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8日

居然不小心删掉了,只好重新发一遍。因为这个纪念非常重要。

姑姑专门打电话来

嘱咐我今天要纪念父亲

我买菜的时候心里还在念叨家里有没有香

结果回家以后发现脚痛得不得了,只好放下洗了一半的菜和白兰地腌着的虾,打了一盆水来泡脚

mi帮我洗完菜,我的脚痛也被热水缓解很多

起来继续做饭,做完时已经快九点了

就张罗mi吃饭,今天的虾被酒泡久了,有一股酒味,mi不喜欢,我一个人吃了一盘

吃完饭,收拾完东西,才想起来要供饭的~

爸爸应该不会怪我

我用最新的方式来纪念你

写一篇blog

爸爸,你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真正的长大了,会做很多菜,不像以前那么懒

生活的很好,有一个爱自己的人,懂得怎么去爱

而且即将成为母亲

虽然还是常常懒觉和迟到,但是还好

我知道你不会担心的

那年,我来北京读书,你在火车上抱了抱我,哭了

这些年我想了想,你其实有一颗脆弱的心

而我又过于执拗,年轻时执拗的表现往往是冷漠

我常常和mi讲到我和你的事,因为觉得自己那时没有照顾好你

如果我能多爱你一点,也许你就不会生病了

我没有从你那里得到什么物质的东西,但是我现在学会了怎么去爱

从爱自己开始,爱我所爱的人

自从我怀孕以后常常梦到妈妈和我说话

不知她可好啊

我还记得你在她脸颊上那深深的最后一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知道你有多爱妈妈

你们现在幸福么?相爱的人能在一起最幸福了

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你看,我真的长大了,像一个平凡的女人一样学会唠叨

我会好好活着,爱自己,爱我爱的人

等到宝贝出生,我带他去给你和妈妈磕头~~

你们要保佑他,平安出生,快乐长大

好了就说这些吧,安啦~

2006年05月27日

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

听说很久,一直没有兴趣。因为以为是一部男性电影。

EDWARD NORTON参加心灵治疗会,各种。癌症,各种。

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月。不写字,不化妆,不穿衣服。不听音乐,不喝水,不吃饭。去商场买东西不敢说话,忘记看标价。想去买骨头炖汤,想去后海喝酒。想认真地学英语。和felix走出楼门的时候,被日光闪到晕。戴着隐性眼镜看不清楚3米以外的人。每天看电影。至少3部。

NORTON失眠,在治疗会上哭泣,解脱。陌生人的拥抱,真切但是遥远。被阉割的人,没有性生活的人。原来都是不怕死的。死有什么可怕。死了就什么也不痛了。活着才能感受到痛。

我每天都睡超过12个小时。做梦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可以梦见的都梦见。冒险,爱情,魔幻。自己的大片。爸爸妈妈,奶奶。死有什么可拍。活着才能感受到痛。记得住的梦,醒不过来。就会一整天都恍恍惚惚。mi这时会伸出五指在我眼神区晃,say,H-E-L-L-O。记不住的梦,忘记了。mi会翌日说,晚上听见我叫mum。

EDWAED NORTON 遇见BRAD PITT。

然后种种。我不喜欢。心里的兔子。

看超女。看完以后在镜子前洗脸时唱[我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唱了两遍,曾经也唱了两遍。一遍也没有让我成为心中的兔子。我还对felix唱美声。他歪歪头,soso。

心里的兔子,挑出来。嘲笑我。BRAD BITT 对 EDWARD NORTON 说,bit me。

fight club ,很好。(支支说这种评价方式极其有派。)

