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0日

【玛雅】因为我相信你 寒风呼啸而过,厚厚的绒毛不能阻挡,冷风一丝一丝地啃噬着我的身体,望着灿烂的极光,我迷茫的回忆,终止在杰瑞上飞机前…

他抱着我的身子,亲吻我的额头.他的嘴唇冰冷,但我却触碰到了他滚烫的泪,那一秒,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没想到,我们会遭遇这一切…

老杰克还是没有和我们一起走,他说他想守着自己的岗位,等杰瑞回来.我也不想离去,但身为领头犬,我别无选择.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他一起等,因为杰瑞说过:我发誓,我会回来.那一句话,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

已经40多天了,希望越来越渺茫,杰瑞真的会回来么…会么…会么…我暴怒地打断自己的思维,我怎么可以怀疑杰瑞,他留下的那句话,难道还有我置疑的余地么…

杜威的死,让杜鲁门深深受伤了,他那悲寂的嚎叫几乎要让我落泪,但我没有哭,我是首领,我不会软弱.我大声地告诉他们:杰瑞会回来,请支持下去.他们坚定的眼神和我一样,杰瑞,快些回来吧!

Max终于归队了,但我的腿也受了重伤.添着温热的血液,我想起了以前杰瑞为我包扎伤口时的样子,心疼,担心…想到这里,我不禁微笑起来.杰瑞,在赶来的路上对不对…杰瑞,我们如此勇敢,请快些回来!Max年纪还太小,将队伍交给他我还是会有些担心,可我已经没有了领头的能力,我只想安静地等你回来,杰瑞,回来吧,我们都在等你!

冷…寒冷侵蚀着我的身子.厚厚的雪层让我窒息,Max趴着我的身边,他眼里的害怕我知道,我哽咽着说:Max,带领好大家,等着杰瑞接你们回去…Max的眼里都是泪水,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深信着杰瑞,他是好样的!我安静的闭上了眼睛,眼前是杰瑞微笑的脸,抱歉,杰瑞,我没有勇敢地等你回来…

