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13, 2013

首先你看懂标题了吗?

对于片段化阅读,我想在互联网上混的各位多少还是了解的,毕竟很多互联网企业,很多个人对于如何利用碎片化时间都有相当深刻的感悟。在这我就稍微的“班下门,弄下斧”,献丑了。

对于碎片化阅读,最初开始于哪里,我没有研究过。只凭生活经验所知,也许是来自于电视中广告。这种感受在小的时候尤为强烈。你想啊,动画片马上就要到高潮了,卡的一声,画面一变,妹的!!插播了一条广告!?这种郁闷感和无力感是多么强烈!!但是现在对于这种插来插去的广告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了,换句话说,已经开始习惯于这种碎片化的信息接收。

到了后来,感觉就是博客之类的在引导,但这个效果并不是太好。尤其对于我这种对于电子产品白痴一样的“选手”,几乎是没有影响的。但是后来的微博确实是对碎片化阅读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当然不得不提的是,这股不可阻挡的洪流,跟我们现有国家的,种种搞笑的,意识形态的制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里也就是稍微点一句。

不过微博这类专注于碎片化时间利用的产品,也确实导致了些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可能就是碎片化思维。碎片化思维定义可以自行查找。其导致的问题有很多细小的门类,其中有一个是导致思维能力的弱化。这点我觉得可以说说。

从前一直有着对于书呆子的评价,比如某某某是个两脚书柜,说的就是个书呆子。那么书呆子和读书人的差别在哪里呢?从初中课本中得知,答案在于思辨,这么多年,我深以为然。所以对于读书或是阅读而言,重要的不是读,而是读后的思辨。那么问题就来了,你碎片化阅读导致了碎片化的思维,而碎片化的思维让人的思辨能力变弱了,那么我干嘛要去读你!?我难道是傻吗!?

是的,挺傻的。

至少那些做产品的是这么认为的。这也正是我对于许多产品心存鄙夷的原因,当然这于文章无关。

事实上碎片化的阅读还是能带来好处的,最大的收益体现在——可以了解以往绝对不可能知道的信息,而此信息即可能是了解此领域的一个重要的开端。都说万事开头难,从这一点看,互联网确实是降低了学习和交流的门槛。

我下面要说的是,导致了碎片化思维的两个原因——即是碎片化小结和“成品文字”。

面对碎片化的阅读,因为篇幅和本身的内容所限(比如我这篇文字),我们所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结论。以及一个又一个的小结。那么随着这些小结的不断累积,会导致对于思考过程本身的不耐烦,进而会不断的强化“文章=小结”的二元论断,所以思维的弱化就由此而产生。(非小说)

当然另一方面,由于文章本身的封装性,使读者在面对的所有的成品时都感觉是“完美的”,比如“凤头,猪肚,豹尾,事物的两面性,平衡性”等文章结构,以至于我们很少会见到一些“半成品的文字”或者你可以说是“具有个性的文字”。而“半成品文字”个人认为是有助于思考的,那么在此一点,也就降低了思辨的可能性。

当然这些结论未必正确,还需方家自行选取吸收。

Tags: ,,,,.

在金庸的小说中令人记忆深刻的人物有很多,其中不能不提的就是扫地僧。扫地僧这个角色我首先是从97tv版天龙八部上看到的,当时除了心道厉害厉害之外,便没有其他的想法。不过当时扫地僧的一些对话,令我感觉很有意思,因为记不得了,所以我也就对着视频抄录一番。

鸠摩智说,“有什么证据!!”

扫地僧说,“我还记得,你第一天偷看的经书,就是无相劫指。萧居士学偷学的,就是伏魔杖法。慕容居士偷学的就是般若金刚掌,两位凭着你们自己的聪明才智,日夕苦练,的确达至勇猛精进这四个字。但是老夫当时知道你们从此入魔,未免你们越陷越深,所以老僧故意在两本典籍旁边放了一本法华经,希望两位可以参悟佛法,化解戾气,可惜两位都视而不见。”

但是扫地僧和阅读有什么关系呢?

