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28日

回来一月。日日在家,已经熬到了北京阳光灿烂的时候。也是有好处的,睡睡吃吃,养的白白胖胖。在阳光下面的时候,可以享受光束穿透皮肤的快感。 日过三杆,无声的手机闪着紫色的光蹦蹦跳跳起来。看了消息,我也从床上蹦起来。晚上有活动。洗漱梳洗,收拾打扮。我就鲜活过来。晚上聚的人,数年未见。 见了,无非是人样。较以往之,却大为不同。我们都长大了。 丫丫越来越漂亮,身段浑圆,性格依旧火爆。我们相见时,心里的那份刻意的生疏,不知不觉被时间淡化处理了。也许也是被这场聚会的欢乐给掩盖了。但是,我们依旧没有正面的说一句话。只是,远远的望见对方时,在眼睛里给一个善的微笑。我吃着丫丫点的菜。心里想着,都过去了,她也会这么想吧。 刚落了大家一年,未脱的学生气和着骨子里的倔强,迟迟无法融入大家的谈话。他坐在我旁边,还是喜欢不经意的用眼睛斜斜的瞟我一眼。他问我,你怎么不说话。 程程坐在我的正对面,面前堆了好些酒瓶子。他的深蓝色的眼睛,掩映在绿色的酒瓶子中间,我看不清楚。他们叫他杨总,因为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了。我看见他的眼睛,总是预言又止的样子。我笑笑回复他的问题。我说我很好。 觥筹交错之间。我知道静去了花旗,旭考了中山,飞在一家日本公司。光阴流逝之间。我感觉我坐在一群精英中。 餐毕饭后。程程送我回家。一路欲说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