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29日

每天经过地铁出口的天桥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些不同的乞讨者,每天都不同,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存在,习惯意味着漠视和没有施舍。只是有一天,那熟悉的台阶上坐了一位衣着破旧的古稀老人,拉着二胡,旁边是一个不过一,两岁的幼儿,男孩,穿得干干净净,坐在紧靠着老人的一只小凳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朝他们看一眼,小男孩很乖,坐得规规矩矩,只是目光随着一个又一个路过他们而没有停留的人游移着,老人拉的是《二泉映月》,虽然音有点走,但凄凉之意却回荡了整个天桥,,我的心为之一动,也许是小男孩那满头微黄的软软的头发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也许是老人的二胡响在晚霞漫天的黄昏让人触动,我不禁停下了脚步,想找一些零钱放在那孩子面前的小罐,并且让老人不要再让孩子出来了。可是零钱偏偏没找到,我终于也没有停下来,然而我知道孩子的目光也同样随着我走了几米,那平静的婴儿才有的目光让人如此心痛,虽然我没有看到,但我却感觉得到。。。那天以后,我再没看到孩子和老人,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写下这一段,是一点点后悔么,我愿天下所有小小小小的孩子都幸福,,不用在黄昏里坐在风中乞讨,,那一头的软发会让所有的母亲感到痛苦。把爱留给世上的儿童,如果你想要爱一个人。

2004年04月26日

本随笔纯粹为抛砖引玉,因为过客无法添加随笔,只能评价,所以本随笔纯粹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写评价的地方,日后凡是要对照片进行评价,只要对本随笔加评价即可。

马家爵被判死刑了,又一个婴儿陨落了,,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中国的贫困的山村,富人以及富人的社会在以两种方式谋杀穷人,一。精神谋杀,二。物质谋杀。我们的社会是看客和帮凶。背哀!

难得许满和姓贾如此支持,所以我也献一份薄利。而且年底有稿费,希望大家多来顶一下。呵呵。

五十多年前,音乐史上曾发生过一桩著名的“国际音乐奇案”:人们为听一首乐曲而自杀的事件接连不断地发生。 当时某天,在比利时的某酒吧,人们正在一边品着美酒,一边听音乐。当乐队刚刚演奏完法国作曲家鲁兰斯.查理斯创作的《黑色的星期天》这首管弦乐曲时,就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我实在受不了啦!” 只见一名匈牙利青年一仰脖子喝光了杯中酒,掏出手枪朝自己太阳穴扣动扳机,“砰”地一声就倒在血泊里一名女警察对此案进行调查,但费尽九牛二虎力,也查不出这青年为什么要自杀。最后,她抱着侥幸心理买来一张那天乐队演奏过的《黑色的星期天》的唱片,心想,也许从这里可以找到一点破案的蛛丝马迹。她把唱片放了一遍后,结果也自杀了。人们在她的办公桌上发现她留给警察局长的遗言:“局长阁下:我受理的案件不用继续侦查了,其凶手就是乐曲《黑色的星期天》。我在听这首曲子时我在听这首曲子时,也忍受不了它那悲伤旋律的刺激,只好谢绝人世了。” 无独有偶。美国纽约市一位开朗活泼的女打字员与人闲聊时,听说《黑色的星期天》如何使人伤感,便好奇地借了这首乐曲的唱片回家听。第二天她没有去上班,人们在她房间发现她已自杀身亡,唱机上正放着那张《黑色的星期天》的唱片。她在遗书中说:“我无法忍受它的旋律,这首曲子就是我的葬礼曲目。在华盛顿,有位刚成名的钢琴演奏家应邀参加一个沙龙聚会,并为来宾演奏。席间一位来宾突然接到她母亲车祸身亡的长途电话,因为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便请钢琴家为其母演奏《黑色的星期天》以示哀悼。钢琴家极不情愿地弹了这首曲子,刚演奏完毕,便由于过度悲伤,导致心脏病发作而扑倒在钢琴上,再也没有起来。

黑色的星期天,当时被人们称为“魔鬼的邀请书”,至少有100人因听了它而自杀,因而曾被查禁长达13年之久。关于作曲家本人创作曲子的动机,连精神分析家和心理学家也无法作出圆满的解释 .建议不想自杀的朋友不要试验!

下载:http://myjxta.cosoft.org.cn/hsdxqt.mp3

还是跟情绪是有关系的。我听了,感觉是很压抑,但是绝对不至于想自杀。情绪比较低沉的朋友,最好不要听。

2004年04月22日

“不用闪躲 为自己喜欢的生活而活 /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还是我喜欢的那首张国荣的《我》,就让这不一样的烟火点燃在我们的沙龙诞生之际,也原我们未来和从前的岁月一样出彩。

各位老友,如果你看到这条留言,说明你终于回到我们的大漠了,我希望不是我一个人在苦苦支撑这里,多多灌水,多多随笔,多多上传,多多评价。将沙漠辟出一片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