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18, 2006

真的,很多情绪都想发泄一下。有时候发泄错了对象,所以更郁闷。

番茄说,这样压抑的情绪应该找个时机发泄一下。

去哪发泄?

番茄说,去西藏!

远水解不了近忧啊!

那就去K歌!

……太俗了!

我还是想找个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事情吧,再想想吧!

09月 10, 2006

早上六点多就起床了,因为实验室分配的时间是上午七点开始。

本来以为我们没什么事,只要看着那些搬家公司的工人们搬东西,我们清点一下就可以了。但最后,为了加快进度,还是众人参与,集体成为了劳工。

东西真多!
劳动真累!

我们是搬的小件。我看到那些工人把沉沉的箱子柜子也往自己背上扛时,突然有点很不好受的感觉。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我跟MM在开玩笑,因为她说她在办公室迎新,而我在外面搬家,所以我是劳力者,她是劳心者。

这个世界,劳心者和劳力者,哪个更苦?以前我不困惑,现在我困惑了……

 

PS。《夜宴》台词
葛优皇帝:江山和美人哪个重要?见到你以前我并不困惑,现在,我困惑了……-_-b

之前,我有过数次路过“第三极”书局,我一直以为那几个字是“第三热”,当我告诉MM时,被她狂笑,然后她说,原来水瓶的白痴程度都差不多,原因就是她们寝室的水瓶花花,也曾犯了同样的错误。

最近听到了书店打七折的消息,还看到了很多新闻和评论,绘声绘色的描述第三极书店和中关村图书大厦大打价格战的故事,把一场商战描绘得激动人心,因为最终得利的是消费者……尽管有专家也冷静的说,也许这样的打折会改变图书市场的格局,甚至最终改变图书的定价规则!就像商场打折那样,本来100块的衣服没人买,但标上200再打个半折,就有人抢购了。

消费者的心理很奇怪,但也很现实。这就是奇妙的现实社会,呵呵……

第三极书店的格局比较奇特,之前也是听人说过了,褒贬不一。当我在楼外的时候,感觉还是很好的,大大的打折海报,广场上的乐队舞台,还有发传单的卡通人物,不急不缓的摇滚在那儿悠闲的演奏。里面的店都还蛮有格调,很有所谓“文化消费”的意思。

   

下面三层是文化消费,说白了就是各种各样的小资店……没有四层,然后五六七八是书店。

与一般的书店不同,有很多小间是各种主题书店。这样的分布可能使某些“主题”更突出一些。但整个显得也很杂乱无章了。有时候只是想找一本小说,我该是去“城市”区,还是“文学”区呢……

因为打折的原因,买书的人很多。选到最后,MM在电脑上查到了她所要的阿来的《空山》,而我则随手拿了本池莉的《生活秀》。

我现在买书很少了,一般是看过某本书后,如果很喜欢才会有买下来的欲望。而池莉是我喜欢的一个作家。我跟MM说,唐硕那个邋遢,虽然我平时很B4他,但他有的想法还是对我的胃口的,比如他跟我推荐Michael Jackson,然后我喜欢上了MJ;后来他推荐池莉的小说,我也喜欢上了池莉的小说。

池莉的小说就是很现实的,有点搞笑,也许有些黑色幽默……但更多的是直接的社会现实。据说很多武汉人不满池莉在小说里把武汉人写得那样的市民和丑陋。我倒觉得没什么,市民是真的很小市民,丑陋就不一定了。那些细节,有可能我们每天都在上演着。

而且池莉的小说里面,很喜欢有像生活秀里面的来双扬那样八面玲珑,为人处理极其圆滑老道而又风韵万千的市民……读罢才发现,原来生活也是可以有韵味的。

我经常会和MM因为理想和现实的问题而起争执,甚至还吵过。我曾经笑言,我要写一个BLOG,专写理想主义在现实面前碰壁的事……现实的事情才更有研究性。那些虚幻的字句,形而上的东西,我抛得越来越远。

不过,扪心想起来,这是我有点无赖了。生活这样,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如果还没有那些逃离现实的理想港湾的话,那岂不是要崩溃了?……我高中的时候还写着幻想的故事呢,还大喊什么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安全的幻想呢。

现在,我已经适应现实,或者是被现实改变了?反正我觉得,生活嘛,不算太好,但也不是太坏。来来往往,每个人,毕竟都在生活中,上演一场生活秀。

09月 9, 2006

背英语单词的九号楼车棚大爷……


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呢?

今天早上找同学搭便车,他去九号楼车棚取车,我就在车棚外面等他。这时,守车棚的大爷就在那边问着:哎,同学,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我说,等人呐,同学取车去了

那你进来等吧,外面风多大啊

不用了,马上就好

同学,你过来帮帮忙,我问你个事

于是我走了过去,大爷拿出一条小纸条,上面记了两个英语单词,还标了国际音标。大爷的英语还写得蛮不错的,他笑咪咪的说,帮帮忙,这两个词咋读啊?

