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9,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友盟的10月数据刚发布,iOS6最新市场覆盖率是28%,这意味着新APPstore的市场覆盖率也是28%。

关于新APPstore的行业报道,就我所见,集中在两点上:

-删除了分类排行中的“发布日期”tab,对新应用的推广带来打击

-搜索界面的改版,使应用icon和第一张截图更加重要

这两点都没搔到国内市场的痒处。

发布日期tab在国内本来就没效果,一页里见不着几个中文字,谁会看?而模糊搜索在国内并非主流行为,体验改动的影响不大。

关于新APPstore带来的改变,我非常,非常地悲观。

从架构上来说,新版采用iPad APPstore风格的横向分栏,替代传统的纵向tab视图,带来三个不利于开发者的变化。

1、

从纵向滚动改为横向后,横向滚动的体验明显劣化,导致用户检索的深度大大缩水。以前顺顺滑滑竖着翻1-2页,看25-50款应用,现在横着划动手指6次,也才能看到22款应用,这已经被卡得颇不耐烦了。

新APPstore的设计思路是,牺牲访问的深度,增强展示的维度。然而对开发者来说,用户方便浏览多款应用,远比浏览多个分类更加受益,进入传统纵向列表的入口又被弱化得厉害。于是分类TOP12的价值愈发重要(手指横滑3次),奏响了刷榜公司的凯歌

2、

我来数个数。

在新APPstore的默认首页,APP名最多显示7个汉字,超过7个字则只能显示6字。

在横向展示的排行页面,1-9位的APP名最多显示6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5字。10位以后的APP名最多显示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4字。

在纵向展示的列表页面,APP名最多显示8.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7.5字。

而以前的APPstore呢,APP名最多显示9.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8.5字。

我来告诉你,这个变化在哪里。比如旅行APP“下一站,巴黎”,新APPstore的横向列表里只能看到“下一站,…”

尼玛。

同行在我的微博里调笑说,以后只能用古文来取名了:“次站之巴黎”。好吧,那么他家的另一款旅行APP“下一站,耶路撒冷”怎么办?

有人说,这没办法,只能拼icon好看呗——没错,以后应用icon的权重将被放大再放大。但你放眼看过去,国内有几款应用的icon能打到75分?千万级下载的微信,大众点评,陌陌,icon设计也不过尔尔。大部分应用icon只能用“不吐”两个字来形容。GUI设计水准整体低下的国内市场,将APP的命运押在icon设计上,行吗?你说行吗?

过去,常见的应用取名法是2-4个字带感的主标题,配上4-6个字说明卖点的副标题。而新APPstore里,副标题基本被折叠,意味着5个字以内的主标题必须把应用的主题,卖点都给讲清楚。讲不清楚怎么办?只好先保主题,不谈卖点。取名得是多大一门学问呐。

既然GUI设计没法快速提升,应用名称的说明性和感染力又降低了,那么应用列表页的检索便利性也随之下降了。对谁都是个噩耗。

3、

新APPstore的细节体验提升不少,不用我来细数,但市场核心价值之一“发现好应用”却被大大削弱。除了上面提到的检索深度缩水,检索便利性下降,从信息架构上来说,新版的信息导航复杂,交互手势不统一,远远不如过去清晰流畅。

逛市场不再是那么简单有乐趣的事情。

点击进入排行榜页面,左上角随便选一个分类进去,页面竟然不对当前分类名进行标识。再随便点一个“显示全部”进去,看着左上角的双button,忽然无力吐槽。这般XXOO的细节处理真的出自苹果官方团队么?

一边是刷子当道,一边是APPstore改版自残,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由于国外用户对模糊搜索的熟练应用,新APPstore大幅度改进了模糊搜索体验,欧美用户可能还会给出好评,以至于苹果缺乏改进动力。但在依赖推荐与榜单的国内将带来应用生态的持续恶化,who care……

我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

您正在阅读的是iDoNews业内人说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1月 16,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①在虎嗅看到有人介绍自己的微信生活:群聊,看公众号的推送,看朋友圈,一天好几个小时,几乎都忘了微博。但他在微信上做的事情,本身和微博的强媒体优势就没多大关系吧,谈不上“微信抢走了微博的时间”。由于媒体化的微博有着触顶回落的风险,新浪一直着力于社交化,可惜微博的社交土壤并不肥厚。

