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3日

he has his net meeting everyday.
there is a paper marrage.

2004年11月22日

他走的时候,地铁的门吱吱呀呀的关上。
我坐在门边的椅子上,地铁里顿时空无一人。

他冷冷得说我不爱你了。
然后,猫咪无奈的蹲在门外。
猫儿轻轻地哭泣。

夜的冷漠,绿色的眼睛,泪在蓝的夜色中,女人的眼泪是珍珠,一颗一颗。
黄色的房间里的白色的百合花,猫儿蜷在蓝色的大床的一角。
他冷酷的说,我不爱你了。
猫儿注定是流浪的猫儿。
在黑色的大街上游荡,在没有方向的地铁里穿巡。

然后他一直保持沉默。
猫儿也一直保持沉默。
猫儿在地铁里,穿巡,迷失方向。

2004年11月21日

晚上的时候,在地铁里迷路了。
我蹲在地铁里曲曲弯弯的通道里,看着眼前晃动的人的脚,没有力气站立。
听见,广播里喊,复兴门到了。
我知道我在哪儿了。
记起来,我是从东面坐地铁过来,要去西面的。
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突然被自己弄丢了。
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就丢掉了所有的希望和未来?
地铁的门,吱吱哑哑关上了。我一个人坐在靠门边的位置上。地铁里空无一人。
我惊恐的在下一次停车的时候逃出了列车。
我尝试回去。可是我迷路了。

四月的时候。给自己买了雪糕。在地铁里在这个城市穿巡时,不知道自己可以有什么。
手机在地铁里的信号,等待它在有信号的时候会突然响起。
一次都没有。
还是在地铁里迷路了。把自己丢了,把他也丢了。
四月大风。躲在地铁里。

七月大雨。
淹没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尘土。和成泥水。肮脏。
他在电话里坚持我不爱他,他坚持。
土象金牛座,他坚持,我无法改变。
我在另一个下着大雨的城市。雾蒙蒙的大雨中,他在电话里坚持我不爱他。
我哭了。和着大雨哭了。
ich liebe dich.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需要为自己找一个出口,他的出口在地铁的右面,所以他坚持我不爱他。
我的出口在哪里?


复兴门。
我又一次在地铁里迷路。被丢弃在地铁里猫咪。

我意外的在地铁里收到了mi的短信。
好像是我先发出的。不记得了。
这个意外同于我和mi的相识。
后来,mi说他看我第一眼,看见了我的peri一样的眼睛,就爱上我了。

一个男人的疼爱,像父亲一样。
我只是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吃着他为我做好的早餐。
然后,他告诉我,他爱我。

2004年11月14日

转眼之间,头发长了又要剪。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冬天。

写了好多字的,转眼之间,掉了。
写那些字的情绪也就一起掉了。转眼之间,什么都不痛。
哭的,喊的,累的。

转眼之间,一年。
离开的。永远离开。
离开这一年间,来来去去,好多的相遇和分离。
那条油腻的街上的男孩子女孩子,依旧很多人。
那家小铺子摆着的白桌子,椅子,红油的田螺和河蚌,鲜亮亮。
想的起来的,不会忘记。

哭起来的时候,会知道,都离开了,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止住哭泣。
哭完了,继续活。离开了,继续活。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如果还有悲伤,让风吹散它。北京的风很大的。吹散了我头发,吹散我的悲伤。
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曾经有一个有羊的村子。每次哭泣的时候,就会背起旧adidas,逃过去。
村子被生活给拆了,没有人知道。它悄悄的拆的,村子没有了,羊儿流离失所。
我找不到我的村子。
哭泣的时候,只有残酷的悲伤。
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安安静静的活着。一个男人的疼爱,象父亲一样。
其实也不过是残酷的悲伤。是悲伤以后的方式。
转眼之间,活过来,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