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3, 2006

一直想弄个自己的域名,然后做个个人网站上去。

说起来可笑,99年最开始接触网络,对于个人主页是很迷恋过一段时间的,但却一直没有做过。那时候我还以为域名这东西很普及,所以上网的时候,我都会问别人网址,往往别人给我的是邮箱号,我还追问,你的网址呢?我想要你的网址,不是邮箱啊……

如果现在碰到这样的人,我肯定会暴打一顿的!

现在申请了一个域名,打算过几天再申请个人空间,把主页,博客移过去。……不是正好要写博客系统吗?就拿自己写的做吧,还可以慢慢改,慢慢完善。现在Donews老出问题,而且编辑性感觉也不是特别的好,这个FCKeditor,上传图片什么的老有问题,我自己改过后,应该会方便一些吧!

现在的域名还真是便宜,就像买大白菜一样,.cn的25一年,.com/.net的55一年……去搜索域名注册相关的网站一堆,到处是广告,到处是价格站。

我就很疑惑,中国最大的域名注册商就那么几个,什么万网,新网,新网互联什么之类的,其底下的代理商就多如牛毛了……这些代理商的价格竟然可以比万网啊什么的便宜那么多……万网注册的.com域名要130一年,而我在他的代理商那儿注册的才55……

而实质的服务基本是相同的……当然,也有奸商……现在的奸商都把消费者逼成了一个个专家。买IT产品的暂时成了IT专家,买网络服务的,暂时的成了网络专家……昨天查了一晚上,搞清楚什么产权,转入,过户,管理之类的域名购买后可能产生的问题,小心翼翼的看着网上一些奸商的欺骗手段,什么低价把你骗进来,第一年是55,但以后续费时就敲一笔啦,或者在域名上赚不到钱就在虚拟主机上赚钱啦,诸如此类……

不过,奸商是防不胜防的,我只能拿自己的RP拼一拼了,一举注册了两个域名。

一个是flyingwater.net,因为flyingwater.com被人抢注了,而flyingwater.cn……现在.cn的域名没有开放个人注册,我注册的话,只能挂靠在那个注册公司,我还是不太放心,干脆注个国际域名得了……这个还是打算得长期用的……说句YY的话,要是以后,我flyingwater出名了,说不定这个域名还得值不少钱呢,哈哈

还一个是dycers.com,给大运村论坛注册的,现在我们论坛用的dyc.cn是金笛友情赞助的,但总有一天,论坛应该有自己的产权,所以域名问题也是得解决的……也是老话,dyc.com, dycer.com什么都被人抢注了,只能注册个相对好点的了,MD

说到抢注,我要有钱,真想多抢几个来玩玩。我发现买域名容易上瘾,我当时就是强忍着我的贪婪,没想flyingwater系列没被注册的全注过来……那一年也得几百块呢T_T……看着属于自己的域名,有一种满足感

不过,网上那些以域名为生的人大概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守在电脑前,一边想着自己觉得有商业潜力的域名,赶紧抢过来,或者等着看每天公布的过期域名,看有没有好的。另一边就在域名交易市场来作交易,网上划帐,过户,都不用出门……真是现代IT带来的现代买卖!

还有一个让我稍微汗一下的,那些买卖域名的人,管域名叫“玉米”,这个词就真的这么火吗?&……啥时候起,中国人喜欢把食物当别称的啊!搞得别人以为中国又饥荒似的

10月 12, 2006

编程和贩毒

中午和师兄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咋就说到了贩毒上面,大家都兴致勃勃的讨论贩毒的可行性和种种计策……搞得我们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还在想哪个贩毒团伙这反嚣张,在学校食堂就这么讨论起了犯罪方案-_-b……师兄说,弄就弄大的,反正70g以上就是死刑,弄就多弄个几吨……

我当时那个汗啊……

不过,说起来。对于贩毒的印象,我们都限于影片电视里那一个个毒枭,极其隐秘的行事作风,一般都隐藏得极深。毒枭的接触面很小,一般都是其心腹。有些甚至见心腹都要戴个面具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这样才能尽可能少的曝光自己,通过其得力干将去做手下的具体的工作,手下的干将又再交给下线的老大,然后是小啰啰……这一路下去,毒枭就成了一个虚无的存在,却实在的统领着整个犯罪集团。