②微博强调社交,单纯的社交关系由于缺乏话题,在国内难以维持其活跃度,必然引入媒体基因来保持黏性。媒体推又塞满动态流,影响了用户对新浪微博的品牌印象与使用习惯,虽然提升产品竞争力,对于本不强健的社交就更具干扰。这个局面几乎无解,只能默默观察市场时机。

③我对“朋友圈”很感兴趣,一直在观察微信好友的使用习惯。在我身边的孤立样本群里,大约5%好友高频度使用朋友圈,另外5%低频度使用,忠实用户更多有“记录生活”的日记倾向。类似情景无法形成独立的闭环,高度依赖微信母体带来的“新内容提醒”,也就是说不仅用户群偏窄,模式亦不可复制。

④如果2亿用户的,拥有强大关系链的,明智地选择了相片作为内容主体,并且未受媒体化信息干扰的微信,它的朋友圈也还没有快速地星火燎原,那么在关系与基因上均不如微信的新浪微博未免就更难“社交”起来。如果因为“必须这么做”而硬来,不是前瞻与意志的体现,而是夸父逐日。几位微博离职员工均对此吐槽甚猛。

在我的视野中,常发布生活类话题,频度不太低,内容质量也不太差(即便对熟人来说)的用户是少数,不高于20%。这么低的人群密度和活跃度,形成社交网络很不容易,多依附于其他类话题导向的,或实用诉求的主干行为——比如新浪微博的资讯获取,比如开心的休闲游戏,比如微信的通讯功能,比如QQ空间背后的QQ。于是产品的主旋律不再是社交,这没什么,但很多人觉得不社交就不时髦,不时髦就会死的。

做产品的时间越久,越不相信“用户调研”。不是说刚愎自用,而是单单靠用户调研去了解市场,程度很浅,偏差很大。产品经理对市场的理解并非从“调研”中获取,就像你的世界观并非单单从读书中获取。调研可以加深一些局部的了解,比如可用性测试,但它只占产品经理认知的很小一部分。夸大用户调研的价值,本质上是迷信方法论,认为学习到好的方法就可以深入理解市场,但“做产品”恰恰是方法论摔得最惨的坑之一。至于怎样才能很好地理解市场呢?我把两手一摊,我也不晓得,有可能是你和这个市场之间的“默契”吧。翻译成人话就是天赋与阅历。

最近3年,产品领域的某个分支日渐壮大,不针对明确的产品需求,而是用设计者的品味/审美/理念去感染用户,打动他们。如移动端的foursquare,flipboard,instagram,path,又如网站端的twitter,quora,pinterest。国内这样的案例极少,“挖掘用户需求”还是主旋律,“拼人品”终归太虚……这个观点解释了一些国外现象级产品,在国内的本尊和山寨都红不起来的原因,因为“品味与理念”舶来后水土不服,打动不了国内用户。随便一想,啪啪可能是表面上最接近这个分支的国内产品,它是否能长久地火热下去而不是昙花一现,就得拼这个:产品背后的品味、审美与理念。所以第一次看到啪啪时我就说,强有力的运营价值观是它最需要的东西。

提到啪啪,就想起我那个发起一年半,开发到一半,最后胎死腹中,以“收集全国各地方言语音”为目标的APP项目方言君。当初定这个名字,有人指责说,方言君,名字里的日本味太重了,我是不会下载来用的。我冷笑回答,那么邓丽君……卓文君……孟尝君……对方哑然,脸色倔强。

通常来说,叫骂时拿出“我是屌丝,我无名小卒,你是名人,你是牛人又怎么样”这种自轻自贱的态度来呢,还真的就是屌丝。当然,在烂泥里打几个滚也是一种本事,这姿势我就学不来。

我以前写了不少产品文章,随着exp增长,反而无处下笔。做产品5年了,越发觉得哪里有什么灵验的技巧/法则/理念,做产品就四点:1、手熟,2、阅历,3、品位,4、天赋。都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虽然自觉近来功力见长,但问我“怎样做好产品?”却是张口结舌,反倒不如以前段位低的时候侃侃而谈。产品设计也好,项目管理也好,运营也好,招聘也好,应对的解法都得计算团队基因+项目背景+市场环境,答案有无穷种。越想把一件事做好,就越发不能轻信各种“经验技巧”。唯一可听的是段子,有着背景描述的实战段子……其实也没用,仅仅是扩展眼界并且寻个乐子。

