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22, 2013

用QQ邮箱发一封求职信,这事儿最近闹得火热。且不谈事主的言语出格——单说“QQ邮箱发求职信合适吗”?

1、

单看用户覆盖数,QQ邮箱在国内应该是老大,国外邮箱用户则是小众。从统计学的角度,国外邮箱用户的平均素质当然优于QQ邮箱,和211毕业生平均素质优于普通大学,台湾人平均素质优于大陆人是一个道理。

在知乎讨论帖里,有个人的回复很有意思,说曾经用算法分析了某企业的4000封简历,寻找未通过的用户共性,发现“QQ邮箱”和“大量感叹号”都是TOP5的强特征。你认为自己的素质较高,这是个案,Qmail简历平均素质较低,这是均值,完全两码子事情。

因此,当HR每天处理数百封求职信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有一套心理认知惯性,来自Gmail的平均质量会高一些,来自Qmail的平均质量会低一些。这个心理模型可能只关联到邮件列表的第一印象,也可能用邮件分组等方式区别对待,提高审核效率。而这对于求职信的影响,大致是多看一眼,少看一眼的区别。

2、

QQ是个娱乐气质很重的品牌,QQ邮箱受其牵连,在正式的商务场合会显得不够得体。如同多数名片不会印QQ号一样——虽然交换名片后,常常问一声“你的QQ号是?”

品牌这个东西,天长日久,潜移默化。QQ是强劲的个人应用品牌,放在正式的商务场合则不够郑重。想想有多少公司电脑禁装QQ?我的前雇主163便是(sb)一例。你很难想象一个商务气质的品牌会被公司禁用,海量和QQ相关的娱乐新闻,社会新闻也损害了它的商务形象(所以QQ邮箱推出“vip.qq”,试图同时满足商务场合的需求)。虽然邮箱品牌说起来特别虚,好歹是商务礼仪之一,和某些公司要求穿西装上班是类似的道理。各行各业的场景不同,置身事外讲一句“装逼”很容易,身在局中却不理会这些细节很难。

应聘(大公司)商务性质的工作,用商务气质的邮箱,礼数上会更周全一些。

3、

除了正式的商务场合,还有另一种情况,互联网行业的某些岗位也不适合用QQ邮箱求职。比如说,产品经理。

我就是产品经理,从我的立场来看,Gmail在产品设计层面是优雅而高效率的。Qmail是国内最好的邮箱,但和Gmail的设计相比,整体上落后不少。那么我当然会认为我的PM同行们,应当使用最优雅的产品,“墙”对于PM完全不是障碍。

在这个特殊场景下,用QQ邮箱发来求职信的产品经理,我的第一印象会存有偏见。而我认识的优秀的PM,主力邮箱清一色Gmail,连个163邮箱都找不出来(这并不影响他们同时用多个邮箱品牌)。此外,我也希望工程师多用Gmail,相似的产品应用环境,会增加PM和工程师之间对产品设计的共识。

对于其他产品岗位,比如视觉和运营,是否用QQ邮箱应聘无关紧要。用Gmail发简历在我这里则会有额外的印象分,类似于“哎,原来是校友”,但敝司的两位UI设计师不也用QQ邮箱么,可见这压根不成问题。

4、

回到事主这里,他招聘的大约是科技媒体编辑,对国外产品理应有相当的敏感度。那么,用Gmail或雅虎邮箱,Outlook,甚至Facebook邮箱投递简历,会赚到更多好感。

所以事主的原意,放在他的专属场景下是说得通的,可惜争执中言语出格,开了地图炮,接下来向闹剧的方向发展,反击大约有这么几种:

-事主言语出格,激起众怒,支持他原意的人都是混蛋

-QQ邮箱做得这么好,你们有什么资格黑他?

-我用Qmail,你们歧视Qmail,相当于我以后求职会遭到歧视……你们这些败类!

-我就是产品经理、科技编辑、天使投资人,场面上我也用Qmail,铁证如山指出你在装逼

唉,逻辑,逻辑是很重要的。

有人一本正经地在微博里连问我:“为什么优秀的IT人士多半不用QQ邮箱,IT圈对QQ邮箱的鄙视难道不过分吗?这是一种非理性的情绪吗?这是匠人自尊在作怪吗?”我猜他最后一句话是想说“这是在集体装逼吗”,最后忍住了,给我点面子。

认为QQ邮箱不适合发求职信也好,优秀的IT人士集体装逼也好,只要开了地图炮,基本上都是非理性的。人在感觉自己被冒犯的时候,理性会冒着咝咝白气蒸发,以牙还牙的蘑菇云升起。然而如前所述,不适用Qmail的专属场景固然存在,却没必要对号入座,因为那个座位并不是为你设置的,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会受到影响。

5、

讲这么多,无非是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不了解的场景,小样本也很难推导出可靠的结论。以己推人,常常不得其要领。看上去极为荒谬的事情,常常如此。

不必过早愤怒。

举个例子:从第三方平台接入支付宝付款,需要输入两次支付宝的支付密码,而不是常规的一次登录密码,一次支付密码,此事颇为古怪。相关议论有说脑残设计的,也有诛心的阴谋论。当事人在知乎上回应说,很多用户只记得自己的淘宝登录密码与支付密码,记不得支付宝的登录密码,无奈之下,只好输入两次支付密码……

对着自己不知就里的事情大骂傻逼,装逼,混蛋,当然比了解这个千奇百怪的世界更容易得多。

6、

最后再次回答问题:“QQ邮箱发求职信合适吗”?

在绝大多数场景下,这毫无障碍。对于大公司的商务职位,以及其他个别岗位如产品经理,交互设计师,科技媒体编辑,QQ邮箱会带来额外的减分。不过受重视的关键还是简历质量,QQ邮箱产生的负面影响,充其量只有20%。一个相当适合的求职者,不管用什么邮箱都会被录用,但如果你在乎这20%,不妨在特殊场景下换一个不减分的邮箱。

PS:如果我没猜错,看完这篇文章还是会有人骂“QQ邮箱做得这么好,你有什么资格黑他,装逼犯!”我提前回复如下:好汉饶命……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7月 29, 2013

iDoNews 小牛注:如今,越来越多的媒体人离开媒体这一行,他们或去创业,或去做投资。不断有人问为什么,多数回答是,媒体人太辛苦了。

我今早恰好在想一个有关媒体的问题,所以看到你的专栏说明里有“媒体”两字就想请教一下你。你的专栏被虎嗅曝光后,预计向你提问的不在少数,我不着急。

我在某二线城市做一个游戏媒体的主编,因为进入了媒体这个行业,所以最近一直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从前段时间一些有关媒体人的文章来看,很多人都认为做媒体是个苦逼活,工资低,加班多,压力大,不少人最终都是转行公关、产品、创业等等。

但是从你的博文来看,你对媒体并不反感,甚至会怀念做编辑的日子。这一点我很理解,对于写出好文章时的兴奋,我也有同感。但兴趣终究不能当饭吃,再说喜欢写字,开个博客就能满足。

