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6,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①在虎嗅看到有人介绍自己的微信生活:群聊,看公众号的推送,看朋友圈,一天好几个小时,几乎都忘了微博。但他在微信上做的事情,本身和微博的强媒体优势就没多大关系吧,谈不上“微信抢走了微博的时间”。由于媒体化的微博有着触顶回落的风险,新浪一直着力于社交化,可惜微博的社交土壤并不肥厚。

②微博强调社交,单纯的社交关系由于缺乏话题,在国内难以维持其活跃度,必然引入媒体基因来保持黏性。媒体推又塞满动态流,影响了用户对新浪微博的品牌印象与使用习惯,虽然提升产品竞争力,对于本不强健的社交就更具干扰。这个局面几乎无解,只能默默观察市场时机。

③我对“朋友圈”很感兴趣,一直在观察微信好友的使用习惯。在我身边的孤立样本群里,大约5%好友高频度使用朋友圈,另外5%低频度使用,忠实用户更多有“记录生活”的日记倾向。类似情景无法形成独立的闭环,高度依赖微信母体带来的“新内容提醒”,也就是说不仅用户群偏窄,模式亦不可复制。

④如果2亿用户的,拥有强大关系链的,明智地选择了相片作为内容主体,并且未受媒体化信息干扰的微信,它的朋友圈也还没有快速地星火燎原,那么在关系与基因上均不如微信的新浪微博未免就更难“社交”起来。如果因为“必须这么做”而硬来,不是前瞻与意志的体现,而是夸父逐日。几位微博离职员工均对此吐槽甚猛。

在我的视野中,常发布生活类话题,频度不太低,内容质量也不太差(即便对熟人来说)的用户是少数,不高于20%。这么低的人群密度和活跃度,形成社交网络很不容易,多依附于其他类话题导向的,或实用诉求的主干行为——比如新浪微博的资讯获取,比如开心的休闲游戏,比如微信的通讯功能,比如QQ空间背后的QQ。于是产品的主旋律不再是社交,这没什么,但很多人觉得不社交就不时髦,不时髦就会死的。

做产品的时间越久,越不相信“用户调研”。不是说刚愎自用,而是单单靠用户调研去了解市场,程度很浅,偏差很大。产品经理对市场的理解并非从“调研”中获取,就像你的世界观并非单单从读书中获取。调研可以加深一些局部的了解,比如可用性测试,但它只占产品经理认知的很小一部分。夸大用户调研的价值,本质上是迷信方法论,认为学习到好的方法就可以深入理解市场,但“做产品”恰恰是方法论摔得最惨的坑之一。至于怎样才能很好地理解市场呢?我把两手一摊,我也不晓得,有可能是你和这个市场之间的“默契”吧。翻译成人话就是天赋与阅历。

最近3年,产品领域的某个分支日渐壮大,不针对明确的产品需求,而是用设计者的品味/审美/理念去感染用户,打动他们。如移动端的foursquare,flipboard,instagram,path,又如网站端的twitter,quora,pinterest。国内这样的案例极少,“挖掘用户需求”还是主旋律,“拼人品”终归太虚……这个观点解释了一些国外现象级产品,在国内的本尊和山寨都红不起来的原因,因为“品味与理念”舶来后水土不服,打动不了国内用户。随便一想,啪啪可能是表面上最接近这个分支的国内产品,它是否能长久地火热下去而不是昙花一现,就得拼这个:产品背后的品味、审美与理念。所以第一次看到啪啪时我就说,强有力的运营价值观是它最需要的东西。

提到啪啪,就想起我那个发起一年半,开发到一半,最后胎死腹中,以“收集全国各地方言语音”为目标的APP项目方言君。当初定这个名字,有人指责说,方言君,名字里的日本味太重了,我是不会下载来用的。我冷笑回答,那么邓丽君……卓文君……孟尝君……对方哑然,脸色倔强。

通常来说,叫骂时拿出“我是屌丝,我无名小卒,你是名人,你是牛人又怎么样”这种自轻自贱的态度来呢,还真的就是屌丝。当然,在烂泥里打几个滚也是一种本事,这姿势我就学不来。

我以前写了不少产品文章,随着exp增长,反而无处下笔。做产品5年了,越发觉得哪里有什么灵验的技巧/法则/理念,做产品就四点:1、手熟,2、阅历,3、品位,4、天赋。都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虽然自觉近来功力见长,但问我“怎样做好产品?”却是张口结舌,反倒不如以前段位低的时候侃侃而谈。产品设计也好,项目管理也好,运营也好,招聘也好,应对的解法都得计算团队基因+项目背景+市场环境,答案有无穷种。越想把一件事做好,就越发不能轻信各种“经验技巧”。唯一可听的是段子,有着背景描述的实战段子……其实也没用,仅仅是扩展眼界并且寻个乐子。

