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 12, 2013

问:我负责的版本在公司内部不是重点,所以从去年到今年一直面临的问题是:项目人手不够,每个人都跟我说“手里活儿太多,没时间啊”。

这一年,我依次采取了以下解决办法:

1、产品会议时,跟研发、UI(UE一直缺人,来了又走,我自己硬着头皮冒充)、测试反复述说——朝着“提升用户数据、提升产品口碑”这个目标走,这样做是我暗自希望可以让大家达成共识“我们在共同维护一款产品”——现在来看,以失败告终;

2、研发反馈手里活儿多的时候,我先去问清楚他手里有什么活儿,卡在哪里,然后去找研发总监协调,这里我每次都用考核时间“威胁”或者装可怜(虽然我负责的版本有专职研发,但是他们总是会被临时抽调去赶别的项目);

3、当UI反馈手里活儿多的时候,我就很没办法了,因为她从自己职业发展角度,优先完成公司的重点项目(客户端产品),我是完全理解的,且她是老员工,不妥协,所以说服她非常费劲,我几乎没想到什么法子,就是每天跑去她那里软磨硬泡;

4、测试虽然没有这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动不动就以完不成来威胁说不测试——倒是每次都卡住时间了,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我也可以上报,但是听得太多次,心里超级凉;

5、我自己提前两个月完成方案呢,中间也会遇到各种问题,或者大家估算着时间充裕,就优先完成其它时间紧急的。

我想来想去,除了天天跟在后面磨嘴皮,装可怜,用考核时间吓唬人、假传圣旨……没一个是正经的办法。也跟关系非常密切的同事讨论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结论是公司流程和体制的问题。多少算是自我安慰。心里好累啊~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盯人的好办法呢?

答:我在大公司干了5年多,其中4年在做产品。说到跨岗位“盯人”,乳摇美少女战无不胜……但恐怕你我都不是。随便讲几句吧:

1、大公司体制导致绝大多数的产品团队做不到“一条心”,尤其跨部门跨职能的同伴,不会认为这是在做“我的作品”“丰富我的职业履历”,而是当作“又一个单子”“又来折腾我”。

2、这时,圣母们会教导你,如果不能调动团队积极性,必定是主管的问题,产品经理的问题,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说直白一点,你就是条蠢(产品)狗,别人凭什么为你卖力呢?而我建议与各式各样的圣母(不局限于IT行业)保持至少15公里,且不顺风的距离。

3、简单点说,当一个项目里的人数越多,业务架构越复杂,则认同感越少,效率越低。我比喻为体制之疮,只有一个方法来治疗它——如果项目处于高速上升期,掀起的兴奋与成就感会形成强大的凝聚力。除此之外,听天由命。

4、所谓体制,是个非常复杂的话题,我们可以把它抽象为上一条里所提到的“人越多效率越低”。根据不同的管理水准,不同的产品项目,可能有量级的变化,但不会发生质变。而绝大多数(成功的)公司都无法平衡扩张期与高效率之间的矛盾,这就像生老病死一样,凡人概莫能免,同时也给了新公司,小团队勇者斗恶龙的机会。

5、产品经理本身应该具备UE技能,把这个当做基本功来看待。公司配置的UE一方面可能更专业,另一方面从跨项目的全局出发来把握交互风格,但你不能依赖他们,而是把专业UE当做加分项来对待,自己出的UE稿则是基本项。甚至于测试也是产品经理的基本功,也不能完全依赖QA。你就是一个干杂活的,杂就对了。如果作沟通协调居多,那个叫项目经理,不叫产品经理。产品汪的肩膀应该更宽厚得多。

最后,产品汪就是这么命苦,这个你得认。说起来名头好听,产品经理改变世界,其实又依赖各种资源各种协作,往往还管不了这些资源与协作人员,只好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求爹爹告奶奶走流程上面。但这还不是最苦的,苦海无涯之首是“空有一身好武艺,却找不到值得打拼的好项目”,之二是“遇到对产品无知自大的领导,被逼去做必死无疑的项目”,之三是“我有一些很酷的想法,但完全没有研发与设计资源来配合”,而你的苦恼,至多排在区区第四。