-_-b
我看着音标读了一遍。

大爷还连说谢谢,之后我便走了。跟同学说起这事,同学说,这大爷可好了,天天在背英语单词,还问过我几次呢。他好像是在背一本英语字典……我说,难怪那两个单词是连着的呢

那两个词是naturalize, nasty。。

09月 6, 2006

昨晚两点入睡

果然又是怪梦

我梦见乌克兰的李凌同学了,他曾经是我大学室友。他意外的回来了,带来了另外一个MM。MM的相貌我已经印象模糊了,但记得很深刻的是,她竟然说她是新加坡的总统

新加坡有总统吗?或者有女总统吗?或者有这么年轻的女总统吗?

我查查报纸,看看新闻,原来还真的是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位总统MM为什么会和李凌谈恋爱……

这是其中之一,之后似乎有一段很没有逻辑的故事,竟然还出现了芙蓉JJ……那叫一段不堪回首……-_-b

记录一下!

本来都应该已经睡了,在论坛上慢慢看着帖子,然后看了几个人的BLOG,却越来越没有睡意了

说得对,经常在深夜的时候,人就开始胡思乱想,我就是这类人。即使没乱想,也会是乱梦的人。

二姐和Reika的分手,对于我们这些朋友来看,都是惊诧与失落较多的,至少在我们眼中,他们是一个爱情的传奇,我们都曾亲见过那么多故事……

今天二姐写了这篇BLOG,最傻逼得事情。然后又给我打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说了很多事情。两个人的感情,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懂,怎么能奢望别人懂呢?

我只是不明白,什么样的爱情才是爱情。我听着他说着絮絮的往事,很多的小事,更多的是愤愤和不爽。他一遍一遍的跟我说,觉得我们所看到的和真实是有出入的……那些欢笑的背后,有很多争吵;浪漫的归国惊喜,之后也是无聊的事……这些事情,竟然会在这一个时候全纠结在一起,所记得的只有不合还有争执……

他跟我说,不爱了,然后就分手。

对!不过,我也跟他说,实际上,很多的爱情,都无法持久,最后都要转变成亲情。两个人在一起慢慢成为一种习惯。你说不能因为周围朋友的看法,而生活在别人的希望里。不过,我们常常是生活在别人的看法与影子中。就像在婚姻中,除了彼此的亲情和爱情,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社会道德,种种种种,一起把两个人绑紧在一起。

哪有像爱情童话里那样的终身不渝呢……相较而言,我一直觉得我对于爱情是理性主义者!

我只是觉得Reika还是挺受伤的。两个人的爱情,一个人已经放手,另外一个人,恐怕就要承受所有的伤痛!

从人道上来讲,我还是同情Reika。不过之前有多少的过错,那都是所谓的“两个人性格不合”,与她的爱无关。

不过,有一点我得承认。我们把我们的梦寄托在了别人的爱情身上。二姐说得对,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他们的爱情按我们想象中发展,美妙,浪漫,温馨,传奇……所以,番茄还说在他们两人身上找到了爱情的希望,而这个事让他希望破灭;所以HL才说觉得二姐肯定会后悔,只是一时冲动;而我呢?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希望,但却真的为他们当初在一起而高兴……

09月 4, 2006

终于在30秒后结束了我的驾校生涯

五点开始我们的加考,有三十个人候着,考官急着回去,于是,三十秒一个人。起步,加到三档,甚至没有转弯,然后就靠边停车了……

然后我气喘吁吁的还跑着去赶五点一刻的班车,在班车开出的那一瞬赶着上了。本想是随便找辆车,开到城里就行,没想到运气那么好,竟然是到大运村的车……

整个学车,折磨了我近半年,从四月报名,到现在终于考完,总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不然老想着这事,老是没有安心的周末,已经让我几近崩溃了……个中心情,实在是一言难尽!

虽然整个过程,有一次失败的路考,让我的学车经历有点缺撼,所以,最后考完的时候,竟然不是轻松,也没有兴奋,更没有到处给好友们发短信通告我的通过,一点不像我的风格……不过,总体说来,还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至于拿到本后上路的事,那又是新的挑战了,到时再说吧,呵呵

现在的感觉就是腿很酸。今天下午不停的在走路或者站立,没一个合适的休息地方。除了练二十分钟车作预演外,一直在考试场外,等着那千呼万唤还不出来的考官大人……对考官,我都觉得我们的媚态做作到有点恶心了,我们把考官当作神一般的存在,似乎一笔勾去的不只是驾照,还是人生。这也大概是中国人特有的考试心理吧。人治人考……很多时候就看考官心情了,所以,我们在集中的时候练得不只是技术,还要有更多的照顾考官情绪的东西,比如那些口令:报告,考官好之类,比如说违令是万万不可,比如说关门要轻关,不然会被考官误以为是对他有意见而不让你过……我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照顾考官GG或者SS的心情,只企盼他龙心大悦而放你一马

因为我们教官说得对,考官要抓你,他可以有千万个理由,可以充分到你死一百次。而他想让你过,你也不会犯贱去折腾个中原由了!