当然,其他的黑社会组织也很相似,只不过,我们恰好说到这个罢了。

这样的结构是不是一种最高效和合理的结构呢?我不知道……不过,最近的程序似乎就是走的这个路子。面向对象带来程序的封装,系统中各个模块间尽量解耦,减少彼此的干涉。看看一些流行的外部3D开发引擎,一般的结构都是有个APP类,封装了系统的主要主要功能,再由APP和系统中其他的模块进行数据交互。这样的结果,经常是在编程时,我们只需要引用其APP函数就可以了。

在用Vtree时,我们还要处理vtApp,vtWin,vtView,如果以MFC为框架的话,这些VTree的模块和Windows模块混在一起,经常有错误发生,封装性不好,不过,处理起来也更灵活。就像一个松散的结构,如果毒枭直接可以管理那些小啰啰,那样,他处理事务可能更灵活,可以直接发令,但这样总会容易造成混乱……因为小啰啰毕竟太多,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用VegaPrime的时候,觉得封装就严密多了,一个vpApp就把东西全包进去了,在Winmain里面,只需要Init, Define,Configure,Update就可以用了,程序直接与APP交互,而那些场景管理什么的都在APP系统里进行。

现在我的程序是用Vtree4来作的,另外还有CG和OpenGL的一些东西,而这些都是需要引用外部库的,而最终给用户的可用版本,是需要可以进行二次开发的,把这些库全给用户也不现实。所以,需要作必要的封装。在VC6的环境下,我建了个DSW,包含两个DSP,一个Win32 Static Library,把和外部库相连接的程序封成一个类,然后再编译成静态库,另外一个MFC程序是主程序,通过调用前一个项目编译生成的静态库,执行相应的场景渲染的功能。

为了减少程序对框架的依赖性,整个程序我又再封了一个CKernel类,对于MFC来说,需要调用的只是CKernel的Init和Update方法,就可以完成场景的初始化与更新渲染。而CKernel再通过内部的成员变量封CData,CScene这些,完成系统的调度。

对于这个系统来说,系统框架就是毒枭老大了,CKernel是他的得力干将,他的命令很简单,而至于如何去调度,则看心腹的本事了……

程序框架对于CKernel是模糊的。它也不需要了解太多,他只需要把命令解析过去,再传递到下一级就够了。

说到这里,最近写程序的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责任链模式的必要性。在作设计的时候,我觉得是纸上谈兵,那些模式有什么必要?当时的确没有想到一些数据传输的问题……把要传递的数据看简单了。

现在需要传递的数据还是蛮多的,因为MFC程序只与Kernel相关联,所以每次场景更新需要程序框架中的一些数据时,需要通过若干级的传递。
比如,在场景模块,需要获得View类窗口的句柄m_HWnd,这是在MFCView中,这个值只能通过Kernel传递过去,在Kernel中建个SetHWnd方法。

Kernel–>SceneControl–>Scene,这些都是通过成员变量引用指针来建立连接关系的,而不是通过继承,所以在这三个类中,都需要一个SetHWnd方法。如下代码所示,从最初的CKernel传递到最终场景中的Vtree的vtwin中,需要四次的“转接”,就像发展下线一样,要通过四级,这样的显得还是有点麻烦。
void CKernel::SetHWnd(HWND hwnd)
{
 m_pSceneControl->SetHWnd(hwnd);
}

void CSceneControl::SetHWnd(HWND hwnd)
{
 m_pScene->SetHWnd(hwnd);
}

void CScene::SetHWnd(HWND hwnd)
{
 vtWin->SetHWnd(hwnd);
}

似乎通过责任链模式,建立继承关系,可以简化这样的步骤……因为这样的数据传递还会有很多……而且其后的数据可能更复杂……
然而,盲目的建立继承关系,为了功能的增多而建立继承关系也是编程的大忌。从逻辑上来说,这几个应该的确是复合关系而不应该是继承关系……

持续思考中……

10月 3, 2006

假期待到现在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出去玩玩了

兴城——有点无名的海边小城,可能历史上的宁远古城,更令人神往,那儿曾是袁崇焕对抗清兵的前沿阵地,吴三桂在此发迹…..

