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7日

2006年09月12日

生活向我打开一扇新的窗户

窗外是什么新鲜?

我还有些惶恐。时而喜悦,时而紧张。

在打开窗之前,是否应该结束窗内的杂乱。

 

居然又是地铁站。我们愉快的吃完饭,从东面一直往西面走。坐着地铁。

不是最后一班车,但是没有什么人。我们愉快的谈着吃饭时的话题。各种吃的,各种不愉快,各种向往。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自从分开后,一年不咸不淡的见上几面,吃个饭。牢骚一番。从不打听对方的生活。

我不问,他亦不问。彼此保持的距离,不进不退。我以为是刚刚好。没有必要探求太多。

换车时,我们靠窗站着。车窗映出我们的脸,不再有年轻的神情了。我不由自主地皱着眉。

他笑着摸摸我的头,又说:你开心点好不好?

我堆出一个笑脸。顿时很丑,我们一起笑出来。

他突然说了些希望我幸福的话,非常的诚恳。又絮絮得说起那些28,9岁的女人的烦恼。而后语重心长地劝戒我早些成家,不要朝三暮四。

我心里突然明朗。车也就到站了。

坐在地铁站里的休息椅上。我特平静的给他说了。

而后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外,也在我的意料之内。

他先是抑制情绪的说好,而后又赌气似的说你既然幸福就行了阿,最后忍不住开始痛骂我。

他起身愤愤地走了。

这一走,此生怕是不会再见。

这顿饭和这趟车,想必也是最后一个纪念了。

 

果然,生活新开了一扇窗后,那些杂乱的旧物就该整理归置了。

好吧,也是一个纪念了。

 

2006年02月20日

买了一套《sex and the city》,然后把一个看起来很晴朗的周末都消磨在了电视机前面 了

看到第三季的时候,我不可避免的被编剧气的在沙发上大叫起来。怎么可以让这些女人变

得这么愚蠢了?这才第三季呢!!!

这四个看起来魅力,时尚,小中产的女人,在第三季中的表现让人无可忍受。咋一看是被

身边的男人搞得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渐渐我看明白真正搞乱生活的正是她们自己,因为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然后我问自己我要什么呢?我知不知道?

我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们都接受了新鲜的知识,我们都有一份维生的工作,我们都懂

得思考。

我一如每天在地铁里见到的若干美女一样,我想我知道我要什么,一个稳定的温暖的家。

这个念头,在混乱的不能自我的年代时,就已经根生地固了。

我追随了这个平实朴素的念头,并一直为其努力着,即便这需要我收起对待稳定温暖的坦

诚和善良。

我要认真的追随下去。

远在伦敦的闺蜜,突然在北京时间的上午10点上线,问我可不可以和她说说话。这种句子

一出来,马上就宣告着听者要做好心理准备。


过年以前,西洋的圣诞节,她和他才甜甜蜜蜜的飞回国,然后一起回到大洋彼岸,开始一

年新的打拼。哪里知道,在农历的中国新年的时候,新的开始确实结束了旧的过往,但是

是一个痛苦的开始。


如同小说里面的情节,他回国来那一趟,居然是一个“家族阴谋”。他见过了家人安排的

他即将迎娶的某某官员的女儿,并将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再次回国完婚,然后两人一同回到

伦敦。


而这一切,与她无关。甚至,他连知情权也剥夺了。她的女人的直觉和爱让她得知了一切

,在大年三十的夜里,两个身在异乡的恋人,面对一段已经知道结果的相守,抱头痛哭。

男人此时显得无比的软弱,他唯一能给的承诺是在剩下来的时间好好爱她。


女人的勇敢此时美丽得发光,她居然同意,然后开始痛苦的煎熬。


我以为我在看一个70年美女作家的新小说。只是我看到,她在屏幕上打出“我求他,让我

见见他的母亲,我说:我会乖,我会服侍她的”我仿佛置身她声泪俱下的场景,鼻子一酸

,眼泪已经掉下来。


这样的话都说出来,女人的勇气有多么的伟大,而男人只能这样了,无论这一切是真的还是一

个借口。


问她要不要我打过去。她说不用,自己已经泣不成声,无法说话。


这一段不知道要多么久才可以成为过往,不再纠缠。希望不要给她留下“心口疼”这样的

后遗症。我祈祷了。

我们真的知道我们要什么?


