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20日

昨天工人来家里安空调,四部,我家住28楼,从窗户向下看,汽车都象模型一样大小。

来的是两个工人,师傅带一个徒弟,年纪都不大。其实但凡家里安装过空调的都知道空调的主机是怎么安装的。我就先说说我家客厅的空调是怎么安的吧。首先,就是一根缆绳的一头栓在房间里面站着的徒弟腰上,另一头栓在房间外面的师傅腰上,师傅先爬出阳台,两脚伸到旁边的空调主机安装位,踩在一个只有手掌宽的牙子上(是手掌宽不是手掌长);两只手,一只手抠住同样宽的一个牙子上,另一只手拿住一个15公斤的主机,就这样,整个人除了三个点之外,其他都悬空在大厦外面。然后,师傅用力把主机甩到放主机的台子上,结果我家的那个地方小,甩了几次甩不上,甩不上的话,主机就会荡下来。一个15公斤的东西在手上荡来荡去,就是在平地上,也会因为惯性被带的前后摇,更何况是一个悬空的人呢。


再说安装卧室的空调,由于位置很犄角,所以缆绳只能栓在我家窗户上护栏上,那护栏就是个铁皮,根本什么用都不管,如果人要坠下去,只可能把护栏一同带下去。当师傅要爬出去的时候,我爸说,“那东西可不管用啊”,结果师傅说“我知道它不管用”,然后就爬出去了。

那个师傅就这样冒着四次粉身碎骨的危险装完空调,谁能猜出装一部空调能赚多少钱?十几块!为了赚到这十几块就要冒一次坠楼的危险。他们说起来的时候是笑着说的,可当我们听到的时候,一家本来已经紧张的心情变得很沉重。他们临走的时候,我们又私下给了100块,他们很感激,可这样的感激也无法减轻我们心上的那份沉重。我爸感叹,富人吃的一道菜都不只这个价钱啊。

这几年拖欠农民工的事情不断被报道,我真无法想象那些黑心的老板怎么可以那样丧尽天良,不怕遭天谴吗?这些民工索取的是那么少,冒着生命的危险还要担心最后拿不到自己用命换来的报酬。

不知现在的地狱是否已经人满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