才看完《大明朝的七张面孔》里面对吴三桂篇,对这个古城感觉很好

锦州——笔架山也许并不出奇,不过,有条小路连接着陆地和这个山所在的海上小岛,每天涨潮的时候小路会隐没,只能坐船过去,退潮的时候,小路会慢慢从海上露出来,潮水把路冲得时隐时现……这条路叫天桥….

放下很多东西,什么SQLServer的存储过程,计划任务和触发器,CSS的不兼容显示,还有麻烦的UTF-8和Gb2312的编码问题,乱七八糟的BUG,实验室项目所谓的设计模式

全不管,全放下,先休息三天

使用FCKEditor时,编辑文本正常,但上传图像文件却发生错误如下:

 FCKeditor : xml request error:internal server error(500)

 查FCKeditor网站,得到如下信息

In the file browser, I’m having a "XML Request Error : Internal Server Error (500)" . How to find out the problem? The editor uses a "connector" in the file browser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server, through XML, and retrieve files and folders. The connector is available in different programming languages, as AS P and PHP for example. By default, it is configured to use the ASP one. Be sure you have configured the editor to use the appropriate connector for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You can do that in the fckconfig.js file. If the configurations seem to be OK, you can use the test page that comes with the connector to check the XML responses that the connector sends and maybe identify errors on the server side. The test page is located at "editor/filemanager/browser/default/connectors/test.html". Another thing to check is that the target folder for the files exists in your server. By default it uses the "/UserFiles/" folder, but it is configurable. The editor uses a fixed structure in the target folder that separate files used on different dialog boxes, respectively the link, file and flash dialogs. For example, if you are using the "/UserFiles/" as your target file, it will use "/UserFiles/File/", "/UserFiles/Image/", "/UserFiles/Flash/" and "/UserFiles/Media/". The connector tries to create those directories automatically, but on some configurations they need to be created manually to make it work properly. Note for ASP connector Another workaround seem to re-install VBScript runtime (from http://msdn.microsoft.com/scripting) and/or MDAC (from http://msdn.microsoft.com/data/mdac/). Ultimate way : register the scripting library with running "regsvr32 vbscript.dll" in the "\system32\" folder.

按照提供的方法,我重新注册了vbscript.dll仍然不行

 

IIS5.1的安装问题

(1) 开始 > 运行 > 输入 CMD >再输入以下命令: esentutl /p %windir%/security/database/secedit.sdb

(2)插入安装盘再试一下,问题解决了。

09月 19, 2006

“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

发现有了Palm后,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随时看电子书。现在的屏幕比之前用索爱的T618用小屏看Java电子书要舒服多了。

一有空闲就看,竟然这几天把余华的兄弟给看完了。

如果让我给这部小说的上部打分,我打6分,《活着》可以得8分
如果是这部小说的下部,我打5分,整体5.5分。。。

第一部有人说是不断的重复过去,深重的灾难,平淡的叙事下沧桑的人生,强烈的生死情境,小镇小人物眼中的恢宏历史大潮中的一滴水……这些不仅是在重复《许三观卖血记》,也是在重复《活着》

之前看了余华对于各种批评的回应:说是因为太久没有出作品,再加上《活着》的备受推崇,使这部作品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而所谓的“专业读者”的点评,却把文学和市场剥离,好像是一部受市场宠爱的作品就不能成为好的文学作品一样……

我还是相信余华的,所以我抽空把这部小说看完了。

叙事风格一如既往,不过,我喜欢。看上部的时候看到了以前的影子,看他平淡的写着生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喉咙里哽了一下……

而下部的“不再重复”,却带来的是一种荒诞的叙事,和拿着二傻当幽魂的笑料了……尽管有人评论,拿残障人士的笑话当幽默,显得不那么厚道,显得有点小家子气,显得有点江郎才尽……但我得说,我还是笑了。

荒诞不是缺点,低级的幽默也不是……而整个叙事结构被打破后,人物在变迁的大潮中,显得单薄和苍白才是吧。

余华不赞同别人对他不擅于讲故事的评论,我想也是,《活着》是多好的故事啊。余华说,他写《兄弟》的时候失控了,人物一经创造,他们的命运便是自己的了,即使是作者也无力改变,只能随着他们去动自己的笔,就像一个傀儡……

这话并不新鲜,我以前听过很多作者这样说。但我看到的是比第一部里的两个小孩性格明显削弱的李光头和宋钢。还有那种说不清道不尽的兄弟情谊,却没有上部那样可以感动我的东西了!

