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20, 2013

大概是2年前,我有个需求,想知道从所在城市到旅行地,什么时候有特价机票,价格低于我的心理线,便请假飞过去玩几天。

举个例子,从上海到西宁的全价机票大约是1600多块钱,三折是500出头,加完各种也就700。如果便宜到这个地步,来回交通不到2000块钱,不妨请一两天假(带上周末),飞去看看青海湖,吃吃烤羊肉与老酸奶。每个季度花3000块钱散散心,挺好的。但什么时候有特价机票呢?我也不乐意天天去刷网站。

大概是1年前,我曾经想自己做这款“Push指定航线-指定价格区间”的App,研究半天后放弃了,搞不掂数据源嘛。后来发现淘宝旅行有这个功能,再后来发现携程也行,Chrome插件“机票控”也行。

但都还不够好。

先说携程,这个功能藏在携程网站首页→我的携程→应用中心→机票工具箱→“有低价早知道”页面,我的妈呀……整整5级目录!随手录入上海至拉萨的航线,什么?监控周期只能选择“最近一个月”?这意思是我每个月都要跑上来横跨5级目录重设一次?

ByeBye~

然后说淘宝旅行App,不挑交互上的小刺,整体挺好,尤其监控周期延长到了最近3个月。接下来是吐槽时间:

1、只让设折扣额,不给设具体金额,我还得一个个计算3折是多少钱,2折又是多少钱……我这是冲动消费啊大哥,不看折扣的,只看最终要花多少钱啊大哥。算了,统一设3折吧。

2、设完3折之后很茫然,也不知道这靠不靠谱,也许人家经常有2折特价呢?也许3折压根没戏,起码要3.5折呢?

3、监控了从上海到广州的航线,6月17日有个2.3折的,305元,i see,但是你没必要把这条消息隔天Push我一次啊,这都Push三四次了,人家也是有脑子有记忆力的啊!

得,得,聊胜于无吧。

再说说机票控的范围监控功能,它最新出,当然有些绝活儿。比如同时支持折扣与价格监控(携程网站也行),比如设置好航线后,立刻在下方出现最近一个月的最低价格曲线,辅助判断监控价格是否极不靠谱——拍手大赞!

但机票控的致命伤也不少,比如只能设置1个月的监控周期,比如只支持两家OTA的数据,这……恐怕就不大好用了。而且我同事试了一下就把它卸了,说是浏览器一启动就Push广告信息(是有点烦)。

另外,这几家都不支持国外航线搜索。

最后说说微驴儿,是款新出的App。它有两个法宝,第一是聚合提供(似乎是3个月内的)特价航班往返信息(“往返”太赞了),主打国外旅行路线;第二是区域关注,比如关注“港澳台”“东南亚”甚至是“北美洲”,我操,我要的就是这个!

不过微驴儿还不支持监控功能,得经常上去刷一刷,查看最新的低价航班,我也没找到它的Push开关,可能会漏掉一些重要信息。

基本上,淘宝旅行+机票控+微驴儿,可以完整满足我在这方面的需求——如果他们仨合体的话。这个市场未必很大,未必赚很多钱,但能精准地抓住铁杆旅行爱好者,然后以此为入口去延伸别的服务。研发成本不高的话,作为特色服务还是值得搞一搞的。

另外我还有个需求,就是设置监控周期的时候,除了选择3个月的时间范围以外,能不能追加一个选项,比如“只监控这三个月内的周五,周六,周日”?否则周一有去拉萨的800元机票,可是周一我没法请假啊大哥。

真希望有人能把这App给做出来。我是拿不到数据源,能拿到的话,铁定自己动手做了。

又及:写到这里才发现携程App也有低价订阅功能,却只能订阅“最近两周的航班”,比携程网站还逊一半。喂喂,跟淘宝旅行的3个月监控周期比,你们脸红吗?

Tags: ,,,,.
01月 28, 2013

互联网有句老话,只要你能实现用户价值,就一定能带来商业价值。

此话是不是有点过时?

这个观点发源自PC统治互联网的时代,如今PC端的用户停留时间下降,用户行为趋于稳定保守,移动端则蒸蒸日上。而PC与移动端的区别之一是,PC端的用户流动是自由的,通过超链接,从一个网站到另一个网站到另一个网站……但你可以从一个App到另一个App到另一个App吗?

