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一双慧眼,把3G看个够

flymouse

正当业界认为3G牌照发放几无悬念之际,以原定2月21日举行并向媒体公开的“2006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在召开前夜被信产部紧急叫停,改为只针对内部的小型会议为标志,这几天关于3G的新观点、新评论让人目不暇接,看来在一切尘埃落地之前,有关3G的流言、变数是永远不会平息的。

摘录这几天关于3G的若干热点新闻和评论所透露的观点,理清理清思路:

1、信产部电信研究院和北京邮电大学等多位专家联合建议国家出面召集多家运营商合资组建TD运营公司,共同建设TD网络。专家的建议得到国资委官员卢奇俊的认同,他建议成立主导运营商控股,多家电信运营商以及民营资本和外国资本公司参加的TD有限责任公司,而这个主导运营商的最佳人选是中国移动。

2、百纳电信著名咨询师余章坤对运营商共同建设TD网络的想法提出反驳。信产部某权威人士也透露,政府将强制发放TD牌照,运营商将独立组网。

3、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室主任王学庆认为今年发放3G牌照,是一种危害国家利益的行为。他强调指出,无论WCDMA、CDMA2000,还是TD-SCDMA的标准,现在发放的时机都不成熟。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王学庆的最终结论和北邮阚凯力教授是一致的。阚教授从市场需求的角度认为,现在启动3G命中注定会亏损。

4、北京邮电大学知名电信教授舒华英认为,现在发3G牌照已经晚了,要发就要早发。他还支持TD单独组网,而且要选择一家有实力的运营商来承载TD。

5、有研究报告预计国家将会斥资50至80亿元人民币补贴TD-SCDMA网络。该项补贴有一部分会用于降低TD-SCDMA手机供应的成本,以使供应商大规模实现量产,同时又降低TD手机市场价格。

6、市场一度认为,中国电信最有可能获得TD-SCDMA牌照,而中国移动最有可能运营WCDMA。然而,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战略研究部部长卢奇俊认为,作为关系到国家电信业未来发展的重点战略产业,TD-SCDMA应该由有资金能力、有移动运营业务经验的中国移动来运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TD-SCDMA在市场竞争中不会落后于其他两大3G标准,才能保证国家对TD-SCDMA的扶持不会付之东流。

7、关于3G投资规模,国家信息化办公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邓寿鹏推算,3G组网前六年的总投资规模接近6000亿人民币。他认为,3G投资并不是政府独立承担,而是采取内资、外资、国资、民资多种所有制共同筹集共担风险共享效益。

8、有分析人士认为,TD年会形式的变化显示出TD-SCDMA进展和发牌时间非常微妙,估计在上半年发放牌照基本无望。只有在TD试商用网测试结束之后,才有可能透露发牌的具体信息,而TD的整体试验期要到8月低才可能结束。

9、北京邮电大学首席经济学家李极冰教授建议尽快建立TD-SCDMA战略价值评估体系,以避免导致相关决策失误和影响今后政策的一致性。这是国内首次明确提出建立关TD-SCDMA及中国3G的价值评估体系。

。。。。。。

以上所列基本是专家级和官员级精英人物的观点。而我更注意到一位署名“北京邮电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新浪网友对TD-SCDMA的谏言,他扮演了《皇帝的新装》中那位小男孩的角色,勇气可嘉。

和主流媒体盛赞国产3G标准TD-SCDMA所带来的积极意义不同,他一针见血地指出TD-SCDMA标准存在自身专利数量过低、商用程度较差、前向演进等问题,稍有不慎的话,给国家带来的利益将远大于损失。他认为,应正确看待TD-SCDMA对民族的价值意义,在看到积极意义的同时,更应看到自身的缺陷和不足,避免3G产业走入歧途。

这位勇气可嘉的新浪网友没有提出具体的应对措施。笔者认为,北邮李极冰教授关于建立TD-SCDMA战略价值评估体系的建议不失为一个好举措。在对TD进行战略价值评估时,应坚持实事求是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重点分析TD当前存在的种种问题,提出具体的应对措施和解决办法,避免重大决策失误。

 

 


3条评论

  1. 对于3G,关键不是预测,而是准备。

    1.对各种情况都做好技术上、人员上的准备

    2.跟踪实际动向,因为下雨的苗头是打雷。

  2. 3G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救命稻草。

    TD只是标准之一,不要总把TD和3G扯在一起!

    我不看好TD!

  3. hao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