Tags: ,,.
07月 15, 2013

我是一名测试工程师,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在公司里面遇到了另一半,他是一名开发工程师。(你的博客是他介绍给我的,我想他可能会看到,可能猜到是我)

由于项目需要他调到了外地,已经超过半年了。之前我曾经申请过出差,但是他的老大以“某些老大比较忌讳两个人在同一个组”为由,最终拒绝了我的出差申请。最近我又在申请出差,不过这次不是同一个项目组。我目前的岗位负责的事情越来越多,也就是算是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这边好多工作多年的老大哥,想往上爬有很大的难度,不过算是比较稳定。而现在申请出差的项目,测试这部分的人员安排还没完全定下来,所以说还有机会。虽然有信心,但还是有点担心。

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怪蜀黍。

1、你如何看待情侣在同一个公司,或者同一个部门,或者项目组。

2、现在我们两个人的事业都在上升期,都是需要拼搏的时期,要不要专心工作,先放下儿女私情?

3、你觉得我应该选择留在现在的项目组,还是选择比较有机会的项目组呢?一边是稳定但是分开,一边是机遇但是可以在一起(机遇代表的是高强度的工作),怎么选择好呢?

4、最后问一个纯属情感的问题,可以不回答。他经常叫我看书,但是我又是那种不怎么喜欢看书的人,看书也是看心情的。你觉得我应该听他的话强迫自己去看书,还是继续看心情看书呢??(也许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选择,他或者我才会听进去)

喜极而泣!多少年,多少年以来,终于有“职场新人择业求解”“如何做好产品经理”以外的问题了。认真回答你!

1、从管理的角度,不希望看到情侣在同一部门。当一方累积负面工作情绪的时候,容易传染到另一方,床头风,吹得凶,这种事情不是“职业素养”能解决的。极少数公司鼓励内部恋爱,算是独特的企业文化,甚至有“来把妹子”作为招聘竞争力的例子,但在同一项目组的风险还是很大的。没有部门经理愿意看到今天刚批完一个下属,明天他GF就对自己横眉冷对。

2、要不要先放下儿女私情?那得看如果放不下,你和他的事业会受到多大损失。绝大部分人一辈子的恋爱次数有限,结婚后,恋情渐渐转为亲情,注意力也会转移到孩子身上。所以那种“敲击你的心”的恋爱,说是像装满宝石的匣子一样珍贵也不为过。那么,分居两地换来的事业上的收益,是否能弥补孤枕难眠,无处依偎,周末独自坐在电影院里而没有另一只手相握呢?

年轻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年轻有多么短暂。

3、按照你的描述,一边是跟BF朝夕相处,还有更好的事业机遇,另一边是“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换来的仅仅是工作稳定而已——这答案还用问吗?当然是换项目去他那里啦!!!难道二人世界与事业上升,这鱼与熊掌兼得的美事,不值得用“工作强度增大”来换取吗?

这个世界上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稳定”,害怕改变,害怕未知的命运。然后呢?在波纹平静的池塘里长发掉落,胸部下垂,渐渐佝偻了腰。我却觉得,哪怕从一个池塘跳到另一个池塘也好啊,才不要一眼就能看到头的人生。与其追求稳定,不如追求成长,变得更强,40岁之前都不会为找工作发愁。至于忙忙碌碌,劳心劳神,还可以让他每天给你捏腿捶腰来补偿嘛。“哼!老娘加班回来了!”“快来一个湿吻,女王!”