具体来说,我的忧虑主要在三点:

1. 做媒体似乎是说的多干的少,是否会被认为只会耍嘴皮?尽管媒体人高谈阔论,有些人影响力还很大,但似乎也并没有因此得到一些可以让他们实践其高谈阔论的职位,这是否是个讽刺?(说明一下,说这个并没有对媒体人不敬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讨论,因为我自己也是在做媒体)

2. 媒体人是否最终都会转行?就拿你呆过的网易公司来说,网易科技的几个前任总编几乎都下海创业,当然这是个人选择,不是必然。但他们都选择创业,一定是有原因的,我猜测以下几点:比如不愿意站在岸上看别人游泳,比如媒体业的衰落趋势,比如做媒体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如果最终会转行,为什么一开始还要进入媒体呢?你可以说做媒体可以积累人脉,但积累人脉的方式一定不止做媒体一种。

3. 我想知道一线城市的门户网站和科技博客的薪资水平。拿我自己来说,我的薪水在本地应该只是中等水平,买房是想都不要想的,至于将来怎样,我也不很乐观,涨工资是肯定的,但应该很难涨到足够我还房贷和维持生活。做科技媒体的基本都很年轻很聪明,但随着年龄增长,有些事是不是还得考虑考虑?都说做媒体赚不了大钱,我就问一个简单而直接的问题:在北京的科技媒体任职,五年或十年以内是否有希望买得起房,或者说工资是否够还房贷以及维持基本的生活?

你没猜对,其实啊,怪蜀黍平均一个月收不到2封咨询邮件,大部分还是“职场新人择业求解”“如何做好产品经理”这种千篇一律,蜀黍也懒得回答的问题。

呵呵。

1、

“说得多干得少”……外人怎么说无所谓,媒体人为什么会这样讲自己?媒体即信息渠道,同时也是一部分信息的源头,低估渠道的价值与技术含量是件蠢事,恰恰相反,渠道决定了信息的传播性和影响力。挖苦媒体人“高谈阔论”,相当于让影评人都去拍电影,时评家都去做政客,相当的无厘头。而你这个问题的焦点在于,媒体人是否能拿到媒体以外更高的位置,这得看高到什么地步。基本上做到VP是没问题的,但成功的CEO很少来自媒体,who care,总不至于不能盛产成功CEO的职业都自卑得发抖吧。

2、

为什么进入媒体?因为自己曾经爱做媒体啊。平媒有做一辈子的,但网媒基本上都会转行,who care,如果要选择“一辈子的职业”,请报考公务员。我想了想,你提问题的角度不大对头,大意是什么职业又稳定,又长寿,又容易出人头地呢?这就不是择业了,是在赌马,想赌一匹最快的,稳赢的马。说回正题,网媒做不长久的原因有几个,一是眼界开阔人脉也广,容易发现机会;二是很多人有浪漫情怀,而媒体无法长久地承载这种情怀;三是相对于平媒,长期做网媒的积累与乐趣会少一些,而且节奏太快容易疲惫;四是网媒市场趋于饱和,影响力触碰到天花板,以至于内部的晋升空间有限。我猜,后两点最为重要。

3、

我离开网媒四五年,对薪资水准不大了解,随便一说,一线城市资深编辑的年薪可能在12-18万之间(税前),部分频道还有些灰色收入,比如车马费,这笔钱在一线城市买房子也颇局促。诚然,做媒体赚不了大钱,可大家不都赚不了大钱么,像我这样的产品汪不也赚不了大钱么?“如何用月薪还房贷”是一个举国上下哀鸿遍野的难题,但问题的焦点并不在于职业选择——就我所熟知的互联网行业而言,上规模的公司里,任何工种的中高层职位都能在当地买房还贷。当然,房价再涨几年又很难讲了。

Tags: ,,.
07月 15, 2013

我是一名测试工程师,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在公司里面遇到了另一半,他是一名开发工程师。(你的博客是他介绍给我的,我想他可能会看到,可能猜到是我)

由于项目需要他调到了外地,已经超过半年了。之前我曾经申请过出差,但是他的老大以“某些老大比较忌讳两个人在同一个组”为由,最终拒绝了我的出差申请。最近我又在申请出差,不过这次不是同一个项目组。我目前的岗位负责的事情越来越多,也就是算是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这边好多工作多年的老大哥,想往上爬有很大的难度,不过算是比较稳定。而现在申请出差的项目,测试这部分的人员安排还没完全定下来,所以说还有机会。虽然有信心,但还是有点担心。

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怪蜀黍。

1、你如何看待情侣在同一个公司,或者同一个部门,或者项目组。

2、现在我们两个人的事业都在上升期,都是需要拼搏的时期,要不要专心工作,先放下儿女私情?

3、你觉得我应该选择留在现在的项目组,还是选择比较有机会的项目组呢?一边是稳定但是分开,一边是机遇但是可以在一起(机遇代表的是高强度的工作),怎么选择好呢?

4、最后问一个纯属情感的问题,可以不回答。他经常叫我看书,但是我又是那种不怎么喜欢看书的人,看书也是看心情的。你觉得我应该听他的话强迫自己去看书,还是继续看心情看书呢??(也许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选择,他或者我才会听进去)

喜极而泣!多少年,多少年以来,终于有“职场新人择业求解”“如何做好产品经理”以外的问题了。认真回答你!

1、从管理的角度,不希望看到情侣在同一部门。当一方累积负面工作情绪的时候,容易传染到另一方,床头风,吹得凶,这种事情不是“职业素养”能解决的。极少数公司鼓励内部恋爱,算是独特的企业文化,甚至有“来把妹子”作为招聘竞争力的例子,但在同一项目组的风险还是很大的。没有部门经理愿意看到今天刚批完一个下属,明天他GF就对自己横眉冷对。

2、要不要先放下儿女私情?那得看如果放不下,你和他的事业会受到多大损失。绝大部分人一辈子的恋爱次数有限,结婚后,恋情渐渐转为亲情,注意力也会转移到孩子身上。所以那种“敲击你的心”的恋爱,说是像装满宝石的匣子一样珍贵也不为过。那么,分居两地换来的事业上的收益,是否能弥补孤枕难眠,无处依偎,周末独自坐在电影院里而没有另一只手相握呢?

年轻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年轻有多么短暂。

3、按照你的描述,一边是跟BF朝夕相处,还有更好的事业机遇,另一边是“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换来的仅仅是工作稳定而已——这答案还用问吗?当然是换项目去他那里啦!!!难道二人世界与事业上升,这鱼与熊掌兼得的美事,不值得用“工作强度增大”来换取吗?

