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8月, 2005

自勉

星期三, 08月 31st, 2005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苏轼《留侯论》

今有大事发生

星期五, 08月 26th, 2005

刘今天结婚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到今天才告诉我。刘终究还是留在了老家那个小县城里,一直认为她还有更广阔的天地可以闯,还有更大的抱负可以去施展,这么些年来,看到她也一直在努力逃离某种牢笼,终于,还是留了下来。唉,人的命运有时就是这么宿命,拼命的去挣脱某种束缚,却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后还是无法摆脱;有时又是那么偶然,本想暂时歇息的地方,一旦停留就成了永久的归宿。真的希望他能给她 她要的幸福。祝福他们^_^

华丽转身——写给张靓颖(ZZ)

星期日, 08月 21st, 2005

上周末第一次看超女,就被zly的高贵气质、唱歌时的那份沉醉所打动,总想写点什么,人懒,文笔也一般,就ZZ了^_^

华丽转身——写给张靓颖(ZZ)

        知道超级女声,大概是源自蒙牛广告中酸酸甜甜的张含韵,当时觉得这个妞儿还算正,就顺便了解到她是去年超女的第三。对这个节目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或恶感。
  
  直到我听到了张靓颖。
  
  在这里我不想堆砌诸如天籁之类的词藻来盛赞她的声音和技巧。我想说,她的声音,是让我感动的。因为我总能感受得到她的情绪在随乐音跌宕,我喜欢淹没在她的情绪里。
  
  更喜欢的是看她唱歌,黑楠说对了半句话,靓颖是一个很适合唱Live的歌手。我无意贬低何洁宇春的煽情,也无意否认笔畅和纪敏佳的唱功,毕竟在台下,有人喜欢李纹,有人喜欢王菲,也有人喜欢齐豫。不过相比其他,我更喜欢靓颖的沉醉,完完全全的沉醉,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能让听者感觉得到她的全情投入,而心跳也会随着她的声音而澎湃——她在台上不是用情,而是用心在唱,也需要台下的我们用心倾听。任何外在,仿佛一霎那消失,只剩下撩动心弦的声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的歌才可以左右她自己的情绪,她才会对自己的发挥失常如此敏感,她给自己树了一座不可逾越的标杆,标杆的名字就是张靓颖。如果可能,我希望去看她的演唱会,我希望安静的看她在追光灯下唱歌,然后被她的歌打动。我记得她说过,她爱一曲终了后的短暂安静胜过排山倒海的掌声与喝彩。
  
  听了很久的歌,也曾有过一班同样喜欢音乐的朋友。那是段让人怀念的日子,那也是靓颖如今在校园里正在经历的日子。还记得有那样一个不算漂亮的女生,她的歌也可以让我们喜欢和感动,我们甚至觉得她是为舞台而生的。朋友和我说,一次他们一干人去到海边沙滩,那女生唱了my heart will go on,曲终后众人皆屏息,只听得到潮水的声音,这时R君指天大呼:那有一架飞机!一时传为笑谈。我相信或多或少,或早或晚,每个人都会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她的声音感动了你的青葱岁月,以至于多年以后在音乐响起的时候,依旧可以记得当时的那些事那些人,不但没有模糊,反而愈加清晰。我羡慕靓颖身边的同学,真的,她的歌,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保存住这段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再次被新鲜的开启。
  
  如果仅仅从这个角度上,我想我并不会写这些东西来表达我对她的喜欢。
  
  难得的是,从她身上,我不仅看到了钻的耀眼,更看到石的坚硬。
  
  也许用文人来打比方会容易些,相对于西方的文人,中国的文人实在是有些奇怪的,文品与人品可以出奇的不同,以至于可以上八卦版的头条。近期的不提,郭沫若和柳亚子堪称典范,在学术上他们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在为人上,他们却不那么的冠冕堂皇,甚至是有些自我轻贱的。此事无关秦皇汉武,恐怕是很多人自身的功名思想才造成了九儒十丐的排名,毕竟文人也要吃饭,不为五斗米折腰只能是个崇高理想。
  泰斗与文痞,万世巨星与戏子,常常只有一线之隔。
  
  靓颖让我切实感觉到了她的高贵。
  
  她的不妥协,她的不迷信权威,她对音乐的理性与执著,会让一部分人不舒服,也会让一部分人更喜欢她。
  
  毕竟在这个圆滑的商业社会,她的棱角会让很多人回忆起久违了的年少轻狂。
  
  应该说她并不是一个很擅长,或者很喜欢讨好主办方,评委以至大众的选手,感觉,是一点点的坚定,一点点的矜持。
  
  直到她在那次访谈节目中骄傲的说出了“我需要的是你们的耳朵”,我为这句呐喊而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歌者。
  