4、这个看书,咳咳,看书自然是很好的。

咳咳,但是我也不大看书,鄙人不学无术很多年了。

通常情况下,在学校里的心思单纯,求知欲也强,比较容易看得进去书。工作后心思浮躁,杂念丛生,外界干扰太大,许多人渐渐搁下了看书的乐趣。但现在电视是如此弱智,电影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每天对着电脑工作,如果再不看书,就活在一个信息封闭的空间里,一个狭小简陋自己却浑然不觉的壁橱里。

我们看书,并非从中获利,而是拓展对世界的认知,在头脑中构建更广阔也更缤纷的世界观,了解这颗行星上的种种奇妙之处。这就像是单色印刷,四色印刷,六色印刷的区别,而你的心念与感知即是印刷品之一。

所以,不必逼着自己看书,阅读不应该是一件特别勉强的事情。你可以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也能收获(非垃圾)信息的书,花时间去找到这样的书(或者杂志)来看,另外用移动设备与碎片时间看书也是个好选择。推荐Kindle,推荐多看,甚至是去AppStore下盗版电子书也好。多花些心思去发现适合自己的阅读方式,就会重新拾起阅读的乐趣。

Tags: ,,.

我是一个工作5年的产品新手,之前在网站建设公司呆过,也在一个创业的电子商务公司呆过;这几年做过销售,也做过项目管理,对产品经理比较感兴趣。现在任职项目管理,时常会迷茫做项目管理的时候该如何向产品经理发展。

电子商务公司做项目管理的时候,由于没有比较规范的工作职责,所以从网站前台到后台再到运营创意都有接触过,接触更多的是后期作为技术经理的功能模板整理,其实也就是模仿一个网站抄。抄了1年多,发现自己对产品的创新能力积累为零,开始心惶惶然。希望从您这里得到一些帮助:

1、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怎样更好的转型为产品经理;

2、在创意上模仿与抄袭,是否有更好的产品经理角度的建议;

3、有想法该怎样验证是否可行(之前有一个关于转盘的想法,征集淘宝或者很多电子商务的卖家,让他们出产品,邀请用户来网站转盘,转到奖励的时候,买家去卖家的店铺拍产品——疑惑是如何黏住用户同时排除贪图小便宜的用户——然后脑子不够用卡住了)。

知心怪蜀黍的回答:经常看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并不推荐别人做产品经理,甚至于自己都经常琢磨着,是不是以后转行,去做点文字性工作,免得老无所依。

产品经理(也就是产品狗)这行当,首先产品失败率太高,经常赌狗屎运;其次木桶效应特别明显,而产品行业整体上还不成熟,还处于混乱的发展阶段,小公司为项目配置合理的人力与运营是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大公司又受困于体制之疮。

另外,我从媒体转型产品五年,越到后来,越觉得产品狗的自我修养无迹可寻。一开始还在博客上写点产品笔记,回头去看全是放屁,肤浅之极。基本上没可能用方法论来培养一只产品狗,主要靠:1、天赋,2、人生经历,3、实战经验。

换句话说,一个(只)有产品狗天赋的人(犬),做了一些和经历(爱好)大致吻合的项目,大约两年后,就能成长为不错的产品獒。接下来,他如果有幸(踩狗屎)遇到了有前景的好项目,又能配置好必备的资源,又过若干年后,便抵达阿门洲——西方仙境。在产品狗中,只有极少数的才能抵达那里,在维拉们的座下欢唱赞颂曼威之歌。

其余的腐烂成泥。

好吧,看了眼时间,已经有5个月没人向我提出像样的问题了,怪蜀黍略感寂寞,这次便勉为其难地回答一下。

1、项目管理是产品狗工作的一部分,协调资源与进度。不过在移动时代,由于产品轻量级的趋势,项目管理的难度不断降低,算不上产品狗的核心能力。

2、模仿也好,抄袭也好,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你有没有主见。你到底是有一些想法,然后用别人的产品模式,产品设计来实现自己的思路;还是看见人家出彩,羡慕得紧,便打算跟随其后?后者很容易变成邯郸学步。如果你对这一块(市场环境、用户情景)的理解是浅薄的,抄谁都会抄死。反之,则很可能出现创意的分裂繁殖——也是互联网繁荣昌盛的根基。

3、验证思路,首先要找到几个关键点。如果关键点在产品设计,就先出原型,甚至出视觉稿去作访谈;如果关键点在产品模式,就把路径连通,有一套能自圆其说的逻辑去说服别人;如果关键点在产品运营,那就去准备运营资源呗。

