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昨天,mi 很严肃的和我讨论我把我的照片放在博上的问题

他还尝试着把《no bra 和 short hair》用google的翻译功能,看了一下

他最大的疑惑是,把这些私人的东西放在网上的“居心”何在?

我当即表示理解与不理解

我完全理解mi的嫉妒之心。天蝎座的人占有欲极强。他不分享任何,包括生活。

我们一起的生活,被我若有若无的放在了互联网上,被他人分享。这种忘记穿bra的事情,这种私密的的事情 。关键是,我的生活被分享了。他承认,这是Jealous 。

我的不理解是,写blog是千百万中国人每天都在干的事情。有人在上面写日记,有人在上面脱衣服,有人在上面大声骂人,有人还用它打架。而mi居然完全不知道。

关于最近由“博”而生的种种,包括:

名人博客打架事件<<<<<<<<<<新浪炒作之成功案例

北京电视台某谈话节目“博客”>>>>>>>>>>>>>>嘉宾有赵琳,一个作家,博客中国的什么人<<<<<<<<传统媒体对博客的关注

核桃林里的一片帖子,网络新贵的诞生>>>>>>>>>>一个用博客成名的英国留学生<<<<<<<<<<我早就说过,想要平价的红起来,一定要相信网络的力量。(想当年,我和小妹在舌战时,曾经口出“狂言”:“以后咱俩想要捧红一个人实在太容易,找两家国内知名网站,一个骂,一个捧,此人不红都不可能。”)

网络成为一个强大的炒作工具。

最后,我决定给mi开一个博

我们一起搏来博去

2006年03月30日

终于,与朋友一起买的lomo拿到手了。还有一堆过期胶卷。

在网上一次一次拍下的时候,真是过瘾。原来对女人来说,只要是shopping都很痛快。哈哈哈。

所有东西拿在手里都轻轻巧巧的,其实没有质感。塑料的外壳,仿佛稍微用力,这些家伙就会碎掉。

装上四眼,开始乱拍一气拉

一会回家,准备给felix拍上一堆写真照

开心开心

记得妹妹看到我给mi拍得“香烟照”大为赞叹,疑为香烟广告。

2006年03月28日

我们开始养一只叫做felix的狗

是我一个人把它弄回来的。

他是葱头菜布布家的狗。
过继给我了。
半岁了。粘人的家伙。
我带他回家的时候,他和我安静的在车后坐,好奇着窗外来往的车流。有公交车经过,庞然的身躯摇摇欲倒似的靠近我们坐的车,他就惶恐的左右摇头,寻找可以依靠的角落。我抚摸他的头,告诉他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felix长毛,除了背上的毛能梳通以外,其他地方的毛都已经纠结。温暖的水流淋洒在他身上,毛毛全都紧紧的贴着皮肤,可是他依然看起来超可爱。他既没有躲,也没有抖动,安静的享受。菜布布教得好。
洗完澡,按照菜布布的嘱咐,用吹风机给他吹干。听到电吹风呼呼的响声,felix一溜烟又钻回给他洗澡的角落,蹲在那里死都不出来。只好拿浴巾裹他到毯子上,摁住吹。正当他已经慢慢习惯呼呼声以后,突然门外咣铛一声巨响又把他吓得蹬腿就跑。北京的风大而已。

晚上吃了麦当劳,带他去散步+便便。沿路果然遇到了很多狗狗小朋友。
一只体形上比他小很多的狗狗过来和他打招呼,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走了。狗狗小朋友过来很友好的闻闻鼻子,他却不知所措的转圈圈。
轮到我不知所措了。不能够的,他从小就和一只哈士奇小king一起长大的,不应该会怕同类…………
以上证明,felix是个胆小鬼。

家里不大,因为felix来,已经清理过一遍。
这两天带他出去散步回来,我都仔细给他清理脚掌和毛毛,还有大耳朵。回到家里也不会把地板弄得很脏
也认真的教他到厕所里去便便。家里就不会臭臭。
每次他把脚搭在卧室床上,我严厉而大声的制止。他就会知道床是不能上的地方。
我耐心而严肃的照顾他。

昨天回家。
他没有出来欢迎我,而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缝。
我缓缓推开门。他开心的坐在我的床上。我严厉的大声说:get down!!!
我冲进去的时候,他无助的闪躲,妄图采取一屁股赖下的姿势。我抱起他,扔出卧室。
床单,床垫,被罩,被子,全部未能幸免。都湿得很彻底。尿还有温度,就是在刚刚……
我也很无助的站在床边。我疯狂的扯下床上的所有东西。felix一下子蹿到厕所里,又躲起来。
我好伤心,也责怪自己。床单,床垫,被罩,被子,这么多东西,全部重洗,而且是双人的大被子阿,我抓狂。mi不在,我独自面对一切。

felix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害怕?紧张?兴奋?我猜他是紧张。觉得自己真是对他太严肃了,对felix这么严肃干吗呢?他是我的baby啊。我们是family。电影里常常有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家人总是太严格,爱有很多种表达方式,我们总是因为希望家人好,所以对他们很严格。
我把所有该清理的工作做完,抱他到客厅放在身边,认真和他说话,温柔的抱着他,给他梳毛 。
他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晚上睡觉之前,和mi通了电话。不免哭诉。mi在电话那头宽容的说,felix is just a baby.

felix is just a baby.我差点忘记。

谢谢mi,谢谢felix.

i love my family.

