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08日

有一种女人,像自来水。

?她的一生,顺顺畅畅,无风也无浪,单纯如白纸,她看不到世道。险恶,看不出人心叵测。与她交谈,话题只能涉及风花雪月,较广的,较深的,她都无法谈,因为她不懂,而她也不认为她有必要去懂,她满足,她亦知足。

? 表面上看,她是幸运的,然而从人生的另一角度来看,人生的五味,她独占甜味,她的幸福感,来自她的懵懂无知。

她像清澈的自来水,透透彻彻让你看到她是什么,她有什么,而这我认为是一种缺陷。

我比较喜欢像河一般的女人。

你明明白白地知道她是河,它源远流长,你不知道它源自何处,来自何方,它潺潺地流,流过峡谷,流经平地,看过大自然,万般妩媚的风情,也看过风起云涌的险恶景致,不论外界景致是好是坏,它都静静地流,不动声色地流,处变不惊地流。

这样的女性,很有魅力,因为她有过沧桑。

沧桑是美,是饱经世故的成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