你提到的例子,看起来侧重于产品模式。从这几年的案例来看,模式突破是最难最难的,更常见的还是靠产品设计或运营去攻城略地。所以不是脑子够不够用的问题,作为登山者,未必非挑战世界险峰不可。

最后说点题外话。你提到自己“产品创新能力积累为零”,我却认为创新并非产品狗的核心竞争力。产品狗的天职是满足市场需求,如果过度强调创新!颠覆!革命!恐怕是服务于虚荣心更多。创新当然是好事,但它只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重点在于“解决问题”而不是“人无我有”。把创新这回事看得太重,本质上是浪漫的自我激励,觉得我在改变世界,我在做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很可惜,这也是心灵鸡汤的变种。哄哄自己开心没什么,过分执着于此反而会视线失焦。

Tags: ,,.
07月 8, 2013

iDoNews 小牛注:博客时代,能够写独立博客的人都被成为“大师级”人物,微博时代,人人都是作者。但当你花费太多时间在这些上面,外人眼中你就是“不务正业”或是“自我营销”。作者郭子威告诉你,其实,真没那么复杂。

我从2008年开始写博客,以互联网产品话题为主,至今大概写了300多篇文章。尤其当我困于产品低潮期的时候(资源匮乏,坐冷板凳),基本上全靠写博客来消化对产品的热情,有时候一周会写三四篇。

回头来看,以前的文章1/3是废话,1/3是蠢话,只有1/3还值得一读。它们代表了我在那个阶段的产品见解,从幼稚浅薄,到不那么幼稚浅薄。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写博客的名声远远大于做产品的名声,这尴尬直到创业之后才有所缓解。当然,为此而视我为喷子的人也不少。虽然我在博客里既不夸奖自己,也不批评他人,更不去作行业风潮之时评,但总免不了有人因文生厌。

另一种吊诡的逻辑则是,真正的牛人都不写博客,爱写产品文章的不仅半桶水,还是些沽名钓誉之徒……好吧,我只能“呵呵”作答。但有一次,有个我很信任的产品经理,在自己的博客里(没错,他也写博客)表达了对我写博客沽名钓誉的不屑,搞得我很难过,自此和他疏远。

我想提几个问题。

问题1:一个做产品的人,有些私人爱好,比如骑自行车,打羽毛球,健身锻炼,甚至是玩玩游戏,这合理吗?

问题2:一个做产品的人,如果他喜欢写一些产品笔记,记录平时的产品思考与见解,这合理吗?

问题3:一个做产品的人,如果把大量的业余时间花在了写产品笔记这项私人爱好上,这合理吗?

如果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合理”,那为什么我把周末时间花在健身锻炼上,就是正常休假;把周末时间花在写博客上,就变成了沽名钓誉呢?

不合逻辑。

当然,他们的思路我大致能猜到一些。无非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写字为乐”的人,觉得我每周花十几个小时来写博客,必有所图。以功利之心看我的产品笔记,既然不是牛人大作,那可不是装腔作势么。

算了吧,呵呵。

最近,敝司正在接触融资事宜。偶然传来一些私底下的消息,有几家VC说,纯银这个人天天发微博,不像个创始人的样子,不投。

这消息并非直接对我的回应,而是在融资圈里流传,或许也有失真。但假定我较个真,便要再问他们几个问题。

问题1:我统计了一下,自己平均每天发4条微博,平均不足30分钟,这部分时间耗费对工作有影响吗?

问题2:如果有影响,我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10点后下班,工作接近12个小时,能补偿发微博造成的损失吗?

问题3:如果我从不发微博,但把时间花在刷朋友圈,刷QQ群,跑会这些不公开的事情上面,会大大提升VC对我的评价吗?

本来也打算一笑了之,八字不合而已。结果我那条微博发出来,有人评价说“创业阶段需要的是全力做产品,而不是散心或推销自己或交友”,随后附和者众;也有不少人战栗道,创业者还是少发微博为妙。于是我觉得,起哄是件多么要不得的事情啊。

举个例子,创业者允许做爱吗?