移动端存在“短路径”的特征,用户行为被封闭在应用之内。用户习惯于打开多个独立App来获取服务,很难在不同的App间跳转,一跳几乎就到了极限,比如跳去另一款应用的AppStore下载页面。

问题之二是,受到界面限制,移动端在嵌入广告的位置与表现力方面,完全无法与PC端相提并论。

回到电脑上来,当一个网站实现了用户价值,带来比如说每月1000万独立访问用户,它可以向有着销售模式的网站导入流量,换来现金收益,一跳二跳三跳都有可能,经营方式灵活。这意味着有用户量就有商业回报,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

而移动端呢,你的每日访问量导给谁?怎么导?导出效果如何?

到目前为止,App商业价值链中的流量转移是相当迟缓而低效的,要不跳去电商平台挣佣金,要不就跳去AppStore挣CPA或者CPM,两边都是窄路。即便做到千万用户级,也面临盈利困境。我最近接触一些VC行业的人,比较悲观的就说,看不懂移动时代的玩法,不知道投资如何回报。比较乐观的也会追问,什么时候能实现收支平衡?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收支平衡?不知道哦。现在移动端的商业生态圈并未成熟,商业价值并未随着用户大量涌入而同步增长。整个移动产业还处于烧钱这个阶段,但我也并不打算闷头去赌“明天会更好”。或者说,开往明天的高铁车票并不单单用运气、耐心和用户量来换取。

这是由App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短路径与弱广告,大大限制了App的流量变现能力。手游我不懂,单说游戏之外的App,获取收入有三种可能性:

1、App内容与某种线上或线下,商品或服务有着天然的关联,容易引导用户在应用内,或在一跳路径内进行付费购买。典型案例是各种淘宝导购应用,酒店预订应用。

2、App除了拥有海量用户,还有着容易被用户接受的,表现力出色的广告位。典型案例是各种第三方应用市场,以及美图秀秀。

3、通过App来获取有商业价值的数据,典型案例是Instagram,虽然它卖相片的协议后来在隆隆炮火中被焚毁了……

以上三者的共同点是,App商业化前景更多取决于产品模式,架构设定。如果认为产品深受用户欢迎,就一定能赚得盆满钵满,恐怕过于乐观。现在iOS端的CPA从2-3块,飙升到5-10块,运营App的成本飞快上升,大众市场竞争激烈,小众市场推广艰辛。这个时候抛开模式与架构,一味强调“用户价值必然带来商业价值”,怕是在等待戈多哟。

苦苦守候,也算是时代的眼泪吧。

作者微博:纯银V

Tags: ,,,.
12月 14, 2012

在中国,对产品之间的互相借鉴有着病态的宽容,也有着病态的苛刻。

谈及这个话题,首先得对“产品抄袭”下一个定义。

问: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标志性的细节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在APP上成为标配的“下拉刷新手势”,源自于Twitter客户端Tweetie的独创性设计,我记得还申请了专利。但你看现在满大街的APP都下拉刷新,甚至苹果自己的iOS6里边也应用了这一手势……

今年10月,Mac版Tweetie停止服务。科技媒体对它的悼文里写道:Mac版Tweetie 2009年4月20日推出,引入了自己的一套UI范式,迅速在整个Mac应用设计圈中蔓延开来。例如侧边栏导航几乎被用于所有Twitter客户端;导航栏上展示当前位置的“小突起”也是布里克特的发明,Google+、Instapaper等数百款应用借鉴了这一元素。

这么多抄袭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唉,唉。

问:细节就算了,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标志性的核心模块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你说这源自于Pinterest的瀑布流……现在满大街都玩瀑布流,生怕成为时代的落伍者。难道第1个抄袭者被千夫所指,第100个抄袭者就是紧跟潮流?

这逻辑不通。

即便谈道德,也须讲逻辑。即便是痛恨抄袭的人,也需要直面那些你设计的产品(或你喜爱的产品),其中大量的细节与模块来自于“仿效人家产品”。独创性的设计被抄得多了,便模糊了出处,变成时髦甚至是惯例,并且在复制中得到花样百出的改进。难道因为大家都来抄这个就不算抄了吗?亲爱的,请回答我。

问:好吧,不谈局部抄袭,全局性地仿效人家产品,整个照搬过来算不算抄袭?

