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4日
文教首页 | 焦点 | 时讯 | 视线 | 人物 | 资源 | 远程教育专题



美国管理技术大学(UMT)推出IT和MBA项目管理课程网络教育!

过去的教授和现在的教授有何不同?

网大首页 > 文教 > 正文   2005-6-17 10:49:56   网大
 

    从现在的教授贬值说起

    眼下谈起大学教授这个“高等学校中职别最高的教师”的社会声望,显然是个沉重的话题。新华社主办的《瞭望》周刊曾刊登一篇题为《“教授”贬值为哪般》的文章〔1〕,称“教授满街走”已是中国高校教授成堆的写照。该文举例说:1927年时的南京大学(时称第四大学)没有一位教授,即使如美国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吴有训博士、哈佛大学毕业的竺可桢博士、法国国家科学院毕业的严济慈博士,也都只聘为副教授;而现在南京大学的教授已达千多人;故该文还引用这个学校一位博士生导师不久前对学生说的话:“别称我教授,现在的教授一分钱能买好几个。”对此,季羡林先生也曾说过:“如今不管是谁,只要能在北大谋一个教书的位子,就能评上教授。而在七八十年前,连鲁迅、梁漱溟这样的大学者在北大也只能被聘为‘讲师’。”

    说现在的大学教授“一分钱能买好几个”,过于偏颇,我不太同意。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作为自己耳闻目睹的一种理性观察和实际接触,我一直相信,不很合格的教授毕竟是少数,多数教授、尤其是那些身为白丁的“纯教授”,其行为价值的取向仍属于置身学问并埋头苦干的“脊梁”一类,且当中不少人顶住了“官”念和外来高薪的种种诱惑而坚守住自己对学术本位的诉求,他们的贡献率无论如何都对得起国家给他们的俸禄。但近些年来,大学教授贬值成为人们共识性的话语,也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为什么过去的大学教授“望之如神仙中人”(季羡林先生语),而现在的教授却如此“沦落”,反差的致因值得探究。谢泳先生认为:“过去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2〕不过,今日中国重点大学校园内所谓“五步撞一教授,十步撞一博导,五十步撞一院士”的现象〔3〕,只是从“教授通货膨胀”的角度,论证当下教授贬值的一个原因;而真正导致教授身份危机的核心原因,恐怕还是指今日教授的精神气质和专业水准较之过去的教授,在社会权威、信任度等方面的“正面得分”明显偏低,这使我萌生了写这篇“比较研究方向”文章的动机。

    其实,探讨教授的精神气质和学术水准的内涵,不需要用很多学理语言进行归纳描述。概而言之,一句话即可:专业能力与公共能力兼容并包,是教授身份同行认可和社会认可的坐标。因为,教授的精神气质和学术水准具有相互关联的两极张力。前者指教授作为知识分子社会良知的代表人物,所应该具备的社会责任意识;后者指教授的专业能力。马克思·韦伯指出,一个学者要想赢得社会的认同感,“无论就其表面和本质而言,个人只有通过最彻底的专业化,才有可能具备信心在知识领域取得一些完美的成就”〔4〕。

    教授的精神气质也可理解为是其形成自己专业能力所必须具备的“人格品质”。当这种人格品质面向公共社会领域时,能够展示其揭示、分析公共问题所蕴含的专业内涵,同时以大众知悉的表述方式介入公共话语。一定意义上讲,教授社会权威地位的支撑点,不仅要看他们是否是专业规范的立法者,还要看他们能否跨越其专业领域,并在专业与公共之间寻找一个自然融合的关联点,直接或间接地成为公共规范的立法者、护法者,从而解释生活、申诉正义、张扬民主,履行教授的社会责任。如金岳霖先生所言,中国惟有依靠学者,并用“这种人去监督政治,才有大力量,才有大进步,他们自身本来不是政客,所以不至于被政府利用。有这样一种优秀分子,或一个团体,费几十年的功夫,监督政府,改造社会,中国的事,或者不至于无望”〔5〕。为实现这个目标,他提了几点希望:希望知识分子首先能成为“独立进款”的人,也就是靠自己的学问吃饭,不依附于任何权贵势力,而实现自己的独立人格。他说:“我开剃头店的进款比交通部秘书的进款独立多了,所以与其做官,不如开剃头店,与其在部里拍马,不如在水果摊子上唱歌。”希望知识分子不要做官,也就是“不做政客,不把官当成职业的意思”。希望知识分子“不发财,如果把发财当作目的,自己变作一个折扣的机器,同时对于没有意味的人,要极力敷衍”。希望知识分子能有一个“独立的环境”,要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受聘担任浙江大学客座教授 [2005-6-15]
  • 教授3年发表82篇论文 学术明星还是学术泡沫 [2005-6-10]
  • 女生指控教授性交易后续 [2005-6-10]
  • 女生自曝与教授发生性关系得到考研试题和答案 [2005-6-9]
  • 剑桥教授:选专业比选学校重要 [2005-5-30]
  • 北大 请你毋忘大学之大 [2005-4-21]
  • 同济首推教学专职教授 主要精力就是给本科生上课 [2005-4-20]
  • 为北大陈瑞华教授说句话 [2005-4-20]
  • 江苏酝酿逐步打破“教授终身制”试行教授聘用制 [2005-4-14]
  • 北大教授被指侮辱自考生 称他们混吃混喝蹭课听 [2005-4-14]
  •  



     
     
    Copyright (C) 1999-2005 NETBIG.COM (CHIN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玩魔兽给自己最大的感觉是“体验”,之前玩传奇的感觉是“投入”,本想经历过玩传奇的疯狂后,对网游会是一种畏怕的心理,害怕自己又会沉浸入去,从而一直对网游有说不出的抗拒。玩魔兽好大程度是因为身边的朋友的提及,奇怪的是一些本以为不会玩网游的朋友对魔兽评价总是不低也不高(一种可以接受的态度),而一种喜爱玩网游的朋友倒感受不出如同玩其它游戏的疯狂,为什么呢?从而自己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了这个网游。

    进入游戏后的感觉就是人少,相比传奇一个城中有近百人的盛况,这儿的人的确少,试玩了一会儿,有一些了解,但仿佛仍什么头绪,就退出了。

    再和朋友聊,谈谈感受,原来他们最初时也会如此,评价为上手复杂。

    回去再玩,发现越是细细看游戏中的说明文字,对上手帮助越大,而且每一次加深了解都会面对更多的问题,如地图、操纵等….. 但这种探索性的游戏,对我而且会随着时间增加,集中力就会减低,这次游戏玩到1个小时自己又退出了(又是因为有个点无头绪)。

    再找朋友聊天,又会有些发现,回去再试,又会新问题,让你又停住,这个时间我发现这其实称得上是一个好游戏了。无存档,无修改,虽要投入,但并不单一,关键还在于游戏本向拒绝单一(连续的为升级打怪会自己降低效率)

    有了这个理解后,对这个游戏的投入或许不会少,但这并不为枯燥,因为你不缺乏交流,不缺乏思考,不缺乏尝试,不知道这是不是作者的初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