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28, 2006

【惊险】生死一线间,大番茄救我一命!


傍晚从城铁的铁栏那儿翻过来
因为下雨,路上积满了水,只有几块石头垫在水中,大家就这么踩着过去
我翻过栏杆,只顾看着脚下的石头,都没有往前看

直到大番茄在后面大叫我一声
我抬头一看,我前方火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再前行一步,我就和火车相撞了

站在那儿呆半天,等火车过去了,才缓过神来
真惊险

番茄哥救我一命也!

在深夜里

似乎很多人不开心的一面,脆弱的一面,自卑的一面全显露出来了

白天,阳光下一张张笑脸,晚上回来寂寞的把面具摘下,满心的忧伤。

07月 22, 2006

一共有三个影院,分别是三个电影,循环播放

第一个,强烈推荐,SGI的球幕电影,片名《神奇的宇宙》,学生半票35元,共27分钟。整个大厅有一个半球形的屋顶,全是一块块的屏拼起来的,最终是由激光成像,所以整个球面形成一个整体,看不到丝毫缝隙。SGI不愧是图像界的权威公司,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很有含量的……最开始有五分钟的预告片,就看得人心旷神怡。有的时候在空中视角变换,人感觉就在空中飘一样,沉浸感很强。
我旁边的一对情侣在那儿不停的争论,座位是不是在运动……

第二个,立体4D电影,《生命的起源》,学生半票20元,共15分钟,戴立体眼镜,所谓的4D,也就是说除了三维外还有别的感观,比如电影中鱼儿跳进水里,会溅起水花,前面有个喷水口就喷出一点水,让人感觉真的是站在岸边溅到点水一样。

立体感还是比较强的,在海里看到那些鱼儿在旁边漂,好多人伸手到空中去抓。
那些恐龙张开大口扑过来的时候,很多小孩都在兹哇乱叫的……
有几次,我都差点跳起来了,居然还喷气流,吓我一跳……而且那些蜘蛛扑过来的时候,恶心死我了。。。

这个用的是环幕,感觉好像是三个投影仪作三通道显示的,和我们实验室的类似,看起来,技术应该就是国内的,我看出三个通道中拼接不是特别好,中间那通道显得暗一点,所以与左边的接触部有条暗带。不过,基本不影响效果

第三个,《逃离恐龙岛》,所谓的动感电影,其实也就是环幕,再加上座椅运动的效果,形成像玩过山车那样的效果。这种东东以前看过,所以就没再看了,价格好像也是20。

买了电影的票,新天文馆的10元门票就可以不用买了,不过,也没啥好看的,全是一堆小孩在作科普呢……这几个电影还是很不错的!

二姐因为这点让我喜欢,因为他追逐自己的梦,敢想敢做。

做事不拖拉,决定了就去做,而不患得患失

如果是我,肯定会更保守的实习;也熬不过妈妈的眼泪的。

以后,以后这样的机会也会越来越难吧。

07月 12, 2006

在大运村,我算是一个新ID了。除了之前领取版衫的时候,和几个著名ID打过照面(而且大多还和人对不上号),今天这遭接受鲁迅的邀请前去其私人沙龙小聚,算是我真正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这些藏在ID的签名和头像背后的面孔了。

11时,来到约好的地点,鲁迅已候在楼前。其实不看到本人,无论如何是想象不到那个在论坛上和我论战了很久的鲁迅居然在现实中还是这样单薄;似乎总觉得,其言锋之尖锐激烈,应该是映出于一张如鲁迅那般老成世故的脸。而眼前的他,头发确是倔强地直起,眉毛也是浓密的,醒目地昭示出他内心世界的一种坚定,只是他的脸,还是很青春的,在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思索中,透露出快乐和豁达。

一会儿后,论坛上名头很响的废水同gf驾到。虽然在响尾蛇等等ID对废水的搞笑中初步领略了废水的风采(尤其是用来做头像的图片中,废水颇有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状),但看到本人,感觉还是有点出乎意料的。他本人,给人的温和感更胜于意气风发的强势;就连他身旁的那位,似乎也是恬静的,配合她一身素白的连衣裙,清清的,如同八百里洞庭湖水。

最后等到的是非欢,很小巧的一个女孩。虽然已经在读研了,可是她仿佛还有着一种高中女生才有的简单、纯粹,换一种说法,那就是可爱。

我们出发,在王府井迎接到了在论坛上销声匿迹颇长时间的钻咖——很有点神秘色彩是不是?眼见着论坛上的ID从固化的图片、文字慢慢幻化成眼前一张张神气活现的脸,真的是一件很奇特的事。