09月 18, 2006

我以为只有封建传统才有卫道士,原来处处都有。

不符合自己的就是傻B,看不过眼的就是装B!然后,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也可能是个SB,所以干脆自嘲下,自己也称个SB得了!

这大概也是我当初加入变态傻比家族的初衷!ever和猪猪则都是因为二姐的魅力!

中国的最大特点是不容他,如果观点略有分歧,还可以大度的说一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遵重你说话的权利!……如果有原则性的分歧,便是往死里整了。

无话语权的用最恶毒的诅咒咒骂对方;
有话语权的以最嚣张的话语攻击和卫道;
有政治权力的甚至采取其实手段,将其致于死地而后快!

每个人都是心中的观点的卫道士倒也罢了,非都要摆出一付自我至高无上的道理道德臭脸,好像全世界只有自己是最真诚,最正义,最诚恳,最无私的人一样!把文字之争,思想之争,非要拖到道理之争,把个人观念和个人品行挂钩,倒也是上纲上线的传统!

这样的自我展现和芙蓉姐姐无异,芙蓉姐姐至少还清纯点,至少她不恶毒的攻击别人!

转几个疑似笑话,

2005年,一个人对我说,他要过天堂般的生活,于是,他去当了矿工。另外一个人也说要过天堂般的生活,我建议他当矿工。后来,很多人都想过天堂般的生活,很多人都去当了矿工。现在,他们的理想实现了。

2005年,我去抢劫银行。银行的职员知道我的来意后,让我填一张表,并要求我出示本科学历证书,学位证书,暂住证。如果已婚还必须出示结婚证,独生子女证。另外一个职员则要求我说明抢到钱后如何消费,并提供至少两个担保人。鉴于这样,我只好放弃了行动。银行职员最后告诉我:不要打银行的主意,只有我们能抢你的钱,而没有你们抢我们钱的道理。

2005年,我养了一条宠物金鱼。一个月后,这条金鱼进化成两栖动物,两个月后,它进化成哺乳动物,三个月后,它学会了上网,第四个月,我把它杀了,因为它已经知道如何用身体写作。

2005年,我在公共浴池遇到一个人,这个人穿着粉色透明内裤在洗澡。有一个人问这人为什么穿着内裤洗澡,那人说要保护隐私。另外一个人问透明的内裤怎么能保护隐私,那人说这是相对隐私,起码色盲看不到。还有一个人问内裤的颜色为什么是粉的,那人说这是为了吸引眼球。这个人的名字叫博克。

2005年,我获奖了,因为我防治了禽流感。这一年,我把一只公鸡逼成了鸡冠花,把一只鸭子逼成了鸭嘴兽,把一只天鹅逼成了嫦娥,把一只孔雀逼成了杨丽萍,把一只乌鸦逼成了一张嘴,把一只燕子逼成了李三,把一只杜鹃逼成了杜鹃花,把一只山雀,逼成了家贼。最后,我把一只凤凰逼得涅盘了

===========================================
我也是从大运村论坛上转过来的,论坛上是大火柴从不知名的地方转过来的
我看后笑了笑,最后一个没看太明白,或许是那样,但不确定,前几个挺好的!