最近看到媒体报道某大公司离职高管吐槽ceo,说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废话——你意见如果是错的别人凭什么接受嘛。当然,高管这么讲,就把自己架在了真理高地上,我一定对,ceo一定错,所以你不接受我的意见就是昏君是王八蛋。作为外人,不知详情,单单看“不接受意见”这张大字报,还真是一口无赖腔。讲一个人如何如何不好,有很多种方法,讲他不接受意见是其中最无赖的一种,相当于不加论证地一口咬定他必错,我必对。话都说死到这份上,不如劈头骂“傻逼我一口水喷死你”算了。所以这是吵架扯皮专用语,对解决问题全无帮助。

设计APP有个不太少见的新手错误,就是把每个角落都塞满icon,看见哪里空着就心里憋屈,觉得空着也是空着,为什么不加点功能在这里,让产品更饱满……饱满你妹啊。

旅行产品呢,如果不去详细分析每一项结构化数据的价值,只是嚷嚷着“结构化数据是至关重要的”,这里是个坑。如果不向每一个用户单独证明旅行路线为什么适合他,只是嚷嚷着“旅行路线是用户需要的”,这里也是个坑。

今天跟老同事说,我最近半年在产品设计上的成长,比09-11年,这3年加起来还多。首先因为项目有得发挥,其次是策划交互QA一肩扛,做得越多积累越多。以前总担心适应不了创业,想在大公司磨练得更强一些再出来,一待就是5年。真出来了,才发现我在大公司的成长速度如同龟爬,后悔辞职太晚,虚度时光。

一般说创业团队的资源比较少,我倒不觉得,因为行动自由,单兵DPS数倍于大公司,我这半年可调用的资源(人力输出/有效推广)远远超过还在网易带部门的时候。而劣势在于,因为团队过于精简,对“意外”的抵御能力不足,相当于高攻低防的法师系。有同行说过,创业就是“最不可思议的最坏的运气也会发生”。在大公司的时候我最怕什么呢,怕找公共部门要资源,人家不给,卡得欲仙欲死;在创业小队最怕的就是点背。

昨晚聊产品,聊到一年来照抄Path界面交互的APP不知有多少,结果呢?几乎全灭。照搬metro风格界面的APP也很多,大部分都很蠢。创新的界面交互背后,自有其独特的背景逻辑,照虎画猫则得其皮毛。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只需你花一分钟,让业界听到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独特的个性化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1月 1,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昨天跟人聊到,公司人数做大了,必然设置大量的层级管理,但市场并没有这么多合格的管理人员,则会带来业务质量的下降。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几乎是个死局来着。做产品也一样,招聘的PM越多,产品质量也就越差,“砍需求”才是王道,让尽量少而可靠的PM去把持那些最重要的业务,不重要的不做也罢。有位同事来自某中型互联网公司,他说,前东家就算砍掉一半的项目,对业务也没有一丝影响。又想了想说,不,砍掉2/3也没有一丝影响。

翻出5个月前给投资人演示的产品原型,网站框架没动,编辑流程大改了几次;APP连交互框架都推翻重构了。当时的原型只能说方向不错,执行起来却是破绽百出,全靠接下来的5个月不断打磨。所以为什么要担心被别人“偷走创意”呢?把创意变现的能力是谁也拿不走的。又想起去年,几个创业小队拉我入伙,搞得神神秘密的,死活不说是什么项目,一个劲问我有没有诚意谈谈。我没诚意陪你玩这些虚的……我自己邀请人加入的时候可是啥都讲的,唯恐对方不多问几句。

放弃独立注册入口,只允许社交账户登录的几个好处:

1、很容易联系到用户

2、通过社交账户观察用户特征

3、方便分享内容到社交网络

4、产品设计更简洁

5、更容易诱导用户登录注册

6、用户捣乱的成本增大

坏处嘛,则是极少量重视隐私的用户不愿意注册咯。

不要看我们这种小产品,唱吧是小众还是大众,你能不能在唱吧上找到注册入口?用社交账户登录,同样可以引导用户留下邮箱密码,风险极小。有人就是要操心“隐私”,那就放弃他们呗,[IE6用户][iOS低版本用户][Android异形屏幕用户]……总有一些用户是你不要的,取舍有度。

这条微博的评论里一半人坚决反对放弃独立注册入口,然后呢,啪啪做得更绝,只支持新浪微博登录……这批人誓死不用社交账户登录,和产品火不火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潮流会从固执身上碾过去的。