这个世界上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稳定”,害怕改变,害怕未知的命运。然后呢?在波纹平静的池塘里长发掉落,胸部下垂,渐渐佝偻了腰。我却觉得,哪怕从一个池塘跳到另一个池塘也好啊,才不要一眼就能看到头的人生。与其追求稳定,不如追求成长,变得更强,40岁之前都不会为找工作发愁。至于忙忙碌碌,劳心劳神,还可以让他每天给你捏腿捶腰来补偿嘛。“哼!老娘加班回来了!”“快来一个湿吻,女王!”

4、这个看书,咳咳,看书自然是很好的。

咳咳,但是我也不大看书,鄙人不学无术很多年了。

通常情况下,在学校里的心思单纯,求知欲也强,比较容易看得进去书。工作后心思浮躁,杂念丛生,外界干扰太大,许多人渐渐搁下了看书的乐趣。但现在电视是如此弱智,电影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每天对着电脑工作,如果再不看书,就活在一个信息封闭的空间里,一个狭小简陋自己却浑然不觉的壁橱里。

我们看书,并非从中获利,而是拓展对世界的认知,在头脑中构建更广阔也更缤纷的世界观,了解这颗行星上的种种奇妙之处。这就像是单色印刷,四色印刷,六色印刷的区别,而你的心念与感知即是印刷品之一。

所以,不必逼着自己看书,阅读不应该是一件特别勉强的事情。你可以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也能收获(非垃圾)信息的书,花时间去找到这样的书(或者杂志)来看,另外用移动设备与碎片时间看书也是个好选择。推荐Kindle,推荐多看,甚至是去AppStore下盗版电子书也好。多花些心思去发现适合自己的阅读方式,就会重新拾起阅读的乐趣。

Tags: ,,.
07月 8, 2013

iDoNews 小牛注:博客时代,能够写独立博客的人都被成为“大师级”人物,微博时代,人人都是作者。但当你花费太多时间在这些上面,外人眼中你就是“不务正业”或是“自我营销”。作者郭子威告诉你,其实,真没那么复杂。

我从2008年开始写博客,以互联网产品话题为主,至今大概写了300多篇文章。尤其当我困于产品低潮期的时候(资源匮乏,坐冷板凳),基本上全靠写博客来消化对产品的热情,有时候一周会写三四篇。

回头来看,以前的文章1/3是废话,1/3是蠢话,只有1/3还值得一读。它们代表了我在那个阶段的产品见解,从幼稚浅薄,到不那么幼稚浅薄。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写博客的名声远远大于做产品的名声,这尴尬直到创业之后才有所缓解。当然,为此而视我为喷子的人也不少。虽然我在博客里既不夸奖自己,也不批评他人,更不去作行业风潮之时评,但总免不了有人因文生厌。

另一种吊诡的逻辑则是,真正的牛人都不写博客,爱写产品文章的不仅半桶水,还是些沽名钓誉之徒……好吧,我只能“呵呵”作答。但有一次,有个我很信任的产品经理,在自己的博客里(没错,他也写博客)表达了对我写博客沽名钓誉的不屑,搞得我很难过,自此和他疏远。

我想提几个问题。

问题1:一个做产品的人,有些私人爱好,比如骑自行车,打羽毛球,健身锻炼,甚至是玩玩游戏,这合理吗?

问题2:一个做产品的人,如果他喜欢写一些产品笔记,记录平时的产品思考与见解,这合理吗?

问题3:一个做产品的人,如果把大量的业余时间花在了写产品笔记这项私人爱好上,这合理吗?

如果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合理”,那为什么我把周末时间花在健身锻炼上,就是正常休假;把周末时间花在写博客上,就变成了沽名钓誉呢?

不合逻辑。

当然,他们的思路我大致能猜到一些。无非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写字为乐”的人,觉得我每周花十几个小时来写博客,必有所图。以功利之心看我的产品笔记,既然不是牛人大作,那可不是装腔作势么。

算了吧,呵呵。

最近,敝司正在接触融资事宜。偶然传来一些私底下的消息,有几家VC说,纯银这个人天天发微博,不像个创始人的样子,不投。

这消息并非直接对我的回应,而是在融资圈里流传,或许也有失真。但假定我较个真,便要再问他们几个问题。

问题1:我统计了一下,自己平均每天发4条微博,平均不足30分钟,这部分时间耗费对工作有影响吗?

问题2:如果有影响,我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10点后下班,工作接近12个小时,能补偿发微博造成的损失吗?

问题3:如果我从不发微博,但把时间花在刷朋友圈,刷QQ群,跑会这些不公开的事情上面,会大大提升VC对我的评价吗?

本来也打算一笑了之,八字不合而已。结果我那条微博发出来,有人评价说“创业阶段需要的是全力做产品,而不是散心或推销自己或交友”,随后附和者众;也有不少人战栗道,创业者还是少发微博为妙。于是我觉得,起哄是件多么要不得的事情啊。

举个例子,创业者允许做爱吗?

如果允许,前戏过程加后戏,全长30分钟,会对他的工作造成影响吗?

如果影响不大,那么我现在一个人在上海创业,与老婆异地相处,把本来该是做爱的30分钟时间,用在了发微博这项私人爱好上面,更何况内容大部分是对产品的见解。为什么我就变成了不专注,不投入,不合格的创始人呢?

如果我不合格,那是不是应该调查创始人的性生活,凡每天拥抱亲吻性交超过15分钟,就以“分心”论处,给差评,不投资呢?

其中奥妙,正如鲁迅所言:“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一看到我发微博,立刻想到“他成天都在发微博”,立刻想到“他一定花了3倍5倍的时间来看微博”,立刻想到“他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工作上”。

这联想,我还真没法回答。

基本上,以己推人带来的错误是相当之多的。有人不擅长码字,便觉得发微博颇耗心神。有人自己花大把的时间沉溺微博,看见别人也发微博,便觉得他不专注不投入。有人不是跳跃性思维,理解不了跳跃性思维的人杂念丛生,便觉得怎可能一心两用。

呵呵。

谈逻辑,并不能扭转别人对我的成见,只是不吐不快罢了。如果我会因为取悦他人,把码字这项爱好给收敛起来,那才是真正可悲的事情啊。

最后,鸣谢大辉叔在“小道消息”里的声援。

Tags: ,,.
06月 24, 2013

一年来,收到不少自荐“产品助理”的消息,假定我们现在有钱,有扩招计划,我想了想,还是不会招产品助理,加入以后他干什么呢?

做策划写原型吗?不需要,我写原型飞快,蝉游记网站/iPhone版/iPad版的原型一手包干,还抽空画了另外4款与蝉游记不相干的App原型,我也没觉得辛苦。

调研市场分析数据吗?不需要,我得接触一手的材料,才能对产品设计“有感觉”,总是吃别人的二手材料会让嗅觉失灵。

协调视觉设计吗?不需要,UI是很主观的东西,对设计师指手画脚的人越少越好。

协调技术研发吗?不需要,工程师就坐我对面,有啥事儿喊一嗓子,何必再转一道手。

参与产品测试吗?这倒是能帮我分忧不少,但像测试那样复杂又繁琐的事情,与其去撞运气筛到超级耐心细致的产品助理,还不如请一位专业QA回来更加保险。

所以,我需要的其实是Android产品经理,把我不熟悉的Android生态托付给他,也可以在我忙别的事情时,完整地代理PM职责——很显然产品助理还达不到这个要求。

而这篇文章想说的是,为什么会存在“产品助理”这个岗位?