2006年03月15日

上周忙得不可开交

mi的机票,mi的飞机,我们的帐户,房东的房租,妹妹来北京,姑姑姑父随行,妹妹的学校,姑姑姑父的机票……
晕头转向,每天都2点才爬上床。到周末的时候,一切都搞定了。突然的平静,没有明白过来,恍然了。

接妹妹的时候,她高挑的站在北京寒冷的阳光里,有点悲壮的意味。穿得很单薄,我诧异她这么快就适应了北方的天气,打她5岁后从未踏足北方,特别是冬天。她只穿了一件单衣,里面是一件薄毛衫。而我,厚厚的罩着小棉衣,是最薄的一件了,还戴着帽子。我以为今天穿得很少了。一和年轻人比,就知道人比人气死人的道理。

妹妹来读的这个学校,我是一百个不同意的。姑姑姑父之前很尊重我的意见,可是当下决定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事后,他们一行风尘仆仆的来北京之前,才通知我。我大受打击,这是其一。其二是这确实不是一个敬人意的学校。且不说校址校风,读书是要读得到道理和学问才叫读书的。只是混个文凭,拿钱也可以买得到。何必花费巨大的一笔资金和三四年最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来念一个文盲都可以做的专业,换一个没有水准的民办学校文凭。这话说得重了,我没有当着姑姑一家人说,但是,我心里真是这么想的。而且妹妹这几年的时间是她接触社会的第一步,大学校园的环境直接影响了走出校园后的2-3年的时间的价值观。姑父只是贪图,学校承诺毕业以后一定有的工作。这年头,我以为,只有女人还相信承诺。不过爱女之心。这些这些。

学校在北京的边缘,与另一个省交界的地方。一个硕大的大学城里。我一点也不陌生。有羊的村子不知还在,沿途只是新修的农舍了。羊儿都流离失所,谁来守护猫儿们?城里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冷,狂热的风,呼阿呼阿,还是带着消灭一切的气势。

安顿好妹妹,姑姑姑父又风尘仆仆的赶进北京,奔赴我的小窝。他们带了使命来的,来关心我的生活状态。我的屋子,小小的,一览无余。姑姑打开屋子里唯一个柜子的门,企图从壁橱里找到什么。一壁的衣服和包。屋子的干净和整洁是我和mi的骄傲,凡朋友来一定是称赞一番。如此如此。姑姑看到窗台上我给mi拍的照片,啧啧。“怎么照片比人看起来还老?”“你决定是和他了么?”

我一抬头,窗外飘起了漫天漫天的大雪。硕大的雪花,真的是六角形的大瓣的雪花。而阳光还是穿透玻璃射进来。真是奇了。受了妹妹的鼓励,早上去接姑姑姑父的时候,我也只罩了一件单衣出去的。下午送姑姑姑父走的时候,我还是穿上了小棉衣,还罩了一件风衣。

周末。睡觉,吃饭,洗衣,看肥皂剧至深夜。

周一早上上班人人都在谈论周六那场莫名其妙的大雪。我穿了长棉衣,裹起来。试图回想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穿什。换季的时候常常不知所措,甚至会忘记把去年收起来的衣服拿出来穿。还不如将就冬天的臃肿。以前说过北京特立独行,说换季就换季,粗糙得很。也许明天就可以穿薄衫了。

周一刮大风,然后就阳光明媚了。薄衫还没有穿,就可以直接穿衬衫了。于是于是,要认真地想去年的这个时候穿了什么,赶紧找出来。

这样。天气的。

ps:又一次不小心弄丢了长篇大论。重新来过的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思路。

2006年03月13日

no bra 事件直接结果就是我又添置了一件bra,开心开心

今年本命年的关系,我其实已经发狠的添置了一堆红色系的underwear了。这次这件还好,细致的绣花和柔软的质地,而且是救急。也就收了。

看《sex and the city》的时候,特别看到carry圆鼓鼓的胸部,羡慕ing……。30多的女人保养的真是好呢。特别有一集,carry又那样自信的走在大街上。是一个全景,她妖娆地走着,t-shirt紧紧地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真是诱人阿……胸前的两个points清晰地挺着。开始我以为她没有穿bra,所以问mi,欧美的女人都不喜欢穿bra么?任何场合都不穿?他说不是,她们穿很柔软,没有垫的那种。我又仔细观察了carry,肩部是有一根黑色的带子的。

