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1, 2006

2006年,今夜它将成为过去

“今夜它将成为过去”,这还是小七当年做网络电台的时候,最后一期节目里的句式,让我印象深刻。

今天,SX博在我寝室说回想去年这个时候在干什么,我却一点也没有印象。去年这时候……大概在复习准备考试吧。……翻出以前拍的DV记录,发现还记了2003年的12月31日,在寝室里洗了一堆衣服,然后很BT的拍了下来,还刻了盘!

如果本命年是从元旦开始算的话,我大概要欢呼了!可惜,按理,本命年应该算阴历的……而我也是从去年的生日过后开始倒霉,经历我痛苦的本命年!

这是倒霉又幸运的一年!

在生日过后的一小时内,得知线性系统挂了

回家被偷了钱包……第二次小偷来时,连我的鞋都被偷了

驾照路考时竟然意外的挂了

其他呢?其实也没什么了吧……现在一时半会大概想不起来了

我还是改不了为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的习惯。

过去的一年,我开始慢慢自己养活自己,这是最大的成就吧

在实验室做了几个项目后,觉得自己进步还是很大的,这算是收获吧

12月 14, 2006

终于在备受TH的烂网速折磨后,转战网通的201ADSL了

虽然现在还是按小时收费,不能包月。不过,反正现在我用得也不多,只是晚上回来的时候要上网查查资料,有时候有要紧的Email要发送,TH的烂网速让我受尽煎熬,一封邮件发N遍,还提心掉胆的,怕没发出去。一个附件下载十遍也没下载全……

受够了!

现在感觉换了天地一样!不是替网通打广告,人家的网的确要快……看来我们是长期生活在地狱,终于一朝重见天日,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欣喜!

12月 13, 2006

最SB的事,也同时是最崩溃的事

最近已经忙得够可以了.因为工作需要,周六去买了一块80G的硬盘,把我手头上40G的笔记本硬盘换下来了.

重装系统,打补丁,装驱动,装上一些必用的工具软件,从周六晚上,一直到周日全天,整个就在折腾系统了.尤其是像VS.2005,SQLServer2005这种东东,花了大量的时间……不过我还一直安慰自己,“磨刀不误砍柴工”

我还忍着天鸿的烂网,用极慢的速度把卡巴斯基和Windows都更新了……

周日晚上,看着我打造的完美系统,我想把C盘做一个镜像,这样以后可以直接还原,那就方便和快捷多了。

插入Ghost光盘,重启,按了一下键……这时候,惨剧发生,我发现我按了一个错误的按键,光盘直接从默认的一个镜像开始恢复了,等于用原来的空白系统还原到C盘……此时,我已经无可逆转了。即使强行退出,系统也完蛋了吧,因为都已经开始写入分区了

我两天的工作在20分钟之后变成一个空白的系统了……

仰天长啸!我想杀人!崩溃之极,愤怒和无奈之至……

12月 1, 2006
大学五年,论坛四年,确确切切,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就算不说对于论坛的这么多付出……论坛是我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的很多朋友都源于此……
 
下午把服务器从天鸿的机房搬了出来,叫一凡搬过去,花两天时间升级服务器……更新系统,加了块320G的硬盘……联系了托管商,周日下午搬过去,以后,大运村论坛内网的历史就要结束了吧
 
外网托管了……
 
晚上在寝室百无聊赖
我还是习惯即使在工作的时候,过会就点开IE打开论坛,看看有谁在灌些什么样的水,B着什么样的T……
 
一打开IE就想点那快捷链接上的“大运村论坛”……点错几次后火了,把链接删了
 
突然有点伤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这时候更深切感受到外网的XD们的痛苦,用那蜗牛般的速度爬上论坛,不只是因为曾经的记忆,还因为一种共同的难以磨灭的生活习惯……
10月 3, 2006

假期待到现在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出去玩玩了

兴城——有点无名的海边小城,可能历史上的宁远古城,更令人神往,那儿曾是袁崇焕对抗清兵的前沿阵地,吴三桂在此发迹…..

才看完《大明朝的七张面孔》里面对吴三桂篇,对这个古城感觉很好

锦州——笔架山也许并不出奇,不过,有条小路连接着陆地和这个山所在的海上小岛,每天涨潮的时候小路会隐没,只能坐船过去,退潮的时候,小路会慢慢从海上露出来,潮水把路冲得时隐时现……这条路叫天桥….

放下很多东西,什么SQLServer的存储过程,计划任务和触发器,CSS的不兼容显示,还有麻烦的UTF-8和Gb2312的编码问题,乱七八糟的BUG,实验室项目所谓的设计模式

全不管,全放下,先休息三天

09月 18, 2006

真的,很多情绪都想发泄一下。有时候发泄错了对象,所以更郁闷。

番茄说,这样压抑的情绪应该找个时机发泄一下。

去哪发泄?

