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5,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建龙

昨天,在莫言中奖的同时,我和一位著名诗人在一起喝酒。当莫言中奖的消息传来,他感觉事情很滑稽,而周围的人则坦言这是中国文学悲哀的一天。

昨天,微博上,许多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儿酸楚,有点儿无奈。

微博上的人们总是想告诉大家,莫言没有资格中奖,但事实上,如果单从文学的角度,莫言又的确是中国最有成就的作家。我不喜欢他的红高粱,但他的丰乳肥臀的确是中国最敢言的作品之一,至于后来的作品,我没有看过,不过大家可以看一下我的朋友唐学鹏的文章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他对于莫言的评价基本上是准确的。

莫言之所以中奖,是因为其他人不争气、实力不够,怨天尤人是不对的。

但中国的作家们比起海外来,的确显得怨气更大,更充满了醋意。除了公开反对的那些之外,即便在公开场合表现出礼貌的,在私下里也会质疑评委会的决定。

这是为什么呢?

除了普遍的酸葡萄心态之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原因:他们担心莫言的中奖不仅无助于自己生存状况的改变,反而会使之恶化。

中国出版业的糟糕,超出了一般的理解。以一位朋友(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公布姓名)为例,他的第一本书是本传记,由于写的是台湾人,在出版前遭到了新闻出版署的审查,至今已经一年多仍然没有消息。第三本书是本小说,从内容上并不敏感,仅仅因为部分情节发生在西藏,也遭到了审查,出版充满了不确定性。只有第二本顺利出版,但那本书是本毫无文学价值的企业传记,这种书不仅不会遭到审查,反而可以加速出版。

在审查制度的扭曲下,中国的出版业出于安全的考虑,逐渐放弃了严肃和批判性的文学,变得无比轻浮、哗众取宠。几乎每个有志于写出好作品的作家,都受到过这个审查制度的刁难,他们或者有书无法出版,或者作品遭到阉割,时间长了,作家也变得更加现实,不再追求严肃作品。

每一个涉入到这个行业的人都感到深深的无奈,而莫言除外。

莫言之所以除外,是因为他赶上了一个较为宽松的时代(80-90年代),并脱颖而出,如果按照现在出版审查的标准,他的作品很难通过审查,或者只有在有他前期积累的名气和身份的前提下,才能通过审查。

如果没有审查制度,不见得每个作家都能比现在成功,但至少他们更可以畅所欲言,使得中国文坛的整体水平得到提高,而不是让莫言等少数几位较早成名的作家突兀于其他人之上。

当前,由于正处于一个政改的微妙时机,使得人们对于审查制度也充满了期待,即便不能期盼完全废除,至少希望能够放松一点。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让当局感到压力,并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审查制度的荒谬,已经直接造成了中国文学的孱弱。只有当局感到没有信心、并遭遇更多批评的时候,才会放松审查。

但莫言的中奖很可能让这种压力发生逆转。当政府把他的中奖政治化、宣称这是中国制度的胜利时,不仅不会再出现放松,甚至会强化现有的制度。

而莫言本人又是一个审查的配合者,以及言语上的支持者。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本人真正的态度,但很明显,他不会为他的同行费力争取什么。

这样,这个飞来的诺贝尔奖很可能带来的不是进步,而是一种无形的倒退,如果这种估计成为现实,那么的确是“中国文学的悲哀”。

当然,既然中奖已经成为现实,我们需要的不是沉浸在大国崛起的光环之中,更应该看到背后的危机,希望更多的好作品出现,而不是永远怀念中国曾经出了个莫言。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资深作者/郭建龙

Tags: ,,.
09月 18,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建龙

首先,澄清一个问题。当阿里云事件爆发后,同情阿里巴巴的人们开始谴责Google的霸权,并预言未来Google会挥舞大棒打击一大批企业。

但是,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那些人只不过是在混淆视听,为了塑造一个反垄断高手的形象。

由于Android是开源软件,实际上,Google对于产业链的控制力是非常弱的,利用司法起诉不遵守开源规则的人,虽貌似可行,但一是举证困难,二是诉讼成本高、收益小,Google更多是利用诉讼作为防御中的反制手段,不会主动进攻。

Google唯一的控制方式是利用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Alliance,OHA),OHA是一个产业链内各种厂商参加的联盟,使得厂商可以进行专利交叉授权、技术交换等等。这个联盟除了对成员有约束力之外,还可以利用成员向成员的合作伙伴施压。