脸上好湿呵…又是Max这个调皮的家伙在往我脸上流口水吗…我疲倦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是…杰瑞么…杰瑞么?!我惊慌地想起身,想好好看看170多天没有见过的杰瑞,但瑞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又坐了下来,我一声不响的坐在他面前,杰瑞,你终于来了么…终于来了么…眼泪在他脸上疯狂的蔓延,他激动得几乎不能说话,只是在喃喃:玛雅,我的好姑娘!你是好样的!我开心地笑了,杰瑞,见到你真好,我以为我再没有机会了呢…我安静地趴在他怀里,我觉得从他体内涌出来的,浓浓的幸福让我好舒服…真像一个梦啊…我沉沉睡去… 【Max】暗夜后的黎明 我的名字叫Max,给我起名字的,是一个名叫杰瑞的年轻人,他有着坚毅的面容和宽厚的肩膀,他总是喜欢微笑着看着我,说着,Max,你会成为最棒的!而每每这个时候,领头犬玛雅总是淡淡地看着我们,眼角偶尔闪过一丝担忧.当是的我还太小,我只有1岁,我不明白他们对我,是一种什么样的期望,直到,那个博士的来临,或者说,直到灾难的来临. 南极的温度总是不给人幻想的余地,我把身体埋在雪地里,明天就要出发了吧,玛雅说是莫尔本山,我还没有去仔细看过呢!微微的兴奋在我的血液里撞击,我眨了眨清亮的眼睛,缩进了雪窝. 当我全力奔跑着的时候,我兴奋的全身每一丝肌肉都紧绷起来,呵呵~我开心的笑着,风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肆意地奔跑着~呵呵!呵呵! 停下!Max停下!杰瑞拼命的呼喊声突然把我拉回了现实,恩?怎么了? 大家狼狈地站成一排,老杰克微微瘸着腿,玛雅愤怒地看着我,我突然发现,我偏离了道路,是我,才这样的么… 心情沮丧的我,漫不经心地跑着,老杰克有点担忧地看着我,我微微地叹着气,玛雅回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哎…犯了错以后玛雅总是这样…真是的! 眼前的一切让我傻了眼,博士半个身子陷在冰窟里,他的脸色发蓝,我的呼吸几近停止,天啊,这可怎么办? 在我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的时候,杰瑞已经为玛雅缠上了绳子.玛雅,要去做什么呢?! 看着玛雅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步子,我才体会到了几乎要窒息的感觉,玛雅!小心啊!玛雅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突然停了下来,杰瑞在她身后拼命地喊着:好姑娘,相信我!玛雅听到这句话,又奋力前进着.是啊,无论何时,玛雅永远都是队伍里最忠诚杰瑞的,但这种忠诚也让我深深地不解,为什么要这样忠诚? 当绳子终于套进了博士的身子,我和其他狗儿们奋力狂奔起来的时候,我的眼泪几乎摇摇欲坠,玛雅没事呢,太好了.我回头去看玛雅,她的身子在一片雪原中毫发毕现,充满了一股王者之风,第一次,我对她心悦诚服. 回到基地,我发现事情并没有很简单地结束,杰瑞的手指发黑,而博士陷入了昏迷,我隐隐地预感着,要发生些什么了… 果然,杰瑞他们开始收拾物品,很快,他们走到了飞机边.我用力挣脱了链子,走到杰瑞身边,仰起脑袋看着他.也是第一次,杰瑞没有和我玩耍,他吻着我的额头,把我栓回了链子,他最后的一次回眸,让我瞬间感到前所未有的黑暗,杰瑞!你要走了么?回来么?!我疯狂的吼叫起来. 玛雅慢慢走到他身边,他捧起玛雅的脸,带着哽咽地说:好姑娘,我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玛雅安静地看着他,表情仿佛是千年不化的寒冰,但那双清澈的眼睛里,还是让我看到了隐隐的担忧…玛雅,到底是什么事? 5天了,我沉默地计算着时间,时而会起来吼叫几声,可是其他的狗狗们经常在沉睡,他们是在等着杰瑞发回来吧,我知道我不该例外,但我敏感地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那面蓝色的旗子让风刮跑了,我迅速地挣脱了链子,追着它跑过去,当我终于衔着旗子回来时,大家都挣脱了链子,看着站在老杰克身边的玛雅. 玛雅温柔地添着老杰克,慢慢地劝说着他,可是老杰克只是静静地望着她.那一秒,我看到玛雅眼睛里有晶莹地水光,玛雅,是哭了么? 玛雅探身去咬老杰克的链子,老杰克躲闪了一下,仍然淡淡地看着玛雅,玛雅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急速地转身,其他狗狗们跟着玛雅迅速离开,我看了老杰克一眼后,连忙赶了上去. 玛雅,为什么留下老捷克?玛雅,他会饿死的!