闺密的BLOG里时常透露出的小女人的温馨已经没有了,我知道她也是期望一个温暖的有爱

人的大屋子的女人,可以坐在厨房的大桌子写字画画,摆满自己漂亮的杯子。


她知道自己的要什么的,但是她的他,左右不了自己到底要什么。

我在洋的这一头,也已经哭出声音了。我知道,MI只离开了一个星期。那个WEEK里,我只

有一种感觉,就是身体上被轰了一个大洞。每天带着大洞生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我们要一个家有爱人的,我们爱的

《SIX AND THE CITY》还好只看到第三季,慢慢看下去,期望着女人们的好结果。

2006年01月12日

mi离开一周

回来了又

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屋子的花

然后

童话里说,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2005年06月13日

这个冬天去旅行的。和mi一起,背了大包包,坐了很久的车。

一路都在感冒,嗓子疼得口水都咽不了。

去的时候买不到火车票,坐了长途汽车到一个小镇,已是深夜。

偶然从出租司机那儿得知,还有过路的火车可以到目的地。兴奋地又坐着出租绕了山路去到火车站。

买了票,心里踏实下来。在街边吃羊肉粉。热辣辣的汤,一下驱散了深夜里的寒。我记得mi一气吃了两碗。

一、安宁温泉

这里什么都没有,是一座正正常常的小镇,被政府改造的面貌全非。

乱七八糟的旅馆,脏兮兮的河,唯一可见的一口好像是温泉的泉眼,填满了污秽的汤液。

All of  these make me sick。

走到路的尽头,住了冷冷清清的旅馆。

晚上的时候,有人在楼下大声地唱歌。吵到睡不着。

起来,去了旁边的院坝里吃烧烤。辣乎乎的,喉咙忘记了疼。

二、大理古城

>>>>>寄

走在街上的时候,路过书店。一进门就找到明信片。

昨天晚上在想,在大理寄一张明信片。

可是,不知可以寄给谁。像罗拉一样,开始在脑子里搜寻,想到琳儿。

她单纯而简单的生活,我们的稚嫩的年轻已经远去。

想到小猪。杳无音讯。没有地址。

真是很想寄一张明信片。

>>>>>>鱼

买披肩的时候。mi买了小鱼的包包。挂在身上。

鱼水之欢。

牵了一起。

>>>>>一张明信片

一张明信片的意义在于除了炫耀孤独之外。其实是在安慰自己。

书屋里的明信片。提醒着孤独。

黑白色的房子,黑白色的城,黑白色的山。清清白白。

明信片上的黑白色在彩条样的披肩上。

2005年06月07日

上个月的事情。终于是懒到自己不可以忍受了。要写下了的。
那次,mi在出差中。好像是一个周一的上午离开的。
下午回家就要一个人了。所以很晚很晚才从公司走,还去了百货公司。
从百货公司出来,时间还是很早的。决定去买排骨。
超市里的排骨很是会骗人。所以我只炖了盒子里上面的几块,看起来比较漂亮的。

排骨是和胡萝卜冬瓜一起炖的,炖了好几个小时后,变得香甜松软。

还买了日本豆腐。其实最爱的做法是和木耳青椒一起炒,不过那天没有买到木耳,就也放弃了青椒。

炒日本豆腐的时候,放了火腿片进去。

突然看窗台上的篮子里有mi买的蘑菇,顺手抄来洗干净,就放进了锅里。

还有蒜泥炒的青豆。

把菜都放在桌上的时候,很是丰盛的。夹菜吃饭,喝可乐,看电视。

mi不在,我可以煮中国菜,电视遥控器也在我手里。

吃饭的情绪,在昏昏黄的灯里,不好。

吃晚饭,赖在沙发上很久,站起来的时候,一头栽在了沙发里。天旋地转。

爬到洗手间,刷牙,洗脸。扶着墙壁躺到了床上。

后记:

mi回来很久以后,我才告诉他。我吃他的蘑菇中毒了。

我需要他。

mi说,不是蘑菇,是没有炒熟的青豆。

mi还说,我要时刻小心我的sue。

 

