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05日

众小龙随即反诘说:“你为利益众生需用如意宝,岂不想我们大海中亦有众多众生,为何偏要将能带来利益之如意宝只让你拿去?”大布施闻言反驳说:“大海中众生尽管也属众生,但绝无贫穷痛苦之忧;而瞻部洲众生因穷困所致,为财富不惜互相损害、造作十不善业。如此一来,他们死后必堕地狱诸恶趣中。故我才生大悲心,要用此如意宝满足瞻洲众生所愿。”

——《释迦摩尼广记》

“大海中众生尽管也属众生,但绝无贫穷痛苦之忧;而瞻部洲众生因穷困所致,为财富不惜互相损害、造作十不善业。如此一来,他们死后必堕地狱诸恶趣中。故我才生大悲心,要用此如意宝满足瞻洲众生所愿。”大布施的这一段话,在现今看来有别样的理解,海中众生意喻生活无忧的富人,衣食无忧,却舍不得自己手中派不上用场的如意宝,甚至用卑鄙的手段盗取。而瞻部洲众生意指贫苦大众,还要在为温饱担忧,为了财富,不惜“互相损害、造作十不善业”,也即当前社会的种种“不安定因素”。一方面,富人们在享受着优越的物质文化条件的同时,抱怨社会治安状况,抱怨外来务工人员对城市面貌的消极影响;另一方面,那些所谓的“弱势群体”在城市中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劳动、青春、尊严,甚至生命,而得到的或者还未得到的是与付出不成正比的收入,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中,留下了他们多少春秋的挥汗如雨。“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虽然说是社会分工不同,但是只是分工不同么?难道没有阶级的不同,甚至对立?不知道深居龙宫的那些富人们有没有想过回报给这个社会一些财富,回报给这些人们一些温暖,毕竟我们是一个民族,毕竟共同富裕的目的可以达到和谐社会的远景。在抱怨社会的时候,难道我们只能想到运用暴力机关的暴力和所谓执法机关的法律来达到我们的目的么?佛说大慈悲拥有最大的法力,为什么不尝试着用些慈悲来面对我们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