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头发长了又要剪。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冬天。

写了好多字的,转眼之间,掉了。
写那些字的情绪也就一起掉了。转眼之间,什么都不痛。
哭的,喊的,累的。

转眼之间,一年。
离开的。永远离开。
离开这一年间,来来去去,好多的相遇和分离。
那条油腻的街上的男孩子女孩子,依旧很多人。
那家小铺子摆着的白桌子,椅子,红油的田螺和河蚌,鲜亮亮。
想的起来的,不会忘记。

哭起来的时候,会知道,都离开了,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止住哭泣。
哭完了,继续活。离开了,继续活。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如果还有悲伤,让风吹散它。北京的风很大的。吹散了我头发,吹散我的悲伤。
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曾经有一个有羊的村子。每次哭泣的时候,就会背起旧adidas,逃过去。
村子被生活给拆了,没有人知道。它悄悄的拆的,村子没有了,羊儿流离失所。
我找不到我的村子。
哭泣的时候,只有残酷的悲伤。
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安安静静的活着。一个男人的疼爱,象父亲一样。
其实也不过是残酷的悲伤。是悲伤以后的方式。
转眼之间,活过来,一切都是简单的残酷。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