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4, 2012

在中国,对产品之间的互相借鉴有着病态的宽容,也有着病态的苛刻。

谈及这个话题,首先得对“产品抄袭”下一个定义。

问: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标志性的细节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在APP上成为标配的“下拉刷新手势”,源自于Twitter客户端Tweetie的独创性设计,我记得还申请了专利。但你看现在满大街的APP都下拉刷新,甚至苹果自己的iOS6里边也应用了这一手势……

今年10月,Mac版Tweetie停止服务。科技媒体对它的悼文里写道:Mac版Tweetie 2009年4月20日推出,引入了自己的一套UI范式,迅速在整个Mac应用设计圈中蔓延开来。例如侧边栏导航几乎被用于所有Twitter客户端;导航栏上展示当前位置的“小突起”也是布里克特的发明,Google+、Instapaper等数百款应用借鉴了这一元素。

这么多抄袭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唉,唉。

问:细节就算了,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标志性的核心模块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你说这源自于Pinterest的瀑布流……现在满大街都玩瀑布流,生怕成为时代的落伍者。难道第1个抄袭者被千夫所指,第100个抄袭者就是紧跟潮流?

这逻辑不通。

即便谈道德,也须讲逻辑。即便是痛恨抄袭的人,也需要直面那些你设计的产品(或你喜爱的产品),其中大量的细节与模块来自于“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的设计被抄得多了,便模糊了出处,变成时髦甚至是惯例,并且在复制中得到花样百出的改进。难道因为大家都来抄这个就不算抄了吗?亲爱的,请回答我。

问:好吧,不谈局部抄袭,全局性地仿效人家产品,整个照搬过来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当年照搬ICQ的OICQ……现在还有人说QQ山寨了ICQ吗?恰恰相反,QQ被视为中国最杰出,最创新的产品之一,而ICQ早已泯然众人矣。

曾经照搬Google的百度,后来出了贴吧这样杰出而创新的产品。曾经照搬Twitter的新浪微博,也有很多创新,甚至被Twitter回过身来仿效借鉴。这时,亲爱的,你是否恨铁不成钢,心想怎么就不能从头创新到尾,一开始非得山寨人家,污了名节?

有此志气者,宜从自己做起。

回到正题,说说我的产品抄袭观。我对于仿效人家的优秀设计,从来都没有任何羞耻感,有好的就拿过来用呗。看见带感的新奇设计常呵呵直乐,大喊道:抄!拿过来抄!

但是,如果我的产品里没有独创性的,值得夸耀,甚至值得让人家来抄的设计,我会感到强烈的羞耻。

很多人拿苹果胜诉三星的案子来说事,请先搞清楚,三星抄的是工业设计。互联网产品设计的专利诉讼有经典案例吗?我没有印象。譬如以创新而闻名的Facebook曾经仿效FourSquare成名的CheckIn功能,结果做砸了;最近又把仿效Twitter的“Subscribe”功能改名为“Follow”,展现出抄到底的决意。奇怪的是腾讯这么干必定被口水淹死,大洋彼岸的领军人物却受教众膜拜……

即便谈道德,也须讲逻辑。

在中国,对产品之间的互相借鉴有着病态的宽容,也有着病态的苛刻。细节不能仿效,模块不能仿效,全盘更不能仿效。只要产品与他人有些相似,耻笑声便滚滚而来:“山寨货”“抄那个谁谁谁的”“中国人怎么就知道抄?”与之对应的,又有另一种大嗓门轰隆隆作响:“谁他妈不抄啊”“活下来最重要”“赚到钱才是大爷!”

话不投机,说点别的。

我虽然不介意抄,甚至乐于去抄,但经常苦恼于找不到抄的对象。我做产品,首先在心里边有一个很明确的意象,知道自己想做出什么样子,再围绕着它来设计架构,填充细节,往往从若干款产品里分别提取我想要的部分来混搭。但如果意象和架构比较特别,经常连看数十款产品还苦着脸说“没得抄啊”,觉得都卯不上构思。被逼得没法子时只好凭空去画原型,自嘲为“狗急跳墙的创新”。

比如做手头上这款产品的时候,同事常听见我喃喃自语“咋个又没得抄喃……”

有时候又喜洋洋地指着原型说“这里,这里,都是世界各国均无先例的设计哦!”

所以有人说我仅仅是山寨erly而已,淡淡一笑。也有人说我的创新设计很赞,也淡淡一笑。还有竞品把我们的一部分创新设计1比1仿制,在蝉小队激起欢笑的声浪。

在我看来,抄并不羞耻;瞎抄,生搬硬套,抄回来消化不良上吐下泻,这才是羞耻中的战斗机。毕竟每款产品都有自己的情景逻辑,整体构思,市场背景,搞不懂这些因缘,一看人家的设计cool就动手抄,很容易东施效颦。而有能力抄到位的团队,基本上也有能力在仿制过程中作出差异化的设计,注入自己的风格与构思,相当于创意的分裂繁殖。

另外,对于国内产品仿效国外产品,鄙行业的反应也忒大了点。大部分国外产品明摆着不重视中国市场,难道让国内用户翻墙去用英文原版?天方夜谭嘛。有些人看盗版电影美剧的时候理直气又壮,觉得国内不引进,难道让我海外代购英文原版?同时又指着国外产品的仿制者怒叱:可耻!人家明明是翻墙可用的!