呵呵,这算是最后的纪念了,为我的学车经历!

09月 3, 2006

熟悉的人知道我有记录奇奇怪怪的梦的习惯

昨天的梦是这样的,这只是一个相对完整的片段。

因为昨天贱碟的怂恿,突然很想买Treo 650这个机器。我在村里坐电梯到9层找一个同学,看他买的treo 650,然后看完后,我坐电梯直接上我的15层……进了电梯后,我才发现电梯里面竟然没有15层,只有13层

电梯在13层停下了,我出电梯门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我像是到了一幢烂尾楼的高层,13层的楼层里,除了两个孤零零的电梯,只有一些水泥柱子,像那些刑侦片里废楼犯罪现场……我仔细看看两部电梯,不由倒吸了口冷气,我看到一个电梯的地板是空的,一脚踏下去就是深渊,而我刚刚上来的电梯,竟然是没有四周的墙,只有一个空箱子悬在一根绳子上,在风中摇摇晃晃的……

我心里胆战心惊,不知道刚刚怎么会坐这么危险的电梯上来……看来唯一的办法,是坐这部电梯下楼到9层,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说不定可以找到部正常的电梯上到我的15层。然而,那个电梯又太危险了,我一看到就腿发软

我决定再四处走走,向远方走去,发现出现了一片原野,原野上有成群的孔雀……这次的梦竟然有了颜色,我清晰的感触这些孔雀翠绿的翎毛……孔雀也不是闲着漫步,仔细一看,田野中一片片的蛇,孔雀在啄食那些蛇,好一场蛇雀大战……

我觉得有点糁得慌……赶紧往回走,这次走回到电梯,发现一个小孩子……我俩没说话,都在那儿等电梯,电梯上上下下,但似乎没停在我这一层。

这时候,我看到我们实验室的一个师兄,是我们实验室号称最瘦的长得有点像冯小刚的那个师兄,我像碰到救星似的和他打了个招呼,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师兄说,你看到没,那儿有个爬梯可以下楼啊。

我欣喜异常,跑过去看那个爬梯,发现的确在地面上是有一个洞口,往下望去,有一个梯子,垂直向下,似乎通下最底层。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往下爬,觉得太危险了。这时候,电梯上来了,我突然来了勇气,上了那个颤颤巍巍的电梯,然后想按楼下的某个楼层,发现竟然只有一个9可以按……我赶紧按了个9,然后到9楼出门的时候,一切恢复正常了

在海淀驾校的安纪科,看到一个前来投诉的女学员

开始还好,说着情况,接着突然爆发,整个人歇斯底里的在那儿狂吼,声音里带着怒,怨……还有哭腔…

突然想起琼瑶小说里面那动不动就来的歇斯底里,这次在生活中总算见到了

一直在想,是如何的绝望与愤怒,可以使一个人以这样的形式向外发泄呢……(听情况好像是班车没让这位MM上车)

第一顿,就是上篇博客所说的,快奔过去,却知道是第二天的饭局,空腹又回来……

第二顿,第二天跑过去,等了半天,等人终于到齐,菜终于点完,刚上啤酒,酒店竟然停电了,不得不换另一家。所以人都饿晕了……一进新饭店,就大叫:什么菜做得最快?……我说,快,先上碟花生米再说!

第三顿,这伙人第三天又齐聚我这边,我说,好,带你们去领教北航的食堂之合一厅,环境优雅,物美价廉……
下天雨同学说:希望今天能正常吃饭,我刚刚在你们南门想买一个烧饼来着,排了好久的队,总算要轮到我了,听说人到齐了可以开饭了,就直接赶过来了……
结果,合一厅竟然休业了!

我晕,前前天还在这和二姐吃了顿晚饭,前天中午我还在这里请了晓杰,竟然说休就休业了……比上回去至味楼碰到至味楼倒闭还夸张……

于是我只能不停的忏悔,然后带大家去湘正府。

一路上,MM也说饿了,我说就快到了……MM说,你就不用哄我了,湘正府我又不是没去过,知道还有多远-_-b

唉,到那儿已经是一点半了,下同学据说都饿成低血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