一部分成功产品背后,会有着与众不同的,在这个垂直市场里的价值观。“愿景/理念/价值观”这些说起来特别虚的东西,有些时候,是一款产品隐形的脊椎,潜移默化地影响设计与运营。而这些虚的东西出自一个人的经历,出自他的内心深处。既学习不来,也恶补不来。

①离职半年,终于可以讲一讲相册。独立相册最大的问题是,需求市场从08年开始一直在缩水。相片存储最大的动力是分享,被社交网站拿走;其次是安全存储,被网盘侵蚀。在内容分享与大批量原图存储之外,独立的相册市场越来越小。随着08年社交网站和个人博客(均自带相册)全面兴起,则日趋式微。

②独立相册的衰落,大势所趋,国外国内皆然。如果产品设计足够漂亮,还有可能吸引到一部分视觉系用户,但由于市场预期并不乐观,很难争取到这样的设计资源。如果走摄影分享路线,在国内那也是个小市场,而且从相册延伸到摄影,基因不对,氛围不对,带来的污染多过收益。我在这里便吃了不少亏。

③相片的移动端云存储,我尝试过,收获并不大,在当前这还不是显性需求。创新的群分享功能则受重挫。而拍照社交APP在国内本身并不热门,我对此亦无灵感。Pinterest的基因压根不是相册,从存储引申过去甚难。其实“存储背景”引申到哪里去都难,除非做2B的云服务,政策上又不允许。背景反而变成了镣铐。

④整体看图片类产品,纯正的Pinterest/Instagram/Path/Tumblr/Flickr在国内都不热门,Photobucket类的独立相册则持续衰落。美蘑的火爆与“图片类产品”其实无关,那么,以图片为卖点的独立产品有没有特别成功的国内案例?答案是木有。国内用户重话题,重社交,重实用价值,但并不特别看重审美价值。

⑤离职之前的半年如同困兽,但是部门编制又在那里。其他部门的同事比我幸运,在老业务基础上找到了大佬支持的新项目,问他如果没找到这个项目怎么办?答“不敢想。”问新项目如果拉不起来怎么办?答“不敢想。”于是叹气不止。那时还有机会做阅读类产品,推掉了,没感觉。基本上卡死在原地,只能辞职。

最新报道,Facebook正面向个人用户关闭问答服务,不过专页和群组仍将提供该服务。依稀记得当年FB做问答时,业内专家哀叹另一些问答服务XX,XX末日将临。FB加强状态更新时,业内专家哀叹Twitter末日将临。FB加入签到功能时,业内专家哀叹FourSquare末日将临。业内专家是一群看见大家伙就腿软的怂人咩?

抽屉式菜单的好处,一是节约显示面积,二是减少对主页的干扰。反过来看,如果APP没有一个至关重要,让用户停留时间超长的核心主页,抽屉式菜单就是不合适的,反而削弱了其他页面的入口,让APP的印象变得单薄,冷清。我就在这里犯了错,反省,改正。

我提的需求,如果没亲手验证它上线,谁说“ok啦”我都不信。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在我过去的职场经历中,能做到这点的人却不多。更常见的是问下属:那个需求上了吗?上了。你验证过吗?程序员跟我说做好发布了。你亲手验证过吗?程序员都说做好了,再说QA也测过了。哼!所以你偷懒没测咯!……(上司是死变态!!!)

我做设计的习惯是,首先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效果,然后在心静的时候,去N个产品里找近似元素,把能抄的优点混搭过来,一边扒拉一边沮丧地说,不行啊,抄不到多少啊,麻痹还得自己动手原创啊。大家的产品架构和思路不一样,设计理念与风格更不一样,我也想偷懒照搬,但不可能嘛。同事常嘲笑我说,你又到处抄了。我也不在意,有得抄是多美好的事情,结果却常是愁眉苦脸的“没得抄”。这里的关键是,你有自己的产品架构与思路,设计理念与风格,“抄”是为它们添砖加瓦,把你的构思实现得更好。但构思本身都靠抄的话,难免邯郸学步。

我比较反感同行用“体验很好”来评价产品,体验2字太含混,常听见吵架双方喊着同一句“尊重用户体验”,恨不得互相来一记窝心腿。不如将体验细细分解:

