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 我的酒(二)

版权所有:freemanchina7704 提交时间:2003-05-26
“让时光逝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白日与黑夜/反复地出现”。几年以来,我一直让自己淹没在繁忙的工作之中。我甚至早已下了决心,让铜臭和酒香把我熏的面目全非,不想再回到从前,想到从前。日子就这样过着,我象一只没有目的也没有怨言的蚂蚁,我觉得我很快乐,这是一种真实的可以看的到摸的着的快乐。直到有一天,一个电话把我的快乐结束。

那天晚上外面在下着小雨,我一个人在宿舍喝着啤酒看凤凰台的天气预报,嗲声嗲气的佳佳总让我跟着傻笑。这时手机响了,看号码是顾建国,我那个上学时总看我日记的铁哥们。

“哥们,在广东发财了吧?要不怎么一直不回来呢?”

“没听说吗?‘广东富婆最有钱,专门去玩小青年’,我正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看有没有哪个富婆能把我包了,我就发达了,哈哈哈!”

“算了吧,瞧你那德性。还没找对象?”

“早着呢,又不是性饥渴,急什么?”

“章小君要结婚了!”我突然有点头晕。可能是喝的太多了吧。

“。。。。。。”

“你要不要去喝喜酒啊?”

NND,这臭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当时看的那篇日记里的男女主角就是我和章小君,要不他也不会冒冒失失地对我说这个“喜讯”了。可他不知道也好,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再这样打击我,而我也不会得到毕业以来有关她的第一个消息了。

“好啊!太好了!当然要去啦!哈哈哈!她现在在哪里?”我灌了一大口酒,噎的我心口发痛。

“她在郑州,她对我说五一要结婚,让我联系同学们,她很多都联系不到了。要不我从西安,你从广东,去郑州参加她的婚礼,肯定把她感动的稀里哗啦,怎么样?哈哈哈!”

感动了还能怎么样?还会嫁给你顾建国或TMD我胡瑞文吗?我想她可能从不会感动的吧,要不现在跟她结婚的怎么不是我?不过现在想想,我以前也确实没做过可以值得她感动的事。那次的表白?我呸!

“没问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你,你们先联系一下吧。”

“也好。”

是啊,九七年一毕业我就南下广东,走的干脆利索的连我的户口和粮食关系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了,除了和顾建国有联系,没和任何人联系过。章小君,我竟从不敢从不想听到她的任何消息!打个电话也好,只是不知道她的声音还会不会再象以前一样让我着迷。

我又灌了一口酒,开始打电话。奇怪,怎么一拨就通了?不给我一点时间做些心理准备。

“你好。”我没有说家乡话,用的是普通话。我努力让我的嘴角向上翘,做出微笑的表情。因为我看过一个杂志说,打电话时让自己保持微笑,因为是别人可以感觉到的。

“你好。是你?!”

“是我。”我知道,她没把我忘记。五六年了,还能记得我的声音,虽然我说的是普通话。而她的声音却有些变样,不知是岁月的关系还是激动的原因。

“你怎么一直不给我打电话?怎么一毕业就没了你的消息?”

“我。。。。。。我在广东。”这两个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好转移她的话题。

“你在那边还好吧?结婚了吗?”

“我。。。。。。哦,已经结婚了。广东的,很有钱。我嫁给了她。”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可能是刚才在跟顾建国胡诌时的话我还记得吧。

“是吗?呵呵。那就好。”她看起来是被我的那个“嫁给了她”给逗乐了,她的笑还是那么好听。

“嘿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只好傻笑一下。我竟忘了给她打电话的初衷——问她有关她结婚的事。

“我要结婚了,时间定在五月三号,你要不要回来和同学们聚聚?”

“恭喜你。你到底是想让我参加你的婚礼呢还是让我和同学们聚聚呢?”

“。。。。。。你说呢?”女人最厉害的就是这点:当她不想解决某个难题时,她会很巧妙地把这个难题推给别人。我也不知道。

“你的婚礼,我是一定去参加的。听到你幸福的消息,我很开心。”我想其实我下决心大老远从广东跑到郑州的真正原因,一个是想再看看她少女时的样子(今生不再啊,今生不再),另一个可能是想见识一下能娶了她的臭小子到底长什么样。

“听到你也娶了个有钱的妻子,我也很开心。”

“哈哈哈,谢谢你啦!郑州见!”

真开心啊!我仰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眼泪就涌了出来。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