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05日

    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加班的历史我越来越少提起,当年的三天四宿不睡,也不再被自己当作激励兄弟们的榜样。不过最近我开始想一个问题,难到不加班就一定好?难到当年我真的是犯了个错误?难到一个成熟的职员就一定不该加班吗?

    之所以不再把加班当作荣耀,主要是受了克丽的影响,她以自己的成功经历教育我们这些已经成功上岸的年轻小子:加班就是因为效率低,加班就是安排不当。于是我们开始想办法提高效率,增加自己生活的内容,为自己寻找更多灵感。消化吸收了一年,我不得不重提加班。

    曾经在自己的部门里发起了两次效率运动,主要内容就是如何让大家提高工作效率,比如软件的应用,设备的使用技巧等。更是要求大家晚上七点前必须下班。第一次我们是成功的,但第二次却不了了之。

    我反思之后,发现我的效率运动正在无形中压抑年轻人的激情。(请恕我把自己当作年轻人之外)

   在我刚刚入行时,我的身体里充满了火一样的热情,看着一个又一个成功的前辈,我那种渴望追赶和超越的冲动,让我睡不着,让我停不下。我不停的写,不停的跑,为一条行情我也会兴奋,总期待着有人能把自己的文章当作收藏。当第一次有人对我说:“你就是XXX呀”的时候,我打心底里痛快和激动。

    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当然也是出于几年来的反思,我不希望兄弟们再走自己当年的弯路,也想把自己现在的某种看似理性的东西带给大家,然而我现在确定,我是错的。

    没有一个成功的人没经历过不顾一切的拼命工作,也没有一个人不是在创业初期去走些弯路来换取经验,而这之中最重要的是要爆发出自己的激情。我没有资格去阻挡兄弟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便是错的也会因为自己的努力,而保留住心中那份实现梦想的希望。

    年轻需要生活,可对于已经玩了四年的新人来说,加班本身不也是对新生活的体验?我该做的是教给兄弟们方法,而不是规范大家的生活。什么时候可以不加班,也许是兄弟们将来自己该考虑的事吧。

2006年06月21日

最近听说很多快毕业的同学,开始爆发式的对母校发泄不满,让我想起一件事,一件让中国人很丢人的一件事。

在国外,信用卡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很多中国留学生都会在回国前最大限额的透支,然后一走了之,好像占了便宜,实则丢了国格。听说现在有的国家的银行,一听是中国留学生,都把信用值降到最低,甚至不发卡,就差在银行门口写上:中国留学生不许入内了。丢人,怪谁?

我不明白既然有如此多的不满为什么不在就读时说?不就是怕毕不了业,被学校“整”吗?对,现在不怕了,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大发感慨了?可以随意透支你们的人格了?

提意见没什么不对,但请各位大学生注意一下你们现在的态度,在校园中近乎横行的样子,让我们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痞子。

这就是你们四年之后要给母校留下的?这四年真的委屈你们了,请问如果没了约束,你们难道也要祸害社会不成?

狗屁爱国,狗屁反日,一个都不敢仗义直言,临走前大发淫威的人又怎能受人尊重。我看到某些毕业生,在毕业临近前,甚至以一种小人得志的嘴脸,无中生有,引小事大,最终不顾脸面,对老师根本没有尊重可言。

最后一句话,对于这种毕业生,我看不起!

2006年01月13日

    原本是想继续《黑道·白道》的,可心理状态,恐怕要写成愤青,所幸踏踏实实愤一把。

    最近明白了什么叫生存,个中道理绝非言语能表明。

    一年来明白了很多道理,比如绝望是一种解脱,比如最残酷的折磨就是心理摧残,比如痛苦来自欲望。

    近来出新的了,那就是生存就必须忍。

    师傅曾对我说:做业务是要降低一点道德水准的。

    可我却发现,原来为了任何一个目标,随时有可能需要降低道德。比如和小人结盟。

    我认为我正在经受磨炼,因为很多原则已经动摇,而且已经实施。但我正饱受精神折磨。

    本来有两种选择,还有一种就是辞职。

    整天在评论中写长期规划的我,已经不能再短视,甚至于在面对降低道德水准这样的事面前。

    要么为了理想,忍,要么为了痛快,撤。

    选择忍。

    如果我是局外人,我自己肯定会对自己说:你那是废话,当然是忍了。

    可身在局中,忍并不容易。

    无心思考、无心做事,更无心说话。

    这一年,似乎突然老了很多。

     25岁的年龄,52岁的心情。

     于是用两种方式安慰自己,国共合作时,毛主席肯定很不爽。

      等自己强大了,小人已没有资格让我报负。

2005年12月30日

    有时感觉自己在驾着一条船,船上只有一名乘客–我LP。那条船必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只是希望能走得平稳,永远向着阳光。