比如,这次,阿里云使用的软件是开源的,它认为Google举证抄袭也困难,不会傻到进行举证和诉讼,因此自己已经躲在了安全距离内。它没想到Google依靠给联盟成员的宏碁施压,间接地阻止了阿里云的胡闹。

不过,这几乎是Google唯一能做的方法了,而且这个方法在大部分时间是用不上的。比如,亚马逊的Kindle Fire使用Android的方式,Google也不喜欢,但亚马逊不是联盟成员,而且亚马逊与联盟成员的合作也没有这么紧密,Google即便想施压也找不到办法。

国内的小米也比较安全,就算它不守规矩,Google也很难制裁,因为它不需要和宏碁这样的厂商有紧密合作(当然,小米很守规矩,我只是做假设)。中移动也修改了Android底层,但它是联盟成员,与Google博弈能力强,合作深入,所以也不会有问题。

总结起来:1,你只要不太过分,用代码别不承认,也不要把自己塑造成反Android的英雄,更不要把好系统改成不兼容的烂系统(不要过多修改底层,或者修改底层一定要有足够的技术实力),你就是安全的。按照这个标准,绝大多数厂商都是合规矩的,Google不会发飙。

2,哪怕你过分了,但你对生产制造的控制力足够强,没有过分依赖OHA成员(甚至可以说,只要不过分依赖于一两家OHA的手机制造商),Google也没有办法。

目前来看,全部符合条件的只有阿里云,就让它倒霉吧。

一把好牌,满盘皆输。这就是我看完阿里云闹剧之后的感慨。

当阿里云还在热衷于与Google打嘴仗的时候,我们应该回头看一看,阿里巴巴为什么放着满把的好牌不打,反而要在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内插一脚?

当别的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在移动互联网上拥有了拳头产品的时候,阿里巴巴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却似乎找不到方向,变得越来越令人摸不到头脑,在一个偏僻冷门、注定不会有收获的地方把精力都浪费掉,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现在陷入了和Google的嘴仗,貌似很英勇,但实际上却继续进行着不必要的消耗,这场争斗还可能将管理层逼上了绝路:为了面子更不能退出了,必须在这个注定失败的地方硬撑下去。

可以说,阿里云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连串失控的集合,从而产生了这样一个怪胎。下面,我们就看看它到底出现了多少的失误,才铸就了今天的尴尬和无聊。

失控的决策:操作系统

阿里云最大的失误是选择了操作系统这个方向。

阿里巴巴整个集团的优势在于贸易和网络金融,当手机逐渐取代了固定互联网的时候,一个公司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把以前的优势延伸到移动互联网上来。这里,最现成的办法就是开发手机上的APP,这一点阿里巴巴已经做了开发,但并不出彩。

另一种方式就是手机预装,利用预装尽量扩大用户基数,只要安装了,肯定有人用,从低端往高端延伸,等用户养成了习惯,自然而然就占领了。阿里巴巴的产品有巨大的客户群,手机厂商求之不得与其合作,只要把产品开发好,预装不是问题。

这两种方法,都比操作系统带来客户的速度要快得多,也容易得多。

另外,即便要涉及手机操作系统,也要配合自己的主业进行,既然阿里巴巴的主要业务就是交易平台,这在应用层就足够完成,做一个与米UI类似的ROM就足够了。

最不理智的选择才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是一种沉淀成本很高,一旦率先进入后,边际成本又非常低的产品,对于后来者极为不利。在国内,财大气粗的中移动试过一次(OMS),但以失败告终,其余没有人再敢试。在国外,微软最新的手机OS据说非常好用,强于Android和iOs,但由于错过了时机,仍然不被看好。

也许阿里巴巴习惯了大开大合和豪言壮语,对跟随Android做开发不感冒,总想做更伟大的事情,利用一揽子方案来解决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中国的技术人员有操作系统情节。这一点,我认为阿里云负责人王坚难辞其咎。作为技术人员,不懂市场,低估了开发难度,以至于在操作系统开发时屡屡出现变数。本来,他的角色是应该尽量在技术上对冲马氏宏大、让方案变得更加可行的。但实际上,他扮演了一个相反的角色,迎合了马氏宏大,技术人员的操作系统情结甚至让他完全无视了市场的存在。

