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04日

2006年来了,相信在一段时间内,填写日期时还会不时习惯地填写上2005。2005虽然过去,但留下的东西并不能一挥即走,今天基于昨天,明天源自今天,06年编写的故事将会依赖于今天的表现,让大家在06年的第一天工作中默许一愿:“新年新进步”

2005年12月31日

今天是2005年的最后一天了,在桌面上的是《GOOGLE成功的七堂课》一书,感觉上从昨天看到这书后,人才会有些醒觉的感觉,上班、工作时才会有些思考着自己应该做什么的念头。细细回想,仿佛每一天都过得不错,但值得流下来回味的东西却并不多,是因为生活已经程式化还是因为人已经走入了一个见怪不怪的自以为是的程面呢?这样一想,真是太可怕了,在之前自己一直为摆脱这样的状态而努力去读书、思考,虽然坚持下来有成绩的不多,但总以为自己在是走一条正确的路,没想到一年结束之日,再度反思之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种状态下生活了颇为长一段时间了。

我不是在追求天天精彩,但我在寻求一种能有沉淀下来的生活,不再是一年结束之时,回思得到的是又一次遗憾。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05年06月24日
文教首页 | 焦点 | 时讯 | 视线 | 人物 | 资源 | 远程教育专题



美国管理技术大学(UMT)推出IT和MBA项目管理课程网络教育!

过去的教授和现在的教授有何不同?

网大首页 > 文教 > 正文   2005-6-17 10:49:56   网大
 

    从现在的教授贬值说起

    眼下谈起大学教授这个“高等学校中职别最高的教师”的社会声望,显然是个沉重的话题。新华社主办的《瞭望》周刊曾刊登一篇题为《“教授”贬值为哪般》的文章〔1〕,称“教授满街走”已是中国高校教授成堆的写照。该文举例说:1927年时的南京大学(时称第四大学)没有一位教授,即使如美国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吴有训博士、哈佛大学毕业的竺可桢博士、法国国家科学院毕业的严济慈博士,也都只聘为副教授;而现在南京大学的教授已达千多人;故该文还引用这个学校一位博士生导师不久前对学生说的话:“别称我教授,现在的教授一分钱能买好几个。”对此,季羡林先生也曾说过:“如今不管是谁,只要能在北大谋一个教书的位子,就能评上教授。而在七八十年前,连鲁迅、梁漱溟这样的大学者在北大也只能被聘为‘讲师’。”

    说现在的大学教授“一分钱能买好几个”,过于偏颇,我不太同意。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作为自己耳闻目睹的一种理性观察和实际接触,我一直相信,不很合格的教授毕竟是少数,多数教授、尤其是那些身为白丁的“纯教授”,其行为价值的取向仍属于置身学问并埋头苦干的“脊梁”一类,且当中不少人顶住了“官”念和外来高薪的种种诱惑而坚守住自己对学术本位的诉求,他们的贡献率无论如何都对得起国家给他们的俸禄。但近些年来,大学教授贬值成为人们共识性的话语,也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为什么过去的大学教授“望之如神仙中人”(季羡林先生语),而现在的教授却如此“沦落”,反差的致因值得探究。谢泳先生认为:“过去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2〕不过,今日中国重点大学校园内所谓“五步撞一教授,十步撞一博导,五十步撞一院士”的现象〔3〕,只是从“教授通货膨胀”的角度,论证当下教授贬值的一个原因;而真正导致教授身份危机的核心原因,恐怕还是指今日教授的精神气质和专业水准较之过去的教授,在社会权威、信任度等方面的“正面得分”明显偏低,这使我萌生了写这篇“比较研究方向”文章的动机。

    其实,探讨教授的精神气质和学术水准的内涵,不需要用很多学理语言进行归纳描述。概而言之,一句话即可:专业能力与公共能力兼容并包,是教授身份同行认可和社会认可的坐标。因为,教授的精神气质和学术水准具有相互关联的两极张力。前者指教授作为知识分子社会良知的代表人物,所应该具备的社会责任意识;后者指教授的专业能力。马克思·韦伯指出,一个学者要想赢得社会的认同感,“无论就其表面和本质而言,个人只有通过最彻底的专业化,才有可能具备信心在知识领域取得一些完美的成就”〔4〕。