玛雅,我们回去救他啊!玛雅,玛雅!我疯狂地对着玛雅吼叫,玛雅却淡然地看着远处.玛雅,原来你是这样的!我恨恨地想着. 远处是一群海鸥. 我可以听见大家咽口水的声音,但却没有任何一个走出队伍,大家只是静静地看着玛雅.玛雅沉默了一会,做出了判断:全面进攻,由她进行驱赶,其他狗狗负责追逐.很快,别的狗狗散开准备出击,我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玛雅. 玛雅的眼睛里已经有了隐隐地怒火,我更像个无赖一样坐到了地上,玛雅没有多看我一眼,跑了下去追逐海鸥.那个瞬间,我心里闪过一丝难过,就像一个想要恶作剧的小孩计划失败了一样,我颓然地看着玛雅和其他狗狗们. 几乎是全胜,很多很多的海鸥躺在面前,谁也没有吃,依然是望着玛雅. 玛雅叼过一只开始吃起来,别的狗狗才开始吃起来.我凑到玛雅的身边,像以前一样想要吃她的食物,突然,她像我呲开了牙齿. 她脸上骇人的表情吓了我一跳,我惊悚地跳开,玛雅,竟然用这种方式惩罚我?!我闷闷不乐地凑近了小个子身旁,他安静地吃着,毫不介意我在分享他的食物,总算,我没有挨饿. 【OLD JACK】一直在等待 依然是那么冷的清晨,和往常一样,抖下身上的积雪,开始新的一天,JERRY,那熟悉的呼唤,陪伴了我服役的10年,我深深眷恋着这片土地,以及爱我的人们,还有我生死相依的兄弟。 耳边传来飞机的轰鸣,又有新的任务了吧,心里有那么一丝兴奋,访客们带着许多许多的行李,可是看JERRY的表情,这次任务好象非同寻常,夜深了,JERRY在牌桌上和他们谈论着什么,他好象很不乐意,很不开心,JERRY,你怎么了,每次和我们一起出去探路,你不是一直充满笑容么,怎么今天,难道。。。。 我们要出发了,带上了厚重的行李,那个博士和JERRY一起去,还有他那些冰冷的器材,好象对他们很重要,JERRY在和博士介绍我的时候,眼里总有很多的鼓励和赞许,这是我在这里流汗所得到的最满意的回报。 出发了,这些东西好象蛮重,年轻的伙伴们,加油啊!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任务了,10年了,就这样过去,许多许多的回忆突然涌上心头。 不对,怎么叫停了,前面的路好象很危险,JERRY叫MAYA带队,并且改变了队型,JERRY,怎么下来了,他一直在前面探路,好象真的危险,MAYA带领我们从另外一边走,MAX,你干什么,不!!!! 是冰缝,加油啊大家,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客人,我们能行。 危险终于过去了,好累啊,脚都一直在发麻,JERRY替所有的同伴检查他们的状况,看的出来,疲劳的我们让他看起来很心疼,JERRY,我们是最棒的,没事,相信我们。 JERRY和博士去了那么久,天气好象又变了许多,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我有不好的预感…… 他们终于回来了,好象很高兴,我们要回家了,我的最后一次任务就这样过去了…… 啊……博士,他掉进了水里,MAYA,加油,他的生死就在你手中,MAYA,棒极了,你做到了,你救了他,可是天气更糟糕了,快,我们得回去,JERRY,坐好了,MAYA,你带领同伴,冲吧! JERRY快不行了,大家努力,MAYA,我们的骄傲,加油!我看见基地了,看见了,我们到了,JERRY回头对我们大喊:“都是好样的!。”我为我们感到自豪。 恩?怎么了,要走了嘛,为什么把我们栓那么紧,JERRY,你们要去哪?如果不能全部带上,至少也带上他们呀,MAX还小,MAYA那么优秀,还有…… 飞机飞了,JERRY丢下了我们,不对,他和MAYA说过,一定会回来,我相信我的主人,一定要等他回来。 好饿,同伴们好象有点沮丧,MAYA你觉的呢,他们会回来么,MAX,你安静点,BUCK,你去哪,旗子飞了,快!那是我们的骄傲,一定要追回来,MAX,站住,不要轻易离开,怎么……大家都挣脱了,去寻找食物,MAYA?不,我不走,我要等他们回来,你们还年轻,去寻找你们的生路吧,这里是我的家,我的一切,MAYA,请不要流泪,我为这里工作了10年,没有主人的命令,我不能离开,MAYA,你是最棒的,你能带领他们活下去,我相信你,MAYA,再见,希望不是永别。 好安静啊,JERRY,你在想我么,你还记得我么,怀念暖暖的帐篷,JERRY摸着我的头:“OLD JACK,加油,你很棒。” 每次出行:“OLD JACK,加油,好样的。” 怀念我们在排桌上一起游戏,JERRY和伙伴们一起探路。 我的意识,在渐渐消失,耳边是轰轰的声音,是JERRY回来了么,难道是暴风雪,不……JERRY,你一定在回来的路上,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