最近看到媒体报道某大公司离职高管吐槽ceo,说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废话——你意见如果是错的别人凭什么接受嘛。当然,高管这么讲,就把自己架在了真理高地上,我一定对,ceo一定错,所以你不接受我的意见就是昏君是王八蛋。作为外人,不知详情,单单看“不接受意见”这张大字报,还真是一口无赖腔。讲一个人如何如何不好,有很多种方法,讲他不接受意见是其中最无赖的一种,相当于不加论证地一口咬定他必错,我必对。话都说死到这份上,不如劈头骂“傻逼我一口水喷死你”算了。所以这是吵架扯皮专用语,对解决问题全无帮助。

设计APP有个不太少见的新手错误,就是把每个角落都塞满icon,看见哪里空着就心里憋屈,觉得空着也是空着,为什么不加点功能在这里,让产品更饱满……饱满你妹啊。

旅行产品呢,如果不去详细分析每一项结构化数据的价值,只是嚷嚷着“结构化数据是至关重要的”,这里是个坑。如果不向每一个用户单独证明旅行路线为什么适合他,只是嚷嚷着“旅行路线是用户需要的”,这里也是个坑。

今天跟老同事说,我最近半年在产品设计上的成长,比09-11年,这3年加起来还多。首先因为项目有得发挥,其次是策划交互QA一肩扛,做得越多积累越多。以前总担心适应不了创业,想在大公司磨练得更强一些再出来,一待就是5年。真出来了,才发现我在大公司的成长速度如同龟爬,后悔辞职太晚,虚度时光。

一般说创业团队的资源比较少,我倒不觉得,因为行动自由,单兵DPS数倍于大公司,我这半年可调用的资源(人力输出/有效推广)远远超过还在网易带部门的时候。而劣势在于,因为团队过于精简,对“意外”的抵御能力不足,相当于高攻低防的法师系。有同行说过,创业就是“最不可思议的最坏的运气也会发生”。在大公司的时候我最怕什么呢,怕找公共部门要资源,人家不给,卡得欲仙欲死;在创业小队最怕的就是点背。

昨晚聊产品,聊到一年来照抄Path界面交互的APP不知有多少,结果呢?几乎全灭。照搬metro风格界面的APP也很多,大部分都很蠢。创新的界面交互背后,自有其独特的背景逻辑,照虎画猫则得其皮毛。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只需你花一分钟,让业界听到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独特的个性化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0月 15,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大约从2011年中开始,差不多每个月,我都会听到有人说“新浪微博不行了”。

何出此言呢?

他们说,我关注的人的活跃度明显下降了,信息流的速度和质量都滑坡了,难道还不是“新浪微博不行了”的铁证么?

有趣的是,这个观点几乎每个月都能听到,唱衰声持续了一年多。按此来说,新浪微博简直就快要跌落到谷底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来来来,说说我的看法。如果是一个有着内容创造力的人,刚遇到微博这般强互动的媒体,往往会兴奋起来。兴奋过后又会进入三种反弹状态:

1、兴奋度下降,活跃度降低

2、干货入不敷出,只好灌水刷存在感或活跃度降低

3、发现微博上是非真多,一气退出或活跃度降低

接下来,一部分人进入高潮消退后的稳定期,另一部分则渐渐淡出。在我的身边,达到平衡状态的人比淡出的更多得多,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随着朋友圈、名人、有趣的人、段子与鸡汤号不断地加入关注列表,便能够保持信息流的活力。短时间内的滑坡很快得到了新鲜血液的补充。

所以我身边那些说新浪微博不行了的人,自己都还在微博上活跃着,大概已经忘掉了之前如何唱衰,但也有隔三岔五反复唱衰的。这不奇怪,关注的老人从兴奋期进入稳定期,甚至低沉期,新人又尚未被发现,这个青黄不接的阶段会反复交替出现。以己推人来判断微博走势很要不得。

最近两三个月,“微博不行了”风声再起,风声甚劲言者众多。这次还有两点特别的,第一是说微博的用户被微信抢走了,至少时间分配被微信抢走了;第二是微博营销的效果暴跌——这点对我影响很大,没赶上前几个月几毛钱一个点击的好光景啊。

我觉得这和新浪微博的强媒体特征是不是有些千丝万缕的关联。

众所周知,新浪微博是强媒体,强互动。这两点掺和在一起会出现比较糟糕的事情,就是媒体属性的账户,可能是大号,可能是大V,在强互动的刺激下,容易不断提升媒体输出来获得更多的成就感和商业利益。输出到什么地步呢?比如商业号每天发30-50条内容,个人号恨不得字字珠玑。但是你妹啊……哪有这么多好内容来发啊!