1、产品是否有用,至少有趣

2、用户是否能快速、直观地理解产品价值

3、交互对核心流程不构成阻碍

4、界面不引起用户恶感

5、细节处理引起用户好感

以上权重依次降低。拿迅雷做例子,有段时间它的界面引起我极大的恶感,交互细节处理每次用都被我嘟嘟囔囔地骂个不停,今天更加被“监视设置”气个半死,但还是掏100多块钱做迅雷会员——下载加速啊!而同行称赞一款产品,多盯住界面交互细节这些皮毛层的东西。何必喃?常被人挂在嘴边的所谓“体验很好”,即界面交互层的处理优雅得体,最大的用处是增加新用户的好感,让他有更多耐心去探索产品价值。因为界面交互“体验很好”而带来口碑传播,其实很少的,“有用有趣”才是口碑的根本。完全拼体验的产品也不是没有,比如weico,随享,但案例并不多。对界面交互层的体验追求,更多是产品团队的个人追求,是他们的习惯与品位的表达。所以产品团队抠一抠体验也没什么,但外人把这个当做是核心竞争力,未免就天真烂漫了。

两年前还为一些花哨的,增加系统复杂度的所谓“个性设计”而沾沾自喜,现在却为使用更少的功能,简洁可复用的内容元素而喜不自胜。最近一年在产品设计上成长很多,没什么秘诀,多干活呗。策划交互QA一手承担,网站APP双管齐下。以前做总监指挥产品经理,只会把自己变成二杆子产品经理。但二杆子也有春天……刚组队时我在内部经常说,我是二杆子交互,请大家多提意见。半年后又说,“二杆子”3个字可以去掉了,我是普通交互,请大家多多指正。说明只要大量实战,哪怕无师自通,水平也是可以很快提升的嘛。真不欣赏那些抱怨活儿累的设计师——修行的机会是求都求不来的。

09年,我的MSN签名一度是“这个不美好的世界的改变,从你用力改变自己开始”。这句话到今天我还是相信的。几乎所有的沮丧失意都与命运无关,与你自己的缺陷有关。也几乎没有不能改变的缺陷,只有不能改变的顽固与惰性。

有一种说法是,熟人之间的网络社交需求,维系于激发熟人之间互相关注,讨论的话题。国外因为party流行,能提供常青话题,所以社交网站更活跃强大,国内这方面就很单薄,所以人人始终跨不出学生圈,开心也靠小游戏来勉力支撑。社会基因决定了国内互联网缺乏社交的基因。任何社交除了以“关系”为土壤外,还需要以“话题”为藤蔓,如果生活中无法提供足够的网络话题,社交的叶子也就无从依托了。由此看来,新浪微博重媒体并不完全是新浪的基因造就。我留意观察过不少普通用户的微博,生活琐事完全不能支撑微博的活力。不过,刚才有人用QQ空间的例子来反驳我对社交话题的看法,我因为不玩QQ空间,还真不好回答。憋了半天,只能解释两点:1、QQ关系链比常规的熟人社交关系更庞大,2、QQ的黏性保证了QQ空间的内容到达率。可惜这两点都没法复制。

跟运营妹子聊职场,我解释“新人比老人薪水高”的常见问题,理由有两个:

1、上级和老人接触得越久,对优点就越发觉得理所当然,对缺点又记忆深刻,而新人则只见其好,不闻其坏

2、对当下紧缺的岗位,上级心理上容易接受溢价

这两点啊,都是人性,和恋爱婚姻什么的也是一个道理。虽不合理,却难改变。等到公司分出“老人”“新人”,通常主线业务已经上了轨道,商业模型基本成立,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只要基本素质过硬,老人和新人的产能差距不会太大,但老人的缺点总是那么刺眼,对新人又满怀意淫。人性如此,所以有些公司里郁郁寡欢的“老人”不妨择吉日跳槽为宜。

关于“极致的体验”,我以前也讲过几次,后来呢,一听到就哆嗦。什么叫极致的体验?极致体验对成败有什么帮助?牛逼如iPhone,关键环节不极致的地方也很多,比如中文输入法。所谓“极致”更多是设计者的个性偏好,无关胜负,也不是通用法则。我更喜欢和工程师认认真真地合计“研发性价比”这档子事情。拿我自己举例子,我做设计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什么“极致的体验”,从不追求那个。有些环节灵感爆发,会有妙笔;有些环节必须爆破,逼急了也能发大招。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发挥,出自内心冲动,不需要任何口号来激励,目标来指引。简单来说,我认为产品设计者应该跟随自己的个性偏好,跟随自己的灵感与冲动,跟随自己对用户市场的观察理解,而不是跟随任何的成功案例,名人事迹,格言警句。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