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5日

四月大风天,刮了两日的沙。结束了。没有过渡的,大家都知道。然后就热了。

街上的美女越来越多了,常常驻足观望。那些被风吹的摇摇曳曳的裙摆,还有被风摇落的桃花的花瓣,轻飘飘的。你就知道,这个季节有多么美好了。

那天,在街上走。每日,都走从南到北的那一条路,去到中间的楼里上班。这路直直的通向北面。只是,从来不知道楼的北面的路上,是个什么样子。不像小的时候了,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就是这样的,磨着磨着的,眼睛里就没有光彩了。下午茶的时候,去了路的北面取文件,那一树一树的桃花,顿时迷了眼。过了桃花,就是白色的樱花。北京的风被阳光说服,也陶醉得一起和花儿温柔。粉的桃花,白的樱花,一起摇啊摇舞啊舞的,就觉得自己像公主一样。小时候的心情就出来了。内心还是柔软的。

 

在日昌拿了猪肝粥的外买,喜欢那只薄薄的盒子,洗干净,一直留着。想不到,这几日,常常用它带午饭到公司吃。眼睛大大的,但是肚子小小的,就是猫儿的作派,装了许多,却总是吃不掉。和花园里的猫儿不一样,他们常常饿肚子。买的鹅肝,再不消灭,就坏了。分了给花园里的猫儿吃。他们常常聚在楼前角落里的一家窗户前,三三两两。一只白色的和一只黑色的常常见到。我过去,白色的猫儿就跑了。他总是怕我的。我把鹅肝摊开放在花圃的台阶上,黑色的猫儿纵身跃下窗台,却没有直奔过去。只是抬头看着我。就是那样的看着。棕色的眼睛里,晶晶亮亮。我也看着他,轻轻的微笑。这样的看了恍若一个人生的长短。他低下头,缓步走到鹅肝前,吃了起来。

 

好多猫儿在流浪。在城市里的楼里,只是在内在外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