答:算,怎么不算。

哎哟,糟了。当年照搬ICQ的OICQ……现在还有人说QQ山寨了ICQ吗?恰恰相反,QQ被视为中国最杰出,最创新的产品之一,而ICQ早已泯然众人矣。

曾经照搬Google的百度,后来出了贴吧这样杰出而创新的产品。曾经照搬Twitter的新浪微博,也有很多创新,甚至被Twitter回过身来仿效借鉴。这时,亲爱的,你是否恨铁不成钢,心想怎么就不能从头创新到尾,一开始非得山寨人家,污了名节?

有此志气者,宜从自己做起。

回到正题,说说我的产品抄袭观。我对于仿效人家的优秀设计,从来都没有任何羞耻感,有好的就拿过来用呗。看见带感的新奇设计常呵呵直乐,大喊道:抄!拿过来抄!

但是,如果我的产品里没有独创性的,值得夸耀,甚至值得让人家来抄的设计,我会感到强烈的羞耻。

很多人拿苹果胜诉三星的案子来说事,请先搞清楚,三星抄的是工业设计。互联网产品设计的专利诉讼有经典案例吗?我没有印象。譬如以创新而闻名的Facebook曾经仿效FourSquare成名的CheckIn功能,结果做砸了;最近又把仿效Twitter的“Subscribe”功能改名为“Follow”,展现出抄到底的决意。奇怪的是腾讯这么干必定被口水淹死,大洋彼岸的领军人物却受教众膜拜……

即便谈道德,也须讲逻辑。

在中国,对产品之间的互相借鉴有着病态的宽容,也有着病态的苛刻。细节不能仿效,模块不能仿效,全盘更不能仿效。只要产品与他人有些相似,耻笑声便滚滚而来:“山寨货”“抄那个谁谁谁的”“中国人怎么就知道抄?”与之对应的,又有另一种大嗓门轰隆隆作响:“谁他妈不抄啊”“活下来最重要”“赚到钱才是大爷!”

话不投机,说点别的。

我虽然不介意抄,甚至乐于去抄,但经常苦恼于找不到抄的对象。我做产品,首先在心里边有一个很明确的意象,知道自己想做出什么样子,再围绕着它来设计架构,填充细节,往往从若干款产品里分别提取我想要的部分来混搭。但如果意象和架构比较特别,经常连看数十款产品还苦着脸说“没得抄啊”,觉得都卯不上构思。被逼得没法子时只好凭空去画原型,自嘲为“狗急跳墙的创新”。

比如做手头上这款产品的时候,同事常听见我喃喃自语“咋个又没得抄喃……”

有时候又喜洋洋地指着原型说“这里,这里,都是世界各国均无先例的设计哦!”

所以有人说我仅仅是山寨erly而已,淡淡一笑。也有人说我的创新设计很赞,也淡淡一笑。还有竞品把我们的一部分创新设计1比1仿制,在蝉小队激起欢笑的声浪。

在我看来,抄并不羞耻;瞎抄,生搬硬套,抄回来消化不良上吐下泻,这才是羞耻中的战斗机。毕竟每款产品都有自己的情景逻辑,整体构思,市场背景,搞不懂这些因缘,一看人家的设计cool就动手抄,很容易东施效颦。而有能力抄到位的团队,基本上也有能力在仿制过程中作出差异化的设计,注入自己的风格与构思,相当于创意的分裂繁殖。

另外,对于国内产品仿效国外产品,鄙行业的反应也忒大了点。大部分国外产品明摆着不重视中国市场,难道让国内用户翻墙去用英文原版?天方夜谭嘛。有些人看盗版电影美剧的时候理直气又壮,觉得国内不引进,难道让我海外代购英文原版?同时又指着国外产品的仿制者怒叱:可耻!人家明明是翻墙可用的!

作为一个用户(而非从业者),我希望用到好的产品。一边是国外产品全英文界面速度又慢,一边是仿制品全中文本地化秒开网页,你叫我怎么选?我也想支持原版,先挂上VPN再恶补英文三级好咩?那些不会翻墙英文不好的用户就注定“不在服务区”好咩?

