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亲爱的静静:

这封答应你,给你写的信,被我忘记在了冰箱里的玻璃瓶里。

原谅我的疏忽大意,这样你等了一个北京的秋天,才能收到。

那天窗外的鸽子扑哧扑哧的振翅而过,我才想起窗边的冰箱里的瓶中的信。

好像很久了,我没有见你。在你的伦敦的照片里,我好喜欢你站在街上戴着衣服上的兜帽双手插在荷包里那张。

其实看不太清你的脸,但是你的眼神却能穿透照片。

 

猪一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整个夏天蔓延至冬季。我和mi常常坐在沙发的两头各自干着各自的事,偶尔同时转头过来, 相视一眼,两人就会开口大笑。我们常常说,we are like an old couple.

渐渐的,这样的生活,变得甜腻而满足。我的腰围和脸蛋渐渐被遗忘。

你是知道的,一旦一个男人能看见你早上起来蓬乱的样子还甜蜜的亲吻你时,其他的遮掩都无效了。

刚刚给琳打了电话,她现在变得独立坚强。言辞中常常会出现“我觉得”,“你应该”的字眼。

以前我总是觉得她太缺乏一个人生活的经历了。这时她的所有体会蜂拥而来,就开始数落我的腐败的生活,我全盘接受了她的所有建议。

我何尝不懂得保护自己,一直以来。

呵呵,我只是提前进入了家庭生活。

我一直以为无欲无求,凡心事也不会来纠缠。

我只是担心一些不可抗拒的了力量又一次破坏生活的美好。

 

你的字,婉转的唱起一些愁绪。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写字了。]

那些异乡的生活,总是被憧憬的地浪漫而精致,小说一样的细节充斥在24小时中。其实我不能体会你的辛苦。

最近电视台在播韩国的连续剧,等不来一天两集的磨蹭速度,买了压缩盘来看的。是一个在巴黎的浪漫故事,灰姑娘和王子,完美的结局。那些异乡的美丽,能让你快乐吧,期望你也有一个美好的故事。

 

乱其八糟的写了好多。

下班了,不写了,你好好的保重。

有空给我说你和他的故事,也是一个传奇。

 

琬棋

     31/10/05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