09月 10, 2006

之前,我有过数次路过“第三极”书局,我一直以为那几个字是“第三热”,当我告诉MM时,被她狂笑,然后她说,原来水瓶的白痴程度都差不多,原因就是她们寝室的水瓶花花,也曾犯了同样的错误。

最近听到了书店打七折的消息,还看到了很多新闻和评论,绘声绘色的描述第三极书店和中关村图书大厦大打价格战的故事,把一场商战描绘得激动人心,因为最终得利的是消费者……尽管有专家也冷静的说,也许这样的打折会改变图书市场的格局,甚至最终改变图书的定价规则!就像商场打折那样,本来100块的衣服没人买,但标上200再打个半折,就有人抢购了。

消费者的心理很奇怪,但也很现实。这就是奇妙的现实社会,呵呵……

第三极书店的格局比较奇特,之前也是听人说过了,褒贬不一。当我在楼外的时候,感觉还是很好的,大大的打折海报,广场上的乐队舞台,还有发传单的卡通人物,不急不缓的摇滚在那儿悠闲的演奏。里面的店都还蛮有格调,很有所谓“文化消费”的意思。

   

下面三层是文化消费,说白了就是各种各样的小资店……没有四层,然后五六七八是书店。

与一般的书店不同,有很多小间是各种主题书店。这样的分布可能使某些“主题”更突出一些。但整个显得也很杂乱无章了。有时候只是想找一本小说,我该是去“城市”区,还是“文学”区呢……

因为打折的原因,买书的人很多。选到最后,MM在电脑上查到了她所要的阿来的《空山》,而我则随手拿了本池莉的《生活秀》。

我现在买书很少了,一般是看过某本书后,如果很喜欢才会有买下来的欲望。而池莉是我喜欢的一个作家。我跟MM说,唐硕那个邋遢,虽然我平时很B4他,但他有的想法还是对我的胃口的,比如他跟我推荐Michael Jackson,然后我喜欢上了MJ;后来他推荐池莉的小说,我也喜欢上了池莉的小说。

池莉的小说就是很现实的,有点搞笑,也许有些黑色幽默……但更多的是直接的社会现实。据说很多武汉人不满池莉在小说里把武汉人写得那样的市民和丑陋。我倒觉得没什么,市民是真的很小市民,丑陋就不一定了。那些细节,有可能我们每天都在上演着。

而且池莉的小说里面,很喜欢有像生活秀里面的来双扬那样八面玲珑,为人处理极其圆滑老道而又风韵万千的市民……读罢才发现,原来生活也是可以有韵味的。

我经常会和MM因为理想和现实的问题而起争执,甚至还吵过。我曾经笑言,我要写一个BLOG,专写理想主义在现实面前碰壁的事……现实的事情才更有研究性。那些虚幻的字句,形而上的东西,我抛得越来越远。

不过,扪心想起来,这是我有点无赖了。生活这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如果还没有那些逃离现实的理想港湾的话,那岂不是要崩溃了?……我高中的时候还写着幻想的故事呢,还大喊什么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安全的幻想呢。

现在,我已经适应现实,或者是被现实改变了?反正我觉得,生活嘛,不算太好,但也不是太坏。来来往往,每个人,毕竟都在生活中,上演一场生活秀。

09月 6, 2006

本来都应该已经睡了,在论坛上慢慢看着帖子,然后看了几个人的BLOG,却越来越没有睡意了

说得对,经常在深夜的时候,人就开始胡思乱想,我就是这类人。即使没乱想,也会是乱梦的人。

二姐和Reika的分手,对于我们这些朋友来看,都是惊诧与失落较多的,至少在我们眼中,他们是一个爱情的传奇,我们都曾亲见过那么多故事……

今天二姐写了这篇BLOG,最傻逼得事情。然后又给我打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说了很多事情。两个人的感情,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懂,怎么能奢望别人懂呢?

我只是不明白,什么样的爱情才是爱情。我听着他说着絮絮的往事,很多的小事,更多的是愤愤和不爽。他一遍一遍的跟我说,觉得我们所看到的和真实是有出入的……那些欢笑的背后,有很多争吵;浪漫的归国惊喜,之后也是无聊的事……这些事情,竟然会在这一个时候全纠结在一起,所记得的只有不合还有争执……

他跟我说,不爱了,然后就分手。

对!不过,我也跟他说,实际上,很多的爱情,都无法持久,最后都要转变成亲情。两个人在一起慢慢成为一种习惯。你说不能因为周围朋友的看法,而生活在别人的希望里。不过,我们常常是生活在别人的看法与影子中。就像在婚姻中,除了彼此的亲情和爱情,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社会道德,种种种种,一起把两个人绑紧在一起。

哪有像爱情童话里那样的终身不渝呢……相较而言,我一直觉得我对于爱情是理性主义者!

