,也许就是事业毁灭。
 
不管怎么说,这么多考试,总有过关的时候。
考砸了,人生还是要继续的……就像以前一样

学完倒库

帖库,移库,倒库就完成了整个练桩过程。

师傅说,终于看到你们这些孩子们成熟起来了啊!

虽然我们学车四人中最大的已经30多,都结婚了……

跟一个教练也是有好处的,番茄跟我说,当年他约车学的时候,每个教练都把他当新手一样的训,一点感情也没有。

我看到旁边一个自主约车的小伙就特可怜,教练一直在训,越训越开得乱

-打轮,打轮
-向右打满
-回点……向左回,哪边是左?你分得清左右不?

……………

 

06月 17, 2006
天气热练车真的是超级累。
 
而且练桩也是无聊得很。!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要叫贴库,其实和倒库差不多,只是方向不同吧。至于移库……真不知道有什么用,如果在停车场,我要移到另一个车位去,我还不如出去后,再重新入库呢。
 
不过,还是比上次好。上次贴库的时候,看后面的点和杆,看久了就眼花了,也不知道点和杆在哪儿。练上两三次,更是头晕脑胀,心发闷,恶心反胃腿抽筋的,所有的事全来了!……上周练了三次,极不舒服的回来了,差点倒在车场。
 
今天明显好多了。师傅说不要抻着脖子扭头看,那样容易累。应该把身子转过去看……晕,上周记得他明明讲就坐正在座位上的。
 
不过,说起来,今天师傅讲得比之前细,待人也是很好。他说,有些细节啊,我不讲你就永远不知道。我就是让你们先体会不舒服的感觉,我再一讲,那你们感觉到舒服了,就会印象深刻……汗
 
不知道这和我今天去给他一包烟的原因有关。
 
其实之前就想给师傅一包烟……好歹也暗示那么多次了……-_-b
 
不过,很多事情我都知道,但做起来就是那么难……根据不是钱的事,就是别扭……但事情还是比我想象得简单,上午去,买了包精白沙,一瓶绿茶,去那儿给师傅递过去。
先递的是绿茶,说今天天气热,我也给师傅买了瓶水……
师傅说,哎,我不喝这些的,我习惯喝水,你自己喝吧。然后我搁后座上了。
然后把烟递给师傅说,师傅,看您这么辛苦,给您包烟
师傅说,呃,别这么客气……
然后把烟拿着,顺势放车前的架子上。
 
然后我就去吃饭。师傅说,记住下次别买水了。那东西我真不喝
 
……
 
 
06月 16, 2006

源起于前天,小贾跟我说三班研会的某同学要找我谈一下在大运村论坛宣传研会的一些活动的事情。

他说那个同学叫XX静。

我说,啊,MM啊

小贾说,哪儿啊,很威猛,篮球队长

我当时就想,这么威猛的篮球队长,居然叫这么女性化的名字,汗

昨天,那个同学打电话过来了。小贾直接让我接电话,我听那人说话了,很轻柔的声音……我心里嘀咕了一下,名字像女生就算了,咋声音还这么女性化?……再和“威猛的篮球队长”联系起来,心里直发毛,别扭得很。

后来他说要找时间面谈,十分钟后在楼下见。

我说,为啥楼下啊?你来我们宿舍不就行了?

他一愣,你们宿舍啊?……呃,好吧……

旁边的聪聪开始大笑,哈,她上不来啊,她是女生……

我说,啊,女生?

然后不顾电话还没挂,就直接对着小贾喊,靠,你不是说是个男生吗?

然后我在电话里连连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小贾开始跟我说是个男生呢……你瞧我也不知道,呵呵,我刚还纳闷呢,咋一个男生声音这么像女生……-_-bb……

最后也说不清了,直接就说了楼下面谈。

我挂了电话就跟小贾说,你咋告诉我是女生呢

聪聪还在那儿大笑,说,关键是她的确是很威猛,而且像男生。小贾,你死了

想想,我刚刚语无伦次的,无疑将小贾出卖到底了。小贾一脸悲苦说,我也没说她是男生啊,我只说了威猛……

我说,小贾,你只能作好心理准备吧……

后来呢?没有后来,啥也没发生,还好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我说,是因为小贾说是篮球队长,所以我听错了……

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感到困倦,似乎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很累。昨天很早……十二点吧,就爬上床了,本来还想看会XHTML,结果一摸书,整个人就晕了,把书一放,头一挨着枕头就睡去了。

今天早上自然醒的时候,竟然只有四点半。天却已经亮了。

心里很吃惊。虽然很清醒,但我觉得这样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就继续睡,直到八点多,爬起来,去考试。

似乎的确是很多事情缠身,把自己搞得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在初中校友录上,还看到李维同学在那儿说我,要懂得放弃……小心过劳死……

我得承认,放弃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我的弱点。我不懂得在事情上的取舍,总是担心错过什么,最终要失去的还是挡不住。

每天的忙忙碌碌,对于我来说,有时候是一种迷失的自我,急切的想寻找别的东西来证明自己。似乎自己的价值,体现在那些外在的繁琐事情上。

突然觉得有点悲观的感受。

……我也不确信自己是悲观还是乐观。虽然平时偶尔煽下情,写点伤感的文字,但大部分时候,我不会写自己特难受的字眼。

尽管是个倾诉狂,但我也懂得小心的不把自己的糟糕心情弄得到处都是。

不过,平时,还是挺乐观的。至少,难受的时候,不喜欢写东西——即使是私人日记上,也懒得留下只言片语。有几次写过,后来又删了——现在写,说明我还不是很难受^^

慢慢的,悲观的心情就忘了。要我现在想想过去很痛苦的事,我现在也想不起来。越来越少的觉得痛!

偶尔的伤感那是可以的,那是快乐的。

明天又要去学车,开始有痛苦的感觉了——

周六想去一笑那儿转转,他搬新家了,据说在西直门那儿,挺近的。顺便把版衫给他拿过去。

想想,我也曾在西直门那流留过两个月呢……今天坐车还路过那幢楼,小伤了一下,那时候的毛豆做得真好吃,我不由不陶醉了一下。现在西门的那些,不是太咸,就是太干,也不够嫩!哎~

06月 13, 2006

厌倦了思考,就像真的思考过很多似的

厌倦了写字,就像以前真写过很多似的

厌倦了读书,就像真的读了很多似的

以前,我还写诗呢,现在,我连写字也懒得往深处走。一切浮于生活的表面,忙忙碌碌,碌碌忙忙。

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惋惜。

观涂光光的博客有感。祝福文学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