作为一个用户(而非从业者),我希望用到好的产品。一边是国外产品全英文界面速度又慢,一边是仿制品全中文本地化秒开网页,你叫我怎么选?我也想支持原版,先挂上VPN再恶补英文三级好咩?那些不会翻墙英文不好的用户就注定“不在服务区”好咩?

显而易见的是,国外的好产品大多数不进来,更不会为中国市场进行本地化调整,如果没有人去仿制,移植,国内用户就得不到好的互联网服务。大喊“为什么不创新”固然豪情盖天,有此志气者,宜从自己做起。何况仿制移植只是个开始,在本地化的过程中,产品会渐渐生长为另一个样子——毕竟用户群大相迥异。基因的复制与分裂不断进行,才能构成繁荣的多样化互联网生态。

我从不介意谁抄了谁谁谁,但我会介意他有没有抄到位,有没有成熟的移植与聪明的本地化。如果在仿制之外更添出彩之处,那么,他还会赢得我的尊敬。

最后,举一个粗浅的例子作为尾声。APP语音对讲大约是TalkBox首创,其后成为IM标配。前些日子我偶然安装了TalkBox,大失所望,各方面都不如后来者。想起一年前千夫所指微信山寨TalkBox,亲爱的,你更愿意追捧一款整体品质平平的原创应用,又或者语音IM在基因复制并分裂后,遍地开花争奇斗艳?

这个案例里,复制不仅没有扼杀创新,借语音之力青云直上的微信,反倒做出了更多的创新动作;而始作俑者TalkBox后来波澜不惊,也与其“一招鲜”有关,后续版本缺乏打动市场的亮点,不能单怪微信只手遮天

Tags: ,,.
12月 10, 2012

刷榜是个很滥的话题。首先,我反对刷榜。

有人辩解说,这不过是付费推广方式,和打广告什么的难道不是一回事情么?一款刷榜的应用,如果在第三方市场挂满广告,也能达到冲榜的效果,只是刷榜的价格更低而已。难道价廉也是罪?

我在微博上发起了这个话题的讨论,有人说,刷榜制造虚假信息占据榜单,误导了消费者,也损害了App Store的权威性。还有人说,劣质产品更愿意刷榜而不是打广告,污染了App Store榜单。我觉得这些观点都不对。

第一,谁说劣质产品才刷榜?优质产品一样可以刷榜,难道丑男强奸是犯罪,帅哥强奸就是爱爱?第二,产品就算不刷榜,投入高额营销费用也能占据榜单,为什么把钱花在刷榜上就是虚假信息,花在Banner上就是真实信息?

这些想法一度让我感到迷惑,难道对刷榜的反感只是某种道德洁癖?

后来,我找到了“边际效应”的解释。

对于传统的营销方式来说,推广渠道是分散的,研究与利用不同的渠道,这是成本之一。而各个渠道的用户又是相对恒定的,在某地投放广告一定时间后,效果会快速衰减,这是成本之二。为了维系营销的新鲜感,推广的噱头与手法也得常换常新,这是成本之三。

简单来说,传统营销方式受到边际效应的影响,推广是波段式的。比如针对新版本发布,在10个渠道用5种不同的方式投入50万市场经费,2周后效果衰减得厉害,就得停止投放,或开发新的推广渠道与方式。因为后者的成本高昂,所以推广2周冲榜成功后,通常会减少预算,等待下一个大版本带来新的推广题材,再进入下一轮密集推广。

这样的波段起伏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榜单也随之快速更迭。再加上App Store对新应用的加权,对老应用的降权,保持了榜单的活力。

刷榜就完全是另一回事情了。App Store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应用分销渠道,对比其他渠道,它的用户量几乎是无限的,推广方式也是单一而有效的。边际效应对App Store的影响远低于其他渠道,这意味着可以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种方式(刷榜),持续地投入市场经费,换回稳定的上榜效果。

再直白点说,传统营销方式就像一个正常的游戏玩家,会困会饿会休息;而刷榜就像打金工作室,三班倒不停地刷金币刷装备。那么每小时的游戏排行榜上,毫无悬念,永远是工作室排在前面。正常玩家心理不平衡了,也去买金币,让工作室越做越大。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情况呢?不刷榜谁都没法生存。推广不再有技巧和波段,就是简单粗暴的砸钱,钱多的笑到最后。

那么,营销边际效应对市场秩序的调节,也就荡然无存了,完全由付费金额决定市场排名。以前受到波段影响,起伏升降频繁,较少营销费用而口碑绝佳的应用也有机会露头;近未来榜单则常年被付费应用占满,预算不足的那就得去死!