我只是觉得Reika还是挺受伤的。两个人的爱情,一个人已经放手,另外一个人,恐怕就要承受所有的伤痛!

从人道上来讲,我还是同情Reika。不过之前有多少的过错,那都是所谓的“两个人性格不合”,与她的爱无关。

不过,有一点我得承认。我们把我们的梦寄托在了别人的爱情身上。二姐说得对,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他们的爱情按我们想象中发展,美妙,浪漫,温馨,传奇……所以,番茄还说在他们两人身上找到了爱情的希望,而这个事让他希望破灭;所以HL才说觉得二姐肯定会后悔,只是一时冲动;而我呢?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希望,但却真的为他们当初在一起而高兴……

08月 21, 2006

其实,用一周的时间,我是不可能了解一个城市的,所见的也只是皮毛。

当年,高二的时候,我来北京旅游,没来由的就十分喜欢北京这个城市,然后拼命的想考到北京来。刚来北京的时候,却没有了一点当时的那些欣赏,反倒多了很多反感,那时候,一跟同学聊起大学生活,就是抱怨北京天气如何如何,北京人如何如何……之后的四年,虽然归宿感依旧不在,但却慢慢溶入了这个城市,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城市

之前听说上海的现代化城市比北京高,也有说上海比北京更人性化,政治气氛没这么浓,更像国际都市……从未去过上海的MM当年报考志愿时,凭自己的猜想,就说,觉得上海是个“小气”的城市,而北京更加“大气”一些。亏我那时候我相信她,后来才发现这一切原来是她自己在YY而已,呵呵……女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和猜想的。

不过,说起来,上海这个城市是要北京小一些的。

交通:

初到上海,觉得上海的路普遍要比北京的窄,很多路甚至只是双向单车道的……不过,秩序显得要好,尤其在行人过马路这个问题上,基本大家都在等红灯,而不像北京一样,行人都是见缝插针,显得自己多忙碌一般。北京的中关村海龙那儿,大家应该都见识过吧,那个人潮,车流,每次去都是一团混乱……

后来,在上海待了两个月的妹妹跟我,上海行人闯红灯是有人逮的,抓住的的确确要罚钱……这对于小气的上海人来说,实在是要命啊,所以上海人一般不会闯红灯。

我知道妹妹有戏谑的成份在里面,不过,上海人的文明程度的确还是不错的。

再说公交车,我听几个从北京到上海工作的同学报怨,说上海的公交车把人搅晕……的确如此,上海的公交车站很乱,经常一个站名,却是相隔很远的几个地方,另外,上海的公交线路有的不是原路返回的,所以从A坐到B,再从B坐回去,可能不是在对面就能找到站牌的,说不过要过一条马路了……

相比而言,北京的公交车基本还比较规范,很多站名现在也在规范化,另外,这些站之间也有些规律可循。一个站的对面可能就是回去的线路的车站。

这不得不说,也是上海的城市道路的不同造成的。上海的道路是很曲折的,无数条路,互相穿插,导致整个道路网络很复杂。而北京是历史都城,都讲穿的天圆地方的布置,规规整整,整个一大方形,甚至方向都是严格的,道路基本不是东西向就是南北向,斜街都是屈指可数:烟袋斜街,高梁斜街之类……

这个不好比较,再说交道的便利程度吧。堵车,两个城市都那样,哪个好点也是50步笑100步的。

但公交上海的确要比北京好,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在上海几次很晚,都坐到了公交车,而且去的都是还算偏的地方……在北京基本十点后就难找到车了……上海很多车都是十点后才停,还有蛮多线路开到11点。

另外一个,就是时间,我首先在上海看他们的公交车牌,发现车牌上写的末班车时间是23:17,或者23:43这类,当时极晕,想上海人的严谨到这种程度?但为什么末班车要设置一个这样的时间呢?