还是拿我举例子。一年来,我是蝉游记的产品经理,交互设计师,QA,也管一点内容运营和推广,显而易见的是,HR和行政也是我,时不时还得跟VC打打交道。掐指一算,我一个人的产出可能不比之前管的四五人产品组少。那么,难道幺陆叁的产品总监纯银每天上班都在磨洋工吗?如果他当时和现在一样能打,难道一个产品部门用一个产品经理就可以了吗?

绝无可能。

在过去,我主要的工作有这么几项:

1、开会,和上级开会,跨部门开会,和本部门开会,不停地开会……

2、扯皮,找公共部门要资源,和关联部门谈合作,向主管上级求支持与理解……

3、写文档,各种总结汇报,流程文档,沟通邮件……

这三部分大概会占用60%的时间与80%的心思,最后只剩下20%的心思来做产品,当然是不够的,所以要招聘更多的产品经理。加人带来更多的讨论,更多的会议,更多的文档,项目过程中的沟通成本越来越高。而扯皮不仅对外,也在我们内部产生,产品设计风格的冲突催生各种争吵,还使得成品个性模糊。人越多事越多,心越烦,完成质量却不满意。总之,工作效率打着滚地往下掉,效率越低,就越觉得事做不完,于是又挂出去一张招聘启事……

以上的背景,既可以套用在我这个部门总监不断扩充产品组身上,也可以套用在产品经理不断申请产品助理身上。照理说,一个靠谱的PM能输出非常大的能量,但这些能量中的大部分都用在“推动项目流程”上面去了。设置产品助理岗位的初衷,就是用新人来处理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流程性事务,把正儿八经的产品经理给稍微解放一点点。新人做一年学徒,悟性好的也能levelup,相当于培养下一梯队。

如此便解释清楚了为什么我不需要产品助理,蝉小队只有7个人,不开会,不扯皮,不写文档,作决定的链条特别短,再加上长期配合带来的默契感,把流程成本降到了最低。当我的心思80%放在产品本身,同时兼任PM/交互/QA也就不算什么难事儿。由于精力都用于“创造”而不是“说服”,自然写原型飞快,独断独行也使得设计上的风格统一,水准保持,不至于气味混杂。

我有一个观点,产品设计是匠人的活计。对于匠人来说,没有什么好作品是靠人数堆出来的,恰恰相反,好作品往往是极少数人在一个自由、默契、资源配给完整的环境里做出来的。增加人数其实是一件特别扯后腿的事情,带来的沟通成本与流程成本会磨损掉主创者的创造力。这道理知道的人挺多,但知易行难。尤其当你所在的环境内不可避免地有上级,上级的上级,上级的上级的上级,有平行部门与公共部门,有任务派单与汇报考核,有奖励与惩罚制度的时候,流程成本就是不可遏制的。为消化流程成本而设置更多的岗位,实质上是在加重流程负担,进一步降低了效率。低下的效率与嘈杂的环境,最终会把产品品质拉低到这个群体的平均线上,而不是群体里最强者的最大值。

所以稍微成规模的公司,可以做出一些行业平均水准之上的产品,但不容易做出优秀的产品,创新的产品,有个性的产品。当无法回避的“协调性工作”做得太多,就会压制力量、速度与灵感,而且也很难有什么打磨产品的好心情。我们这行当,人少反而比人多时发力更猛。如果都是中上水准,两三个工程师很可能比五六个工程师干得好,一个产品经理很可能比三四个产品经理干得漂亮。当他们困于体制玩一种叫“两人三腿”的游戏,永远不知道自己能跑得多快,也体会不到匠人的乐趣所在。

12月 10, 2012

刷榜是个很滥的话题。首先,我反对刷榜。

有人辩解说,这不过是付费推广方式,和打广告什么的难道不是一回事情么?一款刷榜的应用,如果在第三方市场挂满广告,也能达到冲榜的效果,只是刷榜的价格更低而已。难道价廉也是罪?

我在微博上发起了这个话题的讨论,有人说,刷榜制造虚假信息占据榜单,误导了消费者,也损害了App Store的权威性。还有人说,劣质产品更愿意刷榜而不是打广告,污染了App Store榜单。我觉得这些观点都不对。

第一,谁说劣质产品才刷榜?优质产品一样可以刷榜,难道丑男强奸是犯罪,帅哥强奸就是爱爱?第二,产品就算不刷榜,投入高额营销费用也能占据榜单,为什么把钱花在刷榜上就是虚假信息,花在Banner上就是真实信息?

这些想法一度让我感到迷惑,难道对刷榜的反感只是某种道德洁癖?

后来,我找到了“边际效应”的解释。

对于传统的营销方式来说,推广渠道是分散的,研究与利用不同的渠道,这是成本之一。而各个渠道的用户又是相对恒定的,在某地投放广告一定时间后,效果会快速衰减,这是成本之二。为了维系营销的新鲜感,推广的噱头与手法也得常换常新,这是成本之三。

简单来说,传统营销方式受到边际效应的影响,推广是波段式的。比如针对新版本发布,在10个渠道用5种不同的方式投入50万市场经费,2周后效果衰减得厉害,就得停止投放,或开发新的推广渠道与方式。因为后者的成本高昂,所以推广2周冲榜成功后,通常会减少预算,等待下一个大版本带来新的推广题材,再进入下一轮密集推广。

这样的波段起伏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榜单也随之快速更迭。再加上App Store对新应用的加权,对老应用的降权,保持了榜单的活力。

刷榜就完全是另一回事情了。App Store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应用分销渠道,对比其他渠道,它的用户量几乎是无限的,推广方式也是单一而有效的。边际效应对App Store的影响远低于其他渠道,这意味着可以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种方式(刷榜),持续地投入市场经费,换回稳定的上榜效果。

再直白点说,传统营销方式就像一个正常的游戏玩家,会困会饿会休息;而刷榜就像打金工作室,三班倒不停地刷金币刷装备。那么每小时的游戏排行榜上,毫无悬念,永远是工作室排在前面。正常玩家心理不平衡了,也去买金币,让工作室越做越大。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情况呢?不刷榜谁都没法生存。推广不再有技巧和波段,就是简单粗暴的砸钱,钱多的笑到最后。

那么,营销边际效应对市场秩序的调节,也就荡然无存了,完全由付费金额决定市场排名。以前受到波段影响,起伏升降频繁,较少营销费用而口碑绝佳的应用也有机会露头;近未来榜单则常年被付费应用占满,预算不足的那就得去死!