麻痹的。

最近听到两条江湖传言,真假不知。其一说,几大刷榜公司坐下来谈,划分App Store的刷榜排期,从榜单第几位到第几位,星期一三五/二四六,都分得清清楚楚,秩序井然。其二说,因为刷榜的应用太多,价格飞涨,刷榜带来真实下载的CPA提升到了4块钱一个,和传统营销渠道相差无几,已不具备成本优势。

涨价?这只是刚刚开始。

有人在微博上问我,你刷榜吗?我说应用都没上架,我去哪里刷。他问那你准备刷榜吗?我不敢发毒誓,谨慎地说,到了不刷榜就无法生存那一天,我会跟,但现在还没那么惨烈。我宁肯付出更多的正常营销费用,达到接近的效果,只求心安。在“还有得选”的时候用破坏市场秩序的方式换来收益,我绝不干这样的事情。否则,宁肯回大公司受气,也绝不在自己还能做主的时候缺德。

做自己厌弃的事情,变成自己鄙视的那个人,换回来的成功就像灾荒年间易子而食一样,固然饱餐一顿,却心如刀绞。

感谢蝉小队的成员都理解和支持我。骄傲比富贵更重要。以我们的才能,养活自己非难事,但降低道德尺度去交换市场份额/下一轮融资/个人收入与江湖地位,我觉得好丢脸。当然,道德尺度不能推己及人,我不评价他人。相信冷笑着指着我说“市场上打不赢就找借口,踩着别人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也不少。就像爱吃狗肉的一见爱宠人士就大骂装逼犯一样。

各行各路便是。

Tags: ,,.
12月 3, 2012

我是南方人,活到36岁,在北方没有连续待过一个月。从2000年起有三次机会去北京工作,都错过了。没缘分呐。

不过,北京的朋友对我说这是件好事。

朋友说,你以前在杭州城西租的房子120平精装,小区极佳,月租3200元,你知道北京不太偏的地方这房子得多少钱吗?7000!还未必租得到。

朋友说,7000房租也就算了,北京全是黑中介,租房子不被坑几乎不可能。你愿意掏钱,还得忍气被坑。以前有人写了篇《怎样避开黑中介》发在网上,结果被黑中介查到她的电话,天天骚扰谩骂,跟黑社会一个德行。

朋友说,北京不像成都,广州,很少有“生活小区”的氛围。偌大的居住区没几家餐馆是常见事,过了晚上9点,出门找个亮灯的小店都不容易。

朋友说,交通,嘿别提交通。高峰时期的地铁挤到什么程度呢,赤膊冲锋3-5班次,有可能挤得上车,上去也是张肉饼。每天早晚各做一次饼。

朋友说,你有钱又怎么样?北京那路堵的哟,很多公司高管把宝马停在小区里,月薪3万的人跟月薪3千的人一起挤地铁上班,他怕迟到。

朋友说,北京太大了,上班1-2小时稀松平常。要说住在公司旁边吧,换一份工作恐怕就得搬一次家。再说两口子的公司都离家近,这概率太低,总有一人起早归晚,在漫长拥挤的路上消磨无所事事的两三个小时。

朋友说,沙尘暴,沙尘暴你见过吗?出门一看天是黄的,鼻腔里总是觉得难受。每天晨跑的老外,几年后得了肺癌,天知道这是不是段子。

朋友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皮肤是不是很差?在这么干燥的北方,混浊的空气里,几年下来脸跟砂纸似的。

朋友说,3万,五环内买套房子3万一平起。五六十平的蜗居卖差不多200万,200万呐,一家子人在北京干20年,才能存够钱买套自己的小房子。又或者惨然面对黑中介。

朋友说,不买房吧,总得结婚生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小学,中学,那个麻烦哟,我能受委屈可为什么我儿子还得受委屈……

9月我去了北京一趟,谈些工作上的事情,住在苏州街那边。旅店一晚300块,环境真心差。坐地铁出门吧,地铁上不仅没有联通的3G信号,连2G信号都断断续续,电话打不出去。换成打的呢,一辆辆空车从面前扬长而过,令人惊诧。过去四五辆空车,这才停下来一辆的士,带着哭腔跟司机说“师傅我到亚运村。”“不去。”车开走了。

我住的地方距离地铁口不太远,人流密集。傍晚在街边绝望地等的士,黄昏中,一大波僵尸向我走来。他们神情木讷,目光呆滞,丝毫看不出活人的迹象。他们与这个城市互相折磨,又死不放手。

那时,我忽然之间就断了去北京的念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