显而易见的是,国外的好产品大多数不进来,更不会为中国市场进行本地化调整,如果没有人去仿制,移植,国内用户就得不到好的互联网服务。大喊“为什么不创新”固然豪情盖天,有此志气者,宜从自己做起。何况仿制移植只是个开始,在本地化的过程中,产品会渐渐生长为另一个样子——毕竟用户群大相迥异。基因的复制与分裂不断进行,才能构成繁荣的多样化互联网生态。

我从不介意谁抄了谁谁谁,但我会介意他有没有抄到位,有没有成熟的移植与聪明的本地化。如果在仿制之外更添出彩之处,那么,他还会赢得我的尊敬。

最后,举一个粗浅的例子作为尾声。APP语音对讲大约是TalkBox首创,其后成为IM标配。前些日子我偶然安装了TalkBox,大失所望,各方面都不如后来者。想起一年前千夫所指微信山寨TalkBox,亲爱的,你更愿意追捧一款整体品质平平的原创应用,又或者语音IM在基因复制并分裂后,遍地开花争奇斗艳?

这个案例里,复制不仅没有扼杀创新,借语音之力青云直上的微信,反倒做出了更多的创新动作;而始作俑者TalkBox后来波澜不惊,也与其“一招鲜”有关,后续版本缺乏打动市场的亮点,不能单怪微信只手遮天

Tags: ,,.
11月 1, 2012

文/DoNews资深作者 郭子威

昨天跟人聊到,公司人数做大了,必然设置大量的层级管理,但市场并没有这么多合格的管理人员,则会带来业务质量的下降。没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几乎是个死局来着。做产品也一样,招聘的PM越多,产品质量也就越差,“砍需求”才是王道,让尽量少而可靠的PM去把持那些最重要的业务,不重要的不做也罢。有位同事来自某中型互联网公司,他说,前东家就算砍掉一半的项目,对业务也没有一丝影响。又想了想说,不,砍掉2/3也没有一丝影响。

翻出5个月前给投资人演示的产品原型,网站框架没动,编辑流程大改了几次;APP连交互框架都推翻重构了。当时的原型只能说方向不错,执行起来却是破绽百出,全靠接下来的5个月不断打磨。所以为什么要担心被别人“偷走创意”呢?把创意变现的能力是谁也拿不走的。又想起去年,几个创业小队拉我入伙,搞得神神秘密的,死活不说是什么项目,一个劲问我有没有诚意谈谈。我没诚意陪你玩这些虚的……我自己邀请人加入的时候可是啥都讲的,唯恐对方不多问几句。

放弃独立注册入口,只允许社交账户登录的几个好处:

1、很容易联系到用户

2、通过社交账户观察用户特征

3、方便分享内容到社交网络

4、产品设计更简洁

5、更容易诱导用户登录注册

6、用户捣乱的成本增大

坏处嘛,则是极少量重视隐私的用户不愿意注册咯。

不要看我们这种小产品,唱吧是小众还是大众,你能不能在唱吧上找到注册入口?用社交账户登录,同样可以引导用户留下邮箱密码,风险极小。有人就是要操心“隐私”,那就放弃他们呗,[IE6用户][iOS低版本用户][Android异形屏幕用户]……总有一些用户是你不要的,取舍有度。

这条微博的评论里一半人坚决反对放弃独立注册入口,然后呢,啪啪做得更绝,只支持新浪微博登录……这批人誓死不用社交账户登录,和产品火不火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潮流会从固执身上碾过去的。

一部分成功产品背后,会有着与众不同的,在这个垂直市场里的价值观。“愿景/理念/价值观”这些说起来特别虚的东西,有些时候,是一款产品隐形的脊椎,潜移默化地影响设计与运营。而这些虚的东西出自一个人的经历,出自他的内心深处。既学习不来,也恶补不来。

①离职半年,终于可以讲一讲相册。独立相册最大的问题是,需求市场从08年开始一直在缩水。相片存储最大的动力是分享,被社交网站拿走;其次是安全存储,被网盘侵蚀。在内容分享与大批量原图存储之外,独立的相册市场越来越小。随着08年社交网站和个人博客(均自带相册)全面兴起,则日趋式微。