须知大号和官V主要靠抄,又不是新鲜事,大V呢就得泵血上脑了,或者东拉西扯地刷存在感。这并非持久之道,至少不是天长日久之道,媒体账户自身会疲劳,读者也会腻味。如果两边都到了一个边界值,又缺乏更多的优质媒体账户补充进来,同类型的微博高密度发布渐渐使人厌倦,则整体上会出现“微博不如以前好玩了”的声浪。

这样的触顶回落,与其说是衰竭的表现,不如说是价值复位,从过高的媒体期待值复位到一个能正常维持的生态环境。

另外,不知道营销大号是否感觉到加粉的上升空间有限,竭泽而渔者甚多,很多大号不加挑选,收钱就转,广告泛滥。高密度的广告对自己,对用户,对客户,对新浪微博基本上是同归于尽的姿态。部分来单不拒的,数百万活粉的营销大号,单条广告短链点击率竟然可以低到一两百这样,差不多5块钱一个点击。几位专注于微博营销的资深人士悻悻道:他们在榨干剩余价值……

但这个问题的根本症结还不是大号无节操,而是最近半年,强有力的新媒体账户加入并不多,成长并不快,不少老账户又集体进入疲劳期。举例来说,就像是中国坚持计划生育政策,在20xx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出生的青壮年数量不足,导致社会生产力降低一样。

而微信的迅速壮大,我并不认为对微博会有显著冲击,祸起萧墙之内。有同行说,他加入的微信群能提供比微博更高质量的行业内容,所以瓜分了微博时间,这个案例固然不假,但微信并不能提供像微博这般多元化的资讯,“高质量的垂直群”亦非常态。与其说微信拿走了微博的市场,不如说微博自身正在经历新一轮的震荡与平衡。

最后用9月发过的一条微博作为结尾吧:我仍然坚持2年前的观点,微博是高度适合中国社会的,了不起的,深刻改变互联网环境的产品。我不相信微博的衰落,它只是在过热环境下寻找新的平衡点而已。微博生态圈有天然的自我修复与平衡能力,遗憾的是,并未看到新浪官方主动有力的应对。几位离职员工对新浪高层的微博规划均嗤之以鼻,恐非偶然。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
10月 9,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产品核心竞争力如果只是某个创新的细节或者模块,却不能从创新点延伸开来,迅速地加强体验,就算被抄死也是活该。谁叫你“一招鲜吃遍天”来着?真正强大的竞争力来自团队基因,而非灵机一动实现的某个好点子。

抄人家的产品也分很多种,由浅入深分别是抄细节→抄模块→抄架构→全盘复制。抄得越深入,把自己抄死抄残的概率越大。但如果一听见“抄”这个字就像炸了毛的猫,那大家就别做产品了,99.99%细节/模块/架构都不是你发明的。相比起产品设计有多少“参考别家”,更重要的是,有多少你自己的东西融入其中。

瀑布流可能是Pinterest发明的,在国内谁第一个学瀑布流,多半被喷死,耻笑他抄袭。但随着学瀑布流的越来越多,不仅中国人抄,老外也抄,还有各式变种开源给你用。到后来用瀑布流就不再是抄袭了,而是时髦的设计风格……难道“先抄有罪,后抄光荣”?观业内每评抄袭必然炸毛有感。

刚看到一个仿我们的网站的网站,仿没关系,用……多用点心啦。我对借鉴(说是抄也行)这件事情是没有羞耻感的,有好的就拿过来用呗,绝不手软!经常抄得眉飞色舞!但如果我的作品里没有属于我自己的,独特的,好到让别人来借鉴的东西,则会有极大的羞耻感。这就是我的“产品抄袭观”。每个人都学习好的设计,也贡献好的设计,市场才会繁荣。创新固然荣耀,但不必把借鉴创新看作耻辱。缺乏吸收与改良的“照抄”才是耻辱

一提到产品借鉴设计,就有人欢快地跑出来扭来扭去,拿苹果胜诉三星来举例,你倒是多举几个互联网产品借鉴设计的法院判例出来,再撒欢也不迟。

现在社交账户的登录比例越来越高,新用户登录后,大都要求接着填写个人资料,比正常注册还烦。为什么不可以用社交账户登录后,立即在该网站生成新账户,允许“互动”等轻动作,然后在“发表”等重动作发生时再填个人资料呢?人家就是想点个喜欢,留个言,还非逼着去填一份个人资料,未免过于粗暴。

