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01日

一切美好都是为了失去,一切最终都是痛苦和虚无。我渺小而卑微,骄傲而孤独,我是残疾的病的畸零人,是人群里最平庸而该死的陌生人。

死得时候我必将沉默,并且或许不会想再活过一遍。

2005年01月15日

hehe,这学期比较颓废的说,书看了一些,又乱又杂,动画片看了不少,最喜欢的是火影
忍者了,下了好多电影,后来也没心情看了,先留着以后再说

我上的课不多,发现法学院研究生教育就是混,老师几乎都不讲课,只是让学生讨论,自
己躲在一旁偷笑,结果是什么也学不到,讨论又毫无节制,最后变成乱发意见的场所,跟
本毫无意义,时间都白白浪费了,所以我就没上过几次课,最后论文也对付了几篇。有一
篇法律社会学论文还算是认真写了,发给你看看吧,其他的就不足挂齿了

最搞笑的一个经历是我受人之请去政法当一个读书报告会的评议人,是读《法律的概念》
,一共四个学校,有政法和清华两个主讲人,四个评议人,因为事先没有拿到讲稿,我就
想了一个题目来说,是关于中国的法律的概念的,大意是我们学完了人家关于法律概念的
理论却不会用,只是当成教条,而我们自己的概念仍然很不完善,因此要学以致用才行。
这下观众可不干了,有一个女生站起来说我没有正对主讲主题,不需要第三个主讲人,我
就简单解释了几句,因为有老师在场,不好扫兴,好在是评议,我大致也说完了就闪了。
事实是这样,好坏就是个人评说的问题了。你觉得呢?

不过也没有白去,我觉得政法确实比北大有学习气氛,至少有好多读书小组可以在一起讨
论,而我们人少兴趣分散,老师也不管,结果自由的结果就是堕落,有利有弊。我下学期
也打算组织一个读书小组,开始读分析法学的东西,现在的法学院除了纯法律的东西,什
么都搞,搞政治哲学的,搞社会学的,搞经济学的,搞马克思主义的,这样下去迟早要被
人超过的,真应该有危机感了,从我做起么

其他的倒没什么了,说是想研究宪政也没开始看书,打算下学期正式开始,在一年半时间
内多读书积累,有时候就是觉得自己看的书都忘了,或者叫想用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是看的少,想的少啊。尽管现在不再想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还有意义这样荒诞的问题,
但有时候仍然感到迷茫和恐慌,因为自己还不如一个技术工人,能靠自己的手艺吃饭,自
己只会消费没有生产……尽管我是在与自己的兴趣一道,但有时也会想这种兴趣的价值的
问题,很奇怪,是不是?

还有九天就考了吧,你一定行的,找工作也好,反正只要不闲着,有成果,干什么都是令
人心满意足的,有时候觉得自己并不一定非要追求那么高的目标,自己什么样自己最清楚
,活的开心才是真的

罗嗦了这么长,等考完你有时间再看吧

    这一厢似乎大家都特关注“心灵选择”问题,国家拿它当成作文题目,让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们在自己的意志和生命之间做了一番艰苦的较量。据说凡是那些让“意志”占了下风的学生都没得高分。上周帮同事填出国学习的表格,发现英国人还特重视品德修为,有一项专门让你描述遇到的所谓“moral dilemma”——以显示你对某种原则是否坚守。但是我一直心有存疑,人的选择有所谓对错吗?既然是dilemma,则每一种选择的做出都是不得已和艰难的,这其中难道有一定的标准和规范吗? 


    说到dilemma,往往人们会想到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矛盾,具体点说,作为一个个人,你的价值标准,你的社会职责,如果与你所处身的社会的要求无法相容了——如果一个艺术家,其取向和口味不为政权及社会所接受——那怎么办?1934年,德国作曲家欣德米特(Hindemith)就给指挥大师富特文格勒出了这样一道难题。