麻痹的。

最近听到两条江湖传言,真假不知。其一说,几大刷榜公司坐下来谈,划分App Store的刷榜排期,从榜单第几位到第几位,星期一三五/二四六,都分得清清楚楚,秩序井然。其二说,因为刷榜的应用太多,价格飞涨,刷榜带来真实下载的CPA提升到了4块钱一个,和传统营销渠道相差无几,已不具备成本优势。

涨价?这只是刚刚开始。

有人在微博上问我,你刷榜吗?我说应用都没上架,我去哪里刷。他问那你准备刷榜吗?我不敢发毒誓,谨慎地说,到了不刷榜就无法生存那一天,我会跟,但现在还没那么惨烈。我宁肯付出更多的正常营销费用,达到接近的效果,只求心安。在“还有得选”的时候用破坏市场秩序的方式换来收益,我绝不干这样的事情。否则,宁肯回大公司受气,也绝不在自己还能做主的时候缺德。

做自己厌弃的事情,变成自己鄙视的那个人,换回来的成功就像灾荒年间易子而食一样,固然饱餐一顿,却心如刀绞。

感谢蝉小队的成员都理解和支持我。骄傲比富贵更重要。以我们的才能,养活自己非难事,但降低道德尺度去交换市场份额/下一轮融资/个人收入与江湖地位,我觉得好丢脸。当然,道德尺度不能推己及人,我不评价他人。相信冷笑着指着我说“市场上打不赢就找借口,踩着别人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也不少。就像爱吃狗肉的一见爱宠人士就大骂装逼犯一样。

各行各路便是。

Tags: ,,.
11月 19,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友盟的10月数据刚发布,iOS6最新市场覆盖率是28%,这意味着新APPstore的市场覆盖率也是28%。

关于新APPstore的行业报道,就我所见,集中在两点上:

-删除了分类排行中的“发布日期”tab,对新应用的推广带来打击

-搜索界面的改版,使应用icon和第一张截图更加重要

这两点都没搔到国内市场的痒处。

发布日期tab在国内本来就没效果,一页里见不着几个中文字,谁会看?而模糊搜索在国内并非主流行为,体验改动的影响不大。

关于新APPstore带来的改变,我非常,非常地悲观。

从架构上来说,新版采用iPad APPstore风格的横向分栏,替代传统的纵向tab视图,带来三个不利于开发者的变化。

1、

从纵向滚动改为横向后,横向滚动的体验明显劣化,导致用户检索的深度大大缩水。以前顺顺滑滑竖着翻1-2页,看25-50款应用,现在横着划动手指6次,也才能看到22款应用,这已经被卡得颇不耐烦了。

新APPstore的设计思路是,牺牲访问的深度,增强展示的维度。然而对开发者来说,用户方便浏览多款应用,远比浏览多个分类更加受益,进入传统纵向列表的入口又被弱化得厉害。于是分类TOP12的价值愈发重要(手指横滑3次),奏响了刷榜公司的凯歌

2、

我来数个数。

在新APPstore的默认首页,APP名最多显示7个汉字,超过7个字则只能显示6字。

在横向展示的排行页面,1-9位的APP名最多显示6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5字。10位以后的APP名最多显示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4字。

在纵向展示的列表页面,APP名最多显示8.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7.5字。

而以前的APPstore呢,APP名最多显示9.5个汉字,超出后只能显示8.5字。

我来告诉你,这个变化在哪里。比如旅行APP“下一站,巴黎”,新APPstore的横向列表里只能看到“下一站,…”

尼玛。

同行在我的微博里调笑说,以后只能用古文来取名了:“次站之巴黎”。好吧,那么他家的另一款旅行APP“下一站,耶路撒冷”怎么办?

有人说,这没办法,只能拼icon好看呗——没错,以后应用icon的权重将被放大再放大。但你放眼看过去,国内有几款应用的icon能打到75分?千万级下载的微信,大众点评,陌陌,icon设计也不过尔尔。大部分应用icon只能用“不吐”两个字来形容。GUI设计水准整体低下的国内市场,将APP的命运押在icon设计上,行吗?你说行吗?

过去,常见的应用取名法是2-4个字带感的主标题,配上4-6个字说明卖点的副标题。而新APPstore里,副标题基本被折叠,意味着5个字以内的主标题必须把应用的主题,卖点都给讲清楚。讲不清楚怎么办?只好先保主题,不谈卖点。取名得是多大一门学问呐。

既然GUI设计没法快速提升,应用名称的说明性和感染力又降低了,那么应用列表页的检索便利性也随之下降了。对谁都是个噩耗。

3、

新APPstore的细节体验提升不少,不用我来细数,但市场核心价值之一“发现好应用”却被大大削弱。除了上面提到的检索深度缩水,检索便利性下降,从信息架构上来说,新版的信息导航复杂,交互手势不统一,远远不如过去清晰流畅。

逛市场不再是那么简单有乐趣的事情。

点击进入排行榜页面,左上角随便选一个分类进去,页面竟然不对当前分类名进行标识。再随便点一个“显示全部”进去,看着左上角的双button,忽然无力吐槽。这般XXOO的细节处理真的出自苹果官方团队么?

一边是刷子当道,一边是APPstore改版自残,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由于国外用户对模糊搜索的熟练应用,新APPstore大幅度改进了模糊搜索体验,欧美用户可能还会给出好评,以至于苹果缺乏改进动力。但在依赖推荐与榜单的国内将带来应用生态的持续恶化,who care……

我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

您正在阅读的是iDoNews业内人说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1月 16,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①在虎嗅看到有人介绍自己的微信生活:群聊,看公众号的推送,看朋友圈,一天好几个小时,几乎都忘了微博。但他在微信上做的事情,本身和微博的强媒体优势就没多大关系吧,谈不上“微信抢走了微博的时间”。由于媒体化的微博有着触顶回落的风险,新浪一直着力于社交化,可惜微博的社交土壤并不肥厚。

②微博强调社交,单纯的社交关系由于缺乏话题,在国内难以维持其活跃度,必然引入媒体基因来保持黏性。媒体推又塞满动态流,影响了用户对新浪微博的品牌印象与使用习惯,虽然提升产品竞争力,对于本不强健的社交就更具干扰。这个局面几乎无解,只能默默观察市场时机。

③我对“朋友圈”很感兴趣,一直在观察微信好友的使用习惯。在我身边的孤立样本群里,大约5%好友高频度使用朋友圈,另外5%低频度使用,忠实用户更多有“记录生活”的日记倾向。类似情景无法形成独立的闭环,高度依赖微信母体带来的“新内容提醒”,也就是说不仅用户群偏窄,模式亦不可复制。

④如果2亿用户的,拥有强大关系链的,明智地选择了相片作为内容主体,并且未受媒体化信息干扰的微信,它的朋友圈也还没有快速地星火燎原,那么在关系与基因上均不如微信的新浪微博未免就更难“社交”起来。如果因为“必须这么做”而硬来,不是前瞻与意志的体现,而是夸父逐日。几位微博离职员工均对此吐槽甚猛。