②独立相册的衰落,大势所趋,国外国内皆然。如果产品设计足够漂亮,还有可能吸引到一部分视觉系用户,但由于市场预期并不乐观,很难争取到这样的设计资源。如果走摄影分享路线,在国内那也是个小市场,而且从相册延伸到摄影,基因不对,氛围不对,带来的污染多过收益。我在这里便吃了不少亏。

③相片的移动端云存储,我尝试过,收获并不大,在当前这还不是显性需求。创新的群分享功能则受重挫。而拍照社交APP在国内本身并不热门,我对此亦无灵感。Pinterest的基因压根不是相册,从存储引申过去甚难。其实“存储背景”引申到哪里去都难,除非做2B的云服务,政策上又不允许。背景反而变成了镣铐。

④整体看图片类产品,纯正的Pinterest/Instagram/Path/Tumblr/Flickr在国内都不热门,Photobucket类的独立相册则持续衰落。美蘑的火爆与“图片类产品”其实无关,那么,以图片为卖点的独立产品有没有特别成功的国内案例?答案是木有。国内用户重话题,重社交,重实用价值,但并不特别看重审美价值。

⑤离职之前的半年如同困兽,但是部门编制又在那里。其他部门的同事比我幸运,在老业务基础上找到了大佬支持的新项目,问他如果没找到这个项目怎么办?答“不敢想。”问新项目如果拉不起来怎么办?答“不敢想。”于是叹气不止。那时还有机会做阅读类产品,推掉了,没感觉。基本上卡死在原地,只能辞职。

最新报道,Facebook正面向个人用户关闭问答服务,不过专页和群组仍将提供该服务。依稀记得当年FB做问答时,业内专家哀叹另一些问答服务XX,XX末日将临。FB加强状态更新时,业内专家哀叹Twitter末日将临。FB加入签到功能时,业内专家哀叹FourSquare末日将临。业内专家是一群看见大家伙就腿软的怂人咩?

抽屉式菜单的好处,一是节约显示面积,二是减少对主页的干扰。反过来看,如果APP没有一个至关重要,让用户停留时间超长的核心主页,抽屉式菜单就是不合适的,反而削弱了其他页面的入口,让APP的印象变得单薄,冷清。我就在这里犯了错,反省,改正。

我提的需求,如果没亲手验证它上线,谁说“ok啦”我都不信。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在我过去的职场经历中,能做到这点的人却不多。更常见的是问下属:那个需求上了吗?上了。你验证过吗?程序员跟我说做好发布了。你亲手验证过吗?程序员都说做好了,再说QA也测过了。哼!所以你偷懒没测咯!……(上司是死变态!!!)

我做设计的习惯是,首先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效果,然后在心静的时候,去N个产品里找近似元素,把能抄的优点混搭过来,一边扒拉一边沮丧地说,不行啊,抄不到多少啊,麻痹还得自己动手原创啊。大家的产品架构和思路不一样,设计理念与风格更不一样,我也想偷懒照搬,但不可能嘛。同事常嘲笑我说,你又到处抄了。我也不在意,有得抄是多美好的事情,结果却常是愁眉苦脸的“没得抄”。这里的关键是,你有自己的产品架构与思路,设计理念与风格,“抄”是为它们添砖加瓦,把你的构思实现得更好。但构思本身都靠抄的话,难免邯郸学步。

我比较反感同行用“体验很好”来评价产品,体验2字太含混,常听见吵架双方喊着同一句“尊重用户体验”,恨不得互相来一记窝心腿。不如将体验细细分解:

1、产品是否有用,至少有趣

2、用户是否能快速、直观地理解产品价值

3、交互对核心流程不构成阻碍

4、界面不引起用户恶感

5、细节处理引起用户好感

以上权重依次降低。拿迅雷做例子,有段时间它的界面引起我极大的恶感,交互细节处理每次用都被我嘟嘟囔囔地骂个不停,今天更加被“监视设置”气个半死,但还是掏100多块钱做迅雷会员——下载加速啊!而同行称赞一款产品,多盯住界面交互细节这些皮毛层的东西。何必喃?常被人挂在嘴边的所谓“体验很好”,即界面交互层的处理优雅得体,最大的用处是增加新用户的好感,让他有更多耐心去探索产品价值。因为界面交互“体验很好”而带来口碑传播,其实很少的,“有用有趣”才是口碑的根本。完全拼体验的产品也不是没有,比如weico,随享,但案例并不多。对界面交互层的体验追求,更多是产品团队的个人追求,是他们的习惯与品位的表达。所以产品团队抠一抠体验也没什么,但外人把这个当做是核心竞争力,未免就天真烂漫了。

两年前还为一些花哨的,增加系统复杂度的所谓“个性设计”而沾沾自喜,现在却为使用更少的功能,简洁可复用的内容元素而喜不自胜。最近一年在产品设计上成长很多,没什么秘诀,多干活呗。策划交互QA一手承担,网站APP双管齐下。以前做总监指挥产品经理,只会把自己变成二杆子产品经理。但二杆子也有春天……刚组队时我在内部经常说,我是二杆子交互,请大家多提意见。半年后又说,“二杆子”3个字可以去掉了,我是普通交互,请大家多多指正。说明只要大量实战,哪怕无师自通,水平也是可以很快提升的嘛。真不欣赏那些抱怨活儿累的设计师——修行的机会是求都求不来的。

09年,我的MSN签名一度是“这个不美好的世界的改变,从你用力改变自己开始”。这句话到今天我还是相信的。几乎所有的沮丧失意都与命运无关,与你自己的缺陷有关。也几乎没有不能改变的缺陷,只有不能改变的顽固与惰性。

有一种说法是,熟人之间的网络社交需求,维系于激发熟人之间互相关注,讨论的话题。国外因为party流行,能提供常青话题,所以社交网站更活跃强大,国内这方面就很单薄,所以人人始终跨不出学生圈,开心也靠小游戏来勉力支撑。社会基因决定了国内互联网缺乏社交的基因。任何社交除了以“关系”为土壤外,还需要以“话题”为藤蔓,如果生活中无法提供足够的网络话题,社交的叶子也就无从依托了。由此看来,新浪微博重媒体并不完全是新浪的基因造就。我留意观察过不少普通用户的微博,生活琐事完全不能支撑微博的活力。不过,刚才有人用QQ空间的例子来反驳我对社交话题的看法,我因为不玩QQ空间,还真不好回答。憋了半天,只能解释两点:1、QQ关系链比常规的熟人社交关系更庞大,2、QQ的黏性保证了QQ空间的内容到达率。可惜这两点都没法复制。

跟运营妹子聊职场,我解释“新人比老人薪水高”的常见问题,理由有两个:

1、上级和老人接触得越久,对优点就越发觉得理所当然,对缺点又记忆深刻,而新人则只见其好,不闻其坏

2、对当下紧缺的岗位,上级心理上容易接受溢价

这两点啊,都是人性,和恋爱婚姻什么的也是一个道理。虽不合理,却难改变。等到公司分出“老人”“新人”,通常主线业务已经上了轨道,商业模型基本成立,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只要基本素质过硬,老人和新人的产能差距不会太大,但老人的缺点总是那么刺眼,对新人又满怀意淫。人性如此,所以有些公司里郁郁寡欢的“老人”不妨择吉日跳槽为宜。

关于“极致的体验”,我以前也讲过几次,后来呢,一听到就哆嗦。什么叫极致的体验?极致体验对成败有什么帮助?牛逼如iPhone,关键环节不极致的地方也很多,比如中文输入法。所谓“极致”更多是设计者的个性偏好,无关胜负,也不是通用法则。我更喜欢和工程师认认真真地合计“研发性价比”这档子事情。拿我自己举例子,我做设计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什么“极致的体验”,从不追求那个。有些环节灵感爆发,会有妙笔;有些环节必须爆破,逼急了也能发大招。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发挥,出自内心冲动,不需要任何口号来激励,目标来指引。简单来说,我认为产品设计者应该跟随自己的个性偏好,跟随自己的灵感与冲动,跟随自己对用户市场的观察理解,而不是跟随任何的成功案例,名人事迹,格言警句。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资深作者/郭子威

Tags: ,,.