 
    这道题目是歌剧《画家马蒂斯》。


    马蒂斯·格吕内瓦尔德(Matthias Grunewald,约1480~1528)是曾一度被遗忘的绘画大师,连他的名字都是自17世纪讹传至今的,其实他的名字叫哥特哈德(Mathis Gothardt)。作为丢勒之后德国在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其作品张扬着极为大胆的个性,为追求真实不惜夸张展示人类悲惨、残酷和丑陋的一面。他生前是美因茨地区天主教大主教的艺术监管人,其最重要的作品是1515年应约创作的、表现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埃森海姆祭坛画”(Isenheim Altarpiece)。1526年,出于对德国农民战争的同情,他离开了服务多年的阿尔布雷希特大主教,在生命的最后两年访问了对新教抱同情态度的两个城市:法兰克福和哈雷。1528年去世时,人们在他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些路德教书籍和文件。他的代表作如“埃森海姆祭坛画”及表现圣安东尼受到鬼魅诱惑的油画,其实就可认为是带有新教反叛与执着色彩的作品,他并没有按照顾主要求,刻画天主教所宣扬的神秘主义、安宁与和谐,而是尽力表现生活中血淋淋和阴暗的内容,表现他所认为的真实。也许这就是他的艺术被长期放逐,直到20世纪初表现主义兴起,才重新得到重视的原因吧。


    20世纪30年代,纳粹当局禁演欣德米特的作品,认为他的东西是“堕落的艺术”,是“文化上的布尔什维克和精神上的非雅利安人”。同样遭到放逐命运的欣德米特,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要将格吕内瓦尔德的生平编成剧本,其中自有曲折的含义。画家马蒂斯帮助农民领袖施瓦布和其女儿雷金娜逃脱了追捕,阿尔布雷希特大主教警告他不要卷入政治。但是,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宗教矛盾和政治交易,使得马蒂斯无以自拔。农民起义失败,马蒂斯在失望与沮丧中陷入梦幻,梦中各种角色带着浓厚的宗教意味显现出来,他受到启示,致力完成埃森海姆祭坛画。歌剧最后,阿尔布雷希特大主教出现在画家梦中,像圣保罗感化圣安东尼一样,告诉他高尚的艺术追求本身便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他也告诉红衣主教其工作已经完成,他准备离开这个世界。


    画家马蒂斯做出了他选择的同时,欣德米特也做出了选择。他宣告在艺术和社会责任感之间,忠实于自己的艺术追求就是在完成自身的社会责任。作品完成后,他离开了故乡德国。


    1934年,著名指挥威廉·富特文格勒不顾“主顾”戈培尔的反对,坚持上演了《画家马蒂斯》的管弦乐版本,并在报上竭力赞扬,遂在纳粹德国引起轩然大波。当局当然禁演了作品,而且富特文格勒也被剥夺了一切职务。尽管如此,人们在提到富特文格勒时,往往忽视了这个故事,而强调1935年他被恢复职务后,对希特勒采取了妥协和合作的态度,为纳粹的文化事业做了许多事。


    富特文格勒的面临的境况难道不是两难的么?他的问题只是在于,他太信任音乐了,他只信仰德奥音乐本身的崇高性,他的时而妥协时而抗争,出发点只有一样:让音乐得以存在下去,超越一切。所以他既抗拒纳粹的命令,保护了许多犹太音乐家,又和纳粹合流,力图在音乐中探求民族意志的辉煌。而这出发点本身,有什么不对的么?也许他只是没有想到,艺术没有超越甚至脱离政治,反而时刻被政治控制得牢牢的。


    关于艺术责任和社会责任,画家马蒂斯、作曲家欣德米特、指挥家富特文格勒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可是谁能说,他们的选择哪种是对的,哪种是错的?面对一道作文题目,求得正解还是容易的,而面对百般多样的历史与生命,要求得正解却是太难了啊。

2005年01月14日

pg一直没消息,不知道是不是我填的城市不是“安徽”,然后连笔试都被懒得通知?失败啊。

给甜甜写信,说我live in the fictional heaven and dark despair。没错,不过dark despair更多些。

麦肯锡,多么向往啊。。。可是他们网站上说,GPA:top10%。fuck!GPA对于一个二流法学院的算什么呢?我的平均分是75-80之间(连成绩单都懒得弄,现在还在法律系,不知道被DEL了没),这个分数不过是每门考试前10个小时K书的结果。pku的undergraduate又算什么?不过是几个月那样K书的结果。----是的,我做不到,我心性懒散,没有意志力做这种事情如许之久,并且这件事情曾经让我非常非常伤痛。

麦肯锡说,他们要最好的人,解释清楚从18岁以后每一年都在做什么,不能有gap,不能有失败。come on,are you kiding me?如果真有那样的人,要么是骗子,要么是根本没有心肝的人。草无忘忧,花无常好;未曾跌宕起伏者,不知苦乐之真味,未曾长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

起先想过要不要阉割自己一把,努力工作个啥,或者考个啥,象大学里那些笔记大王一样搞个3.8or3.9高潮一样的G点,之后摇身一变成为so called “best top”,想了两天,俺决定give up。当然,找到“最爱”的领域,当然可以再尝试。不过以我现在这么丢人的自我认识,至少不是这一年。