自我改进的方法是手淫,而自我毁灭也许就是人生的解答。

 忘记原文是什么,翻译应该正确。 

2006年05月14日

忘却的纪念。
离开,需要时间体会。
真正要经历过,才知道离开的心痛是种在心底的。
提起时就发芽

走了走了
坦然些
安了安了
惊梦勿扰

2006年05月12日

很晚了
旅行回来,看了海,上了山。
想念felix。
结果他病了。
可怜的孩子。

超级女声又开始了
我居然这么早开始看。
每次看还要骂,kao节目可以做成这样,牛p

我们开始吵架。
然后拥抱。
然后呢,总是有一点点迷茫
原来成长无处不在。

2006年03月30日

终于,与朋友一起买的lomo拿到手了。还有一堆过期胶卷。

在网上一次一次拍下的时候,真是过瘾。原来对女人来说,只要是shopping都很痛快。哈哈哈。

所有东西拿在手里都轻轻巧巧的,其实没有质感。塑料的外壳,仿佛稍微用力,这些家伙就会碎掉。

装上四眼,开始乱拍一气拉

一会回家,准备给felix拍上一堆写真照

开心开心

记得妹妹看到我给mi拍得“香烟照”大为赞叹,疑为香烟广告。

2006年03月13日

两件事都在一个神经兮兮的星期五。

那天早上起来,已经晚了一个小时。上个月因为上班迟到被扣掉300多,TMD,这个月绝对不硬碰硬了。

早上收拾自己的时间被一压再压在,胡乱的冲个澡,撒上香水,抓起包包就往外跑了。

一路小跑加快步,走到每日必经的商厦门口,旁边就是地铁站了。

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快的原因,总觉得胸口凉凉的。我低头紧了紧衣服,想或许是今天穿的毛衣和外套都只有一粒扣子,漏风的。

商厦已经开门,我习惯性的往里走,打算穿过商厦进地铁。我又紧了紧衣服,摸到了自己的胸口。……

没有摸到应该有的那根梗梗的“骨头”!!!!

我莞尔笑了,自己实在是强!!绝对的强!!从穿完衣服走到这儿,15分钟过去了,我居然一点也没有觉察到。绝对自然派。

周末时间懒散惯了,吊儿郎当的去买菜什么的,成了习惯。其实也未必不好,只是去公司上班,就成了一个礼数问题,着装是我对同事也是同事对我的尊重的基础。马上杀到内衣部,买走了昨天看好的一件内衣(幸亏昨天来逛过),然后冲到卫生间穿起来。

抬手看表,已然迟到了半个多小时了。等到了公司必然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我一路想着一路笑。

晚上下班,mi到地铁站接我,我们一同去吃饭。

我给他讲我早上的故事,他听了半天都不觉得好笑。还被完全糊涂了,不明白不穿BRA去上班有什么关系……

吃完饭,我们一起走过餐馆旁边的理发店。我想起了计划很久的减法,就把mi打发回家,钻进去剪头发。

在这家店做过一次烫发,两次剪发。很满意给我做头发的小个子造型师。但是他无声无息地走了。上次去的时候他就不在这里做了。结果找了一个很白痴的人,剪得超级难看。

今天进去的时候,非常地慎重,坚持要和发型师先沟通一下再做决定。洗头妹告诉我,现在只有特级发型师有空,不过要贵点,50元剪一颗头。我心想贵就贵呗,剪得好就行。我每次剪头都和死一回一样,剪得不好能郁闷1个月,一看到镜子就想把自己的头揪下来。

我坐下,和那个先前在门口吸烟的长发男人聊了聊我的想法,听了听他的意见。其实没有问出什么想法来,他拽拽得,不是很愿意和我说话的样子。特级嘛,应该要牛一点。剪了。

他剪得还是细致,下刀也神速的,嗖嗖嗖得在我头上飞快的裁下头发,我心疼得闭上眼睛。一边剪,他一边说,你的个子不高,肩部位置的头发不能太厚重了,头顶也应该削高一点。此话正中下怀,我心中剪出来的样子应该是轻盈蓬松的,发梢细细碎碎一缕一缕的。很温柔妩媚的女人气质。要实现这样的效果,头发是要削得薄一些。

剪完发,冲完水,我往大镜子前一坐,恼火的情绪开始酝酿了。nnd,这他妈的什么特级啊!!!

