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长夜漫寞
freemanchina 提交时间:2003-02-27
所谓的大炮,也不过是用来纠正国境线的仪器。当正义柔弱时,强权倒可以对她凌辱。阿富汗数千无辜冤魂未得瞑目,又将有多少万的伊拉克民众哭泣?

战争,只是一些人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民众可以把“窃钩者”诛,却不得不把“窃国者”荣。当权者毁也罢,誉也罢,不过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们已经拥有的很少,现在又是一无所有。”新疆喀什的一位老人用泪眼看着离去的260多位地震中遇难的乡亲时,说出这样一句撕人心肺的话。他们的家园,在一瞬之间,被夷为平地。“长叹息矣掩涕兮,哀吾民生之多艰”。

鲍威乐来了,无耻地让我们在看到看不上去的事时学会老祖先的“沉默是金”;卢武铉来了,继续推行“阳光政策”;金正日也来了,用试验飞弹来证明他赤贫的人民强大的战斗力。我们,应该怎么做?

北大清华两声巨响,使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不比美国高尚。有人说是发抡工,有的说是东土,有的说是下岗工人。于是,我们还要再承认一项:我们的工作并不是相我们想象或愿望中的那样完美。

昨夜戒酒一晚,以理清近来因工作而纷乱的头绪。奈何蚊虫叮咬,夜不成眠,遂有该感慨而叨烦各位。歉。

^_*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