在我的视野中,常发布生活类话题,频度不太低,内容质量也不太差(即便对熟人来说)的用户是少数,不高于20%。这么低的人群密度和活跃度,形成社交网络很不容易,多依附于其他类话题导向的,或实用诉求的主干行为——比如新浪微博的资讯获取,比如开心的休闲游戏,比如微信的通讯功能,比如QQ空间背后的QQ。于是产品的主旋律不再是社交,这没什么,但很多人觉得不社交就不时髦,不时髦就会死的。

做产品的时间越久,越不相信“用户调研”。不是说刚愎自用,而是单单靠用户调研去了解市场,程度很浅,偏差很大。产品经理对市场的理解并非从“调研”中获取,就像你的世界观并非单单从读书中获取。调研可以加深一些局部的了解,比如可用性测试,但它只占产品经理认知的很小一部分。夸大用户调研的价值,本质上是迷信方法论,认为学习到好的方法就可以深入理解市场,但“做产品”恰恰是方法论摔得最惨的坑之一。至于怎样才能很好地理解市场呢?我把两手一摊,我也不晓得,有可能是你和这个市场之间的“默契”吧。翻译成人话就是天赋与阅历。

最近3年,产品领域的某个分支日渐壮大,不针对明确的产品需求,而是用设计者的品味/审美/理念去感染用户,打动他们。如移动端的foursquare,flipboard,instagram,path,又如网站端的twitter,quora,pinterest。国内这样的案例极少,“挖掘用户需求”还是主旋律,“拼人品”终归太虚……这个观点解释了一些国外现象级产品,在国内的本尊和山寨都红不起来的原因,因为“品味与理念”舶来后水土不服,打动不了国内用户。随便一想,啪啪可能是表面上最接近这个分支的国内产品,它是否能长久地火热下去而不是昙花一现,就得拼这个:产品背后的品味、审美与理念。所以第一次看到啪啪时我就说,强有力的运营价值观是它最需要的东西。

提到啪啪,就想起我那个发起一年半,开发到一半,最后胎死腹中,以“收集全国各地方言语音”为目标的APP项目方言君。当初定这个名字,有人指责说,方言君,名字里的日本味太重了,我是不会下载来用的。我冷笑回答,那么邓丽君……卓文君……孟尝君……对方哑然,脸色倔强。

通常来说,叫骂时拿出“我是屌丝,我无名小卒,你是名人,你是牛人又怎么样”这种自轻自贱的态度来呢,还真的就是屌丝。当然,在烂泥里打几个滚也是一种本事,这姿势我就学不来。

我以前写了不少产品文章,随着exp增长,反而无处下笔。做产品5年了,越发觉得哪里有什么灵验的技巧/法则/理念,做产品就四点:1、手熟,2、阅历,3、品位,4、天赋。都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虽然自觉近来功力见长,但问我“怎样做好产品?”却是张口结舌,反倒不如以前段位低的时候侃侃而谈。产品设计也好,项目管理也好,运营也好,招聘也好,应对的解法都得计算团队基因+项目背景+市场环境,答案有无穷种。越想把一件事做好,就越发不能轻信各种“经验技巧”。唯一可听的是段子,有着背景描述的实战段子……其实也没用,仅仅是扩展眼界并且寻个乐子。

最近看到媒体报道某大公司离职高管吐槽ceo,说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废话——你意见如果是错的别人凭什么接受嘛。当然,高管这么讲,就把自己架在了真理高地上,我一定对,ceo一定错,所以你不接受我的意见就是昏君是王八蛋。作为外人,不知详情,单单看“不接受意见”这张大字报,还真是一口无赖腔。讲一个人如何如何不好,有很多种方法,讲他不接受意见是其中最无赖的一种,相当于不加论证地一口咬定他必错,我必对。话都说死到这份上,不如劈头骂“傻逼我一口水喷死你”算了。所以这是吵架扯皮专用语,对解决问题全无帮助。

设计APP有个不太少见的新手错误,就是把每个角落都塞满icon,看见哪里空着就心里憋屈,觉得空着也是空着,为什么不加点功能在这里,让产品更饱满……饱满你妹啊。

旅行产品呢,如果不去详细分析每一项结构化数据的价值,只是嚷嚷着“结构化数据是至关重要的”,这里是个坑。如果不向每一个用户单独证明旅行路线为什么适合他,只是嚷嚷着“旅行路线是用户需要的”,这里也是个坑。

今天跟老同事说,我最近半年在产品设计上的成长,比09-11年,这3年加起来还多。首先因为项目有得发挥,其次是策划交互QA一肩扛,做得越多积累越多。以前总担心适应不了创业,想在大公司磨练得更强一些再出来,一待就是5年。真出来了,才发现我在大公司的成长速度如同龟爬,后悔辞职太晚,虚度时光。

一般说创业团队的资源比较少,我倒不觉得,因为行动自由,单兵DPS数倍于大公司,我这半年可调用的资源(人力输出/有效推广)远远超过还在网易带部门的时候。而劣势在于,因为团队过于精简,对“意外”的抵御能力不足,相当于高攻低防的法师系。有同行说过,创业就是“最不可思议的最坏的运气也会发生”。在大公司的时候我最怕什么呢,怕找公共部门要资源,人家不给,卡得欲仙欲死;在创业小队最怕的就是点背。

昨晚聊产品,聊到一年来照抄Path界面交互的APP不知有多少,结果呢?几乎全灭。照搬metro风格界面的APP也很多,大部分都很蠢。创新的界面交互背后,自有其独特的背景逻辑,照虎画猫则得其皮毛。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只需你花一分钟,让业界听到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独特的个性化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1月 1,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昨天跟人聊到,公司人数做大了,必然设置大量的层级管理,但市场并没有这么多合格的管理人员,则会带来业务质量的下降。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几乎是个死局来着。做产品也一样,招聘的PM越多,产品质量也就越差,“砍需求”才是王道,让尽量少而可靠的PM去把持那些最重要的业务,不重要的不做也罢。有位同事来自某中型互联网公司,他说,前东家就算砍掉一半的项目,对业务也没有一丝影响。又想了想说,不,砍掉2/3也没有一丝影响。

翻出5个月前给投资人演示的产品原型,网站框架没动,编辑流程大改了几次;APP连交互框架都推翻重构了。当时的原型只能说方向不错,执行起来却是破绽百出,全靠接下来的5个月不断打磨。所以为什么要担心被别人“偷走创意”呢?把创意变现的能力是谁也拿不走的。又想起去年,几个创业小队拉我入伙,搞得神神秘密的,死活不说是什么项目,一个劲问我有没有诚意谈谈。我没诚意陪你玩这些虚的……我自己邀请人加入的时候可是啥都讲的,唯恐对方不多问几句。

放弃独立注册入口,只允许社交账户登录的几个好处:

1、很容易联系到用户

2、通过社交账户观察用户特征

3、方便分享内容到社交网络

4、产品设计更简洁

5、更容易诱导用户登录注册

6、用户捣乱的成本增大

坏处嘛,则是极少量重视隐私的用户不愿意注册咯。

不要看我们这种小产品,唱吧是小众还是大众,你能不能在唱吧上找到注册入口?用社交账户登录,同样可以引导用户留下邮箱密码,风险极小。有人就是要操心“隐私”,那就放弃他们呗,[IE6用户][iOS低版本用户][Android异形屏幕用户]……总有一些用户是你不要的,取舍有度。

这条微博的评论里一半人坚决反对放弃独立注册入口,然后呢,啪啪做得更绝,只支持新浪微博登录……这批人誓死不用社交账户登录,和产品火不火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潮流会从固执身上碾过去的。

一部分成功产品背后,会有着与众不同的,在这个垂直市场里的价值观。“愿景/理念/价值观”这些说起来特别虚的东西,有些时候,是一款产品隐形的脊椎,潜移默化地影响设计与运营。而这些虚的东西出自一个人的经历,出自他的内心深处。既学习不来,也恶补不来。

①离职半年,终于可以讲一讲相册。独立相册最大的问题是,需求市场从08年开始一直在缩水。相片存储最大的动力是分享,被社交网站拿走;其次是安全存储,被网盘侵蚀。在内容分享与大批量原图存储之外,独立的相册市场越来越小。随着08年社交网站和个人博客(均自带相册)全面兴起,则日趋式微。

②独立相册的衰落,大势所趋,国外国内皆然。如果产品设计足够漂亮,还有可能吸引到一部分视觉系用户,但由于市场预期并不乐观,很难争取到这样的设计资源。如果走摄影分享路线,在国内那也是个小市场,而且从相册延伸到摄影,基因不对,氛围不对,带来的污染多过收益。我在这里便吃了不少亏。

③相片的移动端云存储,我尝试过,收获并不大,在当前这还不是显性需求。创新的群分享功能则受重挫。而拍照社交APP在国内本身并不热门,我对此亦无灵感。Pinterest的基因压根不是相册,从存储引申过去甚难。其实“存储背景”引申到哪里去都难,除非做2B的云服务,政策上又不允许。背景反而变成了镣铐。

④整体看图片类产品,纯正的Pinterest/Instagram/Path/Tumblr/Flickr在国内都不热门,Photobucket类的独立相册则持续衰落。美蘑的火爆与“图片类产品”其实无关,那么,以图片为卖点的独立产品有没有特别成功的国内案例?答案是木有。国内用户重话题,重社交,重实用价值,但并不特别看重审美价值。

⑤离职之前的半年如同困兽,但是部门编制又在那里。其他部门的同事比我幸运,在老业务基础上找到了大佬支持的新项目,问他如果没找到这个项目怎么办?答“不敢想。”问新项目如果拉不起来怎么办?答“不敢想。”于是叹气不止。那时还有机会做阅读类产品,推掉了,没感觉。基本上卡死在原地,只能辞职。

最新报道,Facebook正面向个人用户关闭问答服务,不过专页和群组仍将提供该服务。依稀记得当年FB做问答时,业内专家哀叹另一些问答服务XX,XX末日将临。FB加强状态更新时,业内专家哀叹Twitter末日将临。FB加入签到功能时,业内专家哀叹FourSquare末日将临。业内专家是一群看见大家伙就腿软的怂人咩?

抽屉式菜单的好处,一是节约显示面积,二是减少对主页的干扰。反过来看,如果APP没有一个至关重要,让用户停留时间超长的核心主页,抽屉式菜单就是不合适的,反而削弱了其他页面的入口,让APP的印象变得单薄,冷清。我就在这里犯了错,反省,改正。

我提的需求,如果没亲手验证它上线,谁说“ok啦”我都不信。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在我过去的职场经历中,能做到这点的人却不多。更常见的是问下属:那个需求上了吗?上了。你验证过吗?程序员跟我说做好发布了。你亲手验证过吗?程序员都说做好了,再说QA也测过了。哼!所以你偷懒没测咯!……(上司是死变态!!!)

我做设计的习惯是,首先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效果,然后在心静的时候,去N个产品里找近似元素,把能抄的优点混搭过来,一边扒拉一边沮丧地说,不行啊,抄不到多少啊,麻痹还得自己动手原创啊。大家的产品架构和思路不一样,设计理念与风格更不一样,我也想偷懒照搬,但不可能嘛。同事常嘲笑我说,你又到处抄了。我也不在意,有得抄是多美好的事情,结果却常是愁眉苦脸的“没得抄”。这里的关键是,你有自己的产品架构与思路,设计理念与风格,“抄”是为它们添砖加瓦,把你的构思实现得更好。但构思本身都靠抄的话,难免邯郸学步。

我比较反感同行用“体验很好”来评价产品,体验2字太含混,常听见吵架双方喊着同一句“尊重用户体验”,恨不得互相来一记窝心腿。不如将体验细细分解:

1、产品是否有用,至少有趣

2、用户是否能快速、直观地理解产品价值

3、交互对核心流程不构成阻碍

4、界面不引起用户恶感

5、细节处理引起用户好感

以上权重依次降低。拿迅雷做例子,有段时间它的界面引起我极大的恶感,交互细节处理每次用都被我嘟嘟囔囔地骂个不停,今天更加被“监视设置”气个半死,但还是掏100多块钱做迅雷会员——下载加速啊!而同行称赞一款产品,多盯住界面交互细节这些皮毛层的东西。何必喃?常被人挂在嘴边的所谓“体验很好”,即界面交互层的处理优雅得体,最大的用处是增加新用户的好感,让他有更多耐心去探索产品价值。因为界面交互“体验很好”而带来口碑传播,其实很少的,“有用有趣”才是口碑的根本。完全拼体验的产品也不是没有,比如weico,随享,但案例并不多。对界面交互层的体验追求,更多是产品团队的个人追求,是他们的习惯与品位的表达。所以产品团队抠一抠体验也没什么,但外人把这个当做是核心竞争力,未免就天真烂漫了。

两年前还为一些花哨的,增加系统复杂度的所谓“个性设计”而沾沾自喜,现在却为使用更少的功能,简洁可复用的内容元素而喜不自胜。最近一年在产品设计上成长很多,没什么秘诀,多干活呗。策划交互QA一手承担,网站APP双管齐下。以前做总监指挥产品经理,只会把自己变成二杆子产品经理。但二杆子也有春天……刚组队时我在内部经常说,我是二杆子交互,请大家多提意见。半年后又说,“二杆子”3个字可以去掉了,我是普通交互,请大家多多指正。说明只要大量实战,哪怕无师自通,水平也是可以很快提升的嘛。真不欣赏那些抱怨活儿累的设计师——修行的机会是求都求不来的。