我最痛恨发型师乱搞创造,那顾客的头当土豆一样。完全不考虑顾客的想法。再说,我自己的头我最清楚,我都留了这么多年的长卷发了!!!

我的头被剪成了一颗今年最流行的超女式的长碎发!!!!!头顶的头发短短的支楞着,贴近脖子的头发被剪成一绺一绺的,而且我的卷卷儿,又被吹直了!!!

这样的发型不少见,北京街头很多打扮时髦的小女生常常留着这种怪异的发型。我不评论小女生们的审美,但是我绝对不要这样的一颗头。

我勉强付了钱。撑着没在大街上抓自己的头,怕吓倒路上的行人们。万恶的是,家里一进门的窄墙,就嵌了一面大镜子。我尽量避免自己看到自己,也尽量抑制自己要把头揪下来的冲动。

但是,压抑自己太多,我怕会做噩梦,我在胡乱的抓挠头发后,毅然决然的冲进厨房,抓出一把剪刀,跳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的镜子小很多,但是足够然我看清自己的“洋葱头”。我撩起脑后的像小辫子一样的长发。一剪刀下去……

真是无比的痛快阿

我顶着痛快地头往mi面前一站。他只说U are crasy,u are a crasy girl。

短头发诞生。

而后我决定,在没有找到一个正常的发型师之前,我不剪头发了,任其肆意生长。反正是自然的。

2005年12月19日

自行车

周末新添置的代步工具,虽然没有car这么结实和舒适。自行车隐隐显露着低调的自由者的气味。

小小的一辆,在城市的狭窄的道路中穿梭,比那些大大的盒子的移动要敏捷,比赤条条的路人要迅速。

只是在寒冷的空气中,有些悲壮的意味。呵呵

我的这一辆,轻巧简单,黑色的一切,酷酷的。

我一只手可以提起它来,折了以后,放在家里的角落。

我们都喜欢它,简洁而灵巧。

我们都想这样般的活着,自由,轻快,无视庞然大物的咄咄逼人,游走在各式各样的境遇里,简洁而灵巧。

2005年12月07日

店的名字叫

蓝骑士飞过夜空

一幅油画的名字

坚持,坚持做自己

蓝骑士飞过夜空

2005年11月29日

贵阳贵阳贵阳贵阳贵阳

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通常失重的眩晕还没有结束。

是眼睛不能适应不同城市的光线的原因么,看见所有的东西都泛着白色的光环,就像是梦中的光景。

但是眼前的城市,要相信是真实的。

冬天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和没有阳光。还好没有下雨。

行李箱的轱辘滚在地面上的声音居然都有一点一点不同,沉闷的没有生气。

次日

还是冷得。期盼一碗热气腾腾的红油肠旺面,鲜嫩的血旺和柔韧的肥肠,和着筋道的面条在吸嗦间滑入肚中。

路上的光景,还是灰黑的泛着白色的光圈。唯独这个期盼亮亮的闪着红光。

车站旁只有一家一平见方的小店堆着白生生的糯米,油亮油亮的。煮过的肉片胡乱的躺在不锈钢盆里。

姑姑说,饿了。马上激起了我的胃最高响应。闪着红光的期盼固然还是诱人的,只是“饿”的欲望常常能掌握一切。

糯米饭的粘稠和肉块的冰冷以及猪油的腻。唯独油辣椒的香依旧让人感动。

中午

早上的事情办完以后的肚子又开始谋划。

叫威西门的那条街上的半数的铺面已经被拆了。余下的铺面还是继续我对这条街有记忆以来的营生。

下岗嫂那家的湖南面开业时很火爆,爸爸好像很爱吃的。赵家餐馆,快餐,小胖子的肠旺面。尽管奶奶一再强调小胖子家的面已经不好吃了,我还是保持着刚刚开始的记忆。执着的买下一碗。

