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2

前些日子世界杯比赛如火如荼,我也是白天忙里偷睡,晚上挑灯夜看。巴西桑巴停止了庆祝的舞蹈,阿根廷也再次告诉我们别为他哭泣。作为一个喜欢南美激情的球迷来说,这届世界杯不免让我有些不爽。不过,出现在Facebook等SNS社区上的“丢本女孩”寻人启事倒是让我有些兴趣。

    发表寻人启事者是一位ID为enochwei的自称在南非进行前方报道的记者。他在比勒陀尼亚的一家酒吧邂逅了一位叫Sonrisa的中国女孩(中文名都没给?明显对你没意思),就此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所俘获。可惜,女孩突然不再去酒吧,这令enochwei很是落寞。但庆幸的是Sonrisa将笔记本电脑遗落在酒吧,这给enochwei找寻这为女孩制造了借口。(这女孩是喝多了,还是故意留给你的?要是后者我要说,哥们你比梅西有戏!)enochwei为了寻找这位令他魂牵梦绕的Sonrisa有空就去酒吧守候,并留下寻人启事等候女孩的归来,但一连几天都毫无音信。最后他通过一些社区和博客发布女孩的照片和一些线索,希望网友们能够帮他找到这位女孩。

    

                                   女孩的照片(哥们,别告诉我你是左边那位)

    虽然这个故事到现在还没有结果,但我们却可以从中看到社会化网络,尤其是中国社会化网络的发展。我记得在10多年前,差不多是98-99年左右,作为一个学生的我对所谓的英特网非常感兴趣。那时候还没有网吧,只有一些能上网的电脑房,于是我跑到我家门口的一家电脑房去对英特网一探究竟。电脑房老板一听说我要上网就很热情的接待了我(那时候玩游戏3块一小时,上网要5块啊,老板当然高兴),并以老网友的身份知道我上网。当我按杂志上给出的网址上了几个网站后,发现这些网站像报纸一样,一页一页的,甚至还不如报纸易读,顿时失去了兴趣。于是问老板这英特网到底有啥好玩的,老板说能聊天,于是打开了一个国内最早的聊天室。进了聊天室后我发现,大家要么泡妞,要么对骂,要么胡言乱语,既没声音也没图像,和谁聊天都不知道,偶尔有几个能发图片者还被大家尊为高手,不少人请求拜师学艺,不停滚动的文字弄的人眼睛都花了。我问老板这些人说的都是真的吗?老板笑了笑说,这就是找一乐,谁会在上面说真话,我当时很费解这种行为。

    在今天看来,这种情况是Web2.0之前的互联网的一个特点:用户与用户之间很少有实质性的情感与行为交流,不易形成社会化关系。如果今天那个“丢本女孩”的寻人启事发生在那个年代,最大的可能性是被一群网友围骂,然后无人问津。而今天的互联网已经进入社会化网络时代,网友与网友之间通过社区、博客、SNS等工具在行为和情感上形成了如面对面一般实质性的交流和沟通。网友们的身份不再是虚拟的、不固定的、抽象残缺的,而是用社会学中“人”的定义可以描述的。网友们的行为也不再是孤立的,而是可以对其它网友、整个互联网甚至网络以外的个人和社会产生影响的。

    虽然以前我也曾经看到过类似的寻人启事,但从未关注过其过程与最后的结果。但对于这个“丢本女孩”寻人启事我决定继续关注下去,并从互联网传播角度作出解读。也请大家能继续关注我的后续文章。最后附上enochwei发布的寻人启事地址http://t.sohu.com/u/8631183,有能提供线索者也请多多帮助,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0-07-05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