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个时间最后一班车到这个站牌的时间。这样的处理比北京人性化多了。北京的站牌上的末班车时间一般是发车站的时间,这样,你自己得作一个估算,比如末班车十点,如果起始站远的话,可能十点半也能等到,也可能等不到,只能自己猜了……当然,这个时间的估算准确程度也不好说,反正我是没到那么晚:)

这个事情同样发生在上海的地铁站里,去过几个城市,发现就北京的地铁最破——没办法,北京的地铁修得最早。——上海的地铁站,显示了下一班车,甚至下下班车的到达时间,而且基本还是准确的,这让人等起来也不茫然,很人性化的设计!

吃:

上海的吃让人受伤。

很不习惯上海的甜食,偏偏发现上海的各地菜馆远不及北京的丰富和数目繁多。这个说起来,还是北京更善于杂糅各地的饮食精华,基本在北京,各地的菜馆都很多,而我在上海发现还是本地菜偏多……而江浙那边一整个风格都是爱在菜里面放糖,极其不能忍。

虽然吃不惯,但还是跑到老上海那吃了一下“正宗”的老上海城隍庙小吃。模样倒是都挺精致花哨的……那个难吃啊,让我觉得北京的老上海已经是改良过的了……炒饭里放芥茉,什么素鸭,一咬下去一整个油坨,还有大滴的油往下滴,另外还有那种汤包,整个包子就拿来盛汤的,用根吸管把汤吸出来,以前在电视上看过还蛮新鲜的,这次一试,味道不敢恭维,价格还贵,一个包子16块……就喝里面那点点汤了……包着的皮是硬的,根本不能吃……

不过,所谓吃,也是有口味限制的,说不定有人就觉得是天下美食呢?呵呵……

老北京的特色小吃,我也是不喜欢吃的,炸酱面就算了,本来就不喜面食。羊肚——嗯,我不吃内脏,什么豆汁,据说味道很特别,我没吃过,据MM猜想,我是应该不喜欢吃的……

玩:

这个上海肯定是比不过北京的,单就名胜古迹来说,上海都差一大截。上海的外滩,也就欣赏一下城市的繁华……城市的繁华好看吗?

南京路上很是热闹,灯火辉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据说上海的那些楼,为了美观,是被要求都加上灯光的。这点,北京倒似乎没有追求的必要。北京的夜晚,经常只有路灯大亮……就算是王府井,西单,那些霓虹灯也不够炫烂。

我想了想,只能猜测,是因为北京的商户似乎没有对霓虹灯的特别偏爱,霓虹灯就算有,也相互隔得太远,不像南京路上,每个商户都在灯上大作文章,所有的灯都能交相辉映。

上海人&北京人:

这两种人都被冠以排外之称。

我只谈谈我所理解的。来北京旅游时,对北京的印象特别好,源自于一个北京的老太太。

当时我们住前门大栅栏那一带,也只对那一块熟悉点,觉得那儿交通便利,住宿的地也多,还不是很贵。当时是我和何咪,带着我俩的两个妹妹一起,基本事情都是我和何咪在弄。

在北京玩了几天后,我们又跑去了一趟北戴河,当时的确没有太多在外面的经验,我们从北戴河回来已经晚上十点了,我们根本没考虑找不找得到住的地方的问题,结果一到前门这附近,所有的宾馆,招待所,小旅馆都住满了,找了半天,一个有空房间的都找不着。

那时候是暑假,也是旅游高峰,找了半天已经十一点多了。1999年,正好快到十一建国五十周年了,听旁边的人说,现在管得比较紧,晚上十二点会有巡视的,发现我们在街上乱溜,肯定麻烦……学生还是比较胆小,我越想越紧张。

这时候一个老太太,就带着我们小街小巷的到处找。说帮我们问问。

那时候还是比较不信任人的,觉得这个小老太太会不会把我们带到哪儿,或者哪个黑店。不过,老太太倒是没想到我们有这种考虑,只是回头跟我们说,别怕,我不收你们的钱…..-_-bb

