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06

最近反复听的一首歌

星期一, 02月 27th, 2006

在春节时的一个晚会上听胡佳唱起,便喜欢上了。

林俊杰 《美人鱼》

我在沙滩划个圆圈
属于我俩安逸世界
不用和别人连线
我不管你来自深渊
也不在乎身上的鳞片
爱情能超越一切
只要你在我身边
所有蜚语流言完全视而不见
请不要匆匆一面一转身就沉入海平线
传说中你为爱甘心被搁浅
我也可以为你
潜入海里面
怎么忍心断绝
忘记我不变的誓言
我眼泪断了线
现实里有了我对你的眷恋
我愿意化作雕像
等你出现
再见再也不见
心碎了飘荡在海边
你抬头就看见

不随便牵手,更不随便放手

星期一, 02月 27th, 2006

“爱一个人,要了解也要开解;要道歉也要道谢;要认错也要改错;要体贴也要体谅;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宽容而不是纵容;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问而不是质问;是倾诉而不是控诉;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是为对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对方诸多要求。可以浪漫,但不要浪费,不要随便牵手,更不要随便放手。”

                                                                                          --《读者》2006.5

未来的未来

星期六, 02月 18th, 2006

自从接下这个项目,感觉自己每天都处于一种忧心忡忡、惶恐不安的状态中,这三个月来,一路跌跌撞撞走过,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多少次从梦里惊醒,多少个无眠痛苦的长夜……很多个瞬间,觉得自己熬不下去了,但又很不甘就这样放弃。一个项目就把我搞成这样???

自己到底是经验不足,一个文档被打回来无数次,做个项目经理不容易啊!那天回来泄气极了,同时又很忧虑,发完牢骚,冷静下来,还是觉得,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和麻烦,不管有怎样的工作量,都要把这个项目熬出来。否则怎对得起自己这几个月的付出?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如今的制度对我们是越来越不利,离开的同事也接连不断,我想离开这里的念头从未如此强烈过。可我能去哪里?每每想要离开,就觉得自己还没挣够离开的资本,可要待到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足够自信的离开?每每想要离开,就问自己:我到底想要怎样的生活?我到底想要怎样的工作?快乐的工作,诗意的生活?可怎样的生活才是诗意的?怎样的工作才是快乐的?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每天正常上下班,周末出去逛逛而已吗?就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了吗?似乎不想动了,也没有好的去处。这些问题一直想不清楚,对未来一直迷茫,刚毕业时的想法与现在已相去太远,似乎自己已不能吃苦了。突然体味到一朋友常说起的王小波的一句话:一切正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

唉,自勉一下:怎么样的生活,无法停止我心中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