09年,我的MSN签名一度是“这个不美好的世界的改变,从你用力改变自己开始”。这句话到今天我还是相信的。几乎所有的沮丧失意都与命运无关,与你自己的缺陷有关。也几乎没有不能改变的缺陷,只有不能改变的顽固与惰性。

有一种说法是,熟人之间的网络社交需求,维系于激发熟人之间互相关注,讨论的话题。国外因为party流行,能提供常青话题,所以社交网站更活跃强大,国内这方面就很单薄,所以人人始终跨不出学生圈,开心也靠小游戏来勉力支撑。社会基因决定了国内互联网缺乏社交的基因。任何社交除了以“关系”为土壤外,还需要以“话题”为藤蔓,如果生活中无法提供足够的网络话题,社交的叶子也就无从依托了。由此看来,新浪微博重媒体并不完全是新浪的基因造就。我留意观察过不少普通用户的微博,生活琐事完全不能支撑微博的活力。不过,刚才有人用QQ空间的例子来反驳我对社交话题的看法,我因为不玩QQ空间,还真不好回答。憋了半天,只能解释两点:1、QQ关系链比常规的熟人社交关系更庞大,2、QQ的黏性保证了QQ空间的内容到达率。可惜这两点都没法复制。

跟运营妹子聊职场,我解释“新人比老人薪水高”的常见问题,理由有两个:

1、上级和老人接触得越久,对优点就越发觉得理所当然,对缺点又记忆深刻,而新人则只见其好,不闻其坏

2、对当下紧缺的岗位,上级心理上容易接受溢价

这两点啊,都是人性,和恋爱婚姻什么的也是一个道理。虽不合理,却难改变。等到公司分出“老人”“新人”,通常主线业务已经上了轨道,商业模型基本成立,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只要基本素质过硬,老人和新人的产能差距不会太大,但老人的缺点总是那么刺眼,对新人又满怀意淫。人性如此,所以有些公司里郁郁寡欢的“老人”不妨择吉日跳槽为宜。

关于“极致的体验”,我以前也讲过几次,后来呢,一听到就哆嗦。什么叫极致的体验?极致体验对成败有什么帮助?牛逼如iPhone,关键环节不极致的地方也很多,比如中文输入法。所谓“极致”更多是设计者的个性偏好,无关胜负,也不是通用法则。我更喜欢和工程师认认真真地合计“研发性价比”这档子事情。拿我自己举例子,我做设计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什么“极致的体验”,从不追求那个。有些环节灵感爆发,会有妙笔;有些环节必须爆破,逼急了也能发大招。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发挥,出自内心冲动,不需要任何口号来激励,目标来指引。简单来说,我认为产品设计者应该跟随自己的个性偏好,跟随自己的灵感与冲动,跟随自己对用户市场的观察理解,而不是跟随任何的成功案例,名人事迹,格言警句。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0月 29,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长话短说,我尽全力简短表达。本人今年25,应届硕士,非计算机专业。手头基本是两个offer犹豫不定。一个是互联网巨头,腾讯百度之流,另一个是家小公司,做团购的,不算“聚划算”的话貌似是最大。职位都是做技术的,后台开发。

我在巨头实习过,大致上了解巨头内的生存工作环境,安逸、舒适,社会认可度高,但我总觉得在那里工作成就感不强,无法从头接触一个项目,看着它成长。巨头强与不强,都感觉跟我无关,我不在,它依旧强大。并且我要去的部门是个不那么核心的部门,业务很稳定,新任务不多。

小公司我是有点钦佩他们的领头人,来招聘的时候也跟几个面试官吃过饭,聊起来感觉有点点欣赏他们。对那种在乱世中厮杀,在别人都不看好的市场中,慢慢将自己公司做的崭露头角很是向往。但团购这个行业确实太乱,盈利模式貌似谁都没找到。有时候想,万一明年我还没毕业或刚毕业的时候,公司就倒了,我再重找工作就会出现很多问题。什么干部身份、什么什么户籍制度等等,我也不很懂。

总之感觉就是是选择理想,还是选择现实生活。个人真的不怕吃苦、不怕加班,只求有一天能站在大牛身侧,能有所成就,实现自己的价值。周围基本上10个有9个人告诉我去巨头,但个人心里总是有点点不情愿,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幼稚,把生活看得太简单。

知道您是放弃网易优厚的待遇自己创业,但您是在自己很有底气的时候出来创业的,想问下,您对应届生,还未有工作经验的人会有怎样的建议呢?

很久没接到给怪蜀黍的来信了,对于职场新人的建议呢,我也不是忠厚长者……只能随口一说,希望不要误人子弟。

就这个案例而言,我个人不太喜欢团购产品,或者说,不太喜欢营销导向的产品,因为产品设计的发挥空间不大。但这是个人偏好,不能推己及人。

因为不感兴趣,我对团购市场所知不多,对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团购业务有些好感,别的不大了解。这两家都有清晰的打法与产品基因,排名也很靠前。

至于巨头——其实毕业后去大公司是个不错的选择,对于职场的为人处事尤其有益。相比小公司来说,在大公司施展身手被束缚很多,很难有成就感,分配任务呆板,考核标准扭曲,部门关系复杂,但也提供了近距离观察与了解“大企业病”的机会。别小看这一点,理解大企业病对你未来的职场心态会有很大帮助,人脉关系与履历光环就更不用说了。

通常,我都会推荐应届生优先进大公司。我在大公司做了5年,当然知道大企业病是怎么回事情,但应届生最重要的是“心态”,而不是“机会”。小公司需要更多主动性,更强自学能力,对自己准确的定位,挫折下的自我调节,而大部分应届生都不具备。这样进入小公司,容易心理失衡,一边抱怨一边向往大公司的“规范环境,优裕条件”。

简单来说,在小公司里遇到问题,你会认为是小公司条件不行,大公司规范强大。但在大公司也遇到问题呢,没得推卸,渐渐明白职场是怎么回事情。心态会相对更好一点。

从我的管理经验来看,大公司出来的人,为人处事与沟通方式会比没进过大公司的人更好。这是一个基于平均值的判断。所以我创业会优先选择从大公司出来的人。他们已经知道大公司内部是什么样子,再加入创业团队,会想得比较清楚,不容易失望也不容易流失掉。而且我对处事与沟通也是非常在意的。

大公司最大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不自由,没成就,而是消磨斗志。环境会狠狠地捆住你,同时又留恋高薪福利,舍不得走。总是期待遇到一个好领导,好项目,好团队,就可以安安全全地领着高薪福利做一番事业——这其实是一剂麻药,一直麻痹到自己丧失斗志为止。一边对环境特别失望,一边对外边特别恐惧。

我以前带的部门里有几个程序员,也是应届生,干了两年就辞职出去了,加入创业团队。这样其实满好,经历全面,心态平衡。大中小公司都做一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适合什么。毕竟我们这个行业啊,在一家公司待满4年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反倒会觉得经历单薄。

先进大公司,履历好看,再去中小公司很容易。反过来,先进中小公司,以后敲大公司的门就有难度了。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