后来有一集,萨曼莎在一次聚会上拿出一个假的points,玛兰达戴上后,马上得到了男士们青睐目光的追随。

no bra 的另一个结果就是,see points。

剪掉头发的直接后果是,上班之前的打扮的时间大大缩短。真是英明的决定了。

但是,要对每一个人解释一遍为什么剪。大家已经习惯了失恋这样的消极理由。

而我是完全没有章法的人。呵呵。大家对自己剪发的“壮举”充满了“敬意”。

两件事都在一个神经兮兮的星期五。

那天早上起来,已经晚了一个小时。上个月因为上班迟到被扣掉300多,TMD,这个月绝对不硬碰硬了。

早上收拾自己的时间被一压再压在,胡乱的冲个澡,撒上香水,抓起包包就往外跑了。

一路小跑加快步,走到每日必经的商厦门口,旁边就是地铁站了。

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快的原因,总觉得胸口凉凉的。我低头紧了紧衣服,想或许是今天穿的毛衣和外套都只有一粒扣子,漏风的。

商厦已经开门,我习惯性的往里走,打算穿过商厦进地铁。我又紧了紧衣服,摸到了自己的胸口。……

没有摸到应该有的那根梗梗的“骨头”!!!!

我莞尔笑了,自己实在是强!!绝对的强!!从穿完衣服走到这儿,15分钟过去了,我居然一点也没有觉察到。绝对自然派。

周末时间懒散惯了,吊儿郎当的去买菜什么的,成了习惯。其实也未必不好,只是去公司上班,就成了一个礼数问题,着装是我对同事也是同事对我的尊重的基础。马上杀到内衣部,买走了昨天看好的一件内衣(幸亏昨天来逛过),然后冲到卫生间穿起来。

抬手看表,已然迟到了半个多小时了。等到了公司必然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我一路想着一路笑。

晚上下班,mi到地铁站接我,我们一同去吃饭。

我给他讲我早上的故事,他听了半天都不觉得好笑。还被完全糊涂了,不明白不穿BRA去上班有什么关系……

吃完饭,我们一起走过餐馆旁边的理发店。我想起了计划很久的减法,就把mi打发回家,钻进去剪头发。

在这家店做过一次烫发,两次剪发。很满意给我做头发的小个子造型师。但是他无声无息地走了。上次去的时候他就不在这里做了。结果找了一个很白痴的人,剪得超级难看。

今天进去的时候,非常地慎重,坚持要和发型师先沟通一下再做决定。洗头妹告诉我,现在只有特级发型师有空,不过要贵点,50元剪一颗头。我心想贵就贵呗,剪得好就行。我每次剪头都和死一回一样,剪得不好能郁闷1个月,一看到镜子就想把自己的头揪下来。

我坐下,和那个先前在门口吸烟的长发男人聊了聊我的想法,听了听他的意见。其实没有问出什么想法来,他拽拽得,不是很愿意和我说话的样子。特级嘛,应该要牛一点。剪了。

他剪得还是细致,下刀也神速的,嗖嗖嗖得在我头上飞快的裁下头发,我心疼得闭上眼睛。一边剪,他一边说,你的个子不高,肩部位置的头发不能太厚重了,头顶也应该削高一点。此话正中下怀,我心中剪出来的样子应该是轻盈蓬松的,发梢细细碎碎一缕一缕的。很温柔妩媚的女人气质。要实现这样的效果,头发是要削得薄一些。

剪完发,冲完水,我往大镜子前一坐,恼火的情绪开始酝酿了。nnd,这他妈的什么特级啊!!!

我最痛恨发型师乱搞创造,那顾客的头当土豆一样。完全不考虑顾客的想法。再说,我自己的头我最清楚,我都留了这么多年的长卷发了!!!

我的头被剪成了一颗今年最流行的超女式的长碎发!!!!!头顶的头发短短的支楞着,贴近脖子的头发被剪成一绺一绺的,而且我的卷卷儿,又被吹直了!!!

这样的发型不少见,北京街头很多打扮时髦的小女生常常留着这种怪异的发型。我不评论小女生们的审美,但是我绝对不要这样的一颗头。

我勉强付了钱。撑着没在大街上抓自己的头,怕吓倒路上的行人们。万恶的是,家里一进门的窄墙,就嵌了一面大镜子。我尽量避免自己看到自己,也尽量抑制自己要把头揪下来的冲动。

但是,压抑自己太多,我怕会做噩梦,我在胡乱的抓挠头发后,毅然决然的冲进厨房,抓出一把剪刀,跳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的镜子小很多,但是足够然我看清自己的“洋葱头”。我撩起脑后的像小辫子一样的长发。一剪刀下去……

真是无比的痛快阿

我顶着痛快地头往mi面前一站。他只说U are crasy,u are a crasy girl。

短头发诞生。

而后我决定,在没有找到一个正常的发型师之前,我不剪头发了,任其肆意生长。反正是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