如果允许,前戏过程加后戏,全长30分钟,会对他的工作造成影响吗?

如果影响不大,那么我现在一个人在上海创业,与老婆异地相处,把本来该是做爱的30分钟时间,用在了发微博这项私人爱好上面,更何况内容大部分是对产品的见解。为什么我就变成了不专注,不投入,不合格的创始人呢?

如果我不合格,那是不是应该调查创始人的性生活,凡每天拥抱亲吻性交超过15分钟,就以“分心”论处,给差评,不投资呢?

其中奥妙,正如鲁迅所言:“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一看到我发微博,立刻想到“他成天都在发微博”,立刻想到“他一定花了3倍5倍的时间来看微博”,立刻想到“他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工作上”。

这联想,我还真没法回答。

基本上,以己推人带来的错误是相当之多的。有人不擅长码字,便觉得发微博颇耗心神。有人自己花大把的时间沉溺微博,看见别人也发微博,便觉得他不专注不投入。有人不是跳跃性思维,理解不了跳跃性思维的人杂念丛生,便觉得怎可能一心两用。

呵呵。

谈逻辑,并不能扭转别人对我的成见,只是不吐不快罢了。如果我会因为取悦他人,把码字这项爱好给收敛起来,那才是真正可悲的事情啊。

最后,鸣谢大辉叔在“小道消息”里的声援。

Tags: ,,.
05月 14, 2013

iDoNews 小牛注:产品经理,看上去好像大多数人都能做,之前还有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说法,但真正能做出用户真心觉得不错的好产品的少之又少,很多都是天马行空,对于做产品,作者郭子威认为必须要深刻了解目标市场和产品背景。

前段时间发了篇博客,末尾透露出想和营销专家聊聊天,请教一二的意思。

不久后,真有几位来找我。聊的比较多的一位陌生同行,先听我讲蝉游记的产品背景,营销尝试,这个过程中不断提问,了解更多情况,然后我们再交换一些想法,提出各种思路并分析其可行性。

就在这周,另一位陌生同行也找到我,开口就说:

“考虑一下招商模式,chanyouji有什么核心资源可以拿出来交换?”

我一愣,反问:

“你是谁?”

“你不是找推广chanyouji的人吗?我是一个看热闹的人。”

我顿时哑然,想了想,似乎只能回复“呵呵”,遂无下文。

这样讲,肯定会被骂“既有忧患,何足傲慢”。对于这类批评,也得回复“呵呵”,如果被逼急了可能还会反问几句:

你知道蝉游记的产品定位和营销目标吗?

你知道我们在营销上做了哪些尝试,有什么收获与挫折吗?

你知道蝉游记的产品特质会影响到哪些常规做法南橘北枳,或事倍功半吗?

是的,你都不知道。但脱离了这些信息背景,直接告诉我可以这么那么做,好吗?

这让我想起在微博上,曾说要融资后加强营销,立刻被人讽刺为“轻浮,膨胀,这就打算烧钱大推了”。我本应回复他“加强营销”和“烧钱大推”未必是一回事儿,但也只是“呵呵”笑了两声而已。

脑补是不可战胜的。

我认识一个很严谨的产品经理叫@柳浪闻猫 ,有时QQ上问他一些产品设计问题,总是这样回答我:

我不是这个功能的受众啊。

我对你们的目标用户群不太了解。

我不知道你的全局性思路,所以也不是很好判断。

然后说一些很模糊的看法。

但是有次我去他家里,聊到一项“多对多关联”的交互设计,有时间把前因后果讲得清清楚楚。于是我们在白板上(对,这家伙居然在家里也挂白板)涂来画去,上蹿下跳,大喊大叫,激动地讨论了半个多小时。

他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

又有一次,一个朋友请我为她们的网站提意见。我不是其受众,但一定得帮忙,就花了个把小时看网站架构,互动内容,统计可见的数据。见到她之后,首先讲我的观察结果是怎样怎样的,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认为正确吗?