我在网易因为做产品“爱抠细节”被各种吐槽,RD/PM/视觉/交互都看不惯我这一点,私底下,我知道他们常讥笑我……唉,常因为抠细节跟人争吵,互相牵制,做出来的东西也是气味混杂。后来出去创业,抠细节更猛,所幸团队成员全不介意,问他们为什么,答“我们也爱抠细节啊!”这两天密集调试,经常提了一个需求,又叹口气说“我要是在网易抠这种细节,铁定被喷死,当面不喷背后也会往死里喷。”其他人就很吃惊,啊?这也会被喷?我说,未必是对错之分,只是我和你们更合得来而已。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在大公司5年出不了代表作,果然,果然。

这条一发出来,就有陌生喷嘴连环喷我没代表作居然也混得下去,麻痹你去问问大公司主管,有几个人敢理直气壮说自己有“代表作”的。

关于细节,再说几句。

1、我是“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坚定的反对者

2、绝大部分细节争执没有对错之分,只是风格差异

3、抠细节本身无关成败,但一个爱抠细节的人,身上很可能有更多把产品做好的,别的产品素质

4、猛喷别人抠细节的人,当他自己抠细节的时候,会觉得这是在追求细腻的用户体验

如果砍掉各种降低效率的,呆板僵硬的项目流程,枯燥重复的行政事务(那些通常是大公司病的一部分),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可以在一条中等规模的产品线上,独自负责从调研到策划到交互甚至包括QA的一揽子工作。这也是理想状态。PM之间,或者PM与PD之间的协作,往往是增加摩擦力而降低生产力的。产品设计不是聚众打老虎,参与的人越多,摩擦力越大,对品质的提升是个随机值,内耗与进度拖延倒是一定的。这个行业里PM/PD的良品率如此之低,以至于设计团队的人越多就越混乱。

大公司几乎不可调和的一件事情是,“被分管项目捆住手脚”与“产品经理旺盛的创造欲”之间的矛盾。你想做的事情和能做的事情之间如同从地球到月球那么遥远。结果就是荷尔蒙无法释放,只好在分管项目内想法设法地折腾,好似抱着大树跳钢管舞。其实一离开那个环境,立刻就明白那是在瞎折腾,但当时总有一种“抱负与武艺无从施展”的苦恼,绝望之下,容易自己催眠自己。这也是大公司不靠谱项目很大的一个来源。

昨晚饭局,一同行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两个黄鹂鸣翠柳,阿尔法城操你娘」。全桌人先笑后问,为什么是阿尔法城?此君想了一小会儿才回答:因为押韵。

刚才在工作间吐槽,说像屎一样的常用语之一,就是“水很深”。这个行业水很深,那个领域水很深,一边说还要一边摇头(或点头),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尼玛,还有什么领域是“水不深”的呢?这让我想起从80年代至今,每年都能遇见很多人晃着脑袋叹着气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了。”

人性中有种奇怪的东西。比如有人说“纯银你双眼皮很好看啊”,别人听见了,多半赞同。但如果我自己说“我双眼皮很好看哦”,就会招来一群人说“我认识XXX的双眼皮比你好看多了”。总之万万自夸不得,自夸是万喷之源。

在党的鼓舞下,为一岛而咆哮是种特别安全的发泄方式,不会被跨省劳教活埋……我们的国民太需要发泄了,但不需要读历史。就算读历史,又不必讲道理。就算讲道理,也还须论恩仇。就算泯恩仇,我,我他妈的憋屈久了跟着喊一嗓子"自古以来"不行吗?

最近刷榜的话题比较火,有个老同事一见面就问我,你打算刷榜吗?我说不打算,她就松了口气,说对,别刷。我说靠微博大号转发,第三方市场推荐,以及要一点友情推荐位,也能冲榜啊,成本完全可接受,为什么要刷榜呢?上榜以后,如果产品不能靠自己的生命力存活下来,说明这不是值得我长期投入的项目。刷榜本身是一个营销选择,但这个选择与我的价值观不吻合。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决定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产品。刷榜可能在一次推广中获益,但价值观扭曲会对我“怎样做产品”带来各种不可预知的干扰。我不为生存而战,只为骄傲而战。