在鲁迅的居处,会到了最后的两个朋友——鲁迅的同学周牧,江南(?)。话题也就从周牧所专修的经济学领域谈开了去。周牧的讲解是很客观的,他完整的概括了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两方面观点,并简述了国内经济学理论研究方面的某些值得注意的动向。接下来,是鲁迅提出的关于国企改制过程各种现象的思考,和国内企业的工会组织建设及国企决策权力的分析;他引述了邓力群回忆录中提及的,解放初期私营工厂向公私合营转变后出现的工会职能弱化的问题。话匣子一经打开,在座人员无论左右,均畅所欲言,尤其我,感觉全然没有了在论坛上发言的踌躇和谨慎。看来,面对面的交流确实比论坛上的交流来得更直接更深入,并且更可靠;虽然左右纷争依旧,但是对面而坐,亲眼目睹着对面的面孔上坦露的真诚,所有的隔阂不复存在,我们更表现为朋友而非论敌。也许,多找共识,才是是我们最为需要的。

周日,鲁迅同学邀请去参加他的私人沙龙。说是在他家——“王府井附近的一处宅子里”。一起去的有论坛上的华英雄,非欢,我MM,还有消失很久的钻咖同学,另外还有他的两个同学。

说到宅子,开始我还有个错觉,以为会是四合院。天哪,王府井附近的四合院……!!后来听说是个公寓。我说,鲁迅,如果是个四合院的话,我就真当你是贵族了!

不过,公寓还是不错的!王府井后面一条小巷,看起来似乎并不起眼的小区,房子里却是很舒适和宽大。在客厅里,我还看到那种古老的吊扇,很多东西的装修风格也是似乎尽量与那些古旧的家俱相搭配的。比较恶搞的是,放电视的箱子,竟然是一个那种古箱风格的木箱,华英雄说,如果玩RPG游戏多的人,大概进去就是会要翻这个箱子的!……这样一个箱子,搭配液晶电视,真有古典与现代结合的特色。

说到参加的人,我,我MM,鲁迅,非欢,我们在以前的版聚就见过的。非欢是个很可爱的小女生,不过,她说她对经济学似乎不太感兴趣——忘说了,今天的主题是之前有定下来的,叫“政治经济学的左右之争”——对于这个主题,其实我们讨论的余地并不是特别大,毕竟太学术了一点,而我们这些学理工的,也就半桶水罢了。

非欢说,咱们要不改成杀人怎么样?……-_-b汗,我说,那看你到时候的导向能力吧。

不过,有钻咖在,我敢说,不管之前在讨论什么,最后总会转化成这样的场景,那就是钻咖为每个人演算命运。之前的任何一次聚会,只要钻咖去了,我都看到这样的结局……

哦?非欢同学和我MM,还有华英雄都没见过钻咖,对于我说的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还是充满好奇的。

华英雄在论坛上常常发些较左的帖子,和鲁迅同学有过N次口水战,鲁迅同学前几次就说,想见见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上次领版衫的时候,华英雄来领衣服,一报上ID,我就惊呼,鲁迅同学,华英雄来了!……两人见面后分外眼红。

鲁迅:啊,我以为你应该是二十出头的愣头青,愤青小伙。
华英雄:啊,我以为鲁迅应该是个三十以上的沉稳中年……

两人口吐鲜血,双双倒在了大运村论坛的幻影之中……

不过,也难怪,华英雄是部队里过来的,在部队沉浸这么多年。我觉得大部分人都是会有点偏左和鹰派的,而且华英雄的论点也不是那些愤青叫嚣尔尔,毫无章法的。

后来听说,华英雄已经有了个三岁的女儿,很晕。他说在论坛上灌水让自己心理年龄年轻很多。呵呵,这倒是句实话。

鲁迅的两位高中同学让我印象深刻。

一位是周牧,也就是之前定的主讲人,从国外读经济学归来,学的全是正统的西方经济学。据说要去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让人不得不很是汗了一把。讲起话来很温文尔雅的样子,慢条斯理,井井有条。

