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孤独的IPO之旅



  虽然Google引领了在线搜索商务运作,但是公司别具一格的IPO运作方式却没有感染其他公司采用相同的荷兰式拍卖上市。


  Google完成初始上市已经有三个多月,对于进入股票市场泰然处之的Google来说股票的走势也一直令人满意。但是直到目前,即将进行IPO的各界公司仍然选择传统上市方式通过投资银行承销商出售股票,而没有跟风Google的拍卖方式。


  现在我们很难定论说Google的IPO是失败的,因为至少它为公司带来了16.5亿美元现金资产。观察家认为此次募股并没有应公司内部人士所期望的那样顺利进行,初始股价也没有达到Google在IPO文件中所预期的股票发售价格范围。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Google的成功源于他的简约风格,而他的IPO却是如此的不简单,”电子书“Investing in IPOs”的作者,Oceanus Value Fund联合经理Tom Taulli说道。


  今年年初当Google宣布将采用荷兰拍卖方式发行IPO时,这个决定震惊了华尔街的各界人士。在荷兰式拍卖方式中,交易开始之前任何投资者都可以对股票进行竞价。而传统的上市股票定价方式则是由投资银行承销商以及参与发售股票的银行客户来决定股价。


  在这一非正统的、拍卖方式的IPO开始之后的数月,Google的股票走势强有力的证明了专家们的担心,甚至它自己发出的投资风险警告都是多余的。


  最初,市场人士担心由于人们过分关注Google上市,再加上Google家喻户晓的知名度可能会导致估价过高。Google也向潜在股东们发出谨慎操作的警告。Google在IPO说明书中警告“赢家诅咒”的可能性的发生,即成功竞标者可能会遭到投资出现大幅下跌的可能。


  以上种种担心都没有发生,而实际上事情恰恰相反。Google获得了比预期稍高的投标股价,最终成功竞标者以$85每股获得Google股票。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股票一度飙升至$201,周一回落到$174左右。


  而那些毫不犹豫成功地竞拍下Google股票的投资者则及时的抓住机会大赚了一笔。如此的快速得到收益不禁令人回想起网络繁荣时期的情形。另一部分对IPO袖手旁观的市场观察人士不得不重新审视对拍卖上市的先前观念。
“理论上,荷兰式拍卖应该能够有效的得出价格水平,也应该在IPO之后没落下去。但是事情的发展完全相反,”Taulli说。Google发行IPO之际,Taulli曾建议投资者静观拍卖的形势,然后当股票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上开始交易时买进股票。但是Google股票并没有如他所预想的那样在第一天交易出现下跌,反而成功的上涨$15。


  虽然Google的上市顺利之极,但是并没有如美国WR Hambrecht&Co. 投资银行所鼓吹的那样Google的成功经验会股东其他上市公司采用荷兰式拍卖方式,跟进Google的上市路线。


  “我们已经察觉到来自这方面的咨询数量大大增加,我认为这是因为人们意识到拍卖是一种比较好的系统的缘故。”WR Hambrecht发言人Sharon Smith说道。目前排上日程的IPO公司还没有表示要采用拍卖方式的,同时Smith拒绝透露对拍卖方式上市感兴趣的公司。


  在Google之前,最后一个采用荷兰式拍卖方式发行IPO的美国公司是New River Pharmaceuticals(NRPH),自从八月份上市以来其股价已经几乎翻了一番。在这之前是一批中小型公司采用拍卖方式上市,包括Peet’s Coffee(PEET),Salon(SALN)及Overstock.com(OSTK)。


  大多数公司选择了投标建档,填写投资银行承销商保证IPO股票购买者权益的传统的股票分配表格的方式。


  反对投标建档的批评人士认为这种方式使得投资银行得以通过压低股票价格帮助持有前IPO股票的客户(当然也是银行的主要客户)在上市交易的第一天股票上涨之际取得超额收益。公司虽然上市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股票以低于市值的价格被IPO前投资者购买。


  赞成拍卖上市的人士认为拍卖的好处在于由于多有对其感兴趣的投资者都可以参与竞价,因此上市公司能够得到符合实际的股价评价。


  但是Taulli认为Google上市案例中非同寻常的成功是有一定因素促成的。第一,拍卖程序与众不同且复杂之极。在Google的股票投标过程中并不是每个经纪人投标,而是规定投资者必须首先注册得到一个投标认证码,然后在某个经纪人处参与投标。因此许多经纪人规定投资者必须有一定的资产基础才能参与投标,Taulli说。


  Google股票在十月末出现大幅增长,这与Google宣布公司上市以来第一次财报结果有关。Google的财季报告结果显示公司收入远远高于业界预期水平,从而大大刺激股票价格的上升。


  但是也有人士包括对Google搜索业务看好的人士认为交易首日发布的$85的初始价格太高了。The IPO Decision: Why and How Companies Go Public作者Jason Draho认为即使是$165的水平或者目前的任何交易价格都高的离谱。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