希望旅行记录的产出尽可能方便,成本低廉;效果尽可能华丽,又能清晰描述旅程;不论对网站还是APP,听起来像是悖论。为了接近这个目标,就得使用尚无先例的交互架构,相当于被迫承受一定量的用户适应成本,以及一定量的体验并发症。是非对错,都得让市场来给出答案。

很久没写产品博客,忙不是理由,更不是无话可说(想写的多着呢),主要是不高兴被喷。喷子们的逻辑是“你的作品算老几”“成功人士屎亦香”“真正牛逼的人都不写博客”,单单通过身份背景来鉴定言论观点。我以前还有门户总监的头衔护体,一旦卸了这层软甲去创业,必被喷子们欢快群殴。我这人不耐喷,也不想影响工作心情,就此停笔。以前在博客里承诺只要产品扎下根来,则会把创业过程中组建团队,设计产品,项目管理,运营推广的经验一五一十写出来。鄙人必不食言。这些,都留待我在喷嘴前面放了一圈结界后再写吧。

新产品发布,对于来自业内的声音应该一律采取屏蔽态度,无论赞美还是抨击,“批判的支持”还是“理性的谏言”。真正有价值的,是目标用户反应与数据统计,而业内评议大多远离真实应用心态,也未必是你锁定的受众。产品设计的背后是环环相扣的架构,架构背后是理念、定位与规划。不足为外人道也。顺带一说,产品在业内的名声,除了满足团队虚荣心,以及对招聘略有帮助之外,真不知道有什么用。反正我是不想要这玩意儿的,被同行略过最佳。

产品设计中追求的并不是“完美”“极致”,而是“平衡”。首先要有一个平衡的体系,然后加入一些抢眼的亮点,但平衡本身就意味着存在不够完美之处。这里需要的是妥协的态度——妥协听上去是个贬义词,换个褒义词就顺耳多了,比如说“取舍之道”。这条心灵鸡汤真正想说的是,如果用「产品需要妥协精神」这种词,铁定被喷死;如果说「产品需要取舍之道」呢,又会转发如潮。喏,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啦哈哈哈哈!

因为在门户做过内容,最近三年招聘的时候习惯性会问,你平时常看哪一个门户网站?结果来应聘产品职位的人,大部分回答,我不看任何门户网站。我没有严谨的数据分析,仅凭个人印象觉得,传统门户正在远离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也是互联网上最有活力的一群人。他们厌倦了在海量新闻中翻翻看看。

我觉得微博和微信最大的共同点是,都是在野心驱动下愈发肥大的产品。说起他们的市场竞争点嘛,让我想起有段时间,时评家们总爱讲facebook对google搜索的威胁,看得我睾丸隐痛……微博实现的是极为复杂的个体价值,社群价值,社会价值;而微信主要实现通讯价值,附带一些陌生人交友、生活纪录等次要价值。无视这样巨大的价值区别,一门心思去对比微博和微信的数据和曲线,真是,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你们好了。

关于微信抢占微博时间这件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以前也没听说QQ抢占个人博客,抢占门户新闻的时间嘛。如果“抢占时间”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只能说,微博在巅峰时期承载了过多的用户诉求,过多的野心与期待,反倒容易使人疲惫。现在的活跃度走低,只是微博形态正常化的表现。就我个人的体验,之前曾发生过一次以上的微博活跃度降低,让我觉得动态流减缓并劣化,但随着发现并关注更多高质量的账户,问题自然消融。单个微博的内容疲劳是很难避免的,输血大于失血,才能不断提振微博活跃度。新鲜优质账户的增量放缓,或许是症结所在。

微博近段活跃度被认为“下降”,在我看来并非“微博不行了”,而是其产品价值被开采过度的表现。优质账户竭力提升内容竞争力,直到自身无法维系,或者注水,或者疲软。而用户对微博内容的期待值不断被刺激提升,与优质账户的滑坡恰好形成反差。此消彼长,价值复位。如此推理下去,微博的深度症结在于集体性的兴奋过度,优质内容账户在加粉竞争中,容易把长跑变成跨栏,很快气喘吁吁无以为继,过度媒体化导致内容质量触顶回落,则媒体化的新浪微博必然也触顶回落,直到新的平衡点产生。近期营销号的竭泽而渔则加重了这个趋势。

我仍然坚持2年前的观点,微博是高度适合中国社会的,了不起的,深刻改变互联网环境的产品。我不相信微博的衰落,它只是在过热环境下寻找新的平衡点而已。微博生态圈有天然的自我修复与平衡能力,遗憾的是,并未看到新浪官方主动有力的应对。几位离职员工对新浪高层的微博规划均嗤之以鼻,恐非偶然。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cicada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