======================

清韵…为什么由那么多有知识没文化的老年人和愚蠢的少年人组成呢?他们说,98-00是黄金时代,现在江湖已经没落了。找到闲闲书话,舒服得多,可是他们又说,黄金时代是01-02年了…他们全都意兴阑珊,退隐江湖了,我惶然。

没有思想的人都是相似的,所以他们同仇敌忾,抱伙成团;有思想的人各有各的思想,所以都很孤独。幸好还有好书可以读,幸好还有没被我发现的bbs或者blog可以看。and,幸好还有大把可能认识很多很多不同的人。

2005年01月13日

符郁。

看她在天涯的blog,才发现原来已经神交这么久--我知道,她是另一个在世间寻找疼痛感的人。她终于离开这个妖兽的世界了,这个被毁坏的,然而不彻底的地狱。那句最哀伤的歌原来是从她那里看到的:“如果明早醒来你不在我身旁,我将灵魂破碎而死去”,她死前,是不是终于见到那个一直梦见的人,终于肯相互解释,终于平安喜乐?还是…带着不彻底的疼痛和破碎如初的灵魂慢慢沉没?

我为何如此哀伤。

愿浮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理无净垢。

2005年01月11日

据说PG这次的deadline是10号,我在10号的最后一分钟完成了六步的apply。lucky。之后逛了别的网站,比如kpwg,看那些题目。。。多少伪问题啊。。。真是对人类心智的侮辱啊。。。当时为了一点虚荣心不要被数学侮辱,结果现在被更不入流的东西侮辱。。。NND。。。来吧来吧,让侮辱和损害来得更猛烈些吧!到现在还厚脸皮地活着没有死掉,就证明俺作不了流星。那就做大树吧!!!!!!

看宋词居然看哭了,太艺术了吧。。。记得秋时初见,梦回眉目俨然,次次重圆密誓,寸寸渐断柔肠,当时还道寻常。。。人生若只初相见,何事西风悲画扇。。。一个个闲的慌去念旧啊。。。现在俺还是喜欢看cyf先生年轻时候的片断,还能从他脸上看出另一个人的影子,不过不仅仅是那一个人,也不再想哭了。晏几道有两句写得最好: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有这么一片明月光在心底,就“再也不怕天黑下来的时刻”。

我爱紫光~可是下次再重装系统我一定要把它的字库copy过去!!!胡适爷爷居然都不是hushi这个拼音了无争议的第一名了,惨痛啊惨痛啊。。。

我又这个德行,看着准考证,手抖。罢罢罢,不写了。明天看书去也。

ps,I love muma!虽然张一鸣这头猪说是变态歌曲。。。俺该怎么跟他解释二手玫瑰和盘古没有本质区别呢?他要是大学之前不搞定一个女朋友,大学一定会学坏地,就像俺,唉。。。上天保佑这个苦孩子。

PSS,I’m just a poor girl,nobody loves me.Easy come,easy go…mama,wooooo,I don’t want to die,but sometimes I wish I’d never been bore at all,woo,woo,anyway the wind blows……my heart is dying,dying in dark despair.heyhey.Anyway,a person without heart may also gain money and power,that’s all right,all things is right,nothing really matters,nothing really matters to me.

2005年01月03日

冒个泡.

海啸海啸,到处是海啸.烦死了.我就是个没同情心的!我对东南亚一点概念都没有,不过有钱早干嘛去了?有钱又有同情心,地球还是现在这个德性么?

没错我现在分裂且破碎,我迄今为止就是被当刍狗对待的并且没力气解放世界脖子上的锁链。世俗生活不幸福的人让他当思想大师?要么就是自虐狂,要么就是意淫大师.

占有,民诉…继续自虐去.

2005年01月01日

陈丹青

甘阳

李慎之

余英时

李泽厚

梁遇春

汪曾祺

周瘦鹃

董桥

蒋勋

罪与罚

弥尔顿

书屋 万象

除了找题做题,再上网来玩或者”增长智识”,我我我,我就是孙子!

藏书满架,偃仰啸歌.(嘿嘿,怎么象一条自食的蛇.悲凉之雾,遍布blog…)

现在?搞笑吧!俺要为名利健康工作三十年,端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然后做个牛津老太太,整天在哥特或者巴洛克式教室里给人讲巫术,然后晚上躲到小阁楼里看书学习数星星.哼唧.

YY都不让,那还咋活呢!况且俺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地.俺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