而更重要的是,当王坚痴迷于操作系统时,阿里巴巴实际上是在丧失其他的机会。小米利用这个时机已经成长为著名的品牌,新浪、腾讯等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拳头产品,只有阿里巴巴的移动互联网仍然像一盘散沙,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他们的精力都用在了一个注定无法成功的地方,一下子调不过来了,可以说进入了泥潭。

我们不妨向下看。

失控的研发:偷梁换柱

在王坚的主持下,阿里云收购猛犸科技,开始了探索。据王坚回忆,“云OS的第一版本和Android没有任何关系,e28(摩托罗拉Ming手机的design house)为我们做了第一款原型机。”

然而,独立操作系统接下去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在与手机厂商谈合作的时候,厂商们从用户和市场的角度出发,都认定这样的手机不会有市场,必须与Android手机进行兼容才有可能取得部分成功。

如果王坚足够敏锐,此刻立即回头,或者缩小愿景,做一个基于Android的ROM,要不就与厂商合作进行应用预置,都不失为明智之举。但阿里云被操作系统思维困住跳不出来了,它走出了第二步:提出不仅要开发独立操作系统,还要兼容Android。

但这一步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从技术上太难了。在异质操作系统上开发一个完全兼容Android的环境,其成本甚至比直接从头开发一个Android还要麻烦。于是,选择只剩下了一种:全面转向Android。

在这个问题上,阿里云技术团队一定经历过极大的困扰:如果转到Android,那么还叫独立产品吗?

为此,阿里云开始了掩耳盗铃的方法:在名义上,仍然坚称这是独立的操作系统,只是为兼容Android做了一些补丁;而实际上已经进行了偷梁换柱,改用了Android的内核,在Android系统上进行了一些改头换面。

阿里云抄袭自Android,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是毋庸置疑的。

首先,即便以现在国际大公司的实力,也很难开发一个与Android完全兼容而又独立的系统。没有经验的阿里云想要独立开发一个可以商用的独立系统,再兼容Android,从难度上根本不可能。

其次,一位曾经的员工(讨论此事的原微博已删除)曾在微博上透露,阿里云第一版原型系统的确是独立开发的,但之后却转向了Android。

第三,已经有人对比了阿里云和Android系统文件,得出结论,Android的7个模块中,阿里云直接使用了其中最核心的5个,再造了虚拟机、上层应用,并加了一个云服务。他的分析基本上是合理的,不会有太大出入。阿里云做的最新解释间接地证实了这一点,在解释中阿里云夸大了虚拟机和云服务的地位,故意不谈其他的核心部件,以造成假象突出它的研发。

但王坚一直声称阿里云是独立的,原因就在于他的不尴不尬的地位:一方面,没有技术实力也没有市场做一个完全独立的操作系统;另一方面,为了面子他还必须说这个系统不是Android,而是独立的。

失控的沟通:陷入泥沼

种种迹象表明,虽然在技术上大量使用了Android的核心,已经成了Android不成熟的变种,但阿里巴巴的高层由于不懂技术,可能并不知情,因此他们仍然认为阿里云是一个独立的操作系统,甚至比Android牛逼。这是一种公司管理中沟通上的失控。这个失控是造成一系列宣传问题的原因。

于是,从最初的宣传开始,阿里巴巴就将自己的云系统说成是完全独立的,与Android竞争的操作系统。这给业界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方面,谁都知道它来自于Android,但又声称自己和Android毫无关系,并要做Android的对手。

这种宣传甚至出现在了《华尔街日报》上,在这篇报道中,记者采访了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并将阿里云作为一款独立研发的操作系统,并将它与Android对立起来。

这种夸大其词的宣传在国内屡见不鲜,但如果宣传过度,会引起新的麻烦:Google的干预部分来自于阿里云的高调。

于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就看到了一种极其尴尬的局面:1,被人当众揭穿了独立系统的神话,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绝不承认。2,更严重的是,在这样不停折腾的工夫,阿里巴巴的时间正在一分一秒流逝。3,市场决定它做的操作系统注定不会有进展,但它必须把最宝贵的人力财力浪费在这里。

这样,真正需要的产品就被耽误了。比如,现在最需要的是把阿里产品的客户端尽快铺到用户的每一台手机上,但阿里云操作系统由于移植性差,根本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但阿里云似乎并不着急,在采访中表示要慢慢来,不急于搞能大规模铺开的安装版,也不急于占领更多的手机……但这叫什么话?