    也许总觉得会有希望,所以我常在感觉痛苦的时候,心里充满希望。

    因为痛苦的时间长了,所以经常很容易感觉幸福。

    今天是和老婆相爱7周年的日子,早上我为她带上了准备好的围巾。本来是挺俗的东西,因为这是我们单身状态下的最后一份相爱日纪念,所以那一刻我感觉幸福。

    还是今天,我们第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终于拿到了钥匙,虽然钱不是我攒的,但在出门前,回头看的那一眼,我还是幸福。

     回到公司开会,我严肃的表情,仍然让自己的兄弟们感觉胆寒。而在2005年的最后一次例会后,大家是笑着出门的。尽管自己的工资被扣了大半,但我那一刻还是幸福。

     其实痛苦大多来自于欲望,而幸福本来无时无刻不在身边,这就是我知足的本性。当我累的时候,一想到会有幸福,也就觉得值得。之后,也会把这种痛苦化作一种幸福,所以我没有很多人想的那样累。

     于是,我回忆的感觉也挺幸福的,因为我以经可以给LP那时所给不了的东西。比如加班少了,陪她的时间多了;工资高了,留给她的也多了;聪明些了,她不高兴时说的话也多了…

     落到最后给自己一句话:这几年,不算白混。

2005年12月26日

    很多事的起因都源于自己,就像我现在一样,痛苦、快乐、挣扎、享受、抗争、忍奈,归根结底都是我自己干出来的事。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享受与忍受的区别,所以我看待生活的哲学就是平衡。

    现在政府的口号是创建和协社会,我就在创造我的和协生活。所以我每天晚上睡着前的最后清醒,就做一切事,安慰自己。

    “自慰”这事儿更多的是出于无奈和坚韧的内心,因为不想放弃,又要坚持活下去,而且全力以付的争取越过越好。至少为了身边所有爱着自己、关心自己的人。这是必须的。

     昨晚睡前的“自慰”,让我再一次有一种觉悟,生活都是自己打造的,所以就该自己扛着,回顾自己之前做的事,觉得也没有哪里做错,所以现在的结果应该说只是一个必然的结局,也是自己为了理想,应当接受的磨励。

      所以想趁自己还没有大成功和大失败之前,用回忆去安慰一下自己。

2005年11月23日

    公司大了之后,就有了内部的权、钱问题,所以内部就分成了很多小公司,开始争夺,小贩视其为一种生存竞争。

    闲着没事,小贩用标准商业词汇逐一安排。

    经常性营利=基本工资、基本福利。

    非经常性营利=奖金、临时补助

    融资=公司策略支持

    收购=由一个山头转入另一山头

    总体来说,公司内部除了没有商业竞争的那种刺刀见红的市场外,什么都有了。而且为了争夺所有好处,大家在每时每刻,都想着抬高自己,压垮别人。

    就拿经常性营利来说,要想多得,就得:多拍(马屁)、多现(表现)、多搞(形象)。最后升级、加薪后,一人得道会换得鸡犬升天。当然也有来个把酒释兵权的。

     非经常性营利就多了,奖金当然是做报表做出来的,临时补助,也可以通过下班吃完饭再打卡,把生活项消费以客户名意开发票。还有收点黑钱呀,搞点灰色收入之类。

    融资完全靠拍。

    收购只是见风使舵。

2005年11月22日

    雾里看花,花开花落、花钱如流水—花非花

    花.com的域名不知是被谁注的,看似美丽,实则苦水。

    必竟只是空中无数电波的一个分子,.COM的年代,往往并不能如我们所愿变成花钱的“花”。

    马云和马化腾,都是网络大花坛中的“黑花”,因为遍地五光十色,才显他们是英雄。

    身处花坛,总有看烦的时候,所以常有鲜花不断放出类似WEB2.0之类迷烟,引得无数彩蝶空留恋。

    终有一天,网络花坛被一阵秋风扫去绚烂,只能看到一片狼藉。

    进了花坛就好像吸毒,幻觉中的应有尽有,必竟不可靠。

    所以需要落地,不论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没了实际的东西,网络除了工具还是工具。

    整天有人在喷网络平台,就像花坛中的花,看着密密麻麻,实际上是踩不得的。

    网络,只是吸引亿万人去当分母的地方,要像出人头地,成为分子,不是想想就可以。

    这里的花,可能是樱粟,可能是带刺的玫瑰,时刻可能让你头破血流,浪费人生唯一的青春。

    别以为呆在花上就能享得黄金万两,这一切绝非花所表现出的那样美。

————————————

    三年的网龄,偶尔让我有一种摸不着的感觉,网络究竟是干嘛的?开网站究竟如何去赚钱?看到博客网,看到3G网,更看到MOP、QQ等等等等。原来只是资本家,玩弄资本的空壳。

    没有价值百万的机床,更没有市场过亿的楼房,凑上几人、几十人、几百人,一起为一个一年120元的域名玩命,划出个空壳,让人买让人卖。

    卖的人遍地皆市,就像当年俗语说的,现在楼上掉块夸,砸死十个人,有九个是做网站的,还有一个是做网络推广的。

    买的人呢?就像上文说的花坛地主,开的花越多越好,这样他能挑出最好的一朵,买来,给老婆带两天。

   

2005年11月21日

   索尼CD“涉毒”,召回500万张有害CD,让我真是心疼。500万张呀,按每张20块人民币算,那就是1亿,再加上索尼给反盗版软件商支付的版权费…我想对索尼说:您看来是钱太多,给我点行不行呀!

