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3日

那些日子已经遗失了。但是我不想忘记。

晚上的时候,在地铁里迷路了。
我蹲在地铁里曲曲弯弯的通道里,看着眼前晃动的人的脚,没有力气站立。
听见,广播里喊,复兴门到了。
我知道我在哪儿了。
记起来,我是从东面坐地铁过来,要去西面的。
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突然被自己弄丢了。
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就丢掉了所有的希望和未来?
地铁的门,吱吱哑哑关上了。我一个人坐在靠门边的位置上。地铁里空无一人。
我惊恐的在下一次停车的时候逃出了列车。
我尝试回去。可是我迷路了。

四月的时候。给自己买了雪糕。在地铁里在这个城市穿巡时,不知道自己可以有什么。
手机在地铁里的信号,等待它在有信号的时候会突然响起。
一次都没有。
还是在地铁里迷路了。把自己丢了,把他也丢了。
四月大风。躲在地铁里。

七月大雨。
淹没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尘土。和成泥水。肮脏。
他在电话里坚持我不爱他,他坚持。
土象金牛座,他坚持,我无法改变。
我在另一个下着大雨的城市。雾蒙蒙的大雨中,他在电话里坚持我不爱他。
我哭了。和着大雨哭了。
ich liebe dich.
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需要为自己找一个出口,他的出口在地铁的右面,所以他坚持我不爱他。
我的出口在哪里?


复兴门。
我又一次在地铁里迷路。被丢弃在地铁里猫咪。

我意外的在地铁里收到了mi的短信。
好像是我先发出的。不记得了。
这个意外同于我和mi的相识。
后来,mi说他看我第一眼,看见了我的peri一样的眼睛,就爱上我了。

一个男人的疼爱,像父亲一样。
我只是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吃着他为我做好的早餐。
然后,他告诉我,他爱我。


背了旧的addidas,脏了。姑姑说,包面上的浅浅的印渍洗不掉了。

突然想到,包包已经好多年。拉链上的扣环早已扯坏,尸首都找不着。

想起来他。

背了包包去的大海边,在一个不够温暖的季节。小石头,大石头,海水在夜晚的时候,柔软得能够裹住身体,悄悄的入睡。

偎在海的身边,包包是我的枕头。

在这以后,深蓝色的夜,总是会有海水和着小石头大石头的声音。柔软的,眼泪就轻轻的温柔而落。

村子里的羊儿,包包装过给他们拍照的相机。他们记得包包咧嘴笑。染上了些些的黄土,印渍留下。

包包装了练习的本子,英语书。化妆的胭脂,写字的笔。

包包装载了所有的委屈和悲伤。牵着我逃亡。

每一次,逃向有羊的村子。

包包是他的妈妈的礼物。尔后就是我的行囊。

开始他以为我需要,在有羊的村子疗伤。我背起他的包包。

后来他知道我需要,学会一个人坚强。我背起我的包包。

包包的印渍,是我的记忆的渗透。

小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