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9, 2013

我是一名在IT垂直网站工作了七年的评测编辑,感觉这个行业“路越走越窄”,从同时期入职的编辑来看,出路基本就三个:1.去平时经常和编辑打交道的公关公司上班,完成从乙方到甲方的转换。2.去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门户的科技数码频道继续当编辑。3.去其它IT垂直网站做编辑。

但是,1.我不善交际又有“脸盲症”,不太适合当公关。2.今天我们网站已经做的很大,门户的科技数码频道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有吸引力了。3.实话实话,IT垂直网站里我们已经是数一数二了,我和同事领导又没有什么矛盾,所以不会考虑去其它IT网站。

在过去的七年中,我一直很喜欢原创评测编辑这份工作,与读者交流很有趣,最大的满足感来自读者在文章下面留言“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一篇好文章!”“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我第一次看编辑的名字”“及时雨啊,正是我想了解的内容,之前一直潜水,今天特地注册来留个言表示感谢”。所以,我坚持到了第七年,同时期的编辑们几乎就剩下我了。

我们的团队比较扁平化,我的直属领导一直对我很好,像大哥一样。而且不仅是我,他也为未来的出路感到有点迷茫,曾经也问过我对未来的打算,我当时语塞。

我今年已经28岁了,我感觉这是我下定决心转型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退缩的话,恐怕就一辈子当编辑了。现在我还愿意从基础的产品运营专员做起,如果能加入好的产品型公司,我愿意接受降薪。

其实在过去几年中,我一直在为公司的许多细节产品提出改进建议,尤其是当一些年轻的产品经理对我们的频道和文章页进行改变,却严重伤害了用户体验的时候,我都会去提意见,我对用户体验非常敏感,想让用户得到最好的阅读享受。此外,在产品库筛选产品时能够更简便的操作,我也对产品库提出很多改进建议。这些建议大部分都被采纳了,以至于现在公司的产品经理和产品专员们经常主动来问我的想法,让我对他们的新功能提提建议。

所以,我觉得自己可以尝试往产品方面转型。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它的发展令人瞠目结舌,未来将改变我们的生活。会有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需要无线产品经理。所以我想先去一家好公司从基础的无线运营专员做起,通过积累来向无线产品经理的方向发展。虽然不敢说今后能做出成功的产品,但我确信的是现在比起当编辑,我对无线产品方向更有兴趣,而兴趣将会让我在新的公司中倾注全力去工作。

你的心态和我25岁时一模一样。那时我在电脑商情报-游戏天地(CBI)做副主编,觉得行业天花板太矮,只做了两年半便转型去了。以后虽然履历与待遇好看许多,这辈子最快活的辰光,却归CBI的那个编辑纯银所有。那是我短暂的黄金时代。

我在CBI的老同事,有些现在还留在那里,干了十多年。他们的生活稳定又愉快,至于未来怎样……或许“四五十岁的游戏平媒编辑”很难想象,但我这只产品汪难道不也在为40岁之后的工作发愁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暂时的结论是:什么出人头地,财务自由,那些年少时的梦想渐行渐远,早已心知肚明不过是镜花水月。努力可以换来才能与履历的成长,却与幸福感全无关联。这些年打拼来的虚名不值一提,更经不起攀比;收入虽然略高,又被北上广的高物价冲抵。唯一的好处是,现在如果找工作,选择面会比平媒编辑更大,但托网游行业的福,既然CBI如此稳定,我的老同事们也不用为求职而烦恼。

所以,10年前我念叨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去追求更多的安全感,10年后,依然危机四伏,前路曲折,反倒远不及做编辑时开心。如果当时留下来,在成都买房结婚生子,又是另一种人生,日子过得平淡自在。然而即便自己变得更强,命运仍未转入飞驰的轨道,无论怎样选择,随着人到中年,路都会越走越窄。用巨大的焦虑感换来厚厚一叠职场履历,值得吗?

摇头,不答。

回到你的问题,初步看转运营是没问题的,得小心的是,“运营”是一个非常含混的概念。而且移动产品运营与网站产品运营的区别并不太大(营销除外),从积攒exp的角度来看,未必非选择移动产品不可,具体做什么更加重要。

我把运营任务拆分成以下几个大类,每个大类下又有若干子类:

1、内容维护

2、用户关系

3、市场营销

4、商务合作

5、销售促进

以你的经历,看上去更适合内容维护性的任务,选择内容主导的产品。但如果想转产品汪呢,从用户关系入手会有更快的提升。在打了马赛克的来信内容中,你提到有一份“收集反馈,解答问题”的产品工作机会,算是“用户关系”中最基础的任务。在这个岗位上做半年,对用户群与应用情景会有很好的理解,根基扎实,再与汪汪们多交流想法,对于转产品汪是稳健的起步。

而你愿意接受降薪,从运营基层做起,态度上是很令人赞赏的。通常跨域发展,经验更加全面厚实。从运营转产品,交互转产品,都是比纯种汪更好的发展路径(技术和UI转产品难一点,思维方式差异较大)。从技能树的角度来看,三四年转一次型是好事。很多人死守一地,只不过是不愿意在做A工作的时候,花费额外的时间去学习B工作的技能罢了,也为A工作的积累所蛊惑,放不下身段去接受B工作更低一些的岗位。这时,你曾经所得的就变成了自己的负累。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2月 16, 2013

竞品跟踪报告是我的日常性工作之一,其中有一章节我的规划是对竞品的“安卓版本下载量”进行每周跟踪监控。具体思路如下:

首先我筛选了大概10几个主流的安卓应用商店,然后在每周固定时间对竞品在各个商店详情页的下载量进行抓取采集并保存到excel表格中,最后用excel制作竞品的下载量跟踪曲线。

后来团队有成员对我的监控方法提出异议,他们认为竞品在商店中的下载量根本没有这些商店显示的那么多,对于这一点我也赞同,当时我的解释如下:

这里也是想跟您咨询的第一点:图中我的思路是否正确?

