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16日

每次周末,妹妹一来家里,她就窝在电视机前看电视。超女,快乐大本营,电视剧,dvd。

似乎不亦乐乎。而在学校的生活,简单稀少的课程安排,很多的睡觉时间,好像周末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

看到她,我就常常有话说。像上了年纪的姑妈。心里也在想不通,一个年轻人,一点都不活泼,成天窝在沙发上有什么意思呢?我总让她出去逛逛,她懒懒的回答有什么好逛的?我就纳闷,北京这个城市真是这么没有魅力?

回头到厨房里烧饭,自己突然开始反省。我不也是成天就窝在沙发里电视么?曾经从起床开始就没有离开,甚至连午饭也懒得起来吃,到午夜困了,就蜷起来打盹。小区的卫视一点也不丰富,翻来覆去的几个上星卫视可以一轮一轮的看好几遍。一部电视剧,A台看了3、4集,B台看5、6集。转到C台,先把大结局看了。也有的时候,D、E台都在演同样的集数。

深夜从沙发醒来的时候,就很痛恨自己。发誓明天早起要做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楼下花园里的花,早就想把它们记录下来,而抽屉里的lomo已经很久没有打开。比如就在家附近的好几个博物馆,纪念馆,早就想去瞻仰瞻仰,而阳台上的脚踏车已经积了很厚一层灰。

明天早起了么?

即使早起了,也忘记了夜深时的痛改前非。

忍不住要超自己大吼,喂……年轻人,能不能活的像个正常的年轻人???

2006年09月14日

又去熟人的网上家里转了一圈。看见布布居然把我们吃火锅那天的照片大张的贴出来。汗呐……

那个好衰……………………

不是一般的衰。

她对小Q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自从这个家伙来到我家后,就把持了大床的一角。晚上根本踢不下去。狗粮也换了冠能的,各类玩具,各类小吃……家伙的日子过得很滋润。现在正躺在我的脚边,呼噜大睡。

秋也把家搬到sina去了。这个女人的blog向来没有章法。搞不清楚什么时候会有新的内容。偶尔去看,又有些惊喜。她居然开始用英文写blog。真是个大惊喜。

昨天去了xy的空间转了一圈。把她的所有存档都看了一遍。精彩和充实。我也就明白了小念的话了。他说xy的天空很广阔。还去了shuckia的空间。工作着,如同一次人生历险。恋爱着,享受甜蜜的呵护。

还去看看seven。她毕业的设计好漂亮,family tree。

我坐在电脑前,看着别人的人生。真实地发生,充满未知和奇遇。如同历险小说般吸引人。

临睡前,我又开始审视自己。在无数的自问和没有答案中睡下。

2006年09月12日

生活向我打开一扇新的窗户

窗外是什么新鲜?

我还有些惶恐。时而喜悦,时而紧张。

在打开窗之前,是否应该结束窗内的杂乱。

 

居然又是地铁站。我们愉快的吃完饭,从东面一直往西面走。坐着地铁。

不是最后一班车,但是没有什么人。我们愉快的谈着吃饭时的话题。各种吃的,各种不愉快,各种向往。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自从分开后,一年不咸不淡的见上几面,吃个饭。牢骚一番。从不打听对方的生活。

我不问,他亦不问。彼此保持的距离,不进不退。我以为是刚刚好。没有必要探求太多。

换车时,我们靠窗站着。车窗映出我们的脸,不再有年轻的神情了。我不由自主地皱着眉。

他笑着摸摸我的头,又说:你开心点好不好?

我堆出一个笑脸。顿时很丑,我们一起笑出来。

他突然说了些希望我幸福的话,非常的诚恳。又絮絮得说起那些28,9岁的女人的烦恼。而后语重心长地劝戒我早些成家,不要朝三暮四。

我心里突然明朗。车也就到站了。

坐在地铁站里的休息椅上。我特平静的给他说了。

而后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外,也在我的意料之内。

他先是抑制情绪的说好,而后又赌气似的说你既然幸福就行了阿,最后忍不住开始痛骂我。

他起身愤愤地走了。

这一走,此生怕是不会再见。

这顿饭和这趟车,想必也是最后一个纪念了。

 

果然,生活新开了一扇窗后,那些杂乱的旧物就该整理归置了。

好吧,也是一个纪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