她说,大部分是对的。

我又问,那你们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呢?既然我对你们的垂直市场缺乏研究,如果不知道目标,就更没法给出扎实的建议来了。

她反问,你猜呢?

我想了一会儿,老老实实说,猜不到。基于错误的目标预测,多半会得出错误的方法,你这样是在钓鱼啊你知道吗。至于对界面交互的意见,那只是产品皮毛,我能讲不少,却不会真的帮到你。

后来我们聊过不少次产品,我提意见之前,一定会讲出如下的口头禅:

因为我对你们的产品了解不足,所以我的判断很可能是错误的。

因为我不是你们的目标人群,只能提供一些粗浅的看法。

因为我不清楚你们的市场背景,接下来的判断完全出于直觉,但那是不靠谱的。

单听这些话,外人可能会认为我是个蹩脚的,不自信的二杆子产品经理吧。

嘿,还真不自信。

信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一拍脑袋嗡一下散发出来的。如果没有足够的信息背景,没有对目标市场,目标人群作充分的了解,或是对产品规划,产品生态作基本的了解,我就不可能自信地blablabla。仅仅从外部观察,只能看到局部和表象,这时若对着人家产品指点迷津,便是我轻浮,膨胀了。

五一回成都,见到彩程的老沈,我是他家tower.im的忠实用户,非常之铁杆,几乎到了tower要是不运营,就得暗杀老沈泄愤的地步。即便如此,我一开口也只能讲作为单个用户的使用意见,如A处的交互体验,B处的功能需求。这些话都很浅,也无足轻重,如果让我为tower建议更多,那就得先提一大堆的问题:

tower的发展目标是什么?想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

tower新推出的,我个人无感的一些功能,是针对怎样的用户群与市场需求?

tower有哪些需求是强烈但未能满足的,为什么?

这时,一定有人说,你知道这么多以后,会不会画个框框把自己套进去了,反而束缚了发散思维?答:产品分析又不是写小说……

根据个人经验,无视产品背景的“意见”以站着说话不腰痛居多,南辕北辙居多,天马行空但不现实居多。真能发散并启发的,十不存一,有这点空余时间拿来补瞌睡多好~

我曾经想过,如果哪天混不下去了,又不想去北京,北京之外的城市又找不到我愿意待的公司,干脆回老家成都,给别的公司做远程顾问。一个月收5000块钱,帮着做做市场调研,策略建议,设计点评啥的。做三四家客户,在成都就能生活得很好了。

后来仔细想了想,怕是不行。

如果我不能掌握足够的背景信息,就没法给出靠谱的意见。但既然是远程顾问,充分交流就算不存在信任问题,沟通成本也是极高的。我相信愿意请我顾问的公司,不会在乎这5000元月薪,但沟通成本怕是数倍于此。

换句话说,贵CEO很可能一开始觉得,5000元买纯银的建议很划算啊;但很快会发现,用这么多通话的力气才能换回这么些具体的建议(别把我当老军医),很不划算啊。

没办法,我跟你讲空话废话,东拉西扯却落不了地的话,也没意思对不对。

所以后来就没考虑做顾问这条出路,真穷途末路了,开个公众号发些产品局部分析,卖小广告,甚至是为传统媒体写几篇活泼的生活随笔,还现实一些。

最后用@我的病人家属是极品 发的一条微博作为本文结尾吧,道理是相通的。

『当初我在门诊上班的时候,帮一位老中医排号

一患者心脏有毛病,老中医让他做个心电图和心脏彩超,患者当时就急了,说我看的是中医,你还让我做西医的检查,真是庸医

然后非要退了挂号费,还投诉

老中医当时气坏了,来了一句:“我是医生,又不是神仙!”』

是的,你多半不愿意相信手指一搭脉,不作任何化验检查就能开方子的“名老中医”,却愿意相信对目标市场与产品背景缺乏了解,一张口就能拓展你思路的“行业专家”,是何道理呢?

因为他是神仙。

作者微博:@纯银V

http://weibo.com/cicada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