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7, 2006

四年了……

今天,我算冲动了吗?

似乎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11月 7, 2006

事情永远忙不完

时间永远不够多……

有时候心情堆积起来,没时间写。然后就忘记了……这样倒也挺好的!

还是习惯写梦。因为这是潜意识,弗洛伊德说的。我还是有点相信的!

一。

昨天晚上有点冷,我感觉我睡的时候蜷成了一团……然后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老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她说她要来北京,说要来投靠儿子了!我说不行啊,我现在还在上学,我怎么养活你啊……老妈说,你不是赚了钱了吗?我说,那点钱也就够个生活费……然后像个家庭妇男似的数着那些开销这些花费……

老妈的声音有些黯然,说,妈妈以后就靠你了……

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晚上,老妈给我打电话,也是如此的语气,她说,妈妈以后就靠你!

我的心一紧,很难想象一种感情涌上了心头。

却只是这一片刻,就转向了别的场景

二。

我回到了初中的班里,很多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面孔……很奇怪,我们都是现在的年纪,却都回到了初中的教室。我看到宋癫坐在我的旁边,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孩,他说是他的妹妹……

上课了,说是历史课,那个老师挺陌生的。

全班喧闹不安,大家都好像挺兴奋的。我也是如此,好多好久没见过的同学,我迫不及待的和他们打招呼。

宋癫同学亲了他旁边的MM一口,那MM羞得脸红了……

三。

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爬山,MM同行……

我们过了好几个村庄都没有停下来休息,后来终于找到一处感觉挺像家里面的村里那样的一个小村,住在一户农家。然后就去爬山

山并不高,也不陡。越爬到高处,越像黄草梁的感觉,山变成了草甸……

天气很好。我们一路前行,直到前面有个人慌忙的跑过来,说遇到了野猪……野猪?虽然我从没见过,但我知道这个东西应该挺恐怖的

我拉着MM停止前行,向侧边走……山上是大片的草甸,四面都可以走……

其他人也跟着我走。走到侧边,我发现那边的山坡上,更加恐怖,全是一头头的野牛……他们的犄角像尖刀一样锋利,而闪烁着光芒

MM故作冷静,看似很镇定和专业的说……大家小心的走,千万别惊动野牛,走那条小路……

我看着四周,远远的有了野猪的身影,而身边,我们悄然行走的边上,都是一头头野牛,他们貌似在悠闲的吃草,或站或卧,但不知道什么就会发狂……

我们继续走着,却好像走进了野牛的老巢,牛群的密度越来越大……

四。

天哪,让我醒过来吧。这应该是梦!

于是我醒过来了,我躺在那户农家的屋顶,而天空分明在下雨。

我把被子挡在身上,我想,被子一会就会被淋湿的吧……

我竟然在这儿?这是我醒过来的地方吗?还是仍然是梦?……我不知道。隐约记得,应该我是在安逸的生活着的,怎么会在这儿躺在屋顶淋着雨呢?

是安逸的生活是梦,现在才是现实?还是我还在梦中?

不要笑我俗,我当时肯定想到了庄生晓梦迷蝴蝶这样的烂俗故事……

最后我怎么醒的,已经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