  有太长一段时间了,我们一直在讨论包装,却忽视了港台的乐坛原本就有黄沾,林夕,罗大佑这样毕生执著于音乐的人,而job和career,是有本质的不同的。而规避文化的断层与积累来空谈包装,成品只能是装点娱乐版八卦的花瓶,好好的一道清蒸石斑,被做成了油炸鸡翅,如董文华的一曲《漫步人生路》
  
  我相信靓颖,如果她决定,她是会把音乐当作career的人。
  
  如果从纪敏佳的演唱中,黑楠可以读得到大将之风的话,从靓颖的身上,我看到的是王者之气。
  
  但我不知道,这种王者之气,如果进入娱乐圈,她可以保持多久。
  
  即使大牌如王菲,也是做了若干年的王靖雯之后,才有机会去Bjork,去the Cranberries,去拒绝口水歌的。今天的她已可以淡淡的评价自己的《将爱》:这是一张可听性比较强的专辑。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可惜靓颖不是王菲,大概也遇不到杨明煌和张亚东。
  
  更可惜的是她的实力,如果她签约,作为一个刚刚出道的歌手,不能说是绝后,但恐怕是空前了。
  
  她国际化,她喜欢英文歌,但唱片公司要到哪里去找MC或是CA的班底帮她写歌,替她制作?
  
  第一张就是翻唱专辑,这也许是大多数歌手的最大悲哀。
  
  如果要出中文专辑,也许八十年代的滚石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很难想象没有了杜可风和张叔平,王家卫的电影会变成什么调调?
  
  没有一个强大制作班底的优秀歌手,前途同样难以想象。
  
  而她在骨子里,又是那样一个不甘妥协的人,像极了勃朗蒂笔下的Jane。
  
  其实不管她以后怎样,能不能出唱片,有没有机会出现在2008的北京奥运,都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在2005年,这个溽热的夏天,因为她有了不同。
  
  会有很多人,被她的声音感动。
  
  会有很多人,会因为她的坚持想起心中几乎消散的那朵梦想。
  
  应该感谢湖南卫视,是你们让我知道了在成都,有这样一个平凡而高贵的歌者,即使你们真的如传闻中的不厚。
  
  应该感谢张靓颖,谢谢你给我的感动,也谢谢你在之前,在今天,在以后感动我的每一首歌。
  
  曲终以后,一片寂静当中,希望可以看到你在舞台上的华丽转身,然后从容谢幕。

第一次触碰到来自西藏的东东

星期日, 08月 21st, 2005

昨天拿到了秋在西藏托朋友带给我的礼物:一个化妆盒、一个小牛头,都是牦牛骨雕^_^。今天又收到了秋西行的第四张明信片,是在拉萨寄出的,她还在继续西行,我简直妒忌了。“什么时候,咱们一起走在路上?”唉,我还要继续煎熬……

学书往事

星期四, 08月 18th, 2005

敲键盘的时间愈来愈多,握笔的时间愈来愈少,看着自己的字越写越难看。忆当年学书岁月,诸多往事上心头。大三暑假在xi宿舍,她拿出师父写的几个字(“生当做人杰”),说是师父扔掉的,她觉得写得很好就拣了回来收藏。其实这样的事我也干过不少,不过那时都是偷偷干的,还不好意思告诉旁人,现在跟人说起,倒是很坦然了,甚至觉得可贵。想起那段时光,学书练字还真是很用心,见同学字写得好的,软磨硬泡请他们帮抄笔记、抄歌词等等,下来再反复看反复临摹,也拣过他们扔掉的草稿。那时曾让妈妈问她同事的小孩借过几次课本,那仁兄的字写得极好,当时很喜欢,于是他在那些课本上写的每一个字都被我临摹过。那段珍贵的岁月,为何一去不复返了?

秋到中甸了

星期三, 08月 3rd, 2005

秋这次的云南西藏青海自助之旅,实在羡煞我也,不过我怕是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去做这样的旅行了:(。

许多年后,我是否还有这样的浪漫与激情?

星期三, 08月 3rd, 2005

这些天,脑海里经常浮现出一幅画面:万人广场上,一位老人家陪着他坐轮椅的老伴同一群年轻人一起看球赛。这是2001年9月7日十强赛时,在五一广场大屏幕前我看到的一幅画面,虽然当时被比赛占据着所有的情绪,但仍难忘这一幕,感动于这一幕。那时,我就在想:许多年后,我是否还有这样的浪漫与激情?工作这些年,我的激情一天天在减少,我的梦想一天天被遗忘,我的棱角一天天被磨圆,每天下班后就觉得很累,什么都不想干,似乎职业病已缠上身,是自己已经不会享受生活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