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0日

买了一套《sex and the city》,然后把一个看起来很晴朗的周末都消磨在了电视机前面 了

看到第三季的时候,我不可避免的被编剧气的在沙发上大叫起来。怎么可以让这些女人变

得这么愚蠢了?这才第三季呢!!!

这四个看起来魅力,时尚,小中产的女人,在第三季中的表现让人无可忍受。咋一看是被

身边的男人搞得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渐渐我看明白真正搞乱生活的正是她们自己,因为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然后我问自己我要什么呢?我知不知道?

我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们都接受了新鲜的知识,我们都有一份维生的工作,我们都懂

得思考。

我一如每天在地铁里见到的若干美女一样,我想我知道我要什么,一个稳定的温暖的家。

这个念头,在混乱的不能自我的年代时,就已经根生地固了。

我追随了这个平实朴素的念头,并一直为其努力着,即便这需要我收起对待稳定温暖的坦

诚和善良。

我要认真的追随下去。

远在伦敦的闺蜜,突然在北京时间的上午10点上线,问我可不可以和她说说话。这种句子

一出来,马上就宣告着听者要做好心理准备。


过年以前,西洋的圣诞节,她和他才甜甜蜜蜜的飞回国,然后一起回到大洋彼岸,开始一

年新的打拼。哪里知道,在农历的中国新年的时候,新的开始确实结束了旧的过往,但是

是一个痛苦的开始。


如同小说里面的情节,他回国来那一趟,居然是一个“家族阴谋”。他见过了家人安排的

他即将迎娶的某某官员的女儿,并将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再次回国完婚,然后两人一同回到

伦敦。


而这一切,与她无关。甚至,他连知情权也剥夺了。她的女人的直觉和爱让她得知了一切

,在大年三十的夜里,两个身在异乡的恋人,面对一段已经知道结果的相守,抱头痛哭。

男人此时显得无比的软弱,他唯一能给的承诺是在剩下来的时间好好爱她。


女人的勇敢此时美丽得发光,她居然同意,然后开始痛苦的煎熬。


我以为我在看一个70年美女作家的新小说。只是我看到,她在屏幕上打出“我求他,让我

见见他的母亲,我说:我会乖,我会服侍她的”我仿佛置身她声泪俱下的场景,鼻子一酸

,眼泪已经掉下来。


这样的话都说出来,女人的勇气有多么的伟大,而男人只能这样了,无论这一切是真的还是一

个借口。


问她要不要我打过去。她说不用,自己已经泣不成声,无法说话。


这一段不知道要多么久才可以成为过往,不再纠缠。希望不要给她留下“心口疼”这样的

后遗症。我祈祷了。

我们真的知道我们要什么?


闺密的BLOG里时常透露出的小女人的温馨已经没有了,我知道她也是期望一个温暖的有爱

人的大屋子的女人,可以坐在厨房的大桌子写字画画,摆满自己漂亮的杯子。


她知道自己的要什么的,但是她的他,左右不了自己到底要什么。

我在洋的这一头,也已经哭出声音了。我知道,MI只离开了一个星期。那个WEEK里,我只

有一种感觉,就是身体上被轰了一个大洞。每天带着大洞生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我们要一个家有爱人的,我们爱的

《SIX AND THE CITY》还好只看到第三季,慢慢看下去,期望着女人们的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