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5日

在最快乐的时候你说你不想就这么死去,我知道你还想要长久的这样快乐下去,而我想在极乐的感觉中死去,不知道这是悲观还是乐观。

没有留意心跳究竟在哪一年开始保持在每分钟90-100跳,真怕心跳频率过快而让心脏负荷太重,最后少活很久。现在除了心跳过快外没有任何其他症状,体检时都被我刻意把呼吸调整得缓慢均匀而使心跳在70、80的样子得以顺利过关。以后心脏会有毛病吗。

相爱的人一定要结婚吗?恋爱和结婚是一回事?为什么不可以把美好留在回忆,我舍不得破坏。

每天这么胡言乱语,还是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发泄了多少。不再对自己的心理状态自信满满了。

 

2008年12月13日

心事,留待以后补

应该能让我平静了,呵呵,沧海一声笑~

2008年12月10日

两个月前,外婆把单位发的豆浆机给我家用了,她一个人生活,又觉得用起来不安全。

每隔两天妈妈就抓一把圆圆的黄豆,放在水里泡一个小时,然后在豆浆机轰轰的搅拌声中,那股纯纯的豆味总让我觉得好满足。

这种温馨的细节我常会记住:准备每天都不重复的早餐和自己同住的人一起吃;周末学一道新厨艺做给恰好有这口福的人吃;出太阳的休息日手洗衣服,和着淡淡的肥皂香凉起五颜六色的干净衣服;走过这个城市里每一条没走过的路;和投缘的人无限时聊天;陪爸爸骑单车逛郊外;陪妈妈在家里疯狂卡拉OK……

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等我考完试,等我稳定了,我一定对父母做这些事;或者等我有家了,我就可以施展类似这种感动人的小花招哄我老公开心。

不论做什么,只要选择了,就一定认真去做好,体会每一秒的感觉。

 

2008年12月09日

经历过失败的恋情,曾经以为自己已皮厚如茧  坚强无比,为什么这次却这么不堪一击。

这样的情绪肯定对心脏不好,心由疼到麻木再到空。明白问题在哪,却无能解决无能控制,原来如果真心相爱过,做不成恋人就不可能做什么好朋友。就这样吧,留作永远美好的回忆!真心希望你找到你的幸福。我就算了,每段都是不顺,感情线有问题。

我爱你~没想到这三个字在这里第一次对你说。

2008年12月02日

请自己记住,真正的生活还没开始,我所谓的经历都还只在父母的支持包容下进行着,没有真实的体验艰辛,一切的烦恼都还是肤浅的。记住今天的认识,不止用文字,更要用心。

2008年12月01日

昨夜强迫着看了邓论,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心情似乎一点一点被撵散了,又回到以往的封闭状态,恩,对于现在的我很需要。与世隔绝般生活了好几个月,外面的生机 活力被我潜意识的排斥在那层薄薄的模糊的膜之外。未来的40天只听古琴,只听古典了,坚决杜绝流行的一切。

以后会记录下曾经感动过幸福过的点滴,这种淡淡的书写文字的快乐时光也是人生的一种丰富,虽然能把这个地方和主人对上号的人“几乎”为零……这样才更真实,够坦白,写给自己看的东西毕竟没有任何修饰与造作。类似于自己对自己说话哦~有点傻。以后也不知道会有多少认识的人来到这里,心境的改变也许会愿意给更多的朋友看到这里的自己。

花了15分钟打了寥寥几字,很久没写这样的日记,以前总有些排斥这样类似无病呻吟的文字,很小家子气,但这样的东西就像偶尔收到小礼物一样,调剂润滑着我们的生活,只是偶尔不是常常。

继续努力去了……结果似乎已经注定……好在遇上了不怕开水的那个啥啥……

2008年11月30日

明白为什么流泪总会有止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流泪时涌出的泪水却似断线的珠子。

无悲观,无沮丧,无不如意,近乎肆意的扰乱了另一个人的生活,心里已对你说了千万遍对不起抱歉,不管你接受啦,呵呵~

我明白管理自己还不够好,一直在努力, 没有太逼自己,只是觉得人的劣根性想改变确实不容易。所以世上的牛人伟人凤毛麟角。

生活很美好,能来世上走一遭已经很庆幸,奇妙的人生不能白白混过。

2008年11月07日
好漫长的十年,三千六百多个日夜,数不清的片断组成的一段人生……
 
好短暂的十年,你所读的书,所交的友,所看的事,所想的深度,一滴不漏的塑成现在的你……
 
感谢我迷茫自负杂乱平淡的十年青春,让我彻底看清了自己,让我毫不吝惜的抛弃一切,去追求实现自己的价值。
 
十年青春,好大的代价,我没有经历过坎坷,只通过看别人的书别人的生活就使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改变应该也是一场不小的震动。
 
如果,如果十年来的每一天我都过的像现在一样积极,像现在一样敏于行,我早已到了自己现在无法企及的高度了。
 
我不懊悔逝去的十年青春,它给了我教训动力心智的磨砺和成熟的思想。我会好好生活,从此我的生活里不再有沮丧迷茫放纵平庸。失败了,哭一场,继续走……
2007年08月02日

快两年了,再次打开这个博,原本很喜欢写东西,然后只为了发泄不快,后来不敢留下生活轨迹,现在似乎很无所谓了,本来就是平凡人的琐碎事,顺其自然吧!

2005年09月08日

玩了快两个星期了,再不做点正事我怕是会疯掉的

今天去成都经济电视台问要不要实习生,电话里一个女人说不要,我追问怎么一点途径都没有啊?她说除非有关系。我哑然~还是硬着头皮想直接上楼,保安和那个女接待居然连大门都不让我进!气人也~

想想也正常,于是打电话问下一个目标:成都电视台。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一秒钟不到“喀”一声就挂了。我又打,第二次有个男人“喂”了一声又把我挂了,我靠!第三次他终于肯听我说了,然后问了我是哪个学校学什么专业的,叫我寄材料过去,或者亲自去。我顾不上埋怨先前的莫名其妙,开心了点点。

回家,买菜,绕了很多路,烈日下的暴晒让我麻木、忧郁

明天继续,其实不怕累,只要迈出了第一步我就会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