阿里巴巴集团的整个移动互联网战略就在这儿耗着,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成熟的操作系统。

失控的领导:管理缺位

阿里云战略出现了如此多的失控,并最终造成了重大失误,但那些负责的人是否会受惩罚呢?

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实际上,作为负责人的王坚甚至还高升CTO了。

如果选择一个对市场完全无知、甚至带着藐视和抵触情绪的人当CTO,他不仅无法配合其他部门的工作,还会由于对细节的痴迷,把最重要的事情耽误掉。王坚更适合的职位是做储备性技术研发,本该给他个高级工程师的头衔让他独自去做某些模块级的Research,现在却被放到了不适合的岗位上,的确也是一种失控。

当然,不适合的人占据高位,在阿里巴巴的高层看来,似乎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因为这个集团本来就是一个人的公司,其他人只要崇拜他,听着口号往前冲就是了。

阿里巴巴一直作为一个魅力型领袖(克里斯玛)领导的公司而存在。在马基雅维里的定义中,克里斯玛统治者指的是具有超凡魅力、极大的煽动性、对他人有催眠和支配性的人,他们依靠这种力量进行统治,而不是靠制度的约束。如果按照这个定义来看阿里巴巴公司,是完全符合的。

克里斯玛型公司的特点是:在打江山的时候能够激发起员工最大的行动力,当领袖选对了方向时,公司能以超常规的速度发展,当选错了方向,也会以最无畏的勇气自杀。从目前的情况看,阿里巴巴属于前者,但在个别的领域内,有后者的苗头。

克里斯玛型公司还有一个特点:制度化欠缺。领导人在发挥最大魅力的同时,往往忽视制度建设,甚至惧怕制度建设,因为制度除了约束他人,也会约束自己。所以,最后公司在成长期过后,往往又会显示出疯狂和不守常规的一面,甚至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闹剧。

制度欠缺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即便有不适合的人,也难有考核机制将其换下,从而造成越来越失控的局面。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资深作者/郭建龙

Tags: ,,.
09月 17,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建龙

昨天,我去见了一位台湾的老者,他见面后问我,如果中日在钓鱼岛开战,结果会如何?

我的答案是:与普遍的预测不同,中国完全可以从日本手中把钓鱼岛夺过来。他同意我的看法。

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基于如下的理由:

1,在应对可能到来的军事冲突上,日本与中国一样没有经验,而日本政局仍然处于一个较为混乱的时期,很难对冲突做出足够的反应。故虽然目前日本占领了钓鱼岛,但一旦冲突升级,日本政府瘫痪的可能性大于迅速反应的可能性。

2,中国的集权式政府更容易做出一致性的行动。特别是在民族情绪强烈的当下,军内主战派更占优势。军人们都知道这是和平时期少有表现战功的时候,不会轻易放过。

3,中国社会的控制力也更强,比起日本来,行动的阻力要小得多,也更不考虑经济利益得多,也更能承担死人的代价。

这三点决定了,如果明天钓鱼岛就起冲突,那么占领海岛的将是中国而不是日本。

中国目前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实力,故停留在煽动民族情绪的道路上,它在逐渐地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要强大一点,并逐步让事态升级。

然而,以上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真正的问题不是在军事冲突之前,而是在军事冲突之后。

一旦拿到了钓鱼岛,中国不仅不能进入稳定和发展的时期,反而会陷入一条不归路。

钓鱼岛到手将带来一系列的影响:

1,民族主义将成为了绝对的主流,以至于未来的执政者都必须继续向这种情绪做出妥协,无法回归理性的轨道。

2,在军事冲突前,会有许多人反对民族主义,而一旦取得了钓鱼岛,那么这些反对者大部分将变成赞成者,小部分不再做声。当反对者也变成了民族主义的拥众时,才是民族主义狂飙的开始。

3,国际环境将完全恶化,除了日本,东南亚、印度也将更加激烈地反对中国。到时候,更加孤立的中国会越来越滑向极端。

4,滑向极端的中国在经济上面临更大的压力,以至于执政者更需要另一场冲突来转移视线。而民族情绪的积累也让民间渴望另一场胜利。

5,一旦进入到这样的通道,几乎没有国家能够和平地摆脱出来,并最终承担极其惨痛的代价。

我们不妨看日本和德国当初是怎么滑向这条不归路的。

1,日本。日本在琉球战争和朝鲜(甲午)战争中逐渐发现了自己的实力,在甲午战争之前,国内的反对派很多,许多民主派强烈谴责日本的侵略行为。但战争之后,这些民主派受到战争结果的鼓舞,许多人成为了最强硬的民族主义者。