另一位是江南,胖胖的,说是一位基督教徒……从吉林大学的法律系毕业,却打算在之后的人生中,把自己献给宗教,去燕山神学院读研究生……这点让我们很是惊讶。在之后很多的宗教,神学的讨论中,我很世俗的问了他的一些想法,之后的人生,难道就真的是侍神的职务?……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勇气和信仰。而且不是那种超脱的那种,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他还是比较现实的,现实的想法其实也要考虑,只是不用那么功利罢了。

好了,就我们这些人,其实中几个是第一次碰面的朋友……围桌而坐,坐而论道,谈古论今,冒充文人……不得不说,当然,这个冒充文人的就是我了。

中间的话题,一开始是很正统的,但也是有点沉闷的。周牧同学讲了西方经济学中的几点基本准则,或者说是公理性的假设?然后比较了一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些基础理论。

不过,我没有看到更多的比较,似乎两者的基本理论有出入在,西方经济学的这些假设都有人为基础,比如人是有获得大最利益的趋势之类,而马克思经济学以物为基础,商品,商品的价值,剩余价值之类。

鲁迅同学,其实更想讨论一些更现实的话题,比如私有化进程中,国有资产私有化转变的各种问题,还有在企业中工会为代表的职工(当然,现在工会代表的不是工人),党委(指GCD体系),厂长(代表的行政体系),三权之间的制衡问题……

其他几位似乎各有观点,不时的提出了一些案例和观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由于案例涉及到时事,由于时事涉及到政治历史,由于中国政治涉及到外国政治,再涉及到那些政教合一的国家,再到宗教神学,古希腊哲学,再到神魔鬼怪,再到灵异现象和算命……再有钻咖的推动力。。。嗯,倒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了!。。。

谈到文革
钻咖:嗯,当年我爷爷就是被关进秦城监狱
~:啊!荣幸,我们其实也想被关进秦城监狱….那儿可是关高级犯人的地方!
-_-bbb

谈到古希腊哲学
啊,谈到了纯洁的精神之恋和BL问题

还有宗教神学,教派的划分之类。我很冒昧的问了一下教徒江南,你们真的抵制而不看达芬奇密码吗?
江南,嗯,这个,其实如果你真的去参考一些史实的话,会发现这里面有很多不符合史实的地方。——算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吧。

最后在吃饭的时候,就是最后的沦落了,钻咖开始给人演算命运,不是用塔罗,而是中国最传统而古老的文化易经中的——看手相。。。。-_-bb

不过,我倒觉得之后的话题更好些,轻松而有乐趣。毕竟我们不是学者,而且这是沙龙,而不是学术交流会,如果一直是开始那样的沉闷讨论,我倒觉得可能会感到些许失望!

所以,本来两小时的沙龙,最终从下午一点,谈到五点半,然后一起去吃了晚饭……是一家不错的湘菜馆!

晚上八九点时很易困

昨天晚上八点的时候,觉得太累了,爬床上躺着,还定了九点的闹钟,想想睡一会还是应该起来,晚上这么好的时光,不工作可惜了……

结果这一睡就到了今天早上六七点了……

感觉很舒服!

电脑竟然也一直开着,耗了一个晚上。小可怜,我对不起你~

07月 10, 2006

郁闷死我了,今天在写网站中某个页面时,想把那些分页代码重新写一遍,封装成函数,对于以后也是很有好处。

现在的分页代码,还是大二的时候不知道在哪儿看的一些代码拼凑起来的,写得极其的烂,作的不少的无用功,比如当时统计数据库中表中记录集的数目,就是用的循环遍历整个记录集,每读一条记录计数器加1,当时根本不知道有RecordSet属性,或者用Select Count(*) as Count..这类的SQL语句

不过,在写代码的时候,还是遇到问题。起先我是用的记录集对象的RecordSet属性,我根本没想到这个属性会失效。我用了一个非0的判断,因为想当然的考虑,如果数据集中没有记录,那这个属性应该为0。结果刚开始几次运行,阴差阳错居然没有问题。

后来改了几个值后,发现问题了,调试的时候,发现获得的属性值一直为-1,调试了N次都是如此,而当时我的数据集中应该是有一条记录的。

在网上查了一些东西,看来问题还比较普遍:

由于默认的记录集游标是服务器游标,
Rs.CursorLocation=adUseServer
所以返回Rs.RecordCount=-1,
应该把服务器游标改为客户端游标,
Rs.CursorLocation=adUseClient
Rs.OpenSqlStr,Conn,CursorType,LockType

rs.cursortype

 光标类型                   recordcount 属性
———————————————
ForwardOnly                 0(默认)返回-1
Keyset                          1        正确的记录数
Dynamic                         2        -1或不正确的记录数,依数据源而定
Static                             3        正确的记录数