请见:

扫地僧说,“我在你们读的《伏魔杖法》和《般若金刚掌》旁边放了一本《法华经》,希望你们能够以此化解戾气。”

这是什么?这是一种配套阅读

扫地僧把武功和佛经联系起来,为的是让人学习的代价会更小。因为后面的视频有提到,说,“七十二门绝技需要相应的佛法才能化解,否则就很容易走火入魔。”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这联系所带来的价值。那么这种价值在哪里能够体现最深呢?自然是教育行业。

但目前就我所知,线下的教育行业,多以忽悠人为主,其所具有的价值已经从“很水”到“水的不能再水”的地步,连基础尚没有打好,那联系所产生的价值自然是更不用提了。因此“无奈”之下只得将眼光看到了线上,但到了线上一看,你会发现,那浩如烟海的公开课虽然各各令人惊艳,但是几乎绝大部分还是用一种专业来区分,或是以学校来区分。而真正以视频间观点来区分的,以视频间内容做区分的却几乎没有。

不禁呜呼哉,这些山珍美味竟然被当成萝卜青菜来做,难怪有种食之无味的感觉。既然无人可做,那么只能自己去淘,可这淘的过程初期虽好,但时间长了终究有些浪费时间。所以无奈摇头,挠挠屁股,在这留下个预测,我估摸未来能够在在线教育领域拔得头筹的公司,必定是对这种联系有着密切思考的公司。看看几年之后能否猜中。。。

Tags: ,,.
05月 9, 2013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听过数据挖掘这个词,后来在生物信息课上再次听到。

那时老师兴高采烈的说,未来一定是生物信息学的天下,因为数据实在是太多了。

我信以为然,但是后来在不断的接触相关信息的时候,发现还是有些出入,如此一来便有说说的必要。

当时老师的看法是这样的。

对于原本的世界,生物数据是很少的,而且获取非常的麻烦,所以那个时候大家总是在做实验,希望能够多弄出点数据。但是现在不同了,数据成几何般的增长。做实验本身便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运用数据做分析。就好像现在画进化树的方案虽然有很多种,但依旧没有全是对的,所以将来一定是生物信息学的天下。

这话听起来挺对的,也让我一度燃起熊熊的信息挖掘之心。但是想一想之后又有很多的问题,首要的一点就是,如何确定它人信息的真实性,毕竟只有建立在真实数据的基础上,那么所作出的分析才是有价值的。而如何的确定它人信息的真实性,这恐怕是个世界级的难题。

其次数据样本的需求,若是一个人做某一偏门的研究(比如我们的海洋生物研究,海洋生物的研究由于其独特的生长环境,使得确定某一类型的模式生物成为一种困难,导致最常见的就是,一个生物一个生物的研究。),他所面对的数据源就显得小的多了。所以对于个例而言,他的数据依旧是少的,依旧不是想像中的几何般增长。那么这导致,依旧还是要做实验。同时如果融入了首要的信息,就会导致由于数据不够大,使得个例在样本的比重偏大,分析的数据具有更多一步的不确定性。

最次,数据的逻辑先后问题。有时候在做数据的时候会遇到这个问题,究竟是应该先找数据,然后做结论。还是先找结论做数据。从生物的本能上讲,人是倾向于后者,从理性的角度上讲则应该偏向于前者。对于这两者历史上的讨论并不少,简单的说。前者容易陷入自我的偏见,但是却也可能是爆炸革命的契机。而后者则虽然显得有些亦步亦趋,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渐进革命。如果说到it,那么前者应该是乔布斯的iPhone ipad之类,而后者则是现在所说的微创新。

而结论是什么呢?没有结论,因为对我而言,其实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所以我还得多在书本和生活中学学,还得多了解了解。这应该也算是个结论吧。

Tags: ,,.
05月 8, 2013

既然我认为普通人皆有可能成为传媒中的创造者,那么好事者必然死死追会问道,“如何才能办到?”。若是我说不出来,恐怕要被好顿冷嘲热讽。冷嘲热讽我倒是不在意,毕竟洒家的脸皮远非常人的厚度,但正巧也知道些,所以说说。

我原本是个毫无性格的人,主要源于,我曾经想当个旁观者。旁观者这个称谓是九型人格中的说法,若是按照古代的说法则是隐士。中国古代的名隐士多非真正的隐士,因为若是真的想当个隐士,那便消停的在那里呆着,别去总是关注朝野中的大事小情,因为放不下是隐士的原罪。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干了。我又打算变回一个普通人。结果发现,挺难的。所以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咏叹,“啊,天底下最难的事情,便是做个普通人。”