接着是日俄战争,日本开始幻想成为整个亚洲的盟主。这时候它已经进入了螺旋激化的轨道,政府已经无法控制民族主义了。

从那时开始,日本就在民族主义中挣扎,有时缓和,有时激化,但无法摆脱,以至于30几年后彻底坠入其中。

2,德国。德国二战之前的民族主义来自于盟国对赔款问题不恰当的处理,许多人认为是它的敌人要掐死它。这种受害人心态使得它永远是从斗争的角度考虑问题。

希特勒上台后曾经大力发展经济,并暂时取得过高速发展,但之后,陷入了停滞的危险中。希特勒开始利用民族主义来缓和国内矛盾。

在德国并吞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之前,希特勒的反对派颇多。但当德国将这些历史上曾经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土地一一收入囊中的时候,清醒者已经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了,大部分人都在憧憬着恢复往日帝国的荣光。这时候,是否继续战争已经不由政府说了算,而是由民族主义情绪来推动了。

民族主义对中国的危害还在于:一旦民族主义得势,中国将丧失通向宪政的最后机会。

1,民族主义本身是一种不宽容的运动,要求的是把不“同仇敌忾”的本国人干掉,这本身就是对人身自由最粗暴的侵犯。

2,在民族主义强势的国家,即便实行表面上的民主,也必然产生不了真正的民主。民主需要自由的护航,首先要保证每个人不受侵犯。而要保证自由,必须首先有限制权力和权力制衡。就算给了民族主义者选票,他们也大都会投票把反对者先处死,成为群众的暴政,而群众的暴政导向的不是民主,而是另一次独裁。

所以,一旦民族主义强势,那么那些渴望宪政的人们、希望政改的人们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一次循环的到来,这个周期有可能长,也有可能短,但无法避免。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资深作者/郭建龙

Tags: ,,.
08月 29, 2012

文/DoNews资深作家 郭建龙

需要说明的是,我为360带来的鲶鱼效应而叫好,在我谈到“寄生”这个词的时候也并没有恶意,只是为了说明360的战略实质。

几天前,一位朋友告诉我:“3B大战一触即发,目前双方都在囤积弹药,战争不可避免。”我在国内外游玩了半年多,几乎脱离了网络,但当听说360推出搜索服务时,还是能立即意识到新的战争就要打响了。

从目前的发展来看,360又实施了一次“寄生战略”,即,利用寄主上位、尽量吸干寄主、最后脱离寄主独立,这样的方式发展壮大自己。在对于寄主的拿捏上,或许无人能够与周鸿祎匹敌。

3Q大战时的寄生战略

什么是“寄生战略”?

我们首先回顾一篇两年前的文章。

当时业界发生了著名的3Q大战,引起一片哗然。最后,腾讯不惜采取鱼死网破的战术,让用户要么卸载360,要么卸载QQ,两者只能选其一,从而引起了公愤。

在3Q大战中,一直很少露面的马化腾最后接受了《经济观察报》杨阳的访问,解释了腾讯为什么做得如此“过火”,他的解释在某些人(包括周鸿祎本人)看来是强词夺理,但另一些人会认为马化腾说得非常到位,实际上360当时已经将QQ逼上了绝境。我们来温习一下当时的这篇文章,其中重要的信息有三点。

一是360传播速度之快:扣扣保镖推出后,按照腾讯的估计,三天内就能感染8000万用户。马化腾的原话是:“形势危急,再过三天,QQ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

二是手段之高明,马化腾总结了扣扣保镖如何废掉QQ的过程,这个过程是:

1,瞄准一个用户最常用的软件QQ,推出自己的增值服务扣扣保镖,由于扣扣保镖能屏蔽广告,自然人人都愿意使用它;(寻找寄主,并利用寄主孵化)

2,利用强大的360平台进行病毒式传播,瞬间获得海量的用户;

3,断掉QQ的升级渠道,让QQ无法通过软件更新来反抗;

4,帮用户去掉弹窗等QQ的盈利来源;(以上三个步骤是吸取寄主营养、削弱寄主、自己成长的过程)