2005年04月25日

四月大风天,刮了两日的沙。结束了。没有过渡的,大家都知道。然后就热了。

街上的美女越来越多了,常常驻足观望。那些被风吹的摇摇曳曳的裙摆,还有被风摇落的桃花的花瓣,轻飘飘的。你就知道,这个季节有多么美好了。

那天,在街上走。每日,都走从南到北的那一条路,去到中间的楼里上班。这路直直的通向北面。只是,从来不知道楼的北面的路上,是个什么样子。不像小的时候了,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就是这样的,磨着磨着的,眼睛里就没有光彩了。下午茶的时候,去了路的北面取文件,那一树一树的桃花,顿时迷了眼。过了桃花,就是白色的樱花。北京的风被阳光说服,也陶醉得一起和花儿温柔。粉的桃花,白的樱花,一起摇啊摇舞啊舞的,就觉得自己像公主一样。小时候的心情就出来了。内心还是柔软的。

 

在日昌拿了猪肝粥的外买,喜欢那只薄薄的盒子,洗干净,一直留着。想不到,这几日,常常用它带午饭到公司吃。眼睛大大的,但是肚子小小的,就是猫儿的作派,装了许多,却总是吃不掉。和花园里的猫儿不一样,他们常常饿肚子。买的鹅肝,再不消灭,就坏了。分了给花园里的猫儿吃。他们常常聚在楼前角落里的一家窗户前,三三两两。一只白色的和一只黑色的常常见到。我过去,白色的猫儿就跑了。他总是怕我的。我把鹅肝摊开放在花圃的台阶上,黑色的猫儿纵身跃下窗台,却没有直奔过去。只是抬头看着我。就是那样的看着。棕色的眼睛里,晶晶亮亮。我也看着他,轻轻的微笑。这样的看了恍若一个人生的长短。他低下头,缓步走到鹅肝前,吃了起来。

 

好多猫儿在流浪。在城市里的楼里,只是在内在外不同而已。。

2005年02月23日

背了旧的addidas,脏了。姑姑说,包面上的浅浅的印渍洗不掉了。

突然想到,包包已经好多年。拉链上的扣环早已扯坏,尸首都找不着。

想起来他。

背了包包去的大海边,在一个不够温暖的季节。小石头,大石头,海水在夜晚的时候,柔软得能够裹住身体,悄悄的入睡。

偎在海的身边,包包是我的枕头。

在这以后,深蓝色的夜,总是会有海水和着小石头大石头的声音。柔软的,眼泪就轻轻的温柔而落。

村子里的羊儿,包包装过给他们拍照的相机。他们记得包包咧嘴笑。染上了些些的黄土,印渍留下。

包包装了练习的本子,英语书。化妆的胭脂,写字的笔。

包包装载了所有的委屈和悲伤。牵着我逃亡。

每一次,逃向有羊的村子。

包包是他的妈妈的礼物。尔后就是我的行囊。

开始他以为我需要,在有羊的村子疗伤。我背起他的包包。

后来他知道我需要,学会一个人坚强。我背起我的包包。

包包的印渍,是我的记忆的渗透。

小猪。

2005年01月16日

                                             偶而 有时 经常 持续
1. 我感到情绪沮丧,郁闷 1 2 3 4

2. 我感到早晨心情最好 4 3 2 1



3. 我要哭或想哭 1 2 3 4



4. 我夜间睡眠不好 1 2 3 4



5. 我吃饭象平时一样多 4 3 2 1



6. 我的性功能正常 4 3 2 1



7. 我感到体重减轻 1 2 3 4



8. 我为便秘烦恼 1 2 3 4



9. 我的心跳比平时快 1 2 3 4



10.我无故感到疲劳 1 2 3 4



11.我的头脑象往常一样清楚 4 3 2 1



12.我做事情象平时一样不感到困难 4 3 2 1



13.我坐卧不安,难以保持平静 1 2 3 4



14.我对未来感到有希望 4 3 2 1



15.我比平时更容易激怒 1 2 3 4



16.我觉得决定什么事很容易 4 3 2 1



17.我感到自己是有用的和不可缺少的人 4 3 2 1



18.我的生活很有意义 4 3 2 1



19.假若我死了别人会过得更好 1 2 3 4



20.我仍旧喜爱自己平时喜爱的东西 4 3 2 1

  请根据自己最近一周的情况,选出最符合自己的一项,加以对应分数,如果超过20分即存在抑郁,分数越高越严重。



  《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年12月出版

我得了48分,你呢?
                     

2004年12月27日

昨天看见电视上说抑郁症的事。

想起来,这是近几年最流行的病。无数小说里的主人公,高雅的有着忧郁症。

似乎,这是一种流行。当自杀,和抑郁症一起流行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开始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