从这之后,我在报告中采用诸如回避了下载量和下载总量的具体数值、采用曲线而非柱状图形式以弱化总量的视觉冲击力、加入增量曲线和改用百分比显示环比数据等手段,想达到突出每一周下载量增长/下跌幅度的趋势的目的(参见附图)。但是团队的人依然认为这些基于虚假数据的趋势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请问我的下载量监控方案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我应该从哪里去搜集数据,并且使用什么用的表现手法(图表、指标等)来呈现下载量的走势?

这……我对Android渠道还真不了解。泛泛而谈吧。

我之前也跟踪过iOS破解市场的竞品数据,和你遇到的问题类似。我关心的是下载增量变化,作为对比数据,来判断同类型产品的市场空间。但这活儿没干长,跟踪两周之后,对市场空间大概有个数就得了。

产品版本趋于稳定后,数据变化多取决于营销行为。人家投多少广告,或是什么时候被编辑选中推荐,这些都不在我的关注范围内。而产品到某个临界点带来的数据大变动,是极罕见的情况,不值得每周盯着数据。

所以竞品的版本更新说明,我是必须细细看的,看完了再一一去验证。但对少数几款App作下载数分析,看上去并不是一项长期任务。我倒是经常去数竞品的推荐游记增量,发布游记日增量,但适用情景并不普遍。

以前听说过一类AppStore数据分析方法,就是只看下载量暴涨的应用,除开营销因素后,能找到一些规律,哪些类型哪些服务具备极大的上升潜力,能够被市场自然托起来。如果它们做得还不够好,立刻弄一款更好的上去跑马圈地。Android渠道是否适合这样弄,那我就不知道了。

——————————

对知心怪蜀黍提问,请看:http://firecacada.blog.163.com/blog/static/70743762011112010292641/

Tags: ,.
12月 3, 2012

我是南方人,活到36岁,在北方没有连续待过一个月。从2000年起有三次机会去北京工作,都错过了。没缘分呐。

不过,北京的朋友对我说这是件好事。

朋友说,你以前在杭州城西租的房子120平精装,小区极佳,月租3200元,你知道北京不太偏的地方这房子得多少钱吗?7000!还未必租得到。

朋友说,7000房租也就算了,北京全是黑中介,租房子不被坑几乎不可能。你愿意掏钱,还得忍气被坑。以前有人写了篇《怎样避开黑中介》发在网上,结果被黑中介查到她的电话,天天骚扰谩骂,跟黑社会一个德行。

朋友说,北京不像成都,广州,很少有“生活小区”的氛围。偌大的居住区没几家餐馆是常见事,过了晚上9点,出门找个亮灯的小店都不容易。

朋友说,交通,嘿别提交通。高峰时期的地铁挤到什么程度呢,赤膊冲锋3-5班次,有可能挤得上车,上去也是张肉饼。每天早晚各做一次饼。

朋友说,你有钱又怎么样?北京那路堵的哟,很多公司高管把宝马停在小区里,月薪3万的人跟月薪3千的人一起挤地铁上班,他怕迟到。

朋友说,北京太大了,上班1-2小时稀松平常。要说住在公司旁边吧,换一份工作恐怕就得搬一次家。再说两口子的公司都离家近,这概率太低,总有一人起早归晚,在漫长拥挤的路上消磨无所事事的两三个小时。

朋友说,沙尘暴,沙尘暴你见过吗?出门一看天是黄的,鼻腔里总是觉得难受。每天晨跑的老外,几年后得了肺癌,天知道这是不是段子。

朋友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皮肤是不是很差?在这么干燥的北方,混浊的空气里,几年下来脸跟砂纸似的。

朋友说,3万,五环内买套房子3万一平起。五六十平的蜗居卖差不多200万,200万呐,一家子人在北京干20年,才能存够钱买套自己的小房子。又或者惨然面对黑中介。

朋友说,不买房吧,总得结婚生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小学,中学,那个麻烦哟,我能受委屈可为什么我儿子还得受委屈……

9月我去了北京一趟,谈些工作上的事情,住在苏州街那边。旅店一晚300块,环境真心差。坐地铁出门吧,地铁上不仅没有联通的3G信号,连2G信号都断断续续,电话打不出去。换成打的呢,一辆辆空车从面前扬长而过,令人惊诧。过去四五辆空车,这才停下来一辆的士,带着哭腔跟司机说“师傅我到亚运村。”“不去。”车开走了。

我住的地方距离地铁口不太远,人流密集。傍晚在街边绝望地等的士,黄昏中,一大波僵尸向我走来。他们神情木讷,目光呆滞,丝毫看不出活人的迹象。他们与这个城市互相折磨,又死不放手。

那时,我忽然之间就断了去北京的念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