5,利用360平台与用户的强联系,将用户和他的关系网从QQ转移到360自己开发的IM软件上。(生长成熟后,脱离寄主)

当然,最后一步是马化腾的猜测(我认为有可能是事实),由于后续事态中QQ的血拼以及政府的介入,360退出了战场,没有得到验证。

但不管怎样,请记住马化腾的总结,实际上,360虽然无法在QQ上一展拳脚,却可以通过他的下一次战争和下一个对手来验证。

关于这一点,马化腾的原话是:“我们看到360通过诱导先禁止QQ升级,断掉了后路,我们救也救不了了,再引导用户备份QQ好友列表,实际上是盗取用户的好友资料,还把TT浏览器替换成360浏览器,因为这是他收入的一个来源。最初我们就想到当感染率再高的时候他就会让用户备份资料,包括用户名、密码、好友列表都在360那里备份,再适时推出自己的IM软件,再让用户直接导入备份的好友。”

三,马化腾提到,在这之前,周鸿祎曾经提过和他一起打百度。这句话或许有些水分,但至少,周鸿祎肯定提到过对百度的不满,百度已经进入了他的视野。

搜索战争中的寄生战略

3Q大战中,360的表现有一个瑕疵:它的行为涉及到劫持QQ软件本身,以至于在政府的调解下不得不退出战场。但它的整体策略却是禁得起考验的,以至于可以全盘照搬到新的搜索战争中。

正在进行的搜索战争几乎验证了马化腾的猜测,下面,我把新战争中360的策略再总结一下:

1,瞄准一项用户最常用的网络服务——搜索服务,推出自己的增值服务——360综合搜索,这个综合搜索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资源,百度、Google、搜狗、新浪、淘宝都包含在内,使得用户非常好用;(寻找寄主,并利用寄主开始生长)

2,利用360强大的平台进行推广,在瞬间获得用户粘性,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已经超越了搜狗成为了国内第二大搜索平台;(吸干寄主的资源)

3,用自己的搜索和盈利渠道逐渐替换原有的服务,比如,在网页搜索中用自己的搜索引擎把Google的替换掉,当然,以后随着自己开发产品的稳定,还会有更多的替换;(自己成长,寄主逐渐干瘪)

4,抽空竞争对手后,自己彻底上位。(脱离寄主)

当然,这个过程还在进行中,现在进行到了第三步,是否能够进行完全,以及多大程度取得成功,还要看新的发展。

不过如果任由360这么走下去,显然对于百度这个搜索引擎巨头是十分危险的,它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接近于当年的腾讯,处于艰难的抉择期。特别是360这样的搅局者让人很不爽:它只有利用竞争对手才能上位,没有QQ就没有扣扣保镖,没有百度、Google、搜狗,就没有最初的360搜索。也就是说,它像一个寄生蜂那样,先把卵产入寄主的体内进行孵化,再利用寄主的营养长大,直到把寄主吸干为止。谁也不愿意当寄主,所以,它们势必要反抗。

在3Q大战中,腾讯为了不当寄主,采取的方法是自杀式的,要么在被你产卵之前杀死你,如果不幸被你产卵了,我立即自杀让你也无法生存。

到了搜索领域,寄主不止一家,百度、Google、搜狗任由360选择。并且,360对腾讯涉嫌违法,但搜索领域内,它从法律上并没有瑕疵,法律条文不会禁止综合搜索这样的产品,从情理上,这个产品也有其合理性,满足了用户的需求。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阻断它的传播链,难度要比3Q大战时的腾讯大得多。

不过,在搜索战争中,又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原因在于,搜索本身不像QQ那样有固定的Portal,要聊QQ必须登录到腾讯提供的软件,但要进行搜索,浏览器、百度首页、嵌入式搜索框都可以完成,用户的选择太多,粘性小,360要获得忠诚用户也不是那么容易。

为什么360能够实施“寄生战略”

周鸿祎已经将这样的寄生战略运用到了极致,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感慨他的智谋。

但下一个问题是:当别人对腾讯和百度这样的巨头恨之入骨又束手无策的时候,为什么周鸿祎的360能如此巧妙地专门寻找巨头寄生、让他们坐立不安呢?

