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7, 2006

事情永远忙不完

时间永远不够多……

有时候心情堆积起来,没时间写。然后就忘记了……这样倒也挺好的!

还是习惯写梦。因为这是潜意识,弗洛伊德说的。我还是有点相信的!

一。

昨天晚上有点冷,我感觉我睡的时候蜷成了一团……然后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老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她说她要来北京,说要来投靠儿子了!我说不行啊,我现在还在上学,我怎么养活你啊……老妈说,你不是赚了钱了吗?我说,那点钱也就够个生活费……然后像个家庭妇男似的数着那些开销这些花费……

老妈的声音有些黯然,说,妈妈以后就靠你了……

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晚上,老妈给我打电话,也是如此的语气,她说,妈妈以后就靠你!

我的心一紧,很难想象一种感情涌上了心头。

却只是这一片刻,就转向了别的场景

二。

我回到了初中的班里,很多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面孔……很奇怪,我们都是现在的年纪,却都回到了初中的教室。我看到宋癫坐在我的旁边,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孩,他说是他的妹妹……

上课了,说是历史课,那个老师挺陌生的。

全班喧闹不安,大家都好像挺兴奋的。我也是如此,好多好久没见过的同学,我迫不及待的和他们打招呼。

宋癫同学亲了他旁边的MM一口,那MM羞得脸红了……

三。

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爬山,MM同行……

我们过了好几个村庄都没有停下来休息,后来终于找到一处感觉挺像家里面的村里那样的一个小村,住在一户农家。然后就去爬山

山并不高,也不陡。越爬到高处,越像黄草梁的感觉,山变成了草甸……

天气很好。我们一路前行,直到前面有个人慌忙的跑过来,说遇到了野猪……野猪?虽然我从没见过,但我知道这个东西应该挺恐怖的

我拉着MM停止前行,向侧边走……山上是大片的草甸,四面都可以走……

其他人也跟着我走。走到侧边,我发现那边的山坡上,更加恐怖,全是一头头的野牛……他们的犄角像尖刀一样锋利,而闪烁着光芒

MM故作冷静,看似很镇定和专业的说……大家小心的走,千万别惊动野牛,走那条小路……

我看着四周,远远的有了野猪的身影,而身边,我们悄然行走的边上,都是一头头野牛,他们貌似在悠闲的吃草,或站或卧,但不知道什么就会发狂……

我们继续走着,却好像走进了野牛的老巢,牛群的密度越来越大……

四。

天哪,让我醒过来吧。这应该是梦!

于是我醒过来了,我躺在那户农家的屋顶,而天空分明在下雨。

我把被子挡在身上,我想,被子一会就会被淋湿的吧……

我竟然在这儿?这是我醒过来的地方吗?还是仍然是梦?……我不知道。隐约记得,应该我是在安逸的生活着的,怎么会在这儿躺在屋顶淋着雨呢?

是安逸的生活是梦,现在才是现实?还是我还在梦中?

不要笑我俗,我当时肯定想到了庄生晓梦迷蝴蝶这样的烂俗故事……

最后我怎么醒的,已经忘记了

09月 23, 2006

不知道在哪儿,可能是在大运村吧。

我和几个朋友在路边聊着,好像是夜里,但也不是很暗。
在我的面前,停着好几辆车,使得我们聊天的空间其实很狭小

我似乎不太喜欢聊天的气氛,我慢慢的走开。在一排车前面,我无意中发现一个人躺在那儿,穿着深色的挺厚的衣服,像斗篷一样,帽子差不多把整个头都盖住,他躺在车上面。

我走过去,发现他的眼睛很黄,脸色苍白到让人感觉很虚弱的地步。我觉得很眼熟,我注视了他一下,他黄得发白的眼睛盯住了我,我才想起来,原来是我一个高中同学。

我感到很意外。我扶起他来,想问他是怎么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只是苍白这么简单。他的整个头颅呈现出半透明的色泽,似乎要在空气中消失掉一样。透过半透明的头颅,我可以看到里面脑膸的蠕头,但那些大脑皮质也在渐渐的变小,变得只有拳头般大。