    最近成天听着唱片公司哭着喊着反盗版,一个个都跟侠客似的。今天把搜索告了,明天把门户告了,大有一副要把天下盗版斩尽杀绝的劲。

    现在很多做唱片的开始拿反盗版当成事业,一面大说盗版害得自己要当裤子,一面是非要花成百上千万,在自己的CD里,又装反盗版软件,又装缷载软件,最后一召回,差点把自己也“泄”了。

    学学人家微软,从十年前开始喊反盗版,喊到现在,也开始出几十块的系统(先不管好坏)。再看看人家金山,弄了套办公软件,才卖20块钱。我很高兴的告诉大家,他们已经不怕“盗”啦!

    盗版意味着什么?除了网民素质、法律体系甚至人民生活水平等大因素外,还意味着你的CD实在太贵。的确需要全民正版意识,但要是所有人都买不起正版,错该怪谁?就算你把“百度”“GOOGLE”全都告破产,只要CD还卖那么贵,盗版也是涛声依旧。

    现在说的问题,和两三年前软件反盗版一样。借着政府反盗版的政策出台,理直气壮的灭盗版。其实,您还不如早点把反盗版的钱省下来,给用户们打点折。那才真正能把盗版灭了。

2005年11月19日

     今天无意中听了一个播客–胖大海的节目,就算只是个人的播客,这也是个我佩服的主,地道一个北京爷们儿。

     那节目里“傻逼”“牛逼”之类的痞话,评论的却是实实在在严肃话题,发泄的也是很有百姓特点的大实话。

     从来不爱夸人,但如果不是听了他的那期《你丫还配当个警察吗?》,真的服了。

     北京人一般脾气比较大,但当北京爷们儿,碰上一北京警察,那不碰火花才怪。

     警察实在越来越差的口碑,还真不是老百姓在家吃饱了撑的。

     正所谓,央视评选“最优XX”的时候,就是这个XX太少的时候。

     不过,胖大海拎着满嘴京片子,把政府规定,事实经过,有理有节的表达在网上的做法,让我服了。

     我也突然明白,博客也好,播客也罢,除了能拖起一堆“芙蓉姐姐”“木子MM”的SB呕像外,还能成为百姓一吐真言的好地方。

     我不知道胖大海这个节目,甚至这个人什么时候就被收编了,不过至少他做了个典范。

     网上的互动,除了成为那些为出名敢脱,敢说,敢现演的“网民”做平台外,还有很多可用于正事儿的可能。

2005年11月11日

    “TCO成本你懂吗?国外大企业采购都用这概念!就是在买东西的时候多花点钱,但我们服务好、质量高,将来维修和升级的成本能省下来,算总帐我们还让您省了钱!”不只一家厂商这样说。

    很多用户,怀着对国外大企业的崇拜,不停的上了概念的套。可我有三个问题!

    既然要为用户省钱,为什么还卖高价?

    既然打着省钱的旗号,为什么一定要在销售产品时开高价?TCO成本不也包括购买成本吗?既然现在挂着概念,声称自己的品质好,服务快,那请问您是因为产线换代了,使得品质变好?还是您投入了多少资金增设了服务中心?就算是,难道为竞争投入的成本还要用户买单不行。

    时代真的是不同了,现在厂商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是要用户买单的。按这个逻辑,未来的竞争不再是厂商的竞争,而是用户的竞争。有钱的用户就会支撑起质量和服务最好的企业。

    引入国外的概念,为何不采用国外的销售规则?

        TCO成本是一种教科书似的概念,他的合理性是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原则上的。而在中国,TCO概念是伴随着中小企业采购而来。国外计算TCO有着极其复杂的算法,也需要供货商提供极其明细的帐单,和历年来的故障率等数据供采购方选择。请问大家都做到了没?

    既然服务这么值钱,我只买产品行不行?

    我相信您的产品不会天天坏,我相信我的技术实力能自己修,我不要您的服务,能不能给我个实际的价格?这年头买东西似乎真的得用您来称呼,喊着自己服务好的厂商们,一边卖着离谱的高价,一边把产品和服务狠狠有绑在一起,想不买服务都不行。也别用什么概念了,我们只是小用户、小企业,看不懂的。您实实在在报个“裸机”的价格行不行?

    并不是不想要服务,实在是希望把钱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