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灵感到市场

在微软成立之初,我几乎事必亲躬,掌管工资单、计算税
利、草拟合同、指示如何销售我们的产品。我们这个小公司中的每个人都是开发人员,我也做了不少开发工作。事实上,我们都编写了大量的代码。我们的生活是这样的:起床、编程、也许赶上个电影、吃点儿比萨饼、再编程、在我们的椅子上睡觉。

我们疯狂地编写程序、销售软件,我们几乎没有时间做其他的事。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客户都是狂热的计算机爱好者,不会被功能的弱小、手册的简单和先进的用户界面所影响。这就是计算机软件当时的状况。一些公司把它们的软件装在一个塑料袋中销售,带有一张复印的使用说明和一个电话号码(你可以拨打这个电话寻求“技术支持”)。对微软公司来说,当有用户打电话要求定购一些软件时,谁接到电话谁就是“送货部”。他们要跑到办公室的后面拷贝一张磁盘,把它放在邮件中,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编写代码。

随着我们的客户逐渐成熟,我们更加注重提供高质量的软件,不仅仅是高质量的代码。创造软件开始成为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我经常把一个好的软件比喻成一件艺术品。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创造我们的产品从始至终需要科学。为了使现在的软件做到完美,你需要具有各种特殊技能的人才。当然,你需要好的程序员,但你还需要许多人测试和支持程序员开发的软件。你需要产品规划人员和构筑人员、文档编写人员、实用性专家,以及使他们协同工作的聪明的经理。你需要能够回答客户问题的技术人员以及能够帮助客户更快上手的咨询专家。所有这些只有大公司才能提供。每个软件公司都必须解决这些人员问题。

随着公司的发展,我们必须学习这些问题。开始,我预约了一些不编写程序的临时工。我们是一家由优秀的程序员组成的软件公司,我们应当集中精力。我想我们没必要采取传统的办法来管理我们的程序员,因为他们工作的质量是源代码。你要通过浏览代码管理他们。但我随即意识到我们需要不懂得技术的智囊人物,就象史蒂夫×巴尔默,与我们的开发人员共同工作使我们的软件成为成功的产品。事实上,把巴尔默引入微软是我作出的最重要抉择之一。

这些日子中,我雇佣了许多精明人士,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编写程序。他们与客户交谈,了解市场当前的需求以及明天的趋势,并且把这些内容通报给开发人员。他们把软件本地化成各种语言。他们设计用户界面,客户可以更高效地使用我们的软件。他们与企业接触确定我们的软件可以满足它们的需要。他们帮助企业IT经理部署庞大的计算机网络,并且帮助爷爷向孙子发送第一封电子邮件。他们也研究出先进的技术以保证我们的企业在今后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当微软开始腾飞时,我们还是认为我们仍然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公司。尽管我们梦想“让每一个家庭、每一张桌子上都拥有计算机”,我们无法完全预知人们到底需要多少软件。当我驱车进入我们的园区或者参加公司会议时,有时情不自禁地为公司所取得的发展感到骄傲。

尽管我们从一间装满程序员的房子发展成为了拥有38000多名员工的公司,微软精神与1975年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仍旧努力工作、订比萨饼、喝可乐、彼此之间开玩笑。不论是否编写代码,每个人都对技术充满热情并且集中精力为我们的客户开发优秀的产品和服务。

公司中洋溢的精神和积极性促使我每天努力地工作。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