难怪他要穿着像斗篷一样的衣服了。我小心的把他的帽子取下来,我的头感觉到他的头,有点温热,还有点柔软……

他的眼睛在半透明的脑袋上,像悬在虚空中一般。

他眼神里透着疲惫不堪。

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他生了一种怪病,大概活不了多长了。我心里一阵心酸,仿佛看到他的生命就这么消逝一般。

他在说话的时候,我俯下了身去,因为他的声音很低,我要凑近才能听到。他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最后,他突然凑过来,帖上我的嘴唇,然后我只感觉到针刺一般。

等我反应过来,他开始邪恶的笑了。他得意的说,我咬了你一下,现在,你已经被我传染了,哈哈哈……我心里一悸,就醒过来了……

09月 6, 2006

昨晚两点入睡

果然又是怪梦

我梦见乌克兰的李凌同学了,他曾经是我大学室友。他意外的回来了,带来了另外一个MM。MM的相貌我已经印象模糊了,但记得很深刻的是,她竟然说她是新加坡的总统

新加坡有总统吗?或者有女总统吗?或者有这么年轻的女总统吗?

我查查报纸,看看新闻,原来还真的是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位总统MM为什么会和李凌谈恋爱……

这是其中之一,之后似乎有一段很没有逻辑的故事,竟然还出现了芙蓉JJ……那叫一段不堪回首……-_-b

记录一下!

09月 3, 2006

熟悉的人知道我有记录奇奇怪怪的梦的习惯

昨天的梦是这样的,这只是一个相对完整的片段。

因为昨天贱碟的怂恿,突然很想买Treo 650这个机器。我在村里坐电梯到9层找一个同学,看他买的treo 650,然后看完后,我坐电梯直接上我的15层……进了电梯后,我才发现电梯里面竟然没有15层,只有13层

电梯在13层停下了,我出电梯门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我像是到了一幢烂尾楼的高层,13层的楼层里,除了两个孤零零的电梯,只有一些水泥柱子,像那些刑侦片里废楼犯罪现场……我仔细看看两部电梯,不由倒吸了口冷气,我看到一个电梯的地板是空的,一脚踏下去就是深渊,而我刚刚上来的电梯,竟然是没有四周的墙,只有一个空箱子悬在一根绳子上,在风中摇摇晃晃的……

我心里胆战心惊,不知道刚刚怎么会坐这么危险的电梯上来……看来唯一的办法,是坐这部电梯下楼到9层,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说不定可以找到部正常的电梯上到我的15层。然而,那个电梯又太危险了,我一看到就腿发软

我决定再四处走走,向远方走去,发现出现了一片原野,原野上有成群的孔雀……这次的梦竟然有了颜色,我清晰的感触这些孔雀翠绿的翎毛……孔雀也不是闲着漫步,仔细一看,田野中一片片的蛇,孔雀在啄食那些蛇,好一场蛇雀大战……

我觉得有点糁得慌……赶紧往回走,这次走回到电梯,发现一个小孩子……我俩没说话,都在那儿等电梯,电梯上上下下,但似乎没停在我这一层。

这时候,我看到我们实验室的一个师兄,是我们实验室号称最瘦的长得有点像冯小刚的那个师兄,我像碰到救星似的和他打了个招呼,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师兄说,你看到没,那儿有个爬梯可以下楼啊。

我欣喜异常,跑过去看那个爬梯,发现的确在地面上是有一个洞口,往下望去,有一个梯子,垂直向下,似乎通下最底层。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往下爬,觉得太危险了。这时候,电梯上来了,我突然来了勇气,上了那个颤颤巍巍的电梯,然后想按楼下的某个楼层,发现竟然只有一个9可以按……我赶紧按了个9,然后到9楼出门的时候,一切恢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