为什么?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变。常年的应试教育加上我面对任何事情都主动的规避的隐士思想,让我看起来就像个呆瓜,当然实际上也就是个呆瓜。就以这样的基础来看今天,觉得还算满意。而回忆起来,确实有几个说法,感觉对我有挺大的帮助。虽然这种帮助在回忆中未免会有美化的嫌疑,但凑活看吧,要什么自行车啊。

我相信一定有人会说,看,这孙子肯定会说《一万小时定律》,但我偏不。虽然我确实也没有看过这本书,只是略微的了解并体悟这一万小时定律的内核。我要说的是个儒家的思想,具体我还忘记了,但翻译过来就是:人的天性自有其形,而人在保持自己天性的同时,加上不懈的努力,便可以成为一个独特的普通人。

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就好比是在我头脑里开了一场工业革命,在脑袋里成千上万的小人儿推着小车,卖力的奔跑着。那站在台子上的包工头呼哧嘿呦的叫喊着,前方已经凝结成一坨翔一样的思想,被慢慢凿开,舒展出其原有的姿态。这种自在感,在努力观察学习思考中潜移默化的成为了现实。

然后就是罗素的“force on the fact”——“焦点事实”这句话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这是在看视频的时候听到的。事实上这个说法,让我脱离了原本嘈杂的“百家之言”,回归到科学的基础上来。这点的重要性绝对不比上面的说法差,尤其对于一个理性思维的人而言,更是如此。毕竟我见到了太多的人,在名为“科学”的道路上陷入了自我循环的怪圈。

再然后呢?没有然后了。下次有机会再说。

Tags: ,.

今天也不知道写些什么,到知乎上转了一圈,诶?好多人在说自媒体,正巧,我前些天也弄了个微信平台,或许可以说一说。

在知乎上,我先看了看排名第一的@罗振宇所说的话,按照老湿的话说,在瞬间亮瞎了我这24k金狗眼之后,被深深的震撼了。

待缓过神来,我就开始通过名字来搜索一些他关于自媒体的话。

这一搜不要紧,我又再次的被亮瞎了眼,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扶着墙角缓缓坐下。在我仔细琢磨之后,觉得或许值得说的东西还挺多,这样我也就慢慢的说。

首先是罗先生关于知乎的回答。

我不说他,对于“魅力人格体”之类的定义问题。我也不说他,对于“自媒体的价值枢纽是人格魅力”“上下左右”这种凭空产生的依据在哪里。我只想问一句,当你在回答自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的区别的时候,你把普通人放在哪里?

在我仔仔细细的看完一遍之后发现,没有!!

只有在你“鄙视”的传统媒体中稍微有所提及,而且还是在我看来略有贬义的词——受众。当然若是这时候就下论断就显得有些不理智,所以我又查了查罗振宇的相关演讲整理稿《我如何守着<罗辑思维>“等包养”》。

在这个演讲中,当我看普通人在哪里的时候。我发现,不错,有人了。但当我再仔细读的时候,却发现,在字里行间普通人的位置原来只有一个——付费。

这时候就应该脱鞋骂娘了!!

因为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媒体之所以称之为自媒体,原来只是为了收费,可是这样,又与一场“劣质的”话聊有什么区别呢?

如此来看自媒体大概是与我没什么关系了。

可是当我追本溯源的时候,才发现,事情貌似不是这个样子的。

「自媒体」的概念源自哪里?

从这个链接中我们知道,所谓的自媒体,更多的是否决了原本“广播的”信息传播方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平等的“互播”的交流方式。这其中普通人的作用被放大,他们不再是一个看客,而成为新闻的参与者,甚至是创造者,这是自媒体的重点,也是普通人在这互联网的世界中所处的位置。

于是乎,网络成为了全世界的海德广场,每个人都能够拿来一个免费的肥皂箱,站在上面,发表属于他自己的演讲,而站在演讲台下的普通人,亦没有因此而处于一个“卑微”的地位,反而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去正面的询问一些根本不可能了解的知识或是故事。

这,让我心安了不少。

我曾经讲过一个例子,说在传统中国人眼中只有杂兵和英雄(付钱者和魅力人格体),而没有普普通通的人。对于罗先生的眼中可能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世界,但在我们的眼中,其实应该看到的更多。

之前写到一半的时候,我陷入了一个大坑中,终于慢慢的爬了出来,整体看起来虽然最后还是收住了,但我不是太满意,但好在接下来有些想法了,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应该都会有,只是会更晚。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