所以Rs.CursorLocation=3

不过,我照这个方法改过后,还是不行

试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还不知道是啥原因

最终,我还是采取了另一个方法,直接在SQL语句里获得记录集的计数

 strSQL="Select count(ID) as count from t_Article where Permission <= " & Session("Permission")
set objRS=objDB.Execute(strSQL)
RecordNum=objRS("count")
objRS.Close

07月 7, 2006

上次说分析代码时用Source Insight,直接被高手B4,说那个软件挺垃圾,代码分析功能很弱智,只是简单的搜寻。

不过,对于我这次分析的程序还是很有好处的。这次因为要对一个软件项目进行重构,我的任务是写逻辑结构文档。

程序不知道是哪位牛人编的,几个主函数都是2000多行,也不多封装几个类……另外,用了上百个bool值作为各种事件触发的标号,经常是这个事件发生后,将某个bool值置1,然后触发另一个事件,事件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经常看着这些bool值就忘了啥意思,在哪儿定义哪儿置1,或者要引发什么事件

用SourceInsight的搜索功能很好用,鼠标停在代码中某个变量位置时,就在副窗口显示定义,不用像VS中那样还要来个Jump to Definition,另外,搜索关键词可以有多种显示方式,多个窗口显示,可以方便比较。

比较不方便的是,似乎不能附加include文件夹,因为程序里要用到Vega的函数库,那些Vega函数,就无法在副窗口显示定义,除非把Vega里的Include文件夹也加进项目里来。不知道是我没发现修改的方法,还是本来就有这个问题。

07月 6, 2006

地震那天居然都忘了记下来了

是周二的时候,上午实验室停电了,我早早的回寝室。李凌当时在用我的电脑,我把他赶去吃饭,自己在灌水。

突然,就感觉到摇动,开始我还想是李凌,就说,靠,谁在摇我桌子

后来发现不对劲,然后整个地板都在晃了,我头晕了一下,床头的一个铁钩子掉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地震!

晕了,我想往外跑,不过一时还有点不知所措,先把笔记本电脑关机了,想想是不是应该把电脑也抱着出去。

想了一会儿,算了,和李凌一起下楼,正好李凌要去吃饭。

也不敢走楼梯,直接跑下来的。到了楼下,见到一切正常,大家拥拥着上电梯,似乎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我问问看门的大爷,说,刚刚我们感觉地震了,你们有感觉没?

大爷说,没有啊。你们在高楼的话倒是有可能。

看着大爷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没事吧。算了,要死就死吧,生死由命。!想起我已经吃过午饭了,我又跟着大伙上了电梯!

论坛上已经一堆人在讨论地震的事了,看来有感觉的人不在少数。SOHU报道,是河北发生了5.1级地震,竟然没有人伤亡!不错!

……

不过,想起来,真应该对我们进行一下地震自救培训!有的人竟然说,放心,不会让地震震到首都北京的……啥话啊,你以为地震给首都面子啊,现在的科技能力也没有说能控制地震吧。北京地处这地震带上,发生地震是完全可能的,像二十多年前的唐山一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

大一的时候,也是地震,当时是晚上,大家都在宿舍,有人大叫,有人有感觉,一堆人全跑下楼了,当时一号楼下可热闹了,大部分人都出来了,有些人甚至穿着内裤直接跑下来的。

啥经验都没有,我居然是坐电梯下来的-_-b后来直接遭到同学们的B4

不过,等了一会,似乎也没有继续震下去的迹象了,就都散去了。还有一堆人聚在六号楼下,看到不少的MM也都跑下来了。

我在外面待了一会,大一时幼稚得很,还是有点担心怕回去会有事,在街边闲逛,在一个公用电话亭发现一张IC电话卡,已经插进电话里了,弄不出来,再一看,还有二十多块钱

看来事主也是因为电话卡弄不出来,只好放弃了

于是我就连着打了几个长途,一直把那张电话卡打爆了……

跟家里打了电话,我妈还说,要不,你们今晚睡宾馆去吧?……我说,晕,这时候,睡哪儿不是一样啊,最稳妥的方法是在下面空地搭个帐篷了,呵呵

不过,两次地震我都赶上了,也算难得的经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