好吧,我们就跟着她走,因为别的地方我们也不清楚,也不可能找到地方了。所以一直走,又问了很多家。感觉我们一直在一些胡同里穿行,偶尔前面一亮是个旅馆,希望来了,接着一问,没空床,又破了……直到十二点多,我们才问到一家店,终于可以有两个房间让我们住下了……

当时太激动,都忘了感谢那个小老太太了……后来第二天,我跑出去才知道我们穿街走巷的,从前门走到了虎坊桥那边……

所以,我当时还是很对北京人有好感的:)至于来北京后的一些不愉快就不说了,当时的确觉得有些北京人莫名其妙的自我感觉良好,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而且时时表现出来让我不爽……也有自己的问题,那时候普通话都说不好呢,经常被人B4,然后吵着吵着,人家说,你把普通话练好再出来说吧,一下子把人打到低谷。

其实我也B4这种人,说不过人家,就拿口音这些问题来说事……至于现在,我觉得好像四年后,认识的北京人全变成低调,内敛而平易近人的人了,呵呵。

也许也是我变了?

说起来,北京人在北京,不像上海人在上海。上次我跟朋友说,觉得北京人比较不排外一些,北京似乎有更多的外地方,北漂,整个北京不像是北京人的,而像是各地汇合的一些人共有的。而上海不一样,我在写字楼,在商场,总可以见到一些上海人,他们汇在一起,彼此说着上海话,感觉像个小圈子。

朋友说,这是因为上海人有他们的方言,所以显得更突出。而北京人这个方面不明显……也可能是如此。

另外,很多人住在上海的非本土人,慢慢的会有一种上海的自我认同,住久了,他会说自己是上海人,而且油然的生出自豪感,其实,他可能也是迁入户……这点,北京倒是不多见。我见过的一些朋友,即便在北京结婚生子,工作多年,还是说自己是湖南人,或者山东人……

首都VS经济中心

以前听过,在北京,出租车司机也会跟你侃国际形势,在上海,买菜大妈也会跟你聊几句财经新闻。

这点,在我一个同学聚会中看得出来……上海的同学虽然少,但大多走上商业道路,在销售方面如鱼得水。虽然没谈多少财经新闻,但也是不断的冒出“商业思维”的,这是北京和上海的文化上的不同吧。

北京的青年,忧国忧民的居多,左愤和右愤都存在。相互B4,你争我斗。

这点在上海人看来,似乎是不可理解的。我在上海,很少听到有人谈到这些思想派性之争……包括上海以南,慢慢的,政治的氛围都淡化了……

而北京,经常性的,政治视点被当作真理被捍卫,各种各样的声音层出不穷,这点,究竟是好是坏?我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这么久后,只是慢慢的习惯了。有时候,也会争论,更多的时候,却开始麻林木!

城市:

实话说,我挺喜欢城市的。可能因为小时候在乡村长大的。

上海这个城市更符合现代人描述的水泥森林——因为单纯从外观看,上海的楼,多而高,而道路又狭窄。所以,走在路上,有一种树丛中的感觉,旁边的楼高耸,很是压抑。在北京,这种感觉会好很多,北京的楼都是一堆一堆的,相互隔得有点距离,因为防地震的原因,不会很高,但在体积上还是很大,所以给人一种厚重恢宏之感!

不过,都是城市。

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看一篇报道,说流浪在城市,讲一个自由职业者,喜欢在各个城市中漂流,经常这个城市干一两年,甚至几个月,然后又迁去另一个城市,体验不同城市,不同职业的生活。

他没有自己的窝,到一个城市就租一个新的住处。

所谓在城市流浪,是以前流浪梦想的妥协。

当时看得我心潮澎湃。以前我就想着去流浪啊啥的,那种梦幻的色彩,那种理想主义的诗情画意,终于可以和现实接轨了,可以有一种现实的实现方式了。……&但当时的朋友打击我说,如果你这样的话,你一个工作也干不好,不停的换城市和换工作,最后腻了后,你会觉得一无所有。

我现在还很佩服这个同学,在我们中学时代还能有我现在才有的真知灼见:)

城市啊,都这样,不同的气息和文化。就像人娶妻一样,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个性和美貌,但是,可以娶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最适合你的,或者你已经适应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