答案在于他的一些特质。

相信不管是马化腾还是李彦宏,都不会把周鸿祎放在眼里。

周鸿祎做的事情总是显得歪歪扭扭的。流氓软件火爆的时候,人们称他流氓软件之父,当流氓软件沦落到人人喊打的时候,突然间他开始做流氓软件的克星。

他的360安全卫士更显得邪乎,只有在中国的土地上能够生存。网络安全是个很小的市场,比杀毒的市场还小得多,基本上成长不出什么像样的企业。

中国的电脑盲们打开计算机,360先告诉他你的电脑上有几百个安全漏洞,把人吓得要死并开始膜拜。如果你不被吓住,把360卸载了,其实也不会出事。

但人们偏偏会被吓住。发展到现在几乎人人安装360的,不是人们真的这么需要安全,而是它的推广手段,以及通过宣传形成的宗教般的膜拜气氛。

然而,如果就此认为周鸿祎一无是处,那就大错特错了。

实际上,360安全最初是靠营销和宗教成分取胜,但一旦站稳了脚跟,它立即开始利用这个平台来实际解决用户的需求。周鸿祎是个对用户需求特别敏感的人,并且从用户习惯出发,能够把一款产品做到极致。

也正是因为他了解用户心理,才能把用户对于网站和软件提供商不满的地方进行利用。他发现用户实际上并不想花钱买杀毒软件,立即借助安全平台推出免费杀毒软件,将市场占领了(这其实也是一次寄生战略,过程与3Q、3B大战类似,具体不再分析)。

他做的浏览器也是最符合中国国情和需要的浏览器之一。他的各种实用小程序也都很顺手。

正是靠着和用户的贴近,他才能保持并扩大自己的地位,以至于到现在,网络安全已经逐渐沦落为360的一个幌子,360已经转变成为一个软件和服务的综合提供商,主要靠广告和向企业收费赚钱,对于个人用户则有着最大的便利。

从宗教跨越到实用性,是360的一大跨越,如果走不出这一步,那么它想长期维持庞大的用户群、获得长远的发展是不可能的。

另外,只有贴近了用户,他才有可能采取“寄生战略”,在3Q大战中,他知道用户不喜欢QQ广告等等带来的不便,所以推出的扣扣保镖虽然有违法之嫌,却能牢牢地获得群众支持,将腾讯一脚踢进口水池。

在搜索战争中,他则把目光盯在百度垄断引起的社会不满上,强调自己的搜索服务给用户提供了最多样的选择,并能促进行业发展。

如果不出所料,百度广告中所藏的违法和虚假成分又会被揪出来,这一方面打击百度的广告收入,另一方面,也让百度在道德上居于下风。

可以说,要想成功实施寄生战略,道德制高点必须把握住,否则是不可能胜过寄主的。

寄主的致命点

那么寄主为什么无法在道德上占到上风呢?

答案是,寄主本身是既得利益者。

比如,杀毒软件厂商已经形成了买软件赚钱的模式,让他们放弃这个模式,等于速死,他们当然不乐意,360抓住这个弱点迅速成功。

至于QQ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广告模式,即便用户感觉不便,腾讯由于盈利模式根植于此,不可能因为用户不高兴就去掉,但360可以。

百度的软肋在于它的广告也同样给搜索用户带来了不便。

在2009年,百度被迫做过一次调整,一个叫反流氓软件联盟的组织紧抓住百度不放,直指他的虚假广告。这个联盟的努力形成了一次全国性的浪潮,百度股价跌至冰点,并被迫推出了凤巢系统。(这件事我也曾做过报道)

如果当时360就发起进攻,效果会比现在好很多。2009年估计也就是马化腾提到的周鸿祎想搞百度的那个时间段。可惜的是360没有完全准备好,最后选择了向腾讯进攻。

2009年调整之后,百度的问题仍然存在,却已经轻了很多,如今360能够找到百度多少漏洞,我不好猜测。

最后,顺便说一句,有趣的是,上面提到的这个反流氓软件联盟最初反对的是流氓软件,打的是周鸿祎,但周鸿祎从流氓软件之父摇身变成了流氓软件克星之后,流氓软件越来越少了,这个联盟不得不寻找新的领域,找到了百度的虚假广告问题。现在,周鸿祎和百度打起来了,周鸿祎已经翻了身,百度却依然没有摆脱人们的怀疑,也许,搜索这个行业的确需要打打假,也需要360这样的搅局者参与进来,将空气更加净化一下。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资深作家/郭建龙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