番茄说,去西藏!

远水解不了近忧啊!

那就去K歌!

……太俗了!

我还是想找个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事情吧,再想想吧!

09月 10, 2006

早上六点多就起床了,因为实验室分配的时间是上午七点开始。

本来以为我们没什么事,只要看着那些搬家公司的工人们搬东西,我们清点一下就可以了。但最后,为了加快进度,还是众人参与,集体成为了劳工。

东西真多!
劳动真累!

我们是搬的小件。我看到那些工人把沉沉的箱子柜子也往自己背上扛时,突然有点很不好受的感觉。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我跟MM在开玩笑,因为她说她在办公室迎新,而我在外面搬家,所以我是劳力者,她是劳心者。

这个世界,劳心者和劳力者,哪个更苦?以前我不困惑,现在我困惑了……

 

PS。《夜宴》台词
葛优皇帝:江山和美人哪个重要?见到你以前我并不困惑,现在,我困惑了……-_-b

09月 9, 2006

背英语单词的九号楼车棚大爷……


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呢?

今天早上找同学搭便车,他去九号楼车棚取车,我就在车棚外面等他。这时,守车棚的大爷就在那边问着:哎,同学,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我说,等人呐,同学取车去了

那你进来等吧,外面风多大啊

不用了,马上就好

同学,你过来帮帮忙,我问你个事

于是我走了过去,大爷拿出一条小纸条,上面记了两个英语单词,还标了国际音标。大爷的英语还写得蛮不错的,他笑咪咪的说,帮帮忙,这两个词咋读啊?

-_-b
我看着音标读了一遍。

大爷还连说谢谢,之后我便走了。跟同学说起这事,同学说,这大爷可好了,天天在背英语单词,还问过我几次呢。他好像是在背一本英语字典……我说,难怪那两个单词是连着的呢

那两个词是naturalize, nasty。。

09月 3, 2006

第一顿,就是上篇博客所说的,快奔过去,却知道是第二天的饭局,空腹又回来……

第二顿,第二天跑过去,等了半天,等人终于到齐,菜终于点完,刚上啤酒,酒店竟然停电了,不得不换另一家。所以人都饿晕了……一进新饭店,就大叫:什么菜做得最快?……我说,快,先上碟花生米再说!

第三顿,这伙人第三天又齐聚我这边,我说,好,带你们去领教北航的食堂之合一厅,环境优雅,物美价廉……
下天雨同学说:希望今天能正常吃饭,我刚刚在你们南门想买一个烧饼来着,排了好久的队,总算要轮到我了,听说人到齐了可以开饭了,就直接赶过来了……
结果,合一厅竟然休业了!

我晕,前前天还在这和二姐吃了顿晚饭,前天中午我还在这里请了晓杰,竟然说休就休业了……比上回去至味楼碰到至味楼倒闭还夸张……

于是我只能不停的忏悔,然后带大家去湘正府。

一路上,MM也说饿了,我说就快到了……MM说,你就不用哄我了,湘正府我又不是没去过,知道还有多远-_-b

唉,到那儿已经是一点半了,下同学据说都饿成低血糖了……

08月 30, 2006

发现我可能真的被那些指针搞晕了,昨天程序里的指针乱指,搞得内存混乱,奇奇怪怪的问题不断……所以,我的脑子一直处在混沌状态!

下午为伢发来一条短信,说邓彬来北京了,晚上去她那一起吃饭。

我说好,五点半下班后就直接过去。下班后,就兴奋的冲上944长途跋涉到花家地,到了后一打电话,才发现我没看清楚短信,那上面说的是明天……-_-而且为伢同学还不在学校,我只能饿着肚子又跑到对面坐车往回赶……

赶到一半觉得狂郁闷,真的是狠无语!

番茄从拉萨回来了,晚上本来叫了一起吃饭的,我跑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我就着点残羹吃了点饭……

这两天想了好多关于爱情的事情,缘自朋友的情变……我一时之间搞不懂,爱情中到底有没有对错……

在爱情的思考中,我常常没有立场,朋友责怪我不站在他们的那一边……但有时候看到长长的感情路,最终却仍敌不过两三天的偶然相逢……就像《桷寄生》里面的那样……

爱就在一起,不爱了就分开。道理似乎是这样,然而,两个人往往不同步,所有的快乐与悲伤都由此而来……这能说是谁的错吗?

相对而言,我似乎对于爱情太过理性,有时候我都觉得太现实了。我考虑的是以后能不能携手走过一生,会不会相处洽,一起生活会不会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