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摔倒在地铁里了。从环线转1号线的楼梯上,乒鈴乓郎的摔下去,只听得身边有些低低地惊呼,就天昏地暗了。
居然摔倒了,可能是因为那双该死的高跟鞋,那细细的跟尖实在太难在湍流的人群里面站稳。那一下子,疼痛马上从身体与楼梯磕碰过的地方袭来,仍凭淑女形象被肆意的毁坏,我站不起来了,趴在地上。
我只是低着头,感受到那些疼痛,迅速的估计了一下伤势,应该没有伤到骨头,我还年轻。只是怎么都站不起来。恍惚间,胳膊被一只手架了起来,这只手一直在用力的把我往上扯。我顺势扶住身边的栏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那只手说,慢点,听起来是个父亲辈的人。我没有勇气抬头看他,太狼狈了,只是用力的说谢谢。拖着弯不了的右膝盖,继续赶路。
站在地铁列车里的时候,疼痛还是一阵一阵的。我低头想想刚才的惊险,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干脆坐在那里大哭,其实眼泪已经拥上来了的。我只是一心想着快站起来,还要赶路。

想来有一些悲凉,这不是一种坚强,而是生活教给我们的习惯。摔倒了的时候,一心只想站起来,然后把继续自己淹没在湍急的人流里,继续赶路。

周末的时候,mi过生日了。给他准备了漂亮的生日礼物,准备了蛋糕。他好开心,但是还是在不停的感叹自己又老了一岁,如同我在一月以前过生日时的感叹。他即将会获得一份报酬丰盛的工作,他开始筹划怎么花掉这笔钱。然后我们谈到了梦想。他说他想要飞翔,而我?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梦想。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必须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梦想。


今天是立冬,北京的冬天真正来了,这个头开得一点也不好,我居然摔了一跤。我很介意。真的。
公司的事情已经非常混乱,我每天上班都迟到,一如上学时。

我希望自己能忙碌起来,为一件我愿意去忙碌的事。
也许是梦想。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