老贵阳吃面的时候是有讲究的。先吃面,后喝汤,喝汤之前要加上醋。酸辣的汤汁要痛快的喝下去。还有这个说法,原汤解原汁。不知此“原”是不是彼“yuan”。喝下这口汤,才是圆满。依了这个习惯,喝完汤,出了汗。畅快。

通常,面馆里都有一口玻璃的泡菜坛。

我一直认为,之所以叫“坛”,是因为在坛口有一圈向上翻起的圆边,比坛口略低些。边和坛口的空间里可以装水,倒扣在坛口的碗状坛盖和这个边翘起来的样子还有圆鼓鼓的坛身,就像一个“坛”。坛里泡的是莲花白,北方叫圆白菜的。南方研制泡菜的方法也与北方有很大区别,鲜用酱油。莲花白泡出来生脆酸甜,菜叶上报透着嫩绿或白皙,与肠旺面是绝配。而莲花白这个名字也一直让我对这个蔬菜有深刻的好感。

晚上

吃了饭从外婆家里出来,对面的“优之良品”还是散发着橙色的光。在灰蓝色的夜里,这个颜色很温暖又亲切的吸引人。

汽水塘圆鼓鼓的撑着包装,茶点还是温润柔软的,没有买叮当猫的铜锣烧,忘记了。可惜,后来就一忘到底,到走也没去买。每个口味的拿了两三个。包在透明的玻璃袋里,封上口,不想在回家的路上就全部消灭掉。“优之良品”四个红字正正方方的印在玻璃袋和手提袋的中央,正统的糖果店。

2005年10月31日

亲爱的静静:

这封答应你,给你写的信,被我忘记在了冰箱里的玻璃瓶里。

原谅我的疏忽大意,这样你等了一个北京的秋天,才能收到。

那天窗外的鸽子扑哧扑哧的振翅而过,我才想起窗边的冰箱里的瓶中的信。

好像很久了,我没有见你。在你的伦敦的照片里,我好喜欢你站在街上戴着衣服上的兜帽双手插在荷包里那张。

其实看不太清你的脸,但是你的眼神却能穿透照片。

 

猪一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整个夏天蔓延至冬季。我和mi常常坐在沙发的两头各自干着各自的事,偶尔同时转头过来, 相视一眼,两人就会开口大笑。我们常常说,we are like an old couple.

渐渐的,这样的生活,变得甜腻而满足。我的腰围和脸蛋渐渐被遗忘。

你是知道的,一旦一个男人能看见你早上起来蓬乱的样子还甜蜜的亲吻你时,其他的遮掩都无效了。

刚刚给琳打了电话,她现在变得独立坚强。言辞中常常会出现“我觉得”,“你应该”的字眼。

以前我总是觉得她太缺乏一个人生活的经历了。这时她的所有体会蜂拥而来,就开始数落我的腐败的生活,我全盘接受了她的所有建议。

我何尝不懂得保护自己,一直以来。

呵呵,我只是提前进入了家庭生活。

我一直以为无欲无求,凡心事也不会来纠缠。

我只是担心一些不可抗拒的了力量又一次破坏生活的美好。

 

你的字,婉转的唱起一些愁绪。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写字了。]

那些异乡的生活,总是被憧憬的地浪漫而精致,小说一样的细节充斥在24小时中。其实我不能体会你的辛苦。

最近电视台在播韩国的连续剧,等不来一天两集的磨蹭速度,买了压缩盘来看的。是一个在巴黎的浪漫故事,灰姑娘和王子,完美的结局。那些异乡的美丽,能让你快乐吧,期望你也有一个美好的故事。

 

乱其八糟的写了好多。

下班了,不写了,你好好的保重。

有空给我说你和他的故事,也是一个传奇。

 

琬棋

     31/10/05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