    教授的精神气质也可理解为是其形成自己专业能力所必须具备的“人格品质”。当这种人格品质面向公共社会领域时,能够展示其揭示、分析公共问题所蕴含的专业内涵,同时以大众知悉的表述方式介入公共话语。一定意义上讲,教授社会权威地位的支撑点,不仅要看他们是否是专业规范的立法者,还要看他们能否跨越其专业领域,并在专业与公共之间寻找一个自然融合的关联点,直接或间接地成为公共规范的立法者、护法者,从而解释生活、申诉正义、张扬民主,履行教授的社会责任。如金岳霖先生所言,中国惟有依靠学者,并用“这种人去监督政治,才有大力量,才有大进步,他们自身本来不是政客,所以不至于被政府利用。有这样一种优秀分子,或一个团体,费几十年的功夫,监督政府,改造社会,中国的事,或者不至于无望”〔5〕。为实现这个目标,他提了几点希望:希望知识分子首先能成为“独立进款”的人,也就是靠自己的学问吃饭,不依附于任何权贵势力,而实现自己的独立人格。他说:“我开剃头店的进款比交通部秘书的进款独立多了,所以与其做官,不如开剃头店,与其在部里拍马,不如在水果摊子上唱歌。”希望知识分子不要做官,也就是“不做政客,不把官当成职业的意思”。希望知识分子“不发财,如果把发财当作目的,自己变作一个折扣的机器,同时对于没有意味的人,要极力敷衍”。希望知识分子能有一个“独立的环境”,要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受聘担任浙江大学客座教授 [2005-6-15]
  • 教授3年发表82篇论文 学术明星还是学术泡沫 [2005-6-10]
  • 女生指控教授性交易后续 [2005-6-10]
  • 女生自曝与教授发生性关系得到考研试题和答案 [2005-6-9]
  • 剑桥教授:选专业比选学校重要 [2005-5-30]
  • 北大 请你毋忘大学之大 [2005-4-21]
  • 同济首推教学专职教授 主要精力就是给本科生上课 [2005-4-20]
  • 为北大陈瑞华教授说句话 [2005-4-20]
  • 江苏酝酿逐步打破“教授终身制”试行教授聘用制 [2005-4-14]
  • 北大教授被指侮辱自考生 称他们混吃混喝蹭课听 [2005-4-14]
  •  



     
     
    Copyright (C) 1999-2005 NETBIG.COM (CHIN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玩魔兽给自己最大的感觉是“体验”,之前玩传奇的感觉是“投入”,本想经历过玩传奇的疯狂后,对网游会是一种畏怕的心理,害怕自己又会沉浸入去,从而一直对网游有说不出的抗拒。玩魔兽好大程度是因为身边的朋友的提及,奇怪的是一些本以为不会玩网游的朋友对魔兽评价总是不低也不高(一种可以接受的态度),而一种喜爱玩网游的朋友倒感受不出如同玩其它游戏的疯狂,为什么呢?从而自己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了这个网游。

    进入游戏后的感觉就是人少,相比传奇一个城中有近百人的盛况,这儿的人的确少,试玩了一会儿,有一些了解,但仿佛仍什么头绪,就退出了。

    再和朋友聊,谈谈感受,原来他们最初时也会如此,评价为上手复杂。

    回去再玩,发现越是细细看游戏中的说明文字,对上手帮助越大,而且每一次加深了解都会面对更多的问题,如地图、操纵等….. 但这种探索性的游戏,对我而且会随着时间增加,集中力就会减低,这次游戏玩到1个小时自己又退出了(又是因为有个点无头绪)。

    再找朋友聊天,又会有些发现,回去再试,又会新问题,让你又停住,这个时间我发现这其实称得上是一个好游戏了。无存档,无修改,虽要投入,但并不单一,关键还在于游戏本向拒绝单一(连续的为升级打怪会自己降低效率)

    有了这个理解后,对这个游戏的投入或许不会少,但这并不为枯燥,因为你不缺乏交流,不缺乏思考,不缺乏尝试,不知道这是不是作者的初衷呢?

    2005年04月07日

    前段时间的装修房子已经花费了不少¥,不过还是对自己一直在学英语而无法达到和人自由沟通的境界而苦闷,因而看到灵格风的招生又触动了心中的那一个梦,但费用问题肯定是一个需考虑的重要因素,而且交费后自己是否又真去坚持呢?应该怎样去选择?

    2005年04月04日

    单位组织去扫墓,从开始接到通知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这次活动对于自己而言是一次寻觅,是一次回忆。

    在手机中听到要安排人去扫墓时,从通知人的语气就感觉到对这次活动对组织者、参与者都可能是形式为主,这勾起自己小学时曾为一次扫墓活动,准备讲稿,准备纸花而彻夜不眠的投入………..  在应允参加后,我就开始期盼今天的来临,期盼一个纯真的回忆,我真的好期盼…..

    从集中,上车,集队,进场,奏国歌,听讲话,默哀,鞠躬,献花圈一切程序依旧,但气氛却不尽相同,首先是自己能想到的远无小时候面对纪念碑时敬畏之心和向往学习之心,取而代之的是观察旁边之人态度的心,自己回忆之心。

    却不知,在自己努力寻回幼时的回忆之时,失去的却正是那份专注。

    2005年04月01日

    研究生的全国分数线出来了,虽然一直对自己说,未能过所报学校的分数线,就算可以调剂也不会去考虑,但事实上是离全国的最低A线还差了一分。虽然结果是一样,仍把报读研究生的希望留至下年,不过心情上而言仿佛又受了一次打击。

    不过要都要学会自我释放,在努力后,想起之前教车师傅讲的一句话,就算不合格也要用大比分地不合格,这样才划算一些,呵呵,在这一笑话前,仿佛我的差一分还是显得那么不值,不过心情倒是好多了。

    人或许就是这样,换个角度想下,就会快乐好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