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6日

        陈现在感慨还真多,觉得他自己似乎很空虚,和他交往了这么久,应该算是个很好的朋友,可是我对他从来没有产生过什么特别深厚的友谊感情之类的,按说,他对我算是很好的了。在这么多同学里,就只有他从来没有断过和我的联系,我考上研,他也算是精神上给了很大的支持。可能正是我们之间淡如水的交往才让我们的友谊能持续这么久吧。
        想想,也挺可悲的,我到现在,竟然还没有一个算是真正好朋友,陈也可以说是最好的朋友了,至少我们之间能无话不说,虽然我在某种程度上不太喜欢他。他喜欢追根到底,而且喜欢发发神经质的探讨一些很感情,社会,思想等问题。但他是一个很平庸的的人,我也是,他是穷人,我也是,重要的是,我们都能够经常反省自己,所以维持我们关系的就是我们能互相打击,因为我们都明白自己,明白对方,都有些瞧不起自己,也就意味着都有些瞧不起对方,对很多问题的感性认识都很相似,在谈论对某些问题的看法时,都能尊重对方,也都能认真听取对方的想法,都能尽情表达自己的看法。这点,我感到很遗憾的是,goose和我就办不到。难怪人都需要朋友。。
        高中的最好的几个朋友都少了联系,而且由于最近几年生活的差别,话题也可能都少了很多,更何况工作的关系,更是难得一见。而我工作的两年,由于连连换地方,到重庆后又是孤军作战,重庆很低的文化氛围,竟然遇到一个年龄相仿的工作的大学生都难,认识的几个都是中专生,哎!所以简直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交到。想来真的是觉得很遗憾。
        大学的同学除了陈,万外,而万,虽然是个很好的人,但似乎也不够洒脱,就没有别人了。本来有些共患难的人,不知怎么都生疏的很。竟然不理会我的联系,可能生活的差别,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都在忙碌。
        陈跟我说现在的女孩都俗了,哎,其实他是没有恋爱,不知道现实的情况。他就在一边猜测着爱情.
  他说到人的大气,和我的观点很接近..他说然竟然和俊打架了,真的是笑话,我不知道我们的人都怎么了,总给人感觉太小气,包括我自己.我恨这样!杰竟然跟陈说他很内疚在上海时因为房租和我的争执,可是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想了好久,觉得似乎隐约的有这件事,又好象完全没有.其实工作两年,尤其在重庆的一年,一个人的生活让我变了好多,变的大气,变的礼貌,变的勇敢,然而真的是性格改不了,好象一回到生活,又变回去了.对于杰,我除了总感觉他有点傻之外,好象是大智若愚的感觉,给我的印象是很好的.而且我和他相处的也很好。我除了记得大学时有次玩大富翁和他吵了一次,其它就没有了,而且那次还是他给我主动道歉了.就是那次,让我觉得他好笨,跟他就说不清.现在想来,可能他还觉得跟我说不清.我是有对不起,杰,爱讲黄色笑话的兄弟,说句,对不起了!
  还有然,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好的.我一直有点崇拜他.有激情,处世能力强,人也聪明,知识也比较广,生活一直是很丰富的,他应该在哪里都能有自己的天地,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听说又跳槽了,我记得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有时想起我一下.
  想起他们,就想起我们最初115的兄弟们.刚进大学时115的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一些平淡的事现在都浮现在